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发展

沧海孤云 收藏 1 1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


第三十二章发展

“张少.......”

“伯母,我都说了不要叫我少爷,我也不是什么少爷。在说了妤婷还是我女朋友,你这样叫我......”

“好的,哪以后我就叫你小昊了”

“好的伯母”

在燕妤婷母女两般来的第三天我终于劝服燕妤婷的母亲不在叫我少爷

“张昊”

“有什么事吗?妤婷”

看着旁边的燕妤婷

“看着你的路开车了!我可不想出什么意外!”

调过脸看着路

“好了,我专心开车,你有什么事?说啊”

“为什么说我是你女朋友?我告诉过你的,我们只能做普通朋友!我玩不起你们这些少爷的爱情游戏!”

没有回答燕妤婷的话,继续开自己的车。

“说话啊!”

“你要我说什么?”

“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说我是女朋友!”

“当时的情况如果我不说你是我女朋友,你妈妈会和你搬来我这吗?”

“哪......”

“我没有说我要求你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自己喜欢的男生交往,我不阻止。当你找到后告诉我,我会先向你提出分手,这样你在你母亲哪要好说一点”

听到我说的话,燕妤婷不在发言。

放学后,她依旧坐我的车和我回家。在家,为了让她母亲安心住下来,我和燕妤婷都装做一对热恋情侣。

肖伯母的离婚协议书已经牵好,燕妤婷的父亲也牵了字。

也深的时候,我坐在窗前,端着一杯白酒慢慢的喝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喝酒,只是知道自己想喝。

晚上,在研究做梦的书后,我开始做梦,但什么也没梦到,郁闷!

每天都是这样,到星期四的时候,我想到明天是彩票开奖的日子,但不知道怎样去预测,想着想着就睡了

起来后,回想梦中梦到的,赶快打了个电话给老王他们,叫他们把这8个号码都买了。我也不知道顺序是怎样的,但我还是按原来的顺序告诉他们,说完以后挂上电话。

今天一天上课我都没有精神,老是走神。不要问我,我是在想彩票的问题!

放学后,立刻打了老王的电话,在电话的那头,老王告诉我,所有买的号码都中奖。奖金全加起来除了应该缴的所得税外,还有1.6亿!听到这个消息,我差点蹦上天!因为我知道怎样预测第二天要发生的事了!在头天晚上,想着第二天自己想知道的事,在梦中就可以得到结果!从这一刻起,我命由我不由天!在没有任何资金的时候想赚1.6亿,难!但在有1.6亿的基础上在赚1.6亿就不难!

这一笔钱怎样用呢?我现在最重要的是在短期内快速的收集资金,我需要一大笔启动资金来做首期投入!

但什么事情是在短期之内可以赚到我所需要的钱,而且合法呢?

想想,手不停的按着遥控器。

等等,眼睛盯在电视屏幕上,现在电视上正在讲股票行情。

恍然大悟,我怎么没想到股票呢!

打电话给老王,叫他先送10万过来。但他告诉我,这笔钱还要经过一大堆手续才能领到,最快要下星期三才能到位。我把我想到赚钱方法告诉了老王,老王想了想,叫小磊过来,把我想法告诉他。小磊听后,想了想,立刻叫上杨雷和他去银行,小磊准备先从部队的35亿里提10万出来。就算我在股票里亏了,但下星期钱来后还可以把空缺补上。

第二天我到股票交易所,把昨晚梦见升的两支股票买了下来,然后回家。我只有靠梦才知道明天行情怎样,反正今天买的这两支股是不会掉的。

在星期三的时候,我手上的资金已经从10万涨到40万。看着卡里的钱,我心动了。我没有因为我是偷看了“天书”赚到的钱而感到不安,反而有点兴奋——我终于“靠”自己赚道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燕妤婷我早早的就送她回去了,然后叫她告诉她妈妈,我不回来吃饭了。

