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不一样的婚礼

沧海孤云 收藏 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size][/URL]  第三十六章不一样的婚礼   没有想到,那次在同一首歌现场说的话,会造成一场全国的“参军”热。   女孩们先男朋友第一句话就是“你当过兵没有??”不是就拉倒,是的话,看你是哪个部队的,不是王牌部队的就只是大家相处一下........   男孩们遇见的话题是“今年考XXXX军事学院有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


第三十六章不一样的婚礼

没有想到,那次在同一首歌现场说的话,会造成一场全国的“参军”热。


女孩们先男朋友第一句话就是“你当过兵没有??”不是就拉倒,是的话,看你是哪个部队的,不是王牌部队的就只是大家相处一下........


男孩们遇见的话题是“今年考XXXX军事学院有没有把握?”


父母们说的话是“今年你考不起军事院校,我就把你送去当兵,让你到部队这所大学校去锻炼一下”


大学的学生遇见就是问“今年我们学校有没有部队来招兵?”


而部队的士兵则是“快反还招人吗?”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快速反应师造成的!


“昊,在过几天就是大年了,你打算怎么过?”


“回家啊!”


听到我的回答燕妤婷低下头,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傻丫头,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在这的,你和我一起回去”


“不.....不行”


“为什么?”


“我........”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父母对你的看法对吗?”


燕妤婷点点头


“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才好,有时候你挺聪明的,为什么到这个时候就这样?”


“我怎么了!”


“笨啊!你和我一起回去,反正我爷爷也想见见你”


“可是......”


“别可是了,2月8号我们一起走”


“9号过年啊!怎么8号才走?”


“你不知道现在有种交通工具叫飞机吗?我已经提前定票了”


“哦”


2月8号当天,我和燕妤婷一起飞回哪生我养我的地方。


走出机场,就看见一辆军车停在那,看见爷爷下车后,走上去两步。


“报告首长,多兵种快速反应第一师师长张昊大校向你报道,请指示”


听到我说的话,爷爷愣了一下,然后打了一下我的帽檐,笑道


“和爷爷还玩这手?!”


“呵呵,爷爷,我给你介绍,这就是我给你找的孙媳妇,叫燕妤婷。妤婷,这是我爷爷,G省军区司令,张福民中将”


“爷爷好”


问完好后,立刻躲在我身后,爷爷看到这一幕,大笑起来........


回到家里


“爷爷,我爸他们什么时候来?”


“你爸他们下午到,还有你三叔也要回来”


“三叔今年不是没假期吗?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听说你这个"英雄"回来了,你三叔和别人调班,特地回来看你”


“呵呵,爷爷,你看今年的红包......”


“还想要红包!我的棺材本都让你这小子拿去买房子了,你还想要红包!”


“不是我想要,你第一次和你未来的孙媳妇见面,是不是应该给个见面礼?”


燕妤婷听到这话,瞪了我一眼,我读懂她的意思


“为什么把战火烧到我这!”


我笑了笑


“等我上楼去”


“爷爷,你上去做什么?”


“拿见面礼啊!不然你叫我怎么给?”


“呵呵”


看着爷爷消失后,燕妤婷坐过来,立刻拧起我的耳朵


“说!为什么把我拖进去!”


“轻点,我说,我说。你不知道有这样一句话吗?”


“什么话?”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猴子满山走”


听到这话,燕妤婷更用力!


爷爷下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揉揉眼睛,然后笑了笑


“小燕啊,这小子也怕只有你管的了他。好!我支持你!”


听到爷爷的话,燕妤婷立刻松手,坐到旁边去的时候还不忘“非常温柔”的悄悄给了我一脚。


“爷爷,什么见面礼?”


“就这个”


我接过来打开盒子一看——驳克枪!


“爷爷,哪有你这样送礼的?送枪!她可没有持枪证”


“有什么不好的!你别小看这枪,这枪跟随你爷爷我南征北战30多年了!要不知道是你未婚妻,我还不拿出来!这枪是我在解放初期从国民党手里缴获的,那一次我们一个小队10个人缴获了8支步枪,一挺机关枪!后来这枪被我偷偷收藏了。从哪以后,这枪一直跟在我身边,从淮海战役一直打道抗美援朝!........”


