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正文 第三十章 休假(完)

沧海孤云 收藏 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size][/URL]   在葬礼结束后,战友们返回了WH市,我则和欧阳一起回B市。   “byebye,明天见”   说完欧阳关上电话,哼着《我不是黄容》的调子开门进家。   一进客厅就发觉不对,怎么所有的人都苦着个脸?   “爸.妈,我回来了。女儿想死你们了”   说完丢下行礼,扑到母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


在葬礼结束后,战友们返回了WH市,我则和欧阳一起回B市。


“byebye,明天见”


说完欧阳关上电话,哼着《我不是黄容》的调子开门进家。


一进客厅就发觉不对,怎么所有的人都苦着个脸?


“爸.妈,我回来了。女儿想死你们了”


说完丢下行礼,扑到母亲的怀里开始撒娇。


“爸.妈,你们怎么了?怎么大家都苦着个脸?难道我回来你们不开心吗?”


“不是的,没什么大事,一些小问题。对了,女儿,这次出去玩得怎样?”


听到母亲的问话,欧阳又想起了我,她红着脸低下头。


“哟~~~~~~~!怎么了?我们的刁蛮公主居然脸红了!告诉妈,是不是遇见喜欢的人了”


欧阳听了后点了点头


“是那家的?什么职业的?”


“我不知道他父母的名字,他是当兵的”


说完,抬头看了看母亲,只见前面还充满笑容的脸,现在已经不在存在,又恢复刚回来时看见的样子。


“妈,到底怎么了!你们怎么苦着脸!到底有什么事?你们到是说啊!”


“老婆,还是告诉心儿,这事也瞒不了多久”


“心儿,你听我说,你父亲的公司亏了2.5亿,现在面临倒闭”


“怎么会这样!我走的时候,爸不是说还要开始投资IT行业吗?怎么过了两个月就亏了2.5亿!”


“孩子,你父亲公司的商业质料泄露,被别的公司提前申请专利并提前投放市场。当你父亲发现时已经太晚,商品堆积销售不出去。”


“那准备怎么做?”


欧阳听后,冷静下来,开始和母亲商量。


“听见你有男朋友后,我希望是那个大型企业或高官子弟。那样的话,由他们担保可以向银行申请贷款”


“那爸没有申请吗?”


“不,你爸去申请了,但银行不贷”


“对了!他爷爷是司令,可以让他告诉他爷爷,让他爷爷想想办法!”


“不可能的!就算他爷爷是司令,但哪是在部队。部队和地方是两回事”


“那还有什么办法?”


“女儿,你还记得去年来我们家的冯少爷吗?”


“妈,你说的是冯福?”


“是的,如果你.......”


“妈,那是不可那的!我不会喜欢冯福,更不会驾给他”


“你听妈说,不是要你驾给他。你先和他定婚,让他们家出面帮你爸爸度过眼前的难关,等你爸爸度过把钱还给他们。那时候,你想解除婚约或接婚都可以!”


“不可能!我喜欢的人,我和他已经分开三年了,我不会在和他分开的了!如果你们一定要逼我,那我就离家出走!”


说完跑上楼,而欧阳的母亲则叹了口气,低下头,开始打电话............


“心儿,你怎么了?怎么不高兴?”


奇怪,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一出来就变了?


“没.....没什么”


“真的?”


“真的阿昊,真的没什么”


“那我们到对面的休闲屋里休息一下,逛了两个小时你也应该累了”


说完,也不管欧阳原不原意,拉起她就往休闲屋里走。


“请问两位要喝点什么?”


“给我瓶啤酒,欧阳,你要什么?”


“我......随便,你给我点”


“那给这位小姐一杯柠檬汁”


“好的,请你稍等”


看到服务员走远后,我握着欧阳的手,刚要开口说话,裤包里的手机响起。


拿出来一看,是营地的电话,火冒!


“喂!不给我个好的理由,回去就不要怪我不讲兄弟情谊!”(妈的,每次只要和欧阳在一起,就会有事)


“别发火,我是陈磊。告诉你战犯,武器采购好了,是最新装备。我还多购买了2000支激光枪,钱还有将近35个亿,你看这35个亿怎么用”


“什么!160亿,你给我用来只剩35个亿!你叫我后面的弹药费去哪找!”


“弹药我全部补充好的了,这个你放心!”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们新组建的师,应该组织一场新老对抗赛”


“真枪实弹?”