和老王他们在酒店开了个房间开始商讨下一步计划,两个小时后,我们确定先在股票市场先赚一笔钱在说。由于1.6亿的资金到位,我准备放手大干。

在后面的一个月时间里,我横扫股市。我投入的资金从没有亏过,钱就向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在股市里,玩股票的人都给我起了个不太好听的外号“鄂鱼”我下手狠,而且好像知道哪只股票要跌,哪支要涨一样(本来就是)。结果害得我不敢在玩股票,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开始引起了一些势力的注意。星期六到银行查了卡上的钱后吓了我一跳,我想应该只是7.8亿,哪知道查下来的结果是12亿。这笔钱不但够我前期投入,也够支持到我中期完成。虽然有钱了,但我在为人才的来源担心,回到家中,坐在客厅开始思考怎样找人才!

我知道我们国家不缺人才,但一流人才100%的全部申请到国外留学,然后不在回国;二流人才70%到了外资企业,另外30%留再了国内科研单位;三流人才加入国有企业(不是我乱写的,是我看文哲周报上说的,具体是纳期的我不记得了)。我到那里去偷人才!我现在需要人才!绑架?威胁?诱惑?..........

到底怎样才能搜刮到人才呢?不知不觉的在客厅里点起烟,我忘了燕妤婷现在在我家!燕妤婷从自己的卧室里出来第一眼就看见我公然在客厅里吸烟,她气得两眼发红。当走近后看见我没什么反应,奇怪的看着我,看见我一副思考什么事情的表情,她没有动手抢下我的烟,而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燕妤婷的到来,依旧想着自己怎样找人才的事情。

我现在什么也没有——除了钱,哪又怎样让哪些一流和二流的人才甘心听命于我呢?准备创建企业,但人才在哪找呢?创建以后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呢?现在要怎样做才能让哪些人才不小看我们呢?烦啊!为什么我以前在地球联邦的时候不去学经济!现在好了,有钱不知道怎样发展!

愤怒的一拳打在沙发上,放在沙发上的手提电脑由于受到“震动”而掉在地上(为了方便看股票,我专门去买了一台。通过一个月的学习,现在的我,就算不做梦,在股票市场里也不会亏)看见掉在地上的电脑,我突然想到——程序!我们可以设计程序!但是我相当于一个程序白痴!对了!我怎么忘了一个人——周易,他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电脑高手,在黑客里面还是有很高的地位的,我怎么把他忘记了。

想到这,拿起手机,开始呼叫周易。

“谁啊!”

“我,张昊,我说周老大,你是不是应该回来了!”

“我还没休息好!”

“赶快回来了,我有要事找你商量,是关于程序方面的”

一听是关于程序的问题,周老大起劲了。

“有什么问题说来我听”

“我对以后的发展已经有计划了,你赶快回来参加,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成”

“好的,我明天到”

“说好了,走之前给我电话,我和老王他们到机场接你”

“好的”

把手机丢在沙发上后,才发现燕妤婷站在旁边。尴尬的看着手里的烟,对她笑笑,然后跑回自己的卧室。而燕妤婷则奇怪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跑,她也没有追上来问我为什么要跑。在她和她母亲来的当天晚上,我就告诉他们,我的卧室不需要打扫,我的卧室门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永远是上锁的,没有人知道里面有什么。但燕妤婷很好奇,她很想知道我的卧室里有什么,但一个月过去了,她还是没有机会进去。

我的卧室很简单,和一般的男生们一样,只不过因为我是在部队长大的,所以比较干净一点。卧室里很简单,只不过是上千的藏书和上千张影碟而已,然后在书桌上放着的相架里是一张我穿军装照的相片。

第二天,我们到机场接了周易后,就和上回一样,在酒店开了间房,开始商讨怎样做程序的问题。

从哪天起,我的别墅里多了一个人——周易。我和他长时间的呆在房间里,个做个的。

夜晚,感觉所有人都睡了后,开始通过手上的立体雷达联系还在太空停放的变形战机。半小时后,我离开地球,进入外星人的飞船内。仔细的看着里面的设备,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哪个时代会败得这样惨。外星人的战舰和我们的战舰比简直就是一个成年人和刚上学的孩子比,这有根本没法比!