“孙子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你就在这唠叨个不停,我说你是不是越老越唠叨!”


从厨房出来的奶奶听不下去,开始出声阻止。


爷爷听到这话,笑了笑,点支烟开始吸了起来。看见我没动手拿烟,爷爷奇怪的想——这小子什么时候把烟戒了?


我不是不想吸,是因为燕妤婷在一边我不敢吸的苦。燕妤婷看见我低头思考,走过来,在我耳边说


“今天是过年,你想吸就吸”


听到这话,我比打胜仗都高兴,不吸烟的人可那没这体会,但吸烟的兄弟一定有,看见别人吸烟,自己不能吸,哪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


立刻点了支烟,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在靠到沙发上,抬头看天花版,慢慢的吐出烟雾......


我在这是过的挺好,但我没有想到,我的一个战友.........


大年初三,SX省一个乡村的警察局里


“放开我,我是快速反应师的,你们无权扣押我!我又没犯什么罪,你们凭什么抓我!”


“嘲!你是快速反应师的,那我就是M国海豹突击队的!告诉你,在这个乡,老子说你有罪就有罪”


“你........”


“给我打,打到他"招供"为止!”


“是队长”


打开门,一个警察走了出来,看见他嘴里挂着的一丝淫笑走进另一个房间。


“我说黄艳艳,你未婚夫现在在隔壁,只要你肯和我.....我就放了他”


“不,我死也不会和你这种人........”


“哪好,你就等着吧!如果你想通了,就敲门,会有人过来的!”


关上门,警察走了出去。


“阿姨,天伟在吗?”


门打开,看见一个的是一个穿着和儿子向天伟一样黑色军服的人站在门口。


“你找天伟做什么?”


“我是天伟的战友,我过来找他的,我是隔壁村的南海”


“哦,他不在,他和他未婚妻去买东西去了”


“阿姨,天伟要结婚了吗?!”


“是啊,就是大年初六接婚,到时你也来”


“好的,到时我一定到。阿姨,天伟既然不在,哪我就走了”


南海一路嘀咕这,慢慢的走回去。


南海是在回来的路上才知道部队里有一个和他是一个地方的,两人就是隔着一条20公里的山路。


“明明说好的我初三来找他的,他居然不在!不要让我遇见你向天伟,不然我.....我......我也不敢怎么样....”


而此时的向天伟,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了,任由他们毒打。


“人了吧!兄弟,我看你是条汗子我才和你说,我们熊队看上黄艳艳了,不想受皮肉之苦就认了这些罪不就得了”


“放屁!老子们师只有战死的,没有屈服的。而且我也没做过这些事!你告诉熊魏他有种就把我杀了,老子死了自然会有人来帮我报仇!还有,我告诉你们,你们无权抓我,我们师现在是直接接受中央命令,你们等着.......”


话还没说完,就被警棍打在脸上。


“你他妈的,真是给脸不要脸!”


时间过得很快,这是对于我来说,对于在警察局里的向天伟,哪简直就是度分如年.......


“阿姨,天伟还没回来吗?”


“是啊,都过了两天了,还没有他的消息,他媳妇也没回来,会不会出事了?”


“阿姨,你别慌,我去找找。对了,天伟出去的时候穿军服没有?”


“没有,他就穿一般的衣服”


南海听了后边走边想,到底去哪儿了?以他的身手,不会无故失踪几天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走累了,看见有一家面馆开着,走了进去


“老板,给我碗面”


“好的”


看看四周(在部队的习惯),馆子里冷冷清清的,只有墙角的三个人和自己,那三个人,一看就是不务正业的。


“你说这向天伟是不真的不怕死!”


“不知道”


“不过他媳妇到是挺漂亮的”


“就是,不知道黄艳艳为什么会看上这个穷当兵的......”


旁边的人踢了正在说话人一脚,然后指了指南海


南海听到这些,知道出事了,站起来就往门外走。


“兄弟等一下”


看着馆子里追出来的几个人,南海知道有事


“什么事?”