“废话!要不你给我做弹药!记住了,不要给我在乱花了!省着点,那可是我们最后家底”


“好的,我知道了,后面的事我会安排好!”


“没事就挂了”


挂了后,把手机丢在桌上。


而欧阳则向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我,我觉得怪怪的。


“怎么了?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阿昊,我想请你帮个忙”


“说,帮什么忙!只要是我能做的,我一定帮”


喝了口服务员送来的啤酒,静静的看着欧阳。


“只要你一开口就能办到”


“那你说啊,是不是哪三个字?还是想通了要带我去见你父母?”


“不是,你能不能从你们剩余的30个亿里调出2.5亿来给我,我有急用”


“不可那!不论是谁,那35亿都不能调动”


“为什么?2.5亿在那里面占的比例不多”


“到底是什么事?你为什么要我调2.5个亿出来借给你?”


“我.....我家出事了..............”


听完欧阳讲的事后,我闭上眼睛。调还是不调?调的话,我和欧阳可能将会永远的在一起;不调,将没有可能在一起。但那35个亿是要用来训练新兵,让他们能更好的在战场上保住性命的钱!但我不是有三年的长假吗?军委不是说部队要一年后才行成战斗力吗?他父亲应该可以在一年内把这2.5亿还给我,就算我调,部队的战友知道情况后都不会说什么.........


“阿昊,可以调动吗?”


看着我睁开眼睛,欧阳着急的问到。


“对不起,我不能调。不是我调不动,而是我不能调,希望你理解我”


“为什么?我又不是说不还!最多只要一年的时间就可以了!”


“对不起,那35亿是用来训练新来战士的钱,我不能调”


“难道帮我都不可以吗?”


“对不起”


“我知道,那只是你的借口,给我个合理解释!”


“你想听真话?”


“是的!”


“那好,我告诉你。军部拨给我们160亿,用来组建第一个数字化师。其中125亿已经用来采购装备,还剩35个亿,那是用来实战训练用的”


“我不是不还..........”


“听我把话说完,那160亿是祖国各界捐给我们的,那是祖国人民对我们的希望!我不能辜负他们,而且人员已经选定,已经开始训练,在过半年就要开始实弹对抗演习!这次实弹对抗演习对我们师特别重要,让那些没上过战场的新手们体验一下真正战场的气氛,以便在日后真到了战场上能够安全回来。而且那35亿也不是我的...........”


欧阳听得冒火


“一句话,借还是不借?”


“不借!我已经说了那不是我个人的财产!”


“哪好,我们分手”


“欧阳,你别那样冲动,我不能调钱,但还有别的办法?”


“有什么办法?”


“我怎么知道?大家想想,总该有办法”


“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们分手,我去当别人的未婚妻!”


“你..........你开玩笑的吧?”


“你说呢?”


“一定是的,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心儿,会出人命的!”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我回家了”


说完站起来就走,我刚起身要追,电话又响,不接!


刚追出门,就看见欧阳上了辆出租车.................


过了两天,欧阳还是不接我的电话,我又不好意思去她家找她,就这样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过去。我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苦恼的时候,老爸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有钱人就不一样啊,女儿定婚都这样隆重!”


“爸,小点声,我在想问题。对了,你说哪家定婚?”


“就是我们市的欧阳集团和LB市的冯式财团订婚”


听到这一消息,有如晴天霹雳,打得我愣在当场。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你和我开玩笑的”


“儿子,你怎么了?”


从老爸手上夺过报纸,看见上面赫然印着“欧阳集团和LB市的冯式财团将继承人举行订婚”看着欧阳挽着别人,我心里如刀在割一样,麻木的拿起报纸走回自己的房间。


“快反吗?帮我叫王成勇听电话,我是张昊。就算他在天上,也给我接通”


“呵呵,怎么了战犯?有什么急事一定要我听?我还在飞蓝鲨!”


“不管你开什么,以最快的速度过来接我,我在B市等你”


说完挂上电话,拿出军装穿好。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去在见欧阳,她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我还要去“打扰”她吗?对着镜子就这样呆呆的看着.............


“如果哪天,我对你说;请不要走,留下陪我;你会不会,还是,放开手不回头。如果今天,我开口说;请原谅我,过去的错;你会不会,能够,接受我对你真情恳求。我爱你可是我说不出口,因为不该搅乱你的梦,你已经有了你幸福归宿,凭什么我还在这里奢求;那一个男人不渴望拥有,一份全心全意的温柔,看着你,想着你,心如刀割,我还能做什么?”