坐进战机,戴上头盔,开始强制记录外星人的一些武器质料,和设备数据。当强制记录完后,我走出机仓,刚一出来就感到头疼。我知道,这是强制记录的不良反应。带上战机联络器,让战机送我回去,我可不想每次有事就跑到太空去。虽然战机进化了,但还是以我的意识为主导,所以我不担心这点。

一回到自己的卧室,我倒头大睡。我清楚,现在的我最需要的是休息......

“回来了吗?”

“回来了,我刚走过他卧室的时候,听见他在打呼噜”

“好的,哪我挂了,部队还有事没做完”

“好的”

周易可没有他们那样乐观,因为他知道,我睡觉从不打呼噜的。但现在听见我打呼噜,就知道我一定累了,而且累得不成样子。打开我的房门(周老大有我的钥匙),看着睡在床上的我,在看看桌相框里的相片。拉开抽屉把把相框放进去,然后走了出去。

燕妤婷回来后(我告诉过周老大,我不在的时候由他开车去接燕妤婷)走上楼,准备复习一下。走过我卧室的时候,看见我的房门大开,不由愣了一下。因为她知道,就是我在的时候,我房间的门也是关着的,不可能向这样大开着。但听着里面传来的呼噜声,她忍不住走了进去。

看见床上的我,她愣在原地,(我没脱衣服,太累了)看着我时不时邹紧眉头和脸上露出极其疲惫样子。她没理由的难过,平时的我虽然不怎么爱说笑,一天到晚都是冷冷的表情(除了和周易他们七个兄弟在一起的时候),但从没有露出过向现在这样疲惫的神情过。

他失踪的这几天到底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脸的疲惫?为什么走的时候都不告诉我?

想到自己现在想的这些,燕妤婷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假戏真做”真的喜欢上他了。但就算自己喜欢上他,告诉他,他会信吗?

睡醒后,还没睁开眼睛就感到——旁边有人。睁开眼后,看见是燕妤婷爬在自己的床前熟睡的样子,没理由的心疼。但立刻又想到,她怎么进来的?我房间的钥匙只有我和周易才有,哪.....应该是周老大出去的时候没关门,然后她才进来的。轻轻的起来,把被子搭在她的身上。看见被子搭在她身上后,她立刻裹紧的样子,我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关上门,走到院子里,开始一天的锻炼。自从读书后,就没有在锻炼过。从今天开始一定要向在部队的时候一样,不能在休息了!不然........

燕妤婷睁开眼,发现原本躺着人的床空空的。

会不是自己太想他了,所以产生了幻觉呢?

但看到自己掉在地上的被子,她知道,这不是做梦——我回来了。

一大早的他会跑到哪去呢?会不会又消失呢?

听见开门的声音,赶快呆板眼睛闭上,故意装睡。

走到床边,看见燕妤婷还在睡觉。但被子已经掉在地上,摇摇头,把被子捡起来搭在她身上,然后关上门走出去。

燕妤婷听见关门声后继续睡自己的.......

就这样,我和燕妤婷开始了不清不楚的发展。

“人生无意义,爱情无着落”

我站在天台上大发感叹!

“哈哈哈”

听见笑声,往背后忘去——燕妤婷!她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有注意到呢?

“我说张昊,明天我们班要组织去露营,你去不去?”

“不去,你们有老师带吗?”

“没有,都是同学们自发组织去的,他们叫我来问问你去不去”

“到哪去露营?要去几天?”

“具体位置还不太清楚,去三天的时间,你去不去?”

“你呢?”

“我?我当然去了”

“哪好,我也去”

“哦!怎么现在又想去了呢?”

“你做位我女朋友,你都去了,我怎么能不去呢!要是我不去的话,等你一回来我就会被你"咔嚓",你说我有得选择吗!”

“谁......谁是你女朋友了”

说完就跑了下去,看着远燕妤婷远去的背影,我笑笑了笑。明天的露营不是很有意思吗?可以看看他们能搞出是没花样来,但是为了安全着想,还是打电话给老王他们,叫他们给我送一套“装备”过来(就是我们战斗时候的装备,只是不带攻击性武器而已,但还是要带一把野战刀和一个急救箱)。

第二天,当我到达集合地的时候,所有人都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我。我也没什么特别——就是人长的帅了点!

