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13 【血性】

longshenjihua 收藏 10 1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轻机枪射击的“哒哒”声和不断响起的爆炸声,把郑尚武从昏迷中惊醒过来。他想睁开眼睛,可眼皮被什么东西粘住了,记忆中那血红色的世界被紧闭眼睛的暗红世界所取代。 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几下,难道自己瞎了?可眼睛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啊?抬起左手想摸摸眼皮,脸部皮肤接触到的是纱布,急切间也不知道是哪根手指传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轻机枪射击的“哒哒”声和不断响起的爆炸声,把郑尚武从昏迷中惊醒过来。他想睁开眼睛,可眼皮被什么东西粘住了,记忆中那血红色的世界被紧闭眼睛的暗红世界所取代。

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几下,难道自己瞎了?可眼睛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啊?抬起左手想摸摸眼皮,脸部皮肤接触到的是纱布,急切间也不知道是哪根手指传来一阵剧痛。换了右手,这才摸出自己额头上也缠着纱布,眼皮上凝固的血块阻止了睁开眼睛这个简单的动作。

没有水去湿润眼皮处凝固的血块,他慢慢地用手将血块抠掉,这才顺利地睁开眼睛。原来,他身处连部所在的小山洞中。

阵地,我的阵地!难道,我的阵地丢了!

一种耻辱感和愧疚感立即涌上心头,化成巨大的力量支撑着郑尚武一下子跳了起来。也就是在不过十来米远的洞口附近,一挺轻机枪正打得欢实。

连部所在的位置,是整个763A高地的核心部位,这里的轻机枪如此激烈的射击,表示着高地的大部分阵地已经落入敌手!一阵连续的寒战过后,郑尚武的神智完全清醒了,他想起那阵猛烈的炮击,想起越军跟随弹幕的不计代价的进攻,也想起自己昏迷前瞬间看到的血红世界。

轻机枪射手是副连长王安国,副射手则是曾庆。来不及说什么话了,郑尚武猫腰扑到阵地前一看,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一个缩小了的环形防御工事的中心,也是整个阵地地势最高的地方。四面都有尖刀连的阵地,紧紧拱卫着连部,而连部的机枪,也利用射界上的优势不断地支援着周围的阵地。

武器,阵地上随处可见。

随着曾庆一声惊喜的怪叫,郑尚武打响了手中的半自动步枪,也许这枪,才符合一个特等射手的身份。

“小郑!瞄准了慢慢打,注意变换射击位置!目标,敌火力点!”

王安国吼叫着命令郑尚武的同时,身体左右摆动,手里的机枪依然不间断地“哒哒”,“哒哒哒”的打着点射。这就是老射手和新射手的区别,老兵和新兵的区别。机枪以连发的方式连续射击,效果并不好,真正能够发挥机枪作用的,就是这样的长短相间的点射。机枪一扫打一片的场景,只可能出现在电影镜头里。

郑尚武没有回答,人却已经抱着枪翻滚出战壕,利索地运动到下面的环形阵地中,在更前面的地方,可以更有效地观察敌军火力点的情况。

他刚跃进交通壕,就听身后传来一声爆炸。回头一看,连部山洞口的机枪发射阵地一片狼籍,王安国手中的机枪停止了怒吼,曾庆的身影也消失在弥漫的硝烟中。

敌人用40火箭筒攻击了机枪阵地!副连长和好兄弟生死未卜!郑尚武的心脏一阵绞痛,正要返回去救援副连长和曾庆,却听机枪又响了起来!

“没事!死不了!”王安国的声音传来,在枪炮声中非常的清晰,不是什么豪言壮语,却让郑尚武的身上充满了血性的力量。

两天来,郑尚武一直被尖刀连的战友们视为英雄,可是他心里真正的英雄是那位没有看清楚是谁的机枪射手,是副连长王安国!至于自己,不过是运气好投机取巧建立了战功而已。

越军的机枪火力点落进郑尚武眼里,他在阵地上连续换了好几个位置,才选定最佳的射击点。屏息着伸出步枪,照门和准星牢牢锁定130米处的敌军机枪手。射击需要心平气和,心不颤手不抖,动作标准击发果断,这些,跟血火连天的战场气氛似乎格格不入。但这就是战争,就是战斗!勇敢和冷静,技术和心理素质,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啪”的一声,郑尚武没有去看射击效果就立即转换阵地,果然,他的击发位置很快就被嗖嗖乱窜的子弹覆盖。

右边不远处有战士欢叫道:“好,狗日的,哑了!”