一首熟悉的歌从外面传进来,仿佛是在告诉我什么,但我不知道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两个半小时了,想清楚没有儿子?如果没想清楚,那爸爸告诉你。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但一切都靠自己去争取,你在这就算站到天亮也不能改变什么?”


转过头,看见老爸正靠在门上。我点点头,就往外走去。


“要回来吗?”


“不了爸,告诉妈部队有事,我要回去了,等下次有时间我在来看你们”


坐车来到欧阳家的别墅门口,下车,抬头看着里面的一切,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欧阳!”


所有人全部转过头看着这个出现在花园里的人,而欧阳的笑容在看见黑色军服后冻结了。


走向欧阳,拉起她的手(哇!太爽了,我喜欢“抢亲!”)但又被欧阳甩开。


“张师长,请自重”


“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不,这都是真的”


“为什么?就为了2.5亿吗?钱真的对你那么重要吗?”


“是的”


“我.............”


妈的!电话怎么在这时候响起。


“喂.........”


“我已经到了,在B市上空,你在哪?”


“我马上开起定位器,你看雷达显示的位置来找我,好了我挂了”


欧阳没有说话,我则看着她,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我只是一名军人,我拿不出那么多的钱。钱.钱.钱,一切都只是为了钱,难道就没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吗!


“你知不知道,你对我真的很重要”


“如果我对你重要的话,你就不会看着我成为别人的未婚妻,而不是你张昊的!”


“我..........”


“心儿,还在这做什么?还不快过去和你未婚夫接待客人”


看着一位中年妇女走向我们


“他是谁?”


“妈,他是我一位朋友”


欧阳妈妈奇怪的看着我,好向在那见过我,但就是想不起来。


“伯母好”


“你好,我好象在哪见过你?”


“不会的伯母,你一定认错了,我刚放探亲假回来”


“看来一定是我认错了”


“欧阳,你快点过去陪陪你未婚夫”


“知道了妈,我聊一会就过去”


看着欧阳妈妈走远,我开口问欧阳


“我们只是朋友吗?”


“是的”


“哈哈哈”


“你笑什么?”


“朋友!原来我们只是朋友!”


“这有什么好笑的?”


“好,我问你,在QX县那场火灾和在我爷爷家的时候,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在一起?”


“我.......我.......我是以好朋友的身份”


“那我问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时,你为什么对我说哪些话?”


“我是怕你伤心.............”


“哪好,我现在告诉你。我张昊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和同情!同时,我也没有任何朋友可言,我有的只是亲人.战友和敌人。从现在起,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当我们在见面的时候唯一的关系只是——敌人!”


“阿昊,你听我说...........”


空中的轰鸣声打断了欧阳的话语,她只看见我往不远处的草坪上指了指。


“对不起欧阳小姐,借你家的草坪用一下。至于草坪损坏的费用我出,我带的也不多,就五千。我想应该够了,如果不够,你知道我的电话,等我到营地后你打给我,我把剩余的存到你指定的帐户上”


说完从口袋里拿出钱夹,把里面的五千圆钱塞进欧阳的手里,往直升机停靠处走去。


在直升机周围已经围上了一群人,他们奇怪的看着,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架直升飞停在哪,而且在两边还有挂攻击武器。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当看清老王开什么来接我的时候,我差点吓爬下,妈啊!他开来——WZ10!。


老王看见我来后,打开仓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刚想和我开玩笑,但看到我铁青的脸,就明白出大事了。


围观的人看见从直升机里出来一位军官,都以为是飞机没油,但当老王跑到人群边上,向我敬礼,所有人跌碎眼镜。


“报告师长,多兵种联合快速反应第一师,空军312团团长王成勇前来报道,请指示”


“走,回营地”


“是”


说完向我递来飞行头盔,接过后走向直升机,我没有注意身后的人群已经被分开。


“张昊!”


我知道是谁在叫我,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


衣服被人拉住,看见拉我衣服的是欧阳,我没说话。看见欧阳眼睛转动的泪花,我好想把她抱在怀里,但我没有。她将成为别人的新娘,我应该祝福她。


“师长,怎么回事?”


瞪了老王一眼,眼睛继续看着前方的直升机。而围观的人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不明白今天的主角之一和这位军官到底是什么关系,当然有人去告诉另一位主角这发生的事。


我没动,欧阳还是拉着我的衣服,老王则看着奇怪的一幕。


“心儿,放开他!”