燕妤婷走到我前面(我告诉她,我直接和他.她们会合,不回家)“你也太夸张了吧!一大个登山包!”

我到是不觉得有什么夸张的,就是身穿迷彩服,背一个登山包,脚踏一双军靴。

但看看其他人,我就觉得我真的夸张了。他们就是背一个包,其余的什么也没带。去露营就这么简单吗?看来我想复杂了!

看着燕妤婷,尴尬的扰扰头,冲她傻傻的笑笑。燕妤婷看见我的傻笑后,拉起我就走向“队伍”

在车上,大伙开始聊天,我则开始我的“冬睡”

“我说妤婷,张昊怎么这样夸张?”

“我怎么知道?他昨天没回家,不知道去哪,今天一来就这样”

“呵呵,没想到你们发展得这样......”

“别瞎想,我和他没什么的。只是我妈在他哪帮他打扫房屋,我就暂时住在他那”

“打算什么时候去见他父母?”

“不知道!!!你说什么?”

“哈哈哈”

听到燕妤婷回答的人都笑了起来,燕妤婷在知道前面的问题后,狠狠的踢了我一脚(她坐我旁边)但我没什么反应,气得她想杀我!

到目的地后,我看见的是一片森林,在回头看看他们。在他们的眼里我看见的是激动,不知道他们是不知道危险呢还是全部是白痴!选这种地方,居然连应该带什么都不知道!I服了YOU。

看见正在发呆的我燕妤婷拉起我就和同学们进入森林

走进森林,仔细的看看四周,这是一个练兵的好地方,回去后一定要告诉老王他们。

走了一个小时后,人群停了下来

“怎么了?”

“前面有蛇!”

听见前面有蛇,女生们全部往后跑。

“别跑!这是森林,迷了路就不知道怎么出去了!”

说完走到最前面,看着地上的蛇。

呵呵,这可是好东西,我喜欢!

从背包里拿出让老王他们准备的战刀,慢慢向蛇走去。蛇仿佛感到危险的气息,也开始做出攻击状态。

走到里它一米远的地方,我停下了。蛇也看着我,吐着它的红红的舌头。战斗时的气势在我身上散发开,我不会因为它是一条蛇而放松自己的警觉。因为在学校的时候教官说过“不要因为他(它)们的弱小而放松警惕,如果你放松了,那他(它)们给你的一击将会是致命的!只有确定他(它)们死忘后你才能松口气,但不能放松!”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

蛇动了,它快速的向我窜来;我也动了,手中的刀已经射出。胜负就此揭晓,刀把蛇钉在地上,位置正是七寸。

走过去,抬起脚把蛇头踩碎,拔出刀,开始“剥削”可以用的一切东西。

男生门还好一点,女生一看见我喝蛇血,吓得几个人抱在一起。

“张昊,可....可....可不可以给我看看你手中的刀?”

看看来到身边的男孩,他叫晟棱,个子不高,瘦瘦的,带付眼镜,看起来弱不经风。

把刀递给他,因为他是第一个敢想我要东西的人。

“哇!这是专用的野战军刀!.......”

没理会他的惊奇,用瑞士军刀把蛇弄好后,拿个袋子把它装好挂在身后。

走到燕妤婷身边,握住她的手,她看了我一眼,好像很怕我(看见她在发呆,想吓一吓她,结果我还是很满意的)。也不怪了,一个满嘴是血的人突然一下子抓住你,你不怕吗?但过了几秒中后,她拿出纸巾,给我擦拭嘴角还残留的蛇血。看着她的动作,我不由愣了一下,但下一秒我对她温柔的笑了笑。这一下,所有看见我的人都在想同一个问题——他会笑??

接过晟棱递来的军刀,既然都用了,那就不用放在背包里了,顺手挂在了腰上,等着开路的人带路。

但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动。

“到底还走不走!”

