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我的高中生活(上)

沧海孤云 收藏 1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


“阿昊,你还回来吗?”


“废话,这是我的第二个家,我能不回来吗!我只是不想让人知道我是军人,所以在郊区买了房子。给,这是钥匙,你们有时间就过来看我。”


“怎么有七把?”


“别忘了,我们是八个兄弟,我当然一人配一把”


“你就不怕我们把你别墅里的东西拿去卖了?”


“既然给了你们,就说明我信你们。如果连自己的兄弟我都不信,那我还可以相信谁?”


“好,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们就收下”


“我派车送你去吧”


“算了,好意我心领。我还是自己坐公交车去,别忘了,我现在是学生”


和他们六人拥抱后,我走出军区大门。回头看,他们还站在军区门口,向他们挥挥手。


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好想我现在真真正正的就是学生,那就可以向他们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必为以后将要发生的事忧虑,不会为了一段感情而无发忘记。车靠站后,上来一位女生,她走过来坐在我旁边靠窗的位置(我坐在最后一排)看她的校服应该是和我一个学校的。汽车又开动,而旁边的女孩昨晚明显没有睡好,刚坐下一会就睡了过去。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大胆的人!可那现在有人把她拖去卖了她都不知道。早知道公交这样慢我就让他们用车送我来了,现在知道后悔了,但没用啊!我可不想打电话给他们,如果打给他们,不知道他们会开什么“东西”来送我。可那是“猎鹰或者是装甲运兵车”呵呵,这些武器搞得现在向是我们这的一样,想开什么就开什么!但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也没那个胆开出来玩!


女孩的头慢慢的往我这边歪过来,我还没发现(我在发呆,幻想大郎他们开什么来接我)当她的头靠在我肩上时,我发觉,但用手把她的头推过去,让她靠在窗户上。不是我不怜香惜玉,是欧阳以前也一样靠在我的肩上过,一想起欧阳我的心就好痛。气车到站了,我看见旁边的女孩还在睡,站起来不管她自己下车。


看着一中的大门,我不知道我到底以什么身份进去。看看时间,和校长约好的时间还早,靠在校门口点起烟。


“他是谁?”


“不知道!不过好嚣张!居然敢在校门口吸烟!”


“帅啊!我怎么以前没发现我们学校有这样一个帅哥!”


“走了花痴!你也不看看你张的什么样!人家会看上你吗?”


“就是,快走了,一会迟到了又要挨老班批”


....................


“你是新来的吗?”


“滚开,别惹我!”


“你知不知道这是哪!”


“知道,一中”


“我是这的老大,我叫田虎。看你小子不错,我也不介意你刚才说的话,我收你了!”


这句话让我哭笑不得,妈的,你收我!你知不知道,我手下有8000个“小弟”以你这种货色,来多少我都不怕。


“你是一中的老大!好大的地方哦!滚,别烦我,不然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听到这话,天虎愣了一下,然后挥拳向我打来.............


后果大家都知道,田虎被我一下给打跪在地上。我看都没看他一眼,换个地方,依然吸自己的烟。


“有种你等着别跑!”


“等你!”


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种!老子在前线杀敌的时候,你还没出来混。对他比了个国际手势,看见他在一群小弟的挽扶下往左旁边的小道走去。


“他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但敢一进来就打田虎的人,背后一定有后台!”


“你看见田虎是怎么跪下的吗?”


“没看清”


“不会吧!你不是练过功夫的吗!”


“速度太快,我没看清,只知道是用手,但打中哪我就不知道了”


“我一定要把他追到,太酷了!”


.....................


我不知道我打一个垃圾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一定是他们脑筋绣逗,这本来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在我的师里,随遍走出来一个都可以打得他满地找牙。


“叮叮叮.............”


预备铃已经响起,看看表,还有十分钟校长才来。怎么度过这十分钟呢?想着想着,手不知不觉的又拿出烟,看看手里的烟,既然拿出来了,就点燃吸了吧。


“你不知道,学生是不能吸烟的吗!”


还没看清楚是谁在说话,烟就被抢来丢在地上,抬头正要动手,但看见是在车上睡觉的那个女孩,忍了。


“不吸烟多好,对了,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我坐车坐过头了”


“八点二十三”


“你是一中的吗?”


