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抗联营地;

参谋长方长清已经接到军长杨靖宇的命令,自己担任支队长兼政委;他内心没有一点激动和兴奋,自己最喜欢的年轻指挥员今天已经十天了,没有任何消息。打据点和接应的战士们都回到了营地,就是子辉和特别行动的四个战士没有回来;

“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刺杀失败全部牺牲了吗?”方长清想到了抗联行动可能没有完成任务的最坏结果,本来这次他已经想到让陈子辉担任参谋长协助自己把抗联队伍进一步发展壮大,看来他们很难回来了;

“通讯员,你去通知二营长和张然马上到作战室;”

方长清话还没有说完,张然已经快步的向他跑了过来。“参谋长,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一个联队的鬼子孤军深入到了我们前面;二营长没有时间向你汇报,已经命令二营警戒去了;”

“哦,是那支鬼子的队伍;多少人?”

“参谋长,他们不到俩千人。据特别行动队一线的侦察员汇报,鬼子好象是无意的进入我们的营地附近;”

张然边说边打开地图,铺在地上说道:“鬼子已经闯进森林里了,现在离我们还有不到30里地,行动特别快;”

方长清仔细看着张然指点的地方,那是一条直接从小县城里出来的公路,连接以前的几个据点,是鬼子进森林后逼抗联营地的必经之路。这一带对于方长清太熟悉了,那里的公路两侧是一片方圆几十公里小平原;再前进到森林的时候,会有一片草木丛生地带;非常有利于隐蔽设伏,打击鬼子。

“张然,你带你的大队马上到这里埋伏,命令二营立即赴公路附近,利用地形节节阻击鬼子,保证整个抗联营地前哨站的安全,尽量的消灭这支孤军深入的鬼子,他们有胆子进来,我们就有能力歼灭他们。”

方长清给张然的命令里,语气和他性格那样斩钉截铁:“这次我们就狠狠的打鬼子一下,我亲自带领一营和三营在鬼子前进的正面杀敌,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坚持到我们部署完毕;拖住他们;”这一次,方长清深知张然第一道阵地的重要性;下达完后又命令通讯员去通知山炮中队,他要支队所有的炮兵都用上,协同各营协同作战。让鬼子以后不敢再这样嚣张进森林里四处晃荡,炫耀自己的武力;

这次方长清犯了一个小错误,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爱将陈子辉没能准时的回营地,或许还有其它原因;人没有不犯错误的时候,虽然现在的抗联战士个个猛如老虎,可他不知道这次面对是俗称“野狼”的日本关东军的加强联队;他原以自己的战士可以一挡十,但在交火后才知道困难可想而知。

二营长张文义首先派人汇报给方长清的的情报非常坚决:人在阵地在!一定坚持到支队战役部署完毕

二营阵地上,日军“野狼”联队的联队长亲自率部着森林里踩踏出来的小路向抗联阵地猛扑过来。在武器和兵力都占有绝对优势的日军一开始就没有把抗联战士放在眼里,在军官的督战下,凭借着数门山炮的的轰击,其进攻十分猛烈。

抗联战士尽管重武器不多,但张然带领的炮兵分队第一回协同作战,让全体战士在杀鬼子的时候信心顿时猛增不少,阻击日军的时候表现出了中国人抗战到底的特有顽强。刚刚修筑的野战工事被鬼子摧毁,战士们就从从泥土碎石树叶中爬出来重新战斗拼杀;子弹打光了,就与鬼子白刃格斗,前赴后继,反复争夺。短短的交锋里,日军“野狼”联队没有想到这森林里还有这样一支英勇的抗日军队,在二营阵地前伤亡近300人的代价仅占领了几个小山头。

下午时分,方长清部署完毕的同时发起了几轮反攻击,但在鬼子强大火力下均无进展;一营,三营在正面和鬼子一经接触,战斗就十分激烈。鬼子也不怕死,在指挥官的指挥下冲到了阵地前,双方的山炮打得到处烟雾满天,森林颤动,在一片撕杀声的攻击里很快扩展到看不清敌我双方战线。

方长清在望远镜里看见了二营在最前面的战斗最激烈,鬼子一个大队的兵力冲上来以后,被张文义率战士用大刀活生生的砍来退了下去;

从没有吃过亏的鬼子联队也发疯了,在伤亡数百后他们投入了更多攻击的士兵;这场战役是对抗联少有的歼灭战,双方都在低估对方实力下的战斗更为激烈,炮火纷飞,血肉横飞。数十倍的鬼子蜂拥般地向二营阵地涌,在机枪不停的怒吼下一批鬼子倒下了,又一批鬼子接在后面;张文义已经杀红了眼,狠的一下把大搓刀拔了出,大声喊道:“为我们死难的战友报仇!”冲出阵地,挥舞大搓刀冲进鬼子人群展开白刃搏战,横档右砍,左右拉杀,最前面的鬼子在一片大刀的寒光里倒在血泊里,脑袋躯干被活生生的砍开,鬼子又一次品尝了他们使用冷兵器祖宗的厉害;

天黑的时分,鬼子联队的攻击没有取得半点成绩,反到被打得尸横遍野;可抗联的伤亡也不少,那些被子弹擦伤的战士经过简单的包扎,坚决不离开战场,有的在拼杀中被刺刀刺穿身体后还狠狠的砍死一俩个鬼子。同仇气概,杀鬼子,杀鬼子,还是杀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