“就是想兄弟你多留两天”


“为什么?”


“你留下就可以了,不用知道为什么”


“不行,我要回部队”


“那就不好意思了兄弟,动手!”


地痞VS快反,呵呵有意思。


几分钟后,南海拍拍手,走到他们面前


“还要我留下吗?”


“你等着!”


说完爬起来就跑


南海走到一家有电话的小买铺


“谁啊!”


“师长是我,我是南海,出事了!”


听着南海惊慌的语气,我知道出现他处理不了的事了,要不然,他不会打我手机的。


“别慌,慢慢说”


“向天伟被扣押了!”


“什么!还有人敢扣我们师的人!把事情经过慢慢说给我听”


南海把他听到的全部说了出来


“你赶快离开向天伟他们村,我现在立刻回营地,估计凌晨到达”


看见我急冲冲的跑下楼,屋子里的人都看着我


“昊,是不是出事了?”


“没什么,小事。我先回WH市,初九在回来接你”


“我和你一起......”


“听话,在这等我”


出门打的,直奔机场。


到机场才知道,普通仓的票已经卖完了,只剩下头等仓还有一张。


听了后,立刻跑出去,取了钱跑回来买票。


“不好意思,票刚刚这位先生买了,你买明天的可以吗?”


“请问是哪位买的?”


服务员指了指前面以为穿西服的男人


“谢谢”


向穿西服的人跑去


“对不起,请你等一下”


他转身看着我


“有什么事吗?”


“你好,你手里的这张机票本来应该是我的,但当时我没带这么多钱,我出去取后,你已经买了。请问,你可以把票退给我吗?部队有事,我必须马上赶回去处理”


西服男人看着我想了想,然后把票递给我........


“师长!你怎么回来了?.....”


“别问这么多,快拉战斗警报!”


11点,战斗警报在寂静的军营响起。


“快!”


听见警报的人都穿上衣服,快速的到楼下集合。


“报数”


“1.2.3.4.5.6,7........”


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除了我以外。


“武勇”


“到!师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别说废话,快带你们团的去领取武器,准备出发!”


“是!”


“310团的跟我来”


“王成勇”


“到”


“你们团快去准备一下,启动直升机”


“是”


.....................


解散后,战士们没收到任务的回到自己的宿舍,收到命令的已经开始准备一切。


20分钟后,在军区的飞机场,15架运输机慢慢的腾空而起,消失在黑暗里。


“什么!你在说一遍,快速反应师已经出动一个团和15架直升运输机,目标不清楚!你们是做什么的!快去查一下,快反为什么在深夜出兵,还有他们休假的师长为什么突然回来!”


挂上电话WH省军区司令赶紧起床穿衣


“老霍,都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


“到司令部”


“有什么事明天在说,在说了现在才初五.......”


“我知道,但有急事,我得赶快回去”


“不能等到明天吗?”


“暂时驻扎在我们军区的快速反应师已经出动了,还是一个团的兵力,你说我能不回去吗!”


“那你快去”


“好的,那我走了老婆子”


关上门,坐进早已备好的车里,霍将军直奔军区司令部.........


“师长,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上空,现在能见度极低,无法着陆”


“告诉其他飞机,我们空降”


“是”


空中出现于黑夜不相符合的白色


“妈的,我们是来救人的,谁叫你们把装甲运兵车和指挥车一起装机运来的!”


着陆后我才看清树林里还有停着装甲运兵车和指挥车


“师长,我们不知道是救人,看你急冲冲的敢来,我们还以为要上前线!”


我真是笨!怎么忘记说了!看来这次回去有罪受了,既然都空投来了,那就用吧。


“全体上车,目标......”


“师长,目标是哪?”


“我怎么知道!忘记问了,你们里面有熟悉这一代的人没有?”


“报告师长,我家住再离这不远的县城”


“好,你带路,我们到XX村”


“是”


凌晨3点,我们终于到达村口。


“师长,现在怎么做?”


