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15 【误差】

longshenjihua 收藏 1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重伤后安置在连部山洞里面的指导员严崇德,牺牲了。 处于敌军合围下的尖刀连伤员,根本就无法后送得到及时的救治。包括身为指导员的严崇德,也只能在草草包扎后,在山洞深处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连长陈钢和部分战友的遗体也找到了,在下午的战斗中,因为匆忙地放弃二线阵地,英雄的遗体在高地上摆放了整整六个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重伤后安置在连部山洞里面的指导员严崇德,牺牲了。

处于敌军合围下的尖刀连伤员,根本就无法后送得到及时的救治。包括身为指导员的严崇德,也只能在草草包扎后,在山洞深处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连长陈钢和部分战友的遗体也找到了,在下午的战斗中,因为匆忙地放弃二线阵地,英雄的遗体在高地上摆放了整整六个小时。看着战友们的遗体在连部的山洞中摆放了一地,就算经历血战对生死麻木了的郑尚武,也禁不住热泪滚滚。

战士们只是流泪,没有人出声哭泣。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自己追随连长和指导员而去?在763A高地这个绝境里,生与死的界限极为淡薄,任何一个时候都会有生死的分别。

越军没有给尖刀连留太多的时间,很快枪声就在前沿响起。等战士们进入阵地还击时,敌人又纷纷溃退下去,接着就是敌军炮兵的轰击。

三两轮下来,王安国明白过来:这是敌人故意为之的骚扰疲惫战术,也是企图杀伤我有生力量的毒计。越军真正的攻击,最大可能还是选择在下半夜到天亮前这段时间。

留哨、休息,值班的值班、睡觉的睡觉。其后越军用民兵发起的骚扰攻击再没起到半点作用,枪声炮声成为尖刀连战士休息的催眠曲。直到凌晨三点左右,高地北面的枪声突然大作,我军的冲锋号和喊杀声震天动地时,尖刀连才派出接应部队向北坡方向夹击敌军。

主力部队提前到来!

“郑尚武!郑尚武!”

连部,不,营部传出命令,营长周西林要见郑尚武。等他到达营部时,副连长王安国已经和营长、教导员在小声交谈了。

“报告,九连三排九班副班长郑尚武奉命报到!”

“进来!”营长周西林大约三十二、三岁的光景,略微有些发胖的圆脸上带着笑容,打量着进来的“有名的”郑尚武。不用王安国介绍,“捣蛋鬼郑尚武”全营上下人人都知道。

这次,郑尚武的蛋捣大了,捣破天了!这才使得营长来到763A后的第一时间就见这位捣蛋鬼。

事情,还得从没被批准的出击嘎巴计划说起。计划没有被批准不是营指的问题,而是上级指挥员的问题。作为从金平方向借调到河口一线作战的部队,三营目前的上级不是11军而是13军。因此,那份作战计划同时上报给11军和13军,13军司令部否决了计划,11军司令部的参谋人员却从计划中发现一个大漏洞。

不是郑尚武的计划本身有漏洞,而是计划中的一句话,引起了西集团指挥系统的不小混乱:以小分队主动迂回出击763A以南五公里处的嘎巴村。

这句话和目前我军上下使用的那份过时地图一联系,和我军的作战计划一联系,问题来了。根据地图,我军参谋人员以为763高地南边紧邻嘎巴村,763高地上的火力能够封锁嘎巴村的公路T字口!现实却有五公里的距离。

那么,763高地的战略作用消失了。实际上,越军316A师除了以一个加强营在地方部队的配合下企图打通763A以外,大部兵力已经向东开去。也就是说:763A咬不住敌人。

上级发现了这个问题后,立即命令三营放弃1103高地当面之敌,全员火速开到763A,尽快展开对嘎巴村的攻击。这也是三营主力提前三个小时到达的原因。

“郑尚武同志,请坐。”营长指了一下旁边的马凳和气地说着,教导员冯先明也递了根香烟给郑尚武,问道:“头上和手上的伤势怎么样?”

“是!没事!”郑尚武机械地回答着坐下,接过教导员手里的香烟,低头一看,妈呀,中华!