“不好意思张昊,我们这只有你一个有武器,你可以在前面带路吗?”

靠!是看见我的军刀才要我在前面带路的!但我不知道目的地在哪,我怎么带。

“我不认识路”

“沿着这条路走就可以了”

“这条路是通往哪的?”

“3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

天啊!他们也.......

既然知道路,那就拿出所有装备,我可不想有什么意外发生!

同学们木然的看着我放下登山包,但下一刻全愣在原地。

我从登山包里拿出一付绳索,一付手套(出任务时候专用的);一个急救包,一个GPRS,(急救包挂在右腰,GPRS绑在手上)一把小刀(放在衣领处);然后把燕妤婷的包放进我的登山包里,军用铲挂在登山包上。

带上手套后,拉起燕妤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女生们看见我把燕妤婷的包背上后。有男朋友的全看向自己的男朋友,而我们那些男同胞好象没什么反应。气得那些女生发誓回去后一定要和他们分手,要找就找一个我这样的,虽然不太爱说话,但在“关键的时候能起到重要作用”。

我并不知道我这个举动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如果知道我会准备得更“充分”!

“你看见蛇的时候不怕吗?”

“不怕”

“为什么?”

“习惯了就不怕了”

“习惯!”

“是的”

燕妤婷看着拉着她的手,但底着头看着指南针带路的我,她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杀蛇的时候,给她的是另一种她没感觉到过的感觉,那感觉好安全。但杀死蛇后,我又变回那个她认识的我。到底那个他才是真正的他呢?我好希望刚才杀蛇时的他是原来的他,但他为什么要把原来的自己掩饰起来?他有什么事没告诉我呢?(你猜对了,我是有好多事没告诉你,怕你知道后承受不了!)

晚上我们在一个平地上宿营,我把帐蓬搭好后,看见其他人还在忙碌,我无语(燕妤婷当然是睡我的,她不可能花钱去买露营帐蓬的)。吃过东西后,他们开始讨论谁值班,看见他们一个推一个的,我.......

最后我告诉他们,我一个人值,他们高兴的走回自己的帐蓬。

坐在火堆边,想起以前在战场和战友们在野外宿营的情形,不由的小声的哼起《血染的风彩》。

燕妤婷在帐蓬里无发入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隐约的听到有人在唱歌,佩着衣服就出来(我把我的帐蓬搭在离火堆很近的地方)看见我坐在火堆边,旁边放着军刀。看着这个背影,她呆住了,这个背影给她的感觉和我杀蛇的时候一样。

感到有人在看我,立刻抓起放在一旁的军刀,一下子串上去。当看清是燕妤婷后,立刻收刀,但因为去势太猛(我太投入,还以为我现在是在战场,来的是敌人)已经来不急了,只好用右手握住刀锋,失去重心后跌在地上。

燕妤婷看见我抽刀向她冲来的时候,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平时“反应迟钝”的我会有这样的速度!当看到我用右手握住刀锋,然后倒在地上后,她立刻冲上来。

“张昊,你不要紧吧?”

说完关切的看着我,看着她关切的眼神,我笑了笑。

“没事”

“我看看”

“不......”

话还没说完燕妤婷已经抓起我的手,看着还在流血的手,她哭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

“傻瓜,哭什么?我不是说过没事的吗?这点伤不重,真的,相信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她一哭就心痛,这种痛和刚和欧阳分手时一样)

“真的没事?”

“真的”

“但.....你看还在流血,怎么会没事呢?你.....你一定是在骗我的”

看着她望向我那深深自责的眼神,我把她报进我的怀里......

坐到火堆边燕妤婷歪着头靠在我的肩上

“好点了吗?”

“好多了”

“要是你什么时候都向现在一样哪有多好”

“为什么这样说?”

“你不知道吗?你平时总是距人于千里之外”

“有你说的这样严重吗!”

“你现在这样多好!给我的感觉好安全.好温暖,好想这样靠着你”

发觉自己说错话的燕妤婷立刻用手捂着脸,听着她说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想听故事吗?”

“好啊”

“这故事是这样的,在三年前.......”