“怎么做!给我开到警察局门口。大郎,带7个人进去救向天伟”


“是”


战车的轰鸣声在村子里响起,熟睡的村民们被吵醒,灯慢慢的亮了起来。


胆大的村民推开窗户一看,吓得赶快关上,他们看见的是——钢铁洪流!


“报告,已经救出向天伟,但.....”


“但什么?”


“师长,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听到这话,我走进警察局


在一个昏暗的屋子里,我看见了向天伟,他此刻正在接受我们医务兵的治疗。


看见我来了,向天伟挣扎着要起来,我赶紧走上去,把他按在桌上


“天伟,你受苦了”


“师长,我......”


看着昔日的战友,一个生龙活虎的战士,现在竟然被打得......


“医务兵,向天伟情况怎么样?”


“报告师长,向天伟中尉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左手骨折,右胸估计有血水.........”


“够了!别在说了!向天伟,告诉我是谁做的!”


郭伟走到旁边


“报告师长,我们进来的时候逮捕了两个正在对向天伟用刑的警察!”


“走,带我去看看。妈的!老子今天要看看到底是哪路牛神敢动我张昊带的兵!居然还敢把他打成这样!”


走出房间,往左走,郭伟打开一个房间门,我走了进去。


“是他们吗?”


“报告师长,就是他们两个!”


看着站在墙角的两个人,我火气上涌!


抓起旁边的板凳冲上去罩着头部就是一下


这时,大郎和周易进来,看见我正在殴打警察他们没有劝我,但看见我摸身边的枪时,他们扑了上来。


周易把我握着枪的手举过头顶,大郎在后面抱着我。


“妈的!放开我,今天我不把他们干掉,老子跟他姓!”


“阿昊,冷静点,我知道向天伟的事了。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冷静!”


“你说我要怎么冷静!”


“他们不过是马仔,头头还没抓到,如果你真想帮向天伟,哪就去抓真正的头”


听到这话,我不在挣扎,他们看我不在挣扎后也放开我。


“顾双”


“到,师长什么事”


“把我的警卫班叫进来”


“是”


看见警卫消失,周易和武勇心里起疑问,我调警卫班进来做什么?


“报告,警卫班班长谭正远奉命前来报道,请指示”


指了指墙角的两人,然后在脖子上划了一下


“明白了吗?”


“明白”


墙角的两人不知道我说了什么,当他们看见警卫班的人举枪对着他们的时候,他们知道了


“射击”


枪声响过,我走到两具尸体前,用帕子从一个尸体的身上拿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左臂开了一枪,然后把枪放在他的手里


“你们为什么开枪?”


“他们袭击首长,我们开枪还击”


“好,记住,还差一个。你们是我张昊带的兵,除了我可以对你们进行惩罚外(可能吗?骗鬼还差不多!),别人如果对你们用刑,哪他们只有死,听明白没有!”


“明白”


听见枪声,后面敢过来的医务兵看见我的手臂流着血,没有问为什么,开始帮我包扎。


出来后,我坐进指挥车里,周易和武勇也走了上了。里面的士兵看见后,知道我们有事要讨论,一个个走了出去。


“我知道你们要问为什么我要这样做是吗?”


他们点点头


“理由很简单,我们是军人,我们应该是战死杀场,而不是应该死在这种地方。他们是我的战友,是我的兄弟,我不能忍受别人对他们的凌辱!我知道我做的有点偏激,但除了他们用他们的血来赎罪,我想不到什么好的方法”


听完我的话,他们没说什么。


“报告”


“进来”


“报告师长,我们奉命到熊邀家去逮捕他,但他早一步走了,估计跑到县城他舅舅家去了”


“还有什么事?”


“还有就是向天伟的未婚妻被他给糟蹋了”


听到这,我.......


“告诉部队,传我命令,向县城出发,一定要把熊邀给我抓到!”


“是!”


部队开始向县城进发.......


“舅舅,你一定要救救我”


“你说我怎么救你?”


“你不是武装部的司令吗?”