往声音的发原地看去,看见一个怒气冲冲的人站在人群最前面。


听到这话后,欧阳立刻放手,我则摇摇头,看来我还是比不过钱。如果她不放手,那我会带她一起走,并近我最大努力去凑钱。2.5虽多,但我想我还凑得到,我缺的是时间,但她放手了。


“王上校,愣在那做什么!走”


“站住!”


靠,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头也不回依旧往前走。


“小心”


回身一个侧踢(大家别怪,在部队待的时间长了,这是本能反应)就感觉踢到什么软棉棉的东西飞出去,回头一看——不好意思,踢到今天的主角了。


冯福趴在地上呕吐出今天所吃过的东西,而我则看着他一动不动。


“妈的!有种你等着!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那个部队的..........”


“不用了,我告诉你,我是多兵种联合快速反应第一师师长张昊,有本事来找我。黑的白的随便你挑,如果是黑的哪最好,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死亡的!今天要不是看在欧阳的面子上,你就不是趴在地上吐这样简单了!你好自为知。忘了告诉你,你夺走的,我一定会向你讨回来,我会让你知道惹上我张昊的后果是什么!我对敌人不会仁慈!”


说完头也不回的向飞机走去,而老王听到我说的话后知道我已经开始暴走!因为我从来不会这样不分场合的说话,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我开始暴走。而欧阳在听到这些话后,泪水开始流下,她刚要上去拉我,就被老王挡住。


“疯子哥”


“师长已经暴走,我不知道你在上去会有什么后果,但我还是想问一句,和你有关吗?”


欧阳点点头,看见答案后,老王吸了口冷气


“告诉还在吐的哪位,以后不要让我们遇见他,不然后果自负”


“疯子哥”


“还有,你已经也别在叫我疯子哥,疯子是我战友叫的。”


欧阳听后愣在当场,但她很快又恢复,跑上去拉住我


“阿昊,你听我说...........”


“对不起,我想你不应该叫我阿昊,我和你并"熟"!你可以叫我张昊或张师长”


“不要,我就要叫你阿昊”


“随你,反正嘴长在你身上,你愿意怎么叫都行”


“你既然这样绝情,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为什么你要打乱我刚整理好的思绪!为什么!”


我没有说话,开始唱起一首歌


“如果哪天,我对你说;请不要走,留下陪我;你会不会,还是,放开手不回头。如果今天,我开口说;请原谅我,过去的错;你会不会,能够,接受我对你真情恳求。我爱你可是我说不出口,因为不该搅乱你的梦,你已经有了你幸福归宿,凭什么我还在这里奢求;那一个男人不渴望拥有,一份全心全意的温柔,看着你,想着你,心如刀割,我还能做什么”


“你能告诉我,我还能做什么吗?呵呵”


说完甩开她的手,走进直升机里。


直升机慢慢的离开地面,越飞越高,然后往远方飞去,消失地平线上。


“女儿,你刚才哪位朋友呢?还有,我听说你拉住一位军官?在这种场合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够了!我不想在听!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按你们的话做了。但我同时也失去了原本属于我的一份感情,我已经在他离开的时候失去他了!你明不明白!我什么也没有了,从此看不见他的笑,也听不见他的声音,更看不到他的背影,你知不知道他对我好重要!”


说完蹲在地上哭起来


“别哭,你还有妈妈和爸爸,还有一群疼你的人”


“不,我们都错了”


母女俩愣愣的看着说话的人


“爸.........”


“什么也别说了,一开始我们就错了,我们不应该让强求女儿为了我们去和她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老公,你为什么这样说?”


“当我听你说到有穿黑衣服的军人来的时候,我就想到一个人。后来我打电话问过一些朋友才知道,女儿口中说的司令员是谁。他带过兵,现在复员的已经是G省各部门的主管,而刚才那位少年就是他最疼爱也最为感到骄傲的孙子——多兵种联合快速反应第一师大校师长张昊。”


“是这样啊,哪也没什么,我们家又没有人在部队,我们怕什么?”(果然,有句老话没说错"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不针对任何女性同胞,我是说书里的欧阳妈妈)


“是的,我们不怕什么。但你知道吗?他在走的时候说过要取回属于他的一切,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在表面上,他是一个狂妄不可一世的军官,但实际呢?谁也不知道..........”