不过,敌人很快换上了副射手,机枪又开始向我军阵地发射子弹。郑尚武又在另外一边战壕里找到良好的发射位置,再次让敌人的机枪哑火。

这就是较量!双方军事技术和意志力的较量。郑尚武手中的是步枪不是大炮,他无法击毁敌人的兵器,只能杀伤敌人,给敌机枪周围的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让敌机枪成为敌人的心理禁区,如此而已。反复的冷枪狙击后,敌人果然放弃了那个射界良好的机枪发射点,将机枪转移了别的地方。

我军阵地上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压制敌机枪的王安国也运动到前沿来,调整防御阵线,配置火力。

战斗持续到夜幕降临时,枪声渐渐稀疏下去。越军需要调整兵力火力,以便在真正的黑夜中有效冲击我核心环形阵地,一举拿下763A高地。

趁着这个空隙,尖刀连也在王安国的指挥下放弃了几个不太重要的阵位,将兵力兵器向中心阵地稍微聚拢。这样一来,王安国手中就掌握了一支包括郑尚武在内的六人机动小组。防御战,就是打预备队,就是打韧性!没有预备机动兵力的防御战必败无疑。

也是趁着这个空隙,郑尚武搞清楚自己昏迷后的状况。

越军,动用了316A师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和大约一个营的地方部队,在同样是营级规模的炮兵群掩护下,发动对763A的攻击作战。在清晨的炮击和战斗中,指导员严崇德身负重伤,南坡一线阵地丢失,随即影响到东面的我军阵地,连长陈钢不得不放弃一线阵地转入纵深二线。敌军的攻击持续不断,一浪高过一浪,晌午时分,连长在率部反击的时候胸部中弹牺牲。而郑尚武醒来时,敌人的攻击已经持续了一个白天,正在逐渐减弱为围绕我中心阵地的对峙状态。

尖刀连,如今只有39个战斗力,还包括轻伤员!不,应该说除了沈永芳以外,从副连长王安国以下,没有一个人不带伤!

连排指挥员,只剩下王安国和代理排长郑尚武,以及临时四排的代理副排长沈永芳。此时,三人围在电台边,王安国充做通讯员跟营指报告763A上的情况。郑尚武和沈永芳则边啃着压缩饼干,边支棱着耳朵听着。

……

“是!人在阵地在!”王安国说完放下耳机,顺手关上电台。电池是有限的,如今763A与上级的联系,就依靠着干电池提供的可怜电力了。

“营指,要求我们坚守到天亮时分,还有十个小时,唉!”王安国并没有掩饰自己有些沮丧的情绪,在这个死地,掩藏情绪并不能提聚士气,掩藏困难也不能解决问题。

现在,作为763A高地上的指挥员,王安国需要的是三十九个活人拧成一股劲,需要将目前尖刀连面临的处境如实地告诉战士们,将上级的命令如实地通报战士们。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得到战士的理解和拥护,取得战斗的最后胜利。

郑尚武和沈永芳停止咀嚼口里的干粮,互相看看后,交换了一个惊讶而震撼的眼色。

越军和我军一样,都擅长夜战,特别是夜间小规模的渗透偷袭作战。这就意味着敌我共存的763A高地上,夜晚比白天更危险!一个白天,将尖刀连从接近两百人打到不足四十人,战斗的残酷已经不能用言语去形容,那么晚上呢?

“呸!呸!”郑尚武干燥的咽喉难以咽下更干的干粮,于是他将嘴里的干粮吐了出来,连声道:“拼了!反击!”

前面两个字是废话,一个白天尖刀连都在跟敌人拚命,自身付出巨大代价的同时也造成敌人数倍的伤亡。只有后面两个字让王安国眼睛眯缝起来,让沈永芳黑亮的眼珠子不住转动着。

“趁夜,夺回二线阵地打乱敌人的进攻部署,这样可以争取不少的时间。还是一个主动权的问题,谁攻谁主动!被小鬼子牵着鼻子走,咱不干!”郑尚武虎赳赳地说着。

这番话落在别人耳朵里绝对是疯话!傻话!

三十九个人要攻击数十倍于己的敌人!?还是在艰苦的一个白天鏖战之后!?还是在视线不清的夜晚!?

可小山洞里的三个人都是疯子!都是被战友的牺牲,被上级的命令,被身后祖国的希望炙烤得昏头涨脑的疯子!在他们的血管里,燃烧着的只有军人的血性!身处绝境不悲观,面对强敌不退缩,这不是什么虚幻的政治迷魂汤的作用,而是真正的男子汉的血性。

军人在战争中,必然面临胜败,可没有一个军人甘愿面对失败!何况,这是一个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一个具有光辉战绩的英雄连队。从红军时期的鄂豫皖游击队发端,到抗战时期的120师386旅,参加过神头岭、响堂铺战斗,再到解放战争中的中原野战军二纵队……

王安国拿起铅笔在地图北面画了一个草图,正是当前尖刀连的防御态势图。

“反击就反击!攻击南坡方向的敌人,争取恢复二线阵地!这样,中心阵地只留三挺机枪值班,其他力量全部参加反击战斗。越快越好,我不攻敌会攻,谁先攻谁主动!沈永芳!”

“到!”

“你带西面六号、七号阵地的非值班人员,组成一个攻击班,从右翼牵制出击。郑尚武,你带中心一号、五号阵地战斗员,担任主攻。我掌握预备队、重机枪和迫击炮火力支援你们。”

“是!”

“注意,不要一次把兵力全铺开,兵力越有限越要珍惜,分成两个梯队,减小攻击队形的密度。队形密度不等于火力密度,明白吗?!”王安国看着两个不怕死,甚至连困难都不知道为何物的部下,不禁眼眶发热,强忍住又嘱咐了两句。

“明白!”

看着两个身影快速消失在黑暗中,王安国再也忍不住流出激动的泪水。这,是一场绝地反击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