“是的,我刚转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拉起往右边的小巷里跑去。


“你是男生,你帮我一把,我先上去,然后我拉你”


看着眼前两米多高的围墙,我摇摇头,她还不是一般的...........但我还是“垫底”让她先上去。


“把手给我,我拉你”


看着坐在围墙上的女孩,我往后退几步。启动,纵身跳了上去。看着她吃惊的看着我,我没理她。要是刚才真的让她拉我的话,被那群没事做的家伙知道还不把大牙都笑掉!而且,我的军事技能可不是白练的,这个小小的围墙都想难住我!


跳下围墙,看着女孩还坐在上面看着我。叹了口气,真是个笨女生,不会跳就不要翻嘛,翻了又不会跳。做过去,向她做了个往下跳的动作,她摇摇头。


“跳下来,我接住你”


听到话后,女孩迟疑了一下,在看看我,然后摇摇头!


不会吧!我叫人往下跳,说我在下面接,居然有人摇头!我的可信度有这么底吗!


“既然你不下来,我走了”


“等等,我跳就是了,但你一定要接住我!”


点点头,女孩闭上眼睛跳了下来,我接住。但女孩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在一个陌生男孩的怀里,立刻脸红了起来。


“谢谢你”


“不用,以后不会跳的话,最好不要翻”


说完转身走人,在走了一段后我才后悔。我找不到校长室在哪!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好不容易才找到,直接推门进去。校长看见是我,也没有说话,站起来,带着我就往教学楼走去。


走到教学楼的六楼,校长左转,然后带我到第二个教室。抬头教室门顶上印着"高三丙班"我知道这以后就是我学习的地方。


“凌老师,这就是我告诉你的那个转校生”


“好的,我知道了校长”


“各位同学,我们班又多了个新同学,大家鼓掌欢迎他”


掌声响起,我没什么感动的。


“我们请新同学为我们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张昊,老师我的位置在哪?”


老师奇怪的看着我,向我这样的学生他还没遇见过。


“你坐第三组第四排.......”


“我个子高,回挡到后面的人,而且我习惯坐后面”


说完后,拿起书包走到最后面靠窗户的位置坐下。老师看着我坐下后没说什么,开始上课。


下课后,有几个人走到我面前


“你好,我叫汪正,是我们班的班长,以后...........”


“走开,别打扰我想问题”


“你............”


看见我发出冷光的眼睛,他停下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和他一起过来的几个,估计也是班干,看见汪正的“镜头”后,都乖乖的走了回去。看见烦人的苍蝇走了,从包里拿出烟刚要点,就看见烟盒不异而飞!


“又是你!你不知道吸烟会伤害身体?就算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周围的同学想想,他们吸二手烟比直接吸烟还严重!”


看着眼前这个让我烟盒不异而飞的人就是早上遇见的哪个笨女生,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周围的人都吸了口冷气,担心我会动手。


“我想起来了!他就是今天早上在学校门口打田虎的那人!”


这句话一出,全班静得掉一颗针在地上都可以听见。


既然有人“报点”那我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呢?站起来,把烟盒从女孩手上拿过来放进口袋里,然后坐下。


只看见周围的人都松了口气,呵呵,看来读书还真是有点意思!


“把你的烟给我!”


看着这个得理不绕人,占了便宜还迈乖的女孩,我有点气了。


“为什么给你?这是属于我的东西!”


“我不许你吸烟!”


听到这话,我笑着看着女孩,看到她脸都红了。


“哈哈哈”


“笑什么!不许笑,把你的烟给我!”


“不给呢?”


“我......我.....反正我不准你吸烟!”


她这句话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但班上反应过来的人都开始大笑。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红着脸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捂着自己的耳朵。笑够了,但我还是看见她的肩在抖动,我站起来走了过去,看见她在哭。


“停!妈的谁在笑,一会放学看我怎么收拾他!”


听到这话,所有人立刻停止笑。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递到她面前。


“拿去”


说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学校外面来了一群人,我知道一会放学有事要做,拿出手机打电话


“疯子,我是阿昊。一会带点人过来,我有点事,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对,在一中门口,我们下午四点下,你准时到就可以了。顺便问一下凯子,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好了就这点事,先这样了,下午见面详谈”


上午的课给我的感觉就是——这的老师教得好差!哪有我们少年军校的老师教的好!


正想问他们食堂在哪,就看见所有的人都拿出自带的便当开始工作。我知道,今天中午我没饭吃了!反正一顿不吃也不会死!休息休息,爬在桌上就开始准备睡觉。


“喂,你怎么不吃饭?”


睁开眼睛看到的又是那个女孩


“没带”


“你也太粗心了,怎么会忘记带呢?”


