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二十九章 喋血汗密(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四人听到这声音顿时警觉起来,如果真的这声音是那从未见过的骨笛,如果那传说是真的。那么这屋周围刚才被干掉的几十具尸体有可能变成怪物的话四人的处境就显得相当危险了。但是这个世界往往是祸不单行的!

随着这声音的持续响起,候正四人的手电照射出去,兵站周围刚才被干掉的进攻的珞巴族人的尸体正在蠕动着,好像是濒死的人正准备起身一般。怪声依然像前两次听见那样音调逐渐升高,地上的几十具尸体摇摇晃晃地竟然全都站了起来。候正的手电正好照到一具尸体的脸上,隔兵站不过一百多米的尸体能清楚地看见两颗獠牙已经露出了那尸体的嘴唇。

突然身后传来一股劲风,被四人打倒在地的那个闯进屋内的死掉的珞巴族人此时也变成了怪物,一把扑向了最靠近自己的曾三山。

曾三山毫无防备地一下子就被扑到在地!这怪物张嘴就咬向曾三山的脖子!就在还差一点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过,那怪兽的半个头掉了下来,整个身子一下摊了下去压在曾三山的背上却没有了任何动作。

曾三山别过反手划开怪兽半个头的匕首,长长地吐了口气。“我日,这个狗日的东西差点给老子放老血!”

“先把这东西丢出去,大家千万小心。”候正看曾三山没事转过头继续观察外面的怪物群。外面的怪物们好像正在向树林里走去,“他们不进攻兵站?”候正很纳闷地想,但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咚”的一声,刚才那怪物的尸体被抛出了兵站木屋。就在这时,突然那操纵怪物群的笛声陡地停下了,候正也跟着紧张起来。

果然,只有半分钟的停顿时间,那笛声突然陡地一声好像达到了最高点的爆发!只见树林里那些怪物全部跳了出来!不,那不能说是跳了,全部是以超高速的动作在蹦,而他们的目的地,正是候正四个人栖身的木屋!

“我操!爷爷让你来!”洪闻理手里的“雷神”响了,但是除了打翻了几个跃在半空中的怪物之外,更多的怪物躲过了“雷神”的子弹已经越来越接近木屋。

“我操,这些东西全部是在天上蹦。凭熊那玩意儿都打不到,我们这枪更不可能了。”水京看着越来越近的几十个黑点开始着急。

“停止射击,让他们过来!”候正命令到,“直接打头!”

几人听了顿时明白过来,全都拿出手枪屏息等待着几十个怪物的接近。“砰”候正率先打爆了一个怪物的脑袋,顿时起了作用,那怪物没有脑袋的跃在半空的身体直接落在地上。“砰、砰”水京几人的枪也响了起来,接近门的怪物全都被爆了头落在地上,而窗户上已经溅满了怪物的脑浆和血液。

“咔!”洪闻理换上一个弹夹又瞄准了窗户,一个怪物已经跳进了窗户顿时被洪闻理一枪干掉!窗户正好被堵上了。

“差不多了!”候正看了看外面已经没有跳起来的东西了!四周一阵寂静,那操纵这些怪物的怪声也消失了。

候正几人丝毫没有放松的感觉,军人的直觉反而让他们觉得这平静只是危机的前兆,暴风雨前的宁静!

果不其然,那怪声又再度响起,仿佛是为了锻炼几人的意志一般。但是这下地上的尸体却没有反应。

“猴子,你有没有发现这声音有点不一样!”水京侧耳听着问候正。

候正一听,怪声是有些不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也说不上来。就这样那怪声又由低到高地连续转了几个音调突然又到了最高处!候正几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背靠着背注视着木屋的门口和屋顶。

“蚂蟥!好多蚂蟥!还有竹虱!猴子,这哈老火了!”曾三山突然注意到门外地上黑压压地一大片全是蚂蟥和竹虱!

“这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邪!”洪闻理看着这阵势伸手准备掏“天火”。

“大家别紧张,用火!大家别紧张,用火!”候正拉过旁边一根木板凳一下子打烂丢了出去然后掏出一颗红色弹头的子弹填进弹匣,一枪点燃了板凳腿!洪闻理站起身一脚踢到门上把整个门板踢了下来!然后掏出一瓶酒洒在门上开了一枪,整个门顿时成了一块火墙。洪闻理顺势一脚把着火的门踢向外面的虫子群,只听见噼里啪啦地想起了烧烤的声音。

可是这黑压压的一片一扇门根本抵挡不住多少,更多的虫子绕过门,或者干脆从门上堆过来继续向木屋里面发起攻击。

“快!”候正用手电扫了一眼屋内,立马跑过去把木桌子和床全部拉到门口。三人明白候正的意思,也来帮忙。顿时,屋内所有能点燃的东西都被堆在了门口点燃了!由于有酒的作用,火苗一下子窜了两米多高,门前顿时形成了一个隔离区,虫子全部被隔离在外面。

“猴子,这火恐怕烧不了多久!”水京着急地说。

“再找找看有没有能烧的东西?”候正一边注视着门外一边说。

“没得呀!猴子,刚才全部木头都丢出起老!屋头哪还有东西可以烧!”曾三山突然不出声了,因为脚边碰到了电视机!

“猴子,江川不是说这里有发电机迈?”曾三山突然问候正。

“嗯,在屋后,你问这个干什么?”候正忽然转过头,“难道你想?”

“嗯,我现在出去把发电机打开,你们准备这边的工作!”曾三山说完就要往外冲。

“不行!这太危险了,先不说发电机有没有问题,就算没有问题,你找也要费半天!这么多的蚂蝗!吸血也把你吸干了!”候正一把拉住曾三山!

“管不到能个多老!你放心!我算过命,我要活到八十五!”曾三山一把丢开候正的手就要出门。

“等等!把这个抹上!”候正掏出一瓶军用驱虫剂递给曾三山。

“算老!这些东西全部是受操纵的,就算我抹了也不得怕!再说,我也不喜欢这个味道!”曾三山说完到了门口一个引体向上到了房顶,“我走上面哪些东西暂时咬不到我!”

“找不到马上回来!”候正向着头顶大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