欧阳没有在听下去,她只知道她永远的失去他了。而他将对他“确认”的“敌人”展开攻势,没有人知道他会怎么做。她也不可能在回到他的身边...........


“老王,要飞多久才到营地?”


“两个小时”


“那你怎么飞了两个半?”


“你是座着说话不嫌腰疼!我还要从天上下来,然后看开什么来接你,还有在来的路上我要加油!”


“这就是你选了半天开来接我的!靠!你是不是没死过!开WZ—10来,你是不是想让我在上一次军事法庭!”


“没你说的这样严重,你受处罚,你爷爷一定会保你的,最多党内处分”


..............


一路无语,看着外面的云,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做错了。


“好了,我们到了,下机吧”


“老王,你知道周老大的手机是号码是多少吗?”


“知道,他在你叫我接你前打过电话来给我,你问这做什么?”


“有点事要他帮忙”


“刚才在欧阳家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我说过的话有假的吗?”


“你想怎么做?”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快告诉我电话”


“131********”


一边听老王说一边拨号码


“哪位?”


“周老大,是我,战犯。你"休假"休的怎样?”


“靠!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还有,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让我一个人在CS下车.......”


“还不是位了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和那位小姐亲近一下”


“先不说这个,有什么事?我知道,你没事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给我的,说吧”


把所发生的事告诉了周老大


“你想怎么做?”


“你帮我入侵LB市的冯式财团,下载一下他们的下个季度的企划质料”


“我想他们不会把这样重要的东西放在电脑里的”


“没有不可能的事,只是难已突破密码而已,我相信你应该可以做到。然后你在闯一下M国的五角大楼.....”


“你是不是想要我的命!闯一下M国的五角大楼!我怕我还没攻进去就被发现了!”


“听我说完,在入侵LB市的冯式财团的主机后,用他们的IP地址,然后...........”


“卑鄙!”


“接着...........”


“下流!”


“最后............”


“无耻!天啊!为什么我会认识你这种"落井下石,然后还要把井填平,在跳上去踩两脚,最后还要搬石头放在上面!"你是不是嫌人家还不够惨!”


“是的,我是嫌他们还不够惨,你知道吗?有两种事是可以让人拼命的!那就是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帮不帮?”


“帮,有这么好玩的计划我一定参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好久没有阴人了!这次有这样一个冤大头让我玩,你说我可不可能不做!但你有信心说动杨凯帮忙吗?他可是一个重要环节!”


“放心,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把实际情况告诉杨凯啊,我相信他老爸多少是一个企业的老板。只要你拿到下个季度的企划质料和一些开发质料我就可以100%的让杨凯说服他老爸”


“那好,我现在就开始,叫我的手下把指挥车里的系统打开”


“你要做什么?”


“入侵啊!”


“你是猪啊!这样谁都知道是我们做的!”


“那你说怎么办?”


“多换几个IP地址就可以了,虽然有点麻烦,但安全”


“好的,我明天中午在他们吃午餐的时候动工”


“一切顺利!”


“没问题,你就等好消息吧”


回头看了看老王,只见他在擦汗。


“怎么了?流这么多汗!”


“没什么,天气问题”


“听到的消息,除了参加行动的可以知道外,不要告诉其他人”


“我知道”


“我回去休息去了,晚上去拜访一下WH一中的校长,看看能不能让我去插班读个高三。好怀恋以前在军校的日子........”


听到我的话,老王彻底崩溃了,发誓以后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惹火我。不然被我卖了,都还会为我数钱!


晚上,我到了WH一中的校长家,和他“商谈”了一个小时后,他答应我,叫我星期一到校长室找他。


第二天,我就拉起几个兄弟和我去买衣服去。不可能让我在学校也穿军服吧!那会吓坏同学和老师的!我是祖国八十年代的小太阳!(呕)我是乖乖仔(狂吐!)


等一切都买好后,我看见身后的战友已经全被淹没在物品里,只好放弃在买点东西的打算。让他们把东西放上车,我们又赶到受楼部去,我在郊区买了懂房子。当然我没哪么多钱,但我爷爷有!他几十年的存款在我回到营地后,打电话个他,然后“伤心大哭”就这样进了我的口袋。在LB市的冯式财团破产后我才知道,爷爷帮了我不少。费话,我带来见他老人家的第一个女朋友就被别人"拐"跑了,他听后能不火吗!然后给他的那些老战友打电话,让他们帮忙,对冯式财团进行“严管”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闹这样大,当然这是后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