“没人做,所以没带”


说完转过头,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我叫燕妤婷,谢谢你帮我解围,我的便当给你吃吧.......”


这算什么!报答?同情?我一样也不需要。想到同情,我又想起了欧阳,抬头看着她,眼里的冰冷之意,随之而出。燕妤婷看见我的眼神后,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惶恐的看着我。看着她惊慌的眼神,我发现我还是不够冷静!


“不用了,我已经习惯了。”


说完,埋下头继续和周公打麻将。


燕妤婷则奇怪的看着我,不明白我到底是什么人,一会会关心人,一会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妤婷,别理他,看他那样,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主。来,过来我们这边,看看你给自己做了什么好吃的”


说话的是燕妤婷的好朋友——郭佳佳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课的,只知道醒来后没几分钟就下课了,看着班上的人一个个的收拾书本,准备回家。我也开始收拾(我拿书当枕头),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疯子,是我,到哪儿了?”


“已经在路上了,最多过两分钟就到”


“好的,我在校门口等你们。如果看见围了一大群人,我就在里面,你们直接把车开进去”


“好的”


“来了多少人?”


“10多个,全是一等一的好手,最近没事做,听到你要人后,都跑来了”


“好,我知道了,凯子哪边”


“哈哈,凯子他爸看了凯子发给他的计划后,立刻拨了500万过来给他,让他当活动经费!真笑死我了....我们买了点东西钱就没了,当然有你的一份,一会带过来你自己挑”


“挂了”


说完把手机放回包里,拧上书包就走出教室,在转角处和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


“是你!”


撞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燕妤婷。走上去,把她拉了起来。


“张昊,你快翻墙走,田虎找了外面的混混来找你麻烦”


“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到校门口就看见他和好多混混在一起,听别人说,你今天早上一来就打了他......”


“谢谢,但我还没有不战而逃的习惯”


说完走下楼去,而燕妤婷在愣了一下后紧追下楼。


“狂狼哥,就是他”


看着田虎说的狼哥,的确是个混混的料。长得和张飞有一拼,身材也魁梧,脸上的倒疤更让他具备了几分彪悍。


“就是你打我小弟的?”


“是的,我已经紧告过他,叫他不要惹我,可他不听,这怨不得任何人”


“好有种!听到我是狂狼,你是第一个敢和我对望的人,你这个兄弟我认了!今天就是我和你单条”


“狂狼,原名郑风,十三岁出道,大小经历一百于场。打架时向发狂一样疯,下手向狼一样狠,被道上人称为狂狼”


“哈哈,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些”


“田虎!你要是敢打人,我......我就去告诉校长”


看着背后的人,我哭笑不得,她是——燕妤婷!拍拍头,然后耸耸肩,表示与我无关。


“是妤婷,好的,既然你给他求情,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但这小子今天踢了我一脚,我看只要这小子当着狂狼哥给我下跪磕头认错,然后在请我们兄弟们去吃一顿,我就不在追究。对了,你明天有时间吗?我约你出去玩”


听着田虎的话,把燕妤婷拉到身后,全身杀意开始向四周曼延。


“嘲你妈的!要我下跪磕头认错!我从出生到现在还没跪过任何人”


“妤婷,你........”


“田虎,你他妈的给我闭嘴,这里现在还是我说了算!还论不到你说话!”


听见自己大哥发话,田虎闭上嘴,乖乖的站道一边。而狂狼则紧剃的盯着我,从我身上散发出的杀意是他从没感受到的过。这种浓浓的杀意,只有身经百战的人身上才能发出。现在他也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和我开战,他不知道我的底细,但我对他一清二楚。


这时,人群被强制分开,所有人看着开过来的车队。车全是别克,车牌从01900到02000。当车行驶到我前面的时候,停下了,车门全部打开,从车里走下十多个人。


“头,没事吧!”


“疯子,怎么现在才来?”


“头,你不知道,刚放学,学生多,我们就开慢点了,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


这一下,所有人都吃惊了,包括狂狼。当初以为我是个好欺的主,但从这十辆车就知道,他们今天踢到铁板了!


“头,在你后面的姑娘是谁?怎么不介绍一下?”


“她是我同学,叫燕妤婷”


“大嫂好”


来的人全部来个九十度鞠躬,吓了我一跳,而燕妤婷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看来大嫂还满害羞的,对不对兄弟们?”


“对!”