“你知道你惹到的是什么人吗!他16岁带兵,在X省平判的时候就敢下令枪杀俘虏,然后带500人深入敌后窃取质料,全部安全返回。以前的都不说了,就说最近的,一个月前带20人抓回本拉登在逃的小儿子,你说,我怎么保你?就算我肯,他也未必答应,人家是大校,爷爷是中将,我是什么?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少校!我有什么资格和人家说?”


“哪怎么办?”


“赶快逃吧”


“逃到哪?”


“越远越好”


“好的,我.......”


房门被踢开,看见一个身穿黑色军装的人出现在眼前


“想逃吗!来不急了,来人,带走!”


“是”


“请慢”


“你是谁?”


“我是XX县武装部司令熊强”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你不是不知道,我们部队是他这种级别能扣押的吗?我们录属中央直接管辖。我怀疑他是间谍,我有权扣押他!带走”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间谍?”


“你问这么清楚做什么?”


“我....我是他舅舅”


“哪好,我告诉你,他私自扣押我310团128营495连131排4班班长,并对其用刑。这个答案可以吗?”


“你.....”


“对不起,连你也要和我们走一趟,因为你是他舅舅,我怀疑你也是间谍之一”


“我......”


“警卫班,把这个少校带走”


我在处理完这事后也做好被停职甚至更糟的准备。向天伟被我带回WH市最好的医院进行治疗,他未婚妻被安排进了周易的“逆鳞”公司上班,这样做,多少我可以减轻自己对自己心灵上的责备........


“你们说师长会被怎么样处罚?”


“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样他永远是我们师长”


“就是,师长是为了救我们兄弟,又不是犯了什么大错,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安了.....”


时间过得很快,几个月过去,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但看到现在没什么事,我也放下一棵玄着的心,但这事并没有就这样结束........


“报告,九江出现汛情,军委要我们准备出发”


“叫所有人员注意,立刻出发!”


九江怎么会现汛情??长江不是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部队的车开到九江的时候,我看见的是一片汪洋!


“解放军同志,你们终于来了!”


看着眼前这位披着雨衣,双脚裹满泥的人,我向他敬了军礼


“你好,我是快速反应师的师长,我们奉命前来协助你们”


“太谢谢你们了”


“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按道理来说,九江不应该在出现这种汛情的”


“还不是因为哪些黑心的工程队..........”


明白了,又一个豆腐渣工程


“兄弟们!我们是战士,我们应该出现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我们的地方!现在这就是我们的战场!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哪好,既然准备好了,现在起以班为单位开始"战斗"!堤在人在!堤亡人亡!誓与大堤共存亡!”


“堤在人在!堤亡人亡!誓与大堤共存亡!”


从这时起,堤坝上出现了一群穿着黑色军服的人,他们战斗在第一线上。


哪里有危险,那里就我们战士的身影,在最高点上,飘扬着一面旗帜,旗帜上面写着——黑色闪电.....


“小战士,你们休息一下,这交给我们,你们.......”


“没关系的老乡,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在说了,我们师长都还没下去休息,我们怎么能下去?”


“可....你们已经向这样战斗了一天两夜了,就是铁打的人也支持不住啊!”


“老乡,你说错了,我们不是铁打的,我们是——钢铸成的!”


“就......”


小战士没有和他说话,扛上沙袋,又跑回堤坝上........


“师长,洪水堵住了!”


擦擦头上的汗,看着旁边一脸泥泞的南海,笑了笑


“终于堵住了,告诉战士们,在加把劲!把堤坝在加固”


“是师长!”


7月24日


“师长!NC和九江中间的铁路被洪水冲毁了路基!”


“快,吹集合号,叫战士们出发!”


带着310团一个营和一个警卫连的兵力,我们又奔赴出现汛情地点,这就交给何京和杨凯他们两个团。


“妈的!磨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看看你们现在的熊样,你们现在还是有铁血称号的军人吗!娘的,还不如警卫连的!老子的脸都让你们丢完了!”


武勇说完,一脚一个,把动作慢点的一个个踢下去。


在到达后,我们和武警先头部队一起进入抢险中,武警负责抢修被冲毁的铁路,我们负责堵截洪水。


“师长,电话,军委打来的”


军委知道我们上去后,立刻打电话过来


“我是张昊师长,请讲”


“.............”