两个小时,故事讲完了,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燕妤婷,用手把她脸颊的泪拭干。

“为什么哭成这样?”

“我.....我也不知道,我好希望故事里的哪个女孩是我”

“为什么?”

“因为她有一个这样爱她的男朋友,但我又不喜欢她”

“呵呵,一会说喜欢,一会有说不喜欢,有意思。说说你不喜欢她的理由”

“她对那个男孩造成的伤害太大,虽然她和男孩走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但太短,反而带给男孩的伤害更大,她忘记了一个在自己生死时刻还对自己恋恋不忘的人。她是一个对自己感情不坚定的人!”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会和那个男孩在一起,因为和我过下半生的是他而不是我的父母”

“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

“想啊,但那是他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我要做的事很简单,就是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可以了,哪怕在一个不到20平米的地方。我会在他不在家的时候把屋子收拾好,等他回来的时候能敢到一份温暖。在他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会为他祈祷,不论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因为我相信他,他哪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如果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做错了呢?”

“我会陪在他身边,给他鼓励,让他在站起来”

“如果他就这样被击倒在也站不起来了呢?”

“我也会在他身边陪着他”

“为什么?”

“因为哪时候他一定需要一份支持和爱”

“如果他对你发脾气呢?”

“我不会生气,因为我爱的是他,在他最失落的时候向我发脾气没什么,我不会往心里去的。对了,你为什么问这么多?”

“呵呵,好奇而已”

“好奇?”

“是的”

她看我的眼神我有点心虚,好象她知道什么似的。

“张昊”

“说”

“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你会不向刚才故事里的男孩一样对我?”

我就是故事里的男主角,但我不敢说。

“回去睡觉吧,你是听故事听得太投入了,睡一觉就好了,快回去睡觉,明天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今天你不休息好,明天你怎么走?”

在我的游说下,她终于走进帐蓬。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好险!要是在说下去我肯定会说我就是男主角,不过想想燕妤婷说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既然这样,那我是不是应该考虑和她交往呢?不行,在我还没有肯定忘记欧阳的时候,我不会和任何一个女孩交往,那样对她们不公平!因为我的心里还有一个人的存在,但如果我忘记后,她已经和别人交往了怎么办?我又要伤心一次吗?头疼!

而在帐蓬里的燕妤婷却没有我想的这样复杂,她已经知道答案了,我就是故事里的男孩!在我讲故事的时候,讲到伤心的地方,我虽然已经尽力去掩饰,但眼里却会露出哀伤,这是她回到帐蓬后才想明白的。但想到自己刚才说的,她的脸又红了起来,他会认为我很轻浮吗?他会和我交往吗?和我交往以后,如果哪个女孩来找他,他会怎么选择?是我还是哪个女孩?他心里还有哪个女孩吗?

在后面的路途里,我和燕妤婷的感情直线上升,我不知道是应该接受还是拒绝。

我没有明确的表示,但燕妤婷却越来越.......

“张昊”

回头看看燕妤婷

“我走不动了”

“休息一下在走”

“不,我要你背我!”

天啊!你不想想,就算我肯,但背上的登山包怎么办?你也不想想,你90斤,我就是铁打的也扛不住!

看见我没有回答,燕妤婷开始眼泪汪汪的看着我。我最怕的就是她这一招!

“别哭,不是我不想背你,是背你后登山包怎么办?在说了,我还要在前面开路”

“你就是不想背我”

“我.......”

当别人是透明的一样,我就和燕妤婷站在一旁开始“谈论背于不背”的问题,丝毫没有发觉旁边已经围了一群人。

“张老大,把你的刀给我,我来开路,你走再我后面就可以了”

这时我才发现周围已经多了一群围观的人

“张昊!你是怎么惹我们妤婷了!你看她都快哭了”

看着来人是郭佳佳,我.....

燕妤婷在听后,眼泪开始流下来。

“来妤婷,别理他,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有钱吗!”

“我忍你好久了郭佳佳,要不是看你是女生,我早就动手了!”

“怎么了,我帮我的好姐妹妤婷难道错了!”