这群为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当我发现我还拉着燕妤婷的手的时候,我知道他们误会了,但现在不能解释,越解释越黑。


“好了疯子,二炮带几个兄弟清场,准备做正事”


听到这话,所有人开始行动,十分钟后,周围50米看不见任何人。(别以为我乱写,我在读职高的时候就参加过,在校门外打架,学校不管的,等打完后才报警)


“狂狼,我兄弟们也来了,你是按你刚才和我说的单条还是群欧?”


“妈的!你以为你是谁!想和我们狂狼哥单条!被以为你来了十几个人就了不起?兄弟们抄家伙”


全体亮出了他们藏在背后的刀,看到对方亮家伙,大郎忍不住了。


“妈的,有人威胁我们,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家伙!”


我们这边立刻从身上掏出枪,不用看我也知道是什么枪,QS他们不会带的,哪就只有97式战斗手枪了。还有几个跑的到越野车上,拿出四把97式冲锋枪。这一下,伦到我们嚣张了!


这时,手机响起,看看来电是凯子的。


“凯子什么事?”


..............


“没事,我会有什么事?什么!你带了多少人来?妈的!告诉你别带这么多人来,我还想读书,把人带回去”


.............


“头什么事?”


“你们几个里,到底是谁告诉凯子我这边出事的!这小子居然说要带了100人过来”


“不关我们的事!”


“先办正事,回去在找你们算帐!”


当狂狼清醒,看着枪对着自己,在听见我的谈话后,脸立刻变白!


“狂狼,是单条还是群欧?”


“你说呢?现在我们没什么便宜可占,命都捏在你的手里,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说完苦笑了一下


“给你选择的机会,刚才我的兄弟没来的时候,你没有想向我下手,而是选择单条。现在我也让你选择,我不愿欠别人的情!”


“好,我选择单条,如果我输了,放了那些跟我的兄弟”


“好的,我答应。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输了,我要你认我为大哥,怎么样?”


“好,我答应,但如果我赢了呢?”


“我手里的枪,和那十辆别克全是你的,怎么样?”


“好,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十分钟后,狂狼倒在地上,我走上去。


“还打不打?”


“不打了,我认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狂狼的大哥”


“好,你这个兄弟我认了。给,这是2000圆钱,你先去医院看看伤势,过几天在来找我”


说完,转身向01998车牌的别克走去,走了两步又走回来,老王他们都奇怪的看着我。


“燕妤婷,不如我送你回家,反正顺道”


“不........不用了,我........我坐公交回家,谢谢”


说完转身就跑,好象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一样,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我也上车了。


晚上,在郊区别墅,我和王成勇他们七人开了个会


“我说战犯,你收那个狂狼做什么?”


“是啊,你现在的身份可是要保密的!”


“9494”


...............


“说完没有?说完的话到我说了。在离开欧阳家后我才知道钱的确是个好东西,如果做白道生意,没有后台,你永远也别想安宁,所以我选择从黑道慢慢漂白。”


“是个好主义,但你想过后果没有?”


“想过,我现在不出面,我只是幕后指挥。当我的黑道差不多的时候,就是我发起进功的时候!我想大家都还没有忘记我们被冤枉的那段日子,如果那时候我们有势力,有谁还敢冤枉我们?”


“但阿昊,你应该知道的,我们国家允许黑道存在,但不允许壮大”


“我知道,所以在黑道有一定势力后,我马上转上白道。我要发展成为明知道我们是黑道公司,但又不敢对我们下手,还要为我们护航。这就是我的目标”


“但有可能吗?”


“有可能!”


到现在我准备公开我的底牌


“我是来自未来的军人.........”


“你是不是和欧阳分手气疯了!”


“不,我怀疑他是看玄幻小说中毒了!”


“一定是那次的手术让他产生了幻想后遗症!”


...............


“我当你们是兄弟我才告诉你们我真正的生份,既然你们怀疑,我证明给你们看”


说着伸出手腕,露出手上带的表。


“有什么好希奇的!还不是块表,我看不出有什么高科技!”


“那看好了”


说完,开始旋转表盖,当对旋转对完密码后,表盖弹开后,里面立刻呈现出立体的雷达图象。


他们看着这一切,都张大嘴,然后揉揉眼睛


“告诉我,这不是做梦吧!”


“不是做梦,是真的!”


“那告诉我们以后的世界是怎样的?你又是怎么来到地球的?你现在到底多大了?”


“我和你们一样大,我是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被吸进黑洞,在黑洞里,身体被破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意识会进入我现在的身体。至于以后的地球,我告诉你们.............”


