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法盲在执法?

京A0001警 收藏 8 418
导读:事件经过: 2007年12月16日中午12:45分,我朋友经过常州火车站安检处,被一瘦高个年轻警察要求出示身份证。他怕来不及上火车,说时间紧。他的火车票立刻被该警察抢夺。他要求该警察出示警员证,他再出示身份证,被该警察拒绝。该警察不时还用右手做伸向腰间状。 身份证被核证后,另一个年轻警察和几个保安,冲上,用很粗暴的方式将他推搡至他们的治安室,过程中及其粗暴。要我朋友去他们的治安室学习法制。 为首的警察,翻了半天手中的法律手册,也未找到相关的法律法规文件。

事件经过:


2007年12月16日中午12:45分,我朋友经过常州火车站安检处,被一瘦高个年轻警察要求出示身份证。他怕来不及上火车,说时间紧。他的火车票立刻被该警察抢夺。他要求该警察出示警员证,他再出示身份证,被该警察拒绝。该警察不时还用右手做伸向腰间状。


身份证被核证后,另一个年轻警察和几个保安,冲上,用很粗暴的方式将他推搡至他们的治安室,过程中及其粗暴。要我朋友去他们的治安室学习法制。


为首的警察,翻了半天手中的法律手册,也未找到相关的法律法规文件。


后经一中老年的记者调解,朋友得以上D423次列车。D423次列车正点时间是下午13:00.


这个全过程,可以调用火车站安检处的录像取证。


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证使用管理规定(全文)正式实行近一年多了,这些警察对警察证的如何合法使用怎么一点都不知情。


每个公民都有自己的合法权利,这样执法,是在维护社会的秩序,还是在羞辱公民。


抽查身份证没错,但是能不能以尊重人的方式来做!!这是和谐执法吗?



[记者]:请问樊局长,如果民警单位或者警衔变更,证件应该怎么办?另外一个问题,以前各地的证件不一样,出现过哪些麻烦,能不能举例说明一下。第三个问题,着装、巡逻的民警是否有必要向当事人出示警察证?



[樊京玉]:如果单位和职位发生了变化,应该及时报上级公安机关,通过省级公安机关予以明确。第二,原来警察证不统一的时候,各个省有横的、竖的,各种各样的都有,特别是民警跨省区执法的时候,会遇到一些困难。因为个别时候发生过因为公安机关对证件不知道真伪,要通过电话、电报,通过对民警所在的公安机关确认的情况。所以,我们觉得特别是在现在的情况下,跨省区执法也比较多的时候,应该及时规范和统一,这是我们的一个初衷。



再有,刚才问到着装警察在工作中是否需要出示证件的问题。在此我们也明确一下,人民警察的警服,包括警衔标志,也属于执法的凭证。在着装执行公务的时候,可以不主动出示,但是如果群众有要求,虽然你穿着警服执法,但是我还需要再继续确认,可以要求着装警察进一步出示警察证件确认,这个时候人民警察要主动及时地出示。”



请问,这样的一些警察执法让人不心寒吗?这样是在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吗?我看是一群法盲在执法。


警察有没有权力在火车站检查公民身份证呢?


“有,但现在铁路警方的做法是滥用了职权。”湖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行政法专家石柏林说,“根据《警察法》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中国的警察有抓逃犯维护社会治安的职责,也有检查公民身份证的权力。但那是特定时期、特定情况下的临时检查,而铁路警方现在是长期的、制度性的检查,显然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范围,侵犯了公民权利,违反了《身份证法》甚至是《宪法》。”


“公权力,法无授权即禁止;私权力,法无禁止即自由。国家并没有哪部法律授权铁路警方,可以在火车站设岗经常性地检查旅客身份证;法律也没有规定公民,进出火车站时有出示身份证的义务,所以铁路警察现在的做法不合适。”石柏林进一步解释说。


“警察抓逃犯,应该主要是看人,而不是看证。”省社科院院长助理、法律社会所所长方向新教授也认为警察的做法不妥,“警察应该根据网上逃犯的相貌和形迹特征,对旅客中符合这些特征的人进行查验,而不能搞人人过关。”


办案也要与时俱进


警察抱怨《身份证法》超前成不成立?


湖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刑法专家张惠芳认为没道理:“立法必须超前,如果法律条文从制定之日起就落后于客观现实,那么这个法也就失去了制定的意义。法国的《民法典》,从拿破仑所在的年代制定到现在,修改得都很少,这说明超前性是法律制定的基本原则。”


方向新认为警方的执法思路需要与时俱进:“对抓逃犯来说,传统的设岗查证简便有效,但《身份证法》颁布之后,警察应该自觉地根据法律的规定,改进工作方法,不能只考虑自己工作方便。现在警察超出法律的规定查身份证,就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是典型的公权力侵犯私权力。”


如何看待绝大多数旅客都支持警察查验身份证?“现代法治社会是个人人平等、人人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的社会,这说明我们离这一个目标还有很大差距。”


张惠芳非常赞赏陈杰人的做法,“如果每个学法律的人都像他这样做,政府公权力侵犯公民私权力的事就会减少,中国的法治化进程也会加快。”


“西方法学有个谚语,‘毒树之果不能吃’。也就是说,你结果是正当的,但程序违法,取得的结果也是不对的,因为它违反了法律的最基本原则——程序正当的原则。”张惠芳认为,“铁路警察随意检查旅客的身份证,就是用不合法的手段,去达到抓逃犯的正当目的。这就像刑讯逼供一样,虽然其目的可能是正确的,但手段违法,当然是法治社会所不允许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