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17 【狠劲】

longshenjihua 收藏 1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无名高地上,越军一次排级规模进攻刚刚被打退。 郑尚武放下枪趴在掩体后喘息了一阵,突然对着左手边一个战士吼叫道:“那个,许瑞明,你他妈的没卵子还是咋的?!” 那战士是营直属勤杂部队补充到九连的一员。刚才的战斗中,许瑞明有些胆怯了,居然将头躲在掩体后面,举起手中的冲锋枪一气胡乱射击,这样的动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无名高地上,越军一次排级规模进攻刚刚被打退。

郑尚武放下枪趴在掩体后喘息了一阵,突然对着左手边一个战士吼叫道:“那个,许瑞明,你他妈的没卵子还是咋的?!”

那战士是营直属勤杂部队补充到九连的一员。刚才的战斗中,许瑞明有些胆怯了,居然将头躲在掩体后面,举起手中的冲锋枪一气胡乱射击,这样的动作对战斗来说不起任何的作用,纯粹浪费子弹。因此郑尚武冒火了,敌人没有退下去时他忙不过来,只能憋着,现在就是爆发的好时机!

许瑞明一脸惨白地看着排长,他和三营所有指战员一样,早就认识郑尚武,目睹过、听说过这位“新任排长”的事迹。对残酷的战争的些许恐惧加上对郑尚武的畏惧,让他一时之间不敢说话。

阵地上,很多战士都把注意力转移到这边来,远远地看着、尖着耳朵听着排长发火。

“没卵子当个X兵!象你那样的耸兵就是浪费子弹浪费干粮,我日你X的,滚回国去待着,少在咱一排丢人现眼!”

郑尚武真还是第一次看见许瑞明这样的人。俗话说“人以类聚”,他身边的张勇、曾庆、沈永芳,还有很多的战士,都是好汉、都不怕死!可现在倒好,出了这么个耸兵在阵地上,还在他右边不过六米的地方丢人。

经历了几次残酷的战斗,经历了无数战友的离去,也亲眼看到打红眼的我军和敌军士兵的凶悍,乍一看到许瑞明这样的人出现,郑尚武还真不适应。

远处,有战士发出嘲笑声,更多人是默默地看着,没有表示任何的态度。实际上在战争最初的时间里,战士们没有任何的经验,只能依靠对祖国的忠诚,对军队荣誉的珍惜,凭着热血和激情在战斗,直到身边出现了一些“英雄”后,才逐渐形成了凶悍的战斗作风。只是九连大部分战士运气好,因为九连一上手就冒出个郑尚武做榜样,让大家很快就适应了战争。

郑尚武察觉到阵地上的气氛有些异样,他又看了看许瑞明,突然觉得这个脸色惨白的战士有些可怜,就好像邻居家那个老是躲在一边看自己打架的小孩子一样。

想一想自己,刚刚过河那阵子还不是心惊肉跳,看着黑沉沉的热带丛林暗自发抖吗?也许,这个战士的适应能力差了一些。

他收敛了怒容,正打算说点贴心的话安慰一下许瑞明,却听许瑞明尖叫一声突然站起来,跳上掩体的胸墙,端起手中的冲锋枪对着高地下的越军进攻方向,大声嘶吼着扣动扳机。

冲锋枪“哒哒”地响着,枪口喷射出长长的火舌。

又一条汉子出现了!

郑尚武嘴角抽动了一下,欣赏地看着许瑞明。突然一种不详的情绪涌上,他一个激灵向许瑞明扑过去,大喊道:“趴下!”

迟了!

几朵血花从许瑞明的背后溅出,战士的身体抖动着向后倒下,手中的冲锋枪还在对着蓝天发射火红的子弹。

躺在郑尚武怀里的许瑞明艰难地笑着,眼睛无神地看着蓝天某朵白色的云彩,喉咙里嘶嘶作响,胸口浸出的鲜血将绿色的军装染成黑褐色,伤口处也在嘶嘶作响。子弹,打穿了他的肺部。

郑尚武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盲目地用手上的绷带去按许瑞明的胸口,想止住那里鲜血的狂涌和漏气,悔恨的眼泪止不住地模糊了他的视线,让脸色本来就惨白的许瑞明在他视线中变成抖动的模糊影子。

许瑞明的身体痉挛起来,从嘶嘶作响的喉咙处迸出最后一声大喊:“妈妈!”

阵地上,陷入一片沉寂。战士们各自抱着钢枪流泪出神,想着刚刚牺牲的许瑞明,想着被这位战士临去之前喊出的心声。这群平均年龄不过十九岁的战士,可以坦然面对死亡,却无法摆脱对母亲对家人的思念。战斗时没人去想这些“无聊的事情”,可是现在,妈妈两个字成为所有人心里最重的牵挂!