花了两个小时,终于说完了,看着他们目瞪口呆的样子,我有点想笑。


“阿昊,既然可以开发高科技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混黑道?”


杨雷这一问可以说是问到他们的心里去了


“表面上每个企业都是"干干净净",但私底下却不是,他们都养得有一批黑道人物。黑道为什么能在我们国家一直存在?这很好解释——有光明的地方就一定有黑暗。换句话说,黑道是专门处理一些我们不能出面解决的问题而诞生的。其实我们要做的很简单,白天,我们是成功的商人和王牌部队的头,夜晚,我们是地下次序的主导者。这就是我以后的目标”


听了这话后,大家开始沉思。一个小时后,看他们还在想,我不得不开口。


“大家清醒一下,这个计划有谁不愿意参加的现在说,但今晚看到的,听到的不能说出去,不然以后兄弟都没得做”


“我参加。有时空超人,我相信不会有什么困难”


“同意”


“没意见”


“赞成”


“反对,是假的”


“算我一个”


“缺启动资金告诉我,我给我老爸要”


我知道他们想通了,于是开始商量下一步计划............


闹种声响起,伸手按停后,把它顺手丢向门边,它就宣布退休。


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开始洗沭,然后走下楼。昨天和他们谈到大半夜,然后又被他们拖出去喝酒,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但今天早上要上课,看看表,迟到是一定的,要是我有车就好了。


关上门,就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别克,看看车牌01998。正是我昨天坐的那辆,但我们没钥匙啊!走到车前,电话响起


“喂,谁啊!”


“时空超人!是我,老王。车钥匙在你客厅的桌上.......”


“好了,我知道了,我要赶去上课,有事下午说”


开门进家,拿起钥匙,然后开着车走了。


在路上,我又看见等公交的燕妤婷,把车停在旁边,放下车窗


“燕妤婷,走,我带你,你在等公交车就又要翻墙了”


燕妤婷犹豫了一下,打开车门上车。


“不好意思,昨天吓到你了”


“没事的”


听见没事,我拿起放在旁边的烟


“不准吸烟!”


说完,把我的烟又抢了过去。


“我说大姐,你让我吸一支吧。我一夜没休息好,你看,眼睛还在冲血”


燕妤婷看了后,考虑了一下


“好,但只是一支”


点燃烟后,慢慢的吸了起来,终于在她手里得烟吸了。


“你多大了?”


“19了”


“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


“14岁”


“什么!那样小就开始吸烟!你父母不管你吗?”


完了,答顺口了,自己把自己的底都泻了,这个问题还是不回答的好。


我开始沉默,燕妤婷看见我没有说话,好象想到了什么


“对不起,我不应该提起你不高兴的事”


呵呵,这笨女孩还真有意思,既然装了,就装象点。


“没什么,我习惯了”


看着她内疚的样子,我肚里笑翻天了,但还是忍住了。


“你今天带便当了吗?”


天啊!我怎么把这事忘了,都是他们,大半夜的拖我去喝什么酒嘛!害我今天中午又要挨饿!


看着我没回答,燕妤婷知道答案了。


“没关系,我今天做了很多,一会一起吃”


我没和别人分东西的习惯,要么全给我,要么不给。


“谢谢,你还是吃你的吧,反正我也习惯了”(这不是假话,在野外做战的时候,我们是饱一顿饿一顿的,不是没东西吃,是有时候简直没时间去吃饭。)


“这可不行,不按时吃饭,对胃不好!”


要是欧阳现在这样关心我就好了,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分手对我们两个人也许是好事,但欧阳永远是我心中的痛。


“哪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燕妤婷看见我发火,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火,但她还是做了明智的选择——赶紧闭上嘴。


等我的清醒一点,就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在战场上的冷静。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是我自己还是欧阳?


“对不起,我想起以前不开心的事,语气重了”


燕妤婷听了后对我笑了笑


“停车!”


看见学校门口有人站在车前,把头伸出窗外,想看看谁敢拦我的车。


当拦车的人看见是我后,立刻跑上来。


“大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的车,如果知道就是借十个胆给我,我也不敢拦”


看着眼前奇怪的一幕,我愣了下,但随即反应过来。


“没事的,我也是第一次开车来学校,所谓不知者无罪,你也别多想了”


听到这话后,他打开校门让我进去,点点头,然后丢了支烟给他。从旁边小门进学校的学生看着这奇怪的一幕,不知道车上的是什么人物,不然门卫不会开门让他开车进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