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16 【钢刀】

longshenjihua 收藏 9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三营,在老街——沙巴这个攻击立面上,是个特殊的战斗群体。因为这个轻步兵营具有比较丰富的丛林作战经验,这才从金平方向抽调过来,担任迂回穿插的任务,成为老街战线上的尖刀,而尖刀的刀尖,则是九连。 如今的九连不是一个一百五十人的加强连队,也不是再次加强四个步兵班的超级连队,而是三十九人外加三个班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三营,在老街——沙巴这个攻击立面上,是个特殊的战斗群体。因为这个轻步兵营具有比较丰富的丛林作战经验,这才从金平方向抽调过来,担任迂回穿插的任务,成为老街战线上的尖刀,而尖刀的刀尖,则是九连。

如今的九连不是一个一百五十人的加强连队,也不是再次加强四个步兵班的超级连队,而是三十九人外加三个班组成的,只有两个排的小连队。

要说王安国和郑尚武心里没有怨言是不可能的,不是抱怨在经历血战后还要继续作战,而是抱怨自己所在的这个方向不受重视。这种怨气在战场上,反而成为一种激发九连完成艰巨任务的动力。

因为恢复二线阵地后休息过的原因,九连指战员们的精力还算充足。经过十来分钟的准备,七十九条汉子带着武器装备,穿着中越两军的服装,混杂在一起从北坡溜下高地。能够界定他们身份的,是左臂上缠着的白毛巾。

763A到嘎巴,直线距离五公里。可再次作为迂回分队,九连不能走直线跟敌人正在积极准备进攻的主力硬碰,因此他们必须绕道。崇山峻岭中绕道而行,一绕就是十多公里。

凌晨五点三刻,九连前方尖兵才摸到嘎巴村西面大约两公里的公路边,看到越军的卡车滚滚的从西向东朝嘎巴方向开去。这些汽车到达嘎巴后会折向南边的沙巴方向,再沿着路况稍微好一些的公路运动到东线。

边境上的公路都是这样,无论是越南还是中国。公路不会连接成网,而是以边境重要城市为点,以纵深内据有地利的某个地方为枢纽,这种形态如果用汉字的形状来表示,“山”这个汉字最为适用,老街和封土都是竖笔的顶端,嘎巴就是中间一竖与横的连接点,这就形成边境战备公路的特色。嘎巴,就是越南老街和西面的重镇——封土之间与后方重镇沙巴的连接枢纽。

王安国找来手下的两个排长,郑尚武和沈永芳。因为没有适用的地图,三个基层指挥员只能趴在丛林边缘看着地形商议打法和各自任务。

“营主力六点半准时发动攻击,咱们,要在之前占领公路两侧有利地形,在六点三刻左右,发起对嘎巴的侧后打击!你们看,对面的高地可以扼住公路西边和南边两个方向,越军在那里肯定有哨位。怎么打?”

郑尚武顺着连长的手指看了看地形,叹息道:“如果,韦同志还在……”

“废话少说!”王安国横了郑尚武一眼,他知道这个新任排长的意思,就是用韦晓东擅长伪装成越军的特长搞突袭,顺利的控制高地。可韦晓东已经在昨天早上的战斗中牺牲了。

“那就兵分两路,一路潜进,突然强攻高地,得手后马上准备阻击;一路同时袭击嘎巴,得手与否都尽快撤出,增援高地阻击分队!”郑尚武忙改口提出自己的方案。

王安国瞄了一眼沈永芳,才转头带着些不满的情绪说道:“你的意思是,营主力未必能够拿下嘎巴?”

“嘿嘿。”郑尚武又开始摆出招牌式的傻笑,很多人都被他这傻笑蒙蔽过,以为他是个老实人,其实却是著名的捣蛋鬼。“我看,咱们突袭嘎巴得手,营主力兴许能够一攻而下;我们不得手,营主力最多造成我攻敌守的态势。”

王安国寻思了片刻,点点头道:“那就要求我们必须一击得手!曾庆侦察嘎巴回来没有?”

“还没。”郑尚武摇摇头,眼光却瞟在公路边的那目标高地上,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道:“看运气,袭击嘎巴是说不准的事情。如果打不到老虎,咱们就得在那高地上再次成为孤军。连副,不,连长,你说咱们的命咋就这么苦呢?”

连长没有说话,倒是沈永芳插嘴道:“老幺,你是党员,是排长了。”

“嘿嘿,是,是。”郑尚武再次摸着后脑杓傻笑后,正色道:“连长,还是我带一排去摸老虎屁股,行不?”

王安国沉吟了一下摇摇头,他担心有点情绪苗头的郑尚武摸进嘎巴后会打红眼撤不回来,所以他看向沈永芳说:“还是二排去,打高地的任务,一排负责。”

说完,王安国挥了一下手,换成命令的语气道:“就这样,各自准备,六点三刻准时打响!”

郑尚武还想争,却转念一想:拿下高地可能马上面临更加艰苦的阻击战,坚守无名高地似乎更为重要一些。无论早晚,嘎巴肯定被我军拿下,关键的是在拿下高地之前,尽量阻击西面的敌人不能东窜!

如果敌人通过无名高地,会加强嘎巴的防御力量,三营主力攻打嘎巴的难度会增大,更重要的是阻止316A师会合越军345师东去的计划会遭遇挫败。说白了,无名高地必须象钢刀插进敌人心窝子一样起作用。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日清晨六点三十分,随着三颗红色信号的腾空而起。我军三营主力在经过一夜小战斗调整态势后,又发起了对763A高地下越军的攻击。这次攻击的目标不仅仅是越军企图攻击高地的部队,而是趁势拿下嘎巴村据点。

缺乏重火力的我军,只能发扬刺刀见红的精神,战斗一开始就分外激烈。担任主攻的三营七连,短短十五分钟内就突破敌军的攻击准备阵地。越军一整夜都在作攻击763A的准备,完全没有想到我军会突然进攻,措手不及下损失惨重。不过以316A师一个加强营为主的越军很快调整过来,在嘎巴——763A之间的二号高地组织起防线。真正残酷的战斗,围绕二号高地的争夺展开。

六点四十五分,越军左后翼的无名高地方向突然响起激烈的枪声,接着一股穿着越军服装的突击队,伪装成从无名高地溃退下来的敌军,趁着早晨的雾霭突进嘎巴村,与嘎巴守敌激战十多分钟后又突然撤回无名高地。这次突袭,正是三营九连二排在王安国和沈永芳的率领下实施的,成功地摧毁了敌军一个152榴弹炮连的发射阵地,打乱了敌军的指挥系统,让敌军的战斗部署乱成一锅粥。

正面,三营主力趁机以八连换下久攻不果的七连,一鼓作气拿下二号高地,到清晨八时许,嘎巴村已经遭受二号高地上我军迫击炮的轰击。而无名高地上,我军九连也开始坚强阻击西面东来的越军316A师部队。

正如郑尚武所料,营主力没有拿下嘎巴,九连再次陷入孤军阻击的危险境地。只是这一次,九连与营主力的距离从十公里变成了不到两千米而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