“是的!”

“你说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有句话这样说的吗"清官难断家务事"”

“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今天我.......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清官难断家务事”

听到这话,郭佳佳看着燕妤婷

“妤婷,你别骗我,你和张昊真的.....”

“是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哭?”

“那是因为.....”

没有回答,燕妤婷把头底下,但可以看见耳根都红了。

“好了,大家也别看了。晟棱,刀给你,你在前面开路,我在你后面”

把刀递给晟棱(本来想直接丢给他的,但是想到他不是我的战友,他接不住,所以只好递过去)走到燕妤婷前面,看着她流泪的脸,我说出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做了一个让所有人跌破眼睛的动作。

“妤婷,刚才是我不好,不要哭了好吗?在哭就不漂亮了!”

说完后,把她拉入我的怀里,温柔的为她把泪拭干。

男生们开始吹起口哨,女生们不相信眼前的人是我!

看看怀里的女孩,想用一生来保护她。

“背你是不可能的”

燕妤婷听了这话后,抬头看着我,开始在我怀里挣扎,但她又怎么能挣脱我抱着她的手!

“听我把话说完,但我可以抱你!”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我就已经把她抱了起来。

“走了!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在看我可要收门票了!”

众人听后大笑........

“张昊,累吗?”

看看在身边坐下的燕妤婷,摇摇头。

“你又骗我,你抱了我一下午,会不累吗?”

“真的不累,我是......”

差点说漏嘴,为什么一和燕妤婷在一起,我的反应就变迟钝!

“你是什么?”

“你男朋友啊!”

看看底下头的燕妤婷,心里想"小妮子,想套我的话,你还差了点",但她下面一句话让我......

“你答应我做你女朋友了!哪我们是谁追谁的呢?”

说完期待的看着我

“是的”

“哪你不喜欢她了吗?”

“说不喜欢是假的,但没有以前哪样刻骨铭心了。我既然选择你做我的女朋友,哪就请你相信我,我现在虽然无法忘记欧阳,但我一定会近我最大的努力去爱你,至于欧阳......”

等等,我怎么.......

我没有说话,我还是被她套出来了,那她应该知道我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了。

燕妤婷站了起来,走回帐蓬。

她还是走了,我所做的就真的这样让人难以理解吗?但既然我是军人那就注定我要对祖国负责,不能辜负人们对我们的依赖,战友对我的信任!我不想在对燕妤婷解释什么,因为我知道,结果和欧阳也差不多,解释只是让自己增添烦劳。儿女私情——让她在一边吧......

既然身份已经泄露,那只好取消休假,回部队了。

想到这,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一首歌《在他乡》

哪年你踏上幕色他乡你以为那里有你的理想

你看着周围陌生目光清晨醒来却没人在身旁

人静的雨夜想起了她她的挽留还萦绕耳旁

想起离别她

带泪的脸庞

你又忍不住的哭出声响

我多想回到家乡

在回到她的身旁

看她的温柔善良来抚慰我的心伤

就让我回到家乡

再回到她的身旁

让她的温柔善良来抚慰我的心伤

那年你一人迷失他乡你想的未来不见模样

你看着那些冷漠目光不知道这条路还有多长

“昊,天冷了,加件衣服”

看着后面的燕妤婷手里拿着的衣服,我.......

“那天你告诉我这个故事,回去后我想了一下,这个故事就是你的经历。虽然你已经尽力在掩饰了,但你的眼神出卖了你”

“你会喜欢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人吗?”

“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我不在乎你的身份,我不在乎你做过什么,我只在乎你会不会喜欢我,会不会爱我!”

听着这些话,我动容了,有这样一个人不在乎其他,只在乎你的女孩做女朋友,老天对我张昊不薄!

“但你要想清楚,和我在一起你承受得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吗?”

“我不知道,但我能保证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承受”

“要是承受不住呢?”

“我会等你回来”

“为什么?”

“因为你的怀里是我最安全的地方”

看着燕妤婷坚定的眼神,我知道我败了!

张开双臂,燕妤婷扑了进来,我紧紧的抱着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