“王连长已经将你英勇机智的战场表现和战功汇报过了,现在咱们先不说这些,军功不会被埋没!现在我们说说你那个出击计划,我们营受命攻打嘎巴村。”营长把手上的烟头递给郑尚武接火,随口说着:“尖刀连在763A打得不错也很艰苦,你个人起的积极作用不小,营里希望在攻打嘎巴的战斗中,你能继续保持旺盛的战斗意志,也能继续为这次攻击作战出谋画策。”

营里有营长、副营长、作战参谋,一大把的连长、排长,哪里能轮到小小的郑尚武说话?郑尚武糊涂了,不知所措地看看营长,看看教导员,又看看一旁不说话的王安国。

“习惯防御性的思维主导攻击作战,是我们的弱点。当然,这首先是部队的装备和我军战略思想的作用。你的思想能够不受教条的约束,敢于灵活机动地主动进攻敌人,在部队里非常特殊,也有相当的启迪意义。”

营长没有等郑尚武疑惑多久,就把话挑明说开了。当然,营长不会对一个代理排长说:是我军高级参谋人员思想僵化,犯了经验主义、教条主义的错误,导致作战计划和实际情况之间出现巨大的误差,也导致整个军的作战行动,将有巨大的调整。而如何调整,就要看三营对嘎巴的攻击作战结果了。

郑尚武是那种给点温度就放光的性格,一听营长如此说,一下站起来立正道:“报告营长,我认为,既然要进攻就要快,现在敌人兴许没搞清楚营主力已经到达,兴许还在作进攻准备。此时我军发起突然性的攻击行动,敌人肯定措手不及。”

“嗯,这个时机很好!具体说说你的想法。”营长点着头拍拍郑尚武的肩膀,示意他坐下说话,随后就偏头向王安国微笑了一下。

“敌人在北面的封锁部队力量不强,所以被主力轻易突破。而高地南面是敌军习惯性的强攻方向,经过一天攻击没有得手的敌军,此时必然一门心思组织攻击,防御准备必然不足。我的想法是:以主力正面出击,以小分队迂回到敌军侧翼,趁机插进敌军纵深,及早控制公路两侧有利地形并打乱敌军指挥系统。”

“迂回部队就是三个任务喽?占领有利地形掐断嘎巴以西到封土的公路;阻击可能东援的敌军;出击嘎巴打乱敌军在嘎巴一线的指挥系统以策应主力作战。应该用多少兵力?”营长边点头边扫视着指挥部里的人提出疑问。

这个问题就不是郑尚武能够回答的了,准确说是现在他不能抢着回答。

王安国还是一贯小声地说道:“一个连。”

一旁的作战参谋点点头,算是认同王安国的意见。

三营作为主要的迂回部队,作战序列里除了本身的三个连外,还加强了一个半连队和一些工兵、炮兵分队。尽管尖刀连实际上只剩一个排的力量,而且恶战之后疲惫不堪,营长手里的兵力还算够用。

营长看着教导员摊开双手,还是保持着笑容道:“教导员,看来咱们也只有填上去了。”

教导员没有答话,却见他身边的王安国象下定什么决心一般,狠狠地将烟头扔在地上,大声道:“营长,算九连一个!让我在迂回部队当排长也成,当面的敌人,我们九连最熟悉。”

营长摇摇头又点点头,伸手按在王安国的肩膀上说:“王连长,我从营直抽调两个班,从七连调一个班给你,加上九连的人手,你能保证完成任务吗?”

王安国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带着愧疚的神情看向郑尚武。他能理会到营长的意思,那就是把迂回当成可有可无的行动,所以才如此配备兵力,才会故意让自己表态,动用血战余生的九连。

郑尚武也约莫明白了,一股强烈的不满情绪渐渐涌到脸上,直到王安国眼神中的提醒,才让他强压下提出意见的念头。不过,一种没有被营长重视建议的屈辱感激发了他的倔脾气,于是他向副连长点点头。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王安国带领两个排的兵力执行迂回任务,而郑尚武和沈永芳也因此正式被营长任命为:九连一排和二排的排长。

这个战场任命,也等于确定了郑尚武如今的干部身份,这家伙提干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