“现在以基本控制”


“.............”


“明白!坚决完成任务”


挂上电话后,我把所有士兵召集在一起,开始开动员会


“弟兄们,我知道你们在这之前已经战斗了三天三夜,你们已经很累了。但是,现在还不是你们休息的时候,在我们身后,是贯穿南北的京九铁路,是10亿人的大动脉;在不远的县城里,哪里有10几万人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威胁,这时候我们能倒下吗!”


“不能!”


“哪应该怎么做!”


“死保京九铁路畅通安全行驶和人民财产安全!”


“要是沙石堵不住洪水呢?”


“报告师长,310团125营353排全体指战员请战!请师长把最危险的地方交给我们,我们愿立军令壮!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决不让洪水冲过来,如果用沙石堵不住,我们用我们的身体去堵,就是死也要把它堵在京九之外!”


“师长交给我们排吧,我们一定能守住!”


“交给你们,还不如交给我们,你们排已经连续三次军事竟赛都输给我们了,你们还想争?!”


“靠!师长,交给我们最合适,你看他们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看看我们排,一个个现在还壮得向头牛似的!”


.............


下面一个个排长为了争夺去最危险的地方,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的,一些沉芝麻烂谷子的事有搬出来说。我知道,我心里也清楚,他们之所以争,不是因为抗洪过后会取得多少荣誉,而是把最危险的地方留给自己,让别的战友到安全一点的地方。能在这样的师当他们的师长,我觉得荣幸!


“不要吵了,听我说”


下面安静,一双双眼睛看着我。


“我决定了,南海”


“到”


“带一个警卫排和我去”


“是”


这下,下面全炸开了锅


“师长,你不能去啊!太危险了!”


“好了,都不要说了。我去就危险?你们去就不危险?我已经决定了,大家回到自己的岗位,开始战斗”


说完带着警卫排走了..............


“师长,你就休息一下吧,你已经.......”


“没看见我们的战士还在一线吗?我身为一师之长,我就应该以身作则。就算休息也应该是哪些战士先休息......这袋沙怎么这样轻!你们也想做豆腐渣工程吗?从装”


看见旁边一个装满的沙袋,走过去扛在身上就走。


刚丢下沙袋,负责联络的南海跑到我身边


“报告师长,武警后续部队已经敢来,他们还带来了100辆冲锋舟”


“好啊!这100辆冲锋舟真是及时雨啊!立刻联系杨雷上校,告诉他冲锋舟已经到位,让他们两栖部队过来一个营,我和他们一起去营救哪些被困的人”


“师长,你水性好吗?”


“一般,怎么了?”


“没什么”


“没什么还不去?”


“是!”


看着南海走远的背影,我又跑回工地,开始扛起我的沙袋.......


“快,前面房屋顶上有10人,快开过去!”


“是”


看着有船向他们驶来,屋顶上的人开始挥舞手臂。


在冲锋舟靠上后,我和另外三个战士跳上去,一个个把他们扶进去。


“师长,你先走.....”


“怎么这么多费话!我说了叫你们先撤,这是命令!”


“可.....”


“可什么!我的话都不听了吗!我现在命令你先撤!执行命令!”


“是”


当他们靠岸后,杨雷跑上前来


“师长呢?”


“我叫师长先回来,他不肯。师长现在还在屋顶上......”


“什么!师长没回来!你是不是不知道师长是个"潜水艇"(潜下去浮不上来的哪种),你这警卫员是怎么做的!”


南海委屈的看着杨雷


武勇看见杨雷在指着一个士兵不知道说什么,但样子应该是在发火


“我说神偷,你在这发什么火?出什么大事了”


说完喝了口水


“出什么大事了!你还不知道吗?战犯出去救援,自己把自己留在屋顶上,没和冲锋舟一起回来!”


听完这话,武勇把水全喷出来


“不会吧!那你还在这吵什么!快去把他接回来”


听到这话,杨雷立刻开着冲锋舟和战友冲向我所在的位置.......


“啊嘁.....啊.....啊.....啊嘁”


揉揉鼻子,打死我下回我也下水了(不打死的话,我还是会下水的,如果打死了怎么下?)


