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十二章 悬崖边缘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战鼓声渐渐小了下来,曹军的又一波攻击结束了,张郃举起马鞭,狠抽了一下跪在马前报丧的传令兵,大喝一声:“滚!” 几个百姓在曹军的刀剑下畏畏缩缩地走了过来。张郃跳下马,和颜悦色地安慰着这几个百姓,同时细细地打量着他们。见一个精壮汉子一直低着头浑身发抖,就用手指了他一下,亲兵们立刻从人丛中把他揪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战鼓声渐渐小了下来,曹军的又一波攻击结束了,张郃举起马鞭,狠抽了一下跪在马前报丧的传令兵,大喝一声:“滚!”

几个百姓在曹军的刀剑下畏畏缩缩地走了过来。张郃跳下马,和颜悦色地安慰着这几个百姓,同时细细地打量着他们。见一个精壮汉子一直低着头浑身发抖,就用手指了他一下,亲兵们立刻从人丛中把他揪了出来。那汉子见状吓得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下,捣蒜般不住磕头,嘴里面喊着:“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

张郃双手把他搀了起来,让军士们给大家准备热饭,又把那汉子带到了一边。

他从自己的战袍上取下一片战斧形的金叶子――那是曹军战功的标志,纯金制成,大概有一两左右,递到汉子的手中,那汉子立刻被张郃的这一举动惊傻了。须知汉代金、银等贵金属一般是不在市面上流通的,正常流通的是铜钱,即所谓的“五铢钱”。当时的一两黄金大约相当于十贯,即一万文铜钱,够一个贫困家庭几年的生活费。一个身无分文的光棍见到一两黄金不傻才怪。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古时1市斤为640克,1市斤有16两,所以1两为今天的40克。

张郃把金叶子塞到目瞪口呆的汉子怀中,轻声说:“暂且收好这个,吾有些许难处需汝相助,过后还有重赏。”

那汉子这才回过神来,忙跪下磕头谢恩道:“将军大恩大德,没齿不忘,小的愿听差遣。”

张郃面色忽地由晴转阴,冷冷道:“你是刘军士兵吧?”

汉子闻言大吃一惊,脸色立刻变得灰白,趴在地下磕头如鸡啄米,泣涕道:“小的不敢,小的只是一个平头百姓,从没当过兵啊,还望将军明察。”

张郃猛地抓住他的手,指着左手虎口和右手食、拇两指上的老茧,厉声道:“既没从过军,这又从何而来?”

原来古时引弓射箭,一般都是左手握持弓背,右手食、拇二指引弦,时间长了,这几处地方肯定会有老茧,张郃眼尖,早就看到了这点,于是怀疑此人为刘军逃兵甚或间谍。

那人闻言倒是不再惊慌,伏地道:“小的乃是此地猎户,常年在山中打猎,多用弓箭,因此才有这些老茧。”

张郃不信,让亲兵搜遍了那人全身,也没有发现一点可疑的东西,又亲自问了问那几个正在狼吞虎咽吃东西的百姓,证实那人确实是一个猎户,大喜过望,喝令军士放了那帮百姓,每人发给一袋粮食,只留下猎户至中军帐内问话。

张郃在中军帐内坐定,一边让人安排饮食,一边从身边取出来一块金子放到案上,笑眯眯地看着那人不说话。

那猎户眼都直了,盯着金子目不转睛,连塞满口的饭食都忘了下咽。

张郃笑着说:“你只要把我军领到山上,进入樊口城中,这金子就是你的了。”

猎户闻言默然不语,从衣服里抖抖擞擞地拿出张郃给他的金叶子,双手捧上道:“这是送死的勾当,将军请恕小的不能从命,小的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

张郃打断了他的话,手按刀柄站了起来:“这却由不得你!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否则的话……”说着“唰”地一声抽出了腰刀。

猎户吓得扑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下,浑身如筛糠般发抖。

张郃又温言道:“你只要引导我军到得樊口城上悬崖边即可自回,并不让你去城中厮杀。”

猎户这才止住筛糠,擦了擦满脸的鼻涕、眼泪和饭菜等混合物,道:“既如此,小的知道一条小径,往年打猎时曾来往过几次,不过太过陡峭,只容一人攀登,似小的常年在山中过活的人也不太容易上去。”

张郃点点头道:“这个不用你担心,你只把我军领到悬崖顶上即可。”弯下腰去,拣起金叶子复又放入猎户怀中,用手指指案上的金子道:“事成之日,这也是你的了,如立大功,封侯亦不是不可能。”

猎户感激涕零,磕头道:“全靠将军提携。”

入夜,初更时分,由于冬日天短,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但曹军的中军帐前却还是灯火通明。张郃看着眼前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五十名死士,眼中闪过一丝赞许的神情。这些死士都是他从全军中招募的志愿者,人人都在山区中长大,都有攀山越岭的经验,因为是九死一生的差事,他许给了战士们重赏。