男人是人,军人也是人,在他们心里,都有一个女性的身影,那就是妈妈。可以比喻地说:军人打仗保家卫国,就是保护母亲、保护祖国母亲。可是从前空洞的比喻很难与战士的情感连接起来。如今,妈妈和战士,战争和牺牲,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敌人,没有让郑尚武后悔多久,也没有给太多时间让战士们想亲人。一阵迫击炮轰击后,调整过来的越军又发起了新的攻势。这一次,敌人攻击无名高地的不是一个排,而是一个加强连。

这个时候,根本就不需要指挥员去说什么话,指挥员的责任在分配火力和人力以后已经完成了。只听着阵地上的战士们狂暴地怒骂着“小鬼子,狗日的,来啊!”将手中的机枪、冲锋枪、步枪打得山响,无数战士打得性起,浑然忘记自身安危去追求射击中心理压力释放时的快感,去追求手中武器更好的射击效果,不禁从掩体中站起来,端着冲锋枪不断地打着长、短点射。

这种情况下,作为指挥员的郑尚武要作的工作不是喊打喊杀,而是不断地巡视阵地,将打红眼的战士拉扯下来,摁进掩体!

两支装备、战术完全一样的军队,在无名高地的攻防搏杀,比拼的就是战斗意志,就是那股子消灭对手的狠劲!在九连一排几乎忘我的疯狂打击下,越军一个加强连兵力的进攻很快失败,成群的敌人慌乱地溃退下去。

郑尚武躲在重机枪阵地旁边的单兵掩体里抽着闷烟。与营教导员的中华,已经牺牲的连长陈钢的红塔山相比,他这个小兵只能抽三毛五一包的白壳红梅。就算是这低档烟,过境作战几天后,也所剩无几了。

青烟,驱不走悔恨的情绪。

一个战友就那样牺牲了,完全是因为郑尚武侮辱性的谩骂才导致了不必要的牺牲。是,许瑞明胆子小,可多打一次两次就适应了、习惯了、就成为真正的战士了!用得着郑尚武去“拔苗助长”吗?结果已经证明郑尚武错了!战场上,犯错的代价就是牺牲!

不知何时,曾庆挪到郑尚武身边,自己伸手从郑尚武的衣兜里掏出香烟点上,吐出一口青烟后小声道:“排长,小许的牺牲,值!你看大家伙都还憋着狠劲,小鬼子再来进攻,有他娘好瞧的!

值?这个字眼在郑尚武脑子里打转。他知道象许瑞明那样的牺牲,可能连烈士的称号都捞不到,更别说评功论赏了!300元的抚恤金标准,就是一个年方十八岁青年的生命代价!

面对一排高到极限的士气,郑尚武高兴不起来啊!他不愿意去想为什么?战友们和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打仗、牺牲?这个问题想不明白也很容易明白——为了国家。但是联系到值不值的问题,三百元抚恤金肯定抵不过一条鲜活生命的万一!

“当兵吃粮,扛枪打仗。排长,你没错,你不教训小许,兴许他还是一个孬种,兴许……”

“别说了!他不是耸蛋!回去吧,看好你的一班阵地。”

“孬种”二字刺痛了郑尚武,他打断了曾庆的话。在他心里,许瑞明不是孬种,而实实在在的是那个看自己打架的小弟弟。他的牺牲,自己要担负最大的责任,这一点无可置疑!

曾庆抽了抽鼻子,无奈地转身猫腰回一班阵地,刚走出几步,就听郑尚武道:“回来!”

郑尚武等曾庆回来,在他耳边小声地说:“悄悄替我向营直过来的人打听一下小许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曾庆有些疑惑地看了郑尚武一眼,点点头,再次猫着腰走了。

不多时,空气中传来一阵啸叫,无名高地很快就被越军的火炮覆盖。短兵相接,越军打不过依托简易工事而气势如虹的九连,此时只能倚杖优势的火炮,向九连阵地倾泻密集的炮火。

傍晚的天空被火光渲染得通红,无数个炸点在无名高地上爆绽开来,硝烟席卷着TNT刺鼻的味道替代了山间清新的空气,冲击波夹着弹片带着尖利的呼啸四下收割着生命。无论是人还是无辜的动物、植物,在炮火覆盖下的炼狱里,都在经受着生与死的考验。

越军316A师147团发疯了,在该师炮兵团一部的配合下发动对无名高地的进攻,而处于嘎巴的越军加强营和民兵残部,竟然在我军主力打击下,还是抽调了一些兵力参与对无名高地的攻击。

不断的爆炸声中,电台传来营指的命令:九连必须坚持两小时!两小时之内,营主力就会攻占嘎巴,支援九连!

死守的命令从连长兼指导员王安国嘴里发出,很快就传遍阵地,此时,无名高地上的九连还有53个战斗力。

越军重炮和火箭炮大规模的覆盖性炮击持续了十多分钟,接着就是迫击炮对我九连前沿火力点的重点轰击。同时,高地北面越军出动两个连的兵力,东面也有一个连的兵力,跟随炮火不紧不慢地猫腰而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