建房6年自家门前仍无路 执行现场爬树泼粪喝农药

1月8日上午7点,虽然浓雾紧锁着大地,但江苏如皋法院执行局法官与法警大队的全体法警仍按原计划驱车前往离市区40里路程的郭园镇田桥村10组申请人薛维泉的门口,强制执行一起排除妨碍案。

8点25分,当执行人员到达执行现场时,只见两名妇女 爬在树上,嘴中骂骂咧咧。8点30分,执行局副局长朱晓宏宣布强制执行开始,警戒线拉了起来。当法警进入现场,被执行人家属早已将粪便浇在地上。法警将离地不高的一名妇女从树上劝了下来。但另一名离地有4米多的妇女仍不听劝说,拒不下树,并且声称如不中止执行,她将从树上跳下来。当执行人员在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后,登上梯子一半时,树上的妇女将早已腐朽的梯子头踢断,登上梯子的执行人员摔了下来。执行人员又找来两只梯子,由法警大队大队长田向阳和副大队长江海翔从树的两边分别向上攀登。这名妇女以占据有利条件为由将那沾满粪便的鞋子向脚下的法警猛踢。经过不到3分钟的交锋,法警很快用警绳捆住了这名妇女的双脚,由树下的执行人员接应,将其从树上拉了下来。下树后,这名叫吴全梅的妇女被司法拘留15日。其间,又有一名男子冲进警戒线内阻碍执行,被当即采取强制措施并还离现场,因其行为的违法性这位被执行人的兄弟薛锦杰被司法拘留14天,现场较为混乱的局面得到有效控制。

8点45分,土地管理人员进入执行现场拉线定界址,排除妨碍锯树工作正式开始。9点12分,又一名被执行人家属拿着药水瓶在现场哭闹,说其婆母因为强制执行喝了农药,不想活了。本着对生命权的尊重,执行人员当即表示要将喝药水的老太送到医院抢救,这对婆媳因害怕灌肠之苦,对天发誓,没有喝农药。说是想以此方法来要挟法官中止强制执行。

经过4个多小时的锯树,清理场地,这起强制执行案件最终得以执结。

背景资料:这起排除妨碍案于2005年11月经如皋法院一审判决,原告薛维泉以2002年6月,原告以其父薛祥和(已故)的名义向所在村镇申请建房,经有关职能部门审核批准取得了建房用地许可证、工程建设许可证、建筑施工许可证,建起楼房一幢。楼房建成后,为门前的出路事宜,原告要求被告薛锦兵、郭再芳将堆放在原告自认为自己有土地使用权的宅基地范围内的标准砖、草堆及所栽种的油菜去除未果,曾于2005年3月19日起诉,要求被告薛锦兵、郭再芳排除妨碍,当时因原告未能提供其具有土地使用权的相关证据,诉讼请求被驳回。2005年8月31日,如皋市郭园镇田桥村经济合作社将原告楼房前后左右的相关土地发包给原告,并由如皋市人民政府发给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该证明确了原告的四邻界址。原告于2005年9月28日再次向起诉,要求排除被告薛锦兵、郭再芳、薛锦瑞、的妨碍,停止对原告的侵害。被告薛锦兵辩称:原告建房时四邻界址未明确,原告所诉其“范围”内的树是我祖上留下来的,该地是我家的十边地,我没有对原告实施侵害,亦没有妨碍原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郭再芳辩称:我已嫁来18年,耕种农作物的地方我家有使用权,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薛锦瑞辩称:原告所诉的土地原是我承包办砖瓦厂的,后我调换给了原告,树木是我承包期间自然生长的,现我同意排除妨碍。

法院认为:公民、集体依法对集体所有的或国家所有由集体使用的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原告所主张的在其具有使用权的承包土地上有需要排除的妨碍,并提供相关土地使用权证书予以证明,原告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应予支持。被告薛锦兵、郭再芳认为自己载树、耕种的土地已十多年,自己具有土地使用权,但庭审中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对被告薛锦兵、郭再芳的辩解,法院难以支持。判决被告薛锦兵、郭再芳、薛锦瑞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排除对原告薛维泉所承包土地使用权的妨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宣布强制执行开始

本文内容于 2008-1-13 18:58:10 被yf626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