他从战士们面前缓缓走过,仔细地察看着每一个人的装备,这些人全都身着轻便的紧身牛皮短甲,腰配环首刀,一些人背后还背了一捆坚韧的麻绳。他拍拍战士的脸颊、紧紧他们的铠甲。一直走到队伍最后,看到了一样装束却没有任何兵器的猎户。他盯住那猎户的双眼看了半天,猛地转过身来,走到队伍正前方,接过亲兵递来的酒,一口气喝干,“呯”的一声把碗在地下摔得粉碎,厉声道:“勇士们,喝干这碗壮行酒,今晚就看你们的了!”

战士们整齐地扬起脖颈,“咕咕咚咚”地喝完酒,一齐把酒碗摔在脚下,红光满面地大吼一声:“杀!”跟着猎户向山上跑去。空气中升腾起了浓郁的酒香,在黑夜中飘出很远。

夜,越黑了,山的轮廓似乎是刺向天穹的狼牙,在等着人去喂饱黑夜饥饿的肚子。

山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尽,越往上爬,积雪越多。死士们跟着最前头领路的猎户,一步三滑地艰难地往上攀爬,这条小径其实根本不能称之为“路”,因为没有任何标志着“路”的东西,小径的一边是深不可测的山谷,另一边则是高耸入云的悬崖,黑暗中不时有狼的嚎叫声似乎就在耳边响起,令人毛骨悚然。好在有树,他们展开一根麻绳让士兵抓住,最前端则系在粗大的树干上,大家互相扶持着往上爬,爬一段就又换一棵树。即使是这样,等爬到半山腰的时候,也有五名士兵先后不慎跌下了深深的山谷。惨叫声在山谷中回荡,久久不绝。

带队的是张郃手下的一名骁将,见战士们如此艰难,忙叫住在前面开道的猎户,问道:“这路怎么这么险?你没记错吧?”

猎户道:“绝对没错,我打猎时经常在这一带追捕野兽。”见那骁将犹豫,又道:“将军若是觉着太险,我们不如还是回去吧,这条路没有几个猎户走过,大家都是因为太危险,所以尽量避开。”

那将探身看了看来路,已如万丈深渊,回去亦不好走,即使全身而退,军法也饶不了他。况且已经爬到了半山腰,也不能半途而废。他狠狠心,带领死士们又往上爬去。

越往上爬,山越陡峭,到后来几乎是用绳子把人吊上去的,怕惊动刘军,不能点起火把,黑暗中又有几名士兵踩滑脚跌下了山谷。到这个时候,大家反而不害怕了,知道反正是有去无回,都把生死置之了度外。最后有一名机灵的士兵想起了一个办法,用几条绳子连接起来,绳子的一头系在最前面的一棵大树上,另一头则挨个绑在每个人的腰部,大家串成一串往上走,一有人跌倒,旁边的人马上就可以把他拉上来。这样,就像一长串糖葫芦一样,曹军拉起了几十米长的一条长队,不时有人跌倒,让这串糖葫芦左摇右晃,安全系数提高了,但行军速度却慢了下来。

那骁将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已经将近四更天了,还有很长的一段山路要爬,如果不能在五更前到达山顶,那就失去了最佳的进攻时间,因为人在五更时是睡得最熟、最懈怠的时候,那时进攻,才能更好地收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

他考虑再三,决定还是放弃串糖葫芦的办法,传令下去,让军士们手脚并用地往上爬,谁先到达山顶将有重赏。

这一下行军速度确实快了起来,等到将近五更天的时候,他们已经爬到了山顶,但此时只剩下了三十七人,五十人的队伍,有十三人已经永远长眠谷底了。

但是,仅仅三十七人的死士如果真的攀下悬崖,乘虚在城内大杀起来,对刘军造成的打击也会是致命的,因为,经过一天两夜的激战,此时城内可以参加战斗的士兵已经不足百人了,加上曹军在城外的呼应,守军将会很快崩溃。

那骁将趴在悬崖边上,慢慢地探出头去,只见樊口城内一片沉寂,只有城墙上还有几只火把在燃烧,有少许士兵还在巡逻,其他地方看不到亮光,更没有人影。

骁将悄悄地退回来,把大家招集到一起道:“看样子刘军并无防备,我等即刻就开始进攻。”他指着一个身材粗壮的军士道:“阿丑,快把带来的六条麻绳分别拴到六棵树上,垂下悬崖。”他又指了指身旁的五个人:“你们几个和我一起下去打探虚实。如无异常,我六人即一齐扯动两下麻绳,余下的人便陆续爬下去,等到齐后,我们同时进攻。如有异常,扯动一下麻绳,你等可速速撤离。阿丑和向导留下,看好麻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