回想刚才在回来的时候,救的一个母亲对女儿说的话


“抱住解放军叔叔,你就能活.......”


是啊,在最危险的时候,人民第一个想到的是我们,我们只有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们无愧于头顶上的国徽!


“报告”


“进来”


“报告师长,向天伟中尉牺牲了......”


听到这话,手里的杯子划落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告诉我怎么会这样?”


“向天伟中尉坐58冲锋舟号去救人,在救援过程中房屋倒塌,他们被洪水冲走。向天伟中尉看见一个百姓在水里挣扎,他游过去后,把自己的救生衣脱给哪位百姓穿上。后来一个浪打过来,向天伟中尉就消失了。58号在哪一区域搜索了很久都没有看见向天伟中尉......”


“传我命令,要所有冲锋舟出动,搜索向天伟中尉。另外,向军区发电,要求调派直升机一起进行搜索”


“是”


向天伟,你千万不能有事,如果你有事,我怎么向你那年迈的父母和你未婚妻交代!


在营地来回转了几个圈后,我冲了出去,跳上一辆要出发的冲锋舟加入搜索的行列.......


一天.两天.三天........


“师长,回去休息一下吧,你都三天没合眼了”


“休息什么!继续找!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红着眼睛,继续搜索水面(救援并没有停,只是调派10艘船继续搜索)


你千万不能有事啊,过两天就是8月1号了,你还要你未婚妻举行婚礼,我还等着喝你的喜酒!


8月1日上午9点地点:WH市快速反应师营地门口


“对不起,你不能进去,这是军事禁区”


“你好,我想找人”


“请问你找谁?”


“我找向天伟,请问他在吗?”


“你请等一下,我去帮你叫”


听到这话,黄艳艳一下轻松了许多,当她在电视上看见我们师有人失踪后,她开始担心,怕失踪的人是向天伟。但听见战士帮她去喊时,她放心了,这证明他——没事。


然而在黄艳艳还没露出笑脸的时候,就听见战士高喊的并不是“向天伟”而是


“陈团长!”


这喊声对于黄艳艳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天伟出事了?


陈磊出来,沉默的看着黄艳艳将她带到团部


“向天伟.......牺牲了......”


黄艳艳听完后,立刻昏过去,被送往医院抢救.......


在她苏醒后,要求到向天伟牺牲的地方,陈磊答应了......


在大堤上黄艳艳一身洁白的婚纱,走在道路的中央,两边站满了受灾的群众和我们的战士。


她一步一步走到了大堤的最高点,对着向天伟牺牲的地方哭泣着撕心裂肺的大喊


“天伟,你知道吗?我来了,我们的结婚今天就在这举行!我永远是你的妻子,你放心的走,家里还有我......”


说完,颤抖着将一束玫瑰抛向空中........


10天后,洪水退了,大堤上的人们欢呼鼓舞,但在欢呼的人群里没有看见一个战士。我们的战士呢?他们去哪儿了?——我们的战士太疲劳了,他们倒在自己坚守阵地泥泞沉沉的睡去,他们太累了........


在醒来后,他们又将个自回到自己的部队,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平凡得不能在平凡,但就因为这些平凡的他们做出了不平凡的事!欢笑留给了人们,辛苦.疲劳留给了自己,他们做到了——他们无愧于头顶上的国徽!他们无愧于人民子弟兵的称号!


当记者们看到这些倒在泥泞,他们拍下了这珍贵的一幕........


在人们欢呼后,他们发现战士们都倒在了泥泞里睡去,眼泪流了下来,不知道是谁唱起了在98抗洪后,一首老歌《为了谁》,复合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用他们哪朴实无华的歌声来谢谢这些日日夜夜战斗在抗洪第一线的——亲人!


泥巴裹满裤腿


汗水湿透衣背


我不知道


你是谁


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为了谁


为了秋的收获


为了春回大雁归


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


望穿天涯


不知战友何时归


谁最累


谁最美


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


谁最美


谁最累


我的战友


我的乡亲


我的兄弟姐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