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结号的真实故事背景

wj8752 收藏 3 2642

半个世纪前的一个黄昏,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团队,与国民党“暂三军”一部,在古长城脚下,不期而遇。敌强我弱,二排排长常孟兰奉命率领七名战士狙击敌人,掩护团队撤退。连长与常孟兰分手时相约——待到连长在山那边吹响一声长号,那号声便是他们撤出战斗的命令。

八个人顶住一个大部队,你可以想象,那是一场怎样的激战。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夜色覆盖大地,任务肯定已经完成,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听到那一声长号。

常孟兰坚定地认为,没有听到连长的号声,就只能坚持。因此出现了惨烈的结局——当成群的敌兵扑上阵地,双方胶着在一起,常孟兰和他的几个战友各自为战,谁也不能再顾得上谁,最后他提着一挺轻机枪,单枪匹马杀出一条血路,突围而出。他从此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率领的七个兵,有两个,他亲眼看着牺牲掉了,其余,下落不明。

那声军号一直没有吹响。找不到部队,找不到战友,二十几岁的常孟兰只身回到家乡。此后半个世纪的岁月里,不管生活多么艰难,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部队和战友。他认为,那次战斗还没有结束,他还有使命在身,因为:军号还没有吹响,连长还没有给他下达撤退的命令。

因此他一定要找到连长,一定要当面向连长报告——他们完成了任务,他们打到了最后。他坚定的认为,人生在世,特别是做为一名军人,做事要有始有终。既然领受了任务,就一定要回到部队复命,否则,心里就不会安生。

同时他也想知道,那声军号,究竟为什么没有吹响?

他苦苦寻找了半个世纪。当他终于找到原部队的时候,他已经是古稀老人了。他发现团队荣誉室里有他的名字和当年〈晋察冀日报〉记者杨朔为他和战友拍摄的照片——他曾在清风店战役,用机枪打下敌人一架“野马式”战斗机。这是解放战争中我军击落的第一架敌机,这架敌机建国后一直陈列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石家庄战役,他是第一个把胜利的旗帜插在石家庄唯一制高点云盘山头的人。

不辱使命,常孟兰终于站在首长面前,举手敬礼,将半个世纪前那场狙击战斗的情况,向首长做了报告,了却了一世的心愿。

他同时得知,他的连长、指导员、营长、教导员,他那个团队的绝大多数官兵,都已捐躯朝鲜战场。他没有找到一个活着的战友。他怀念首长和战友们,但他也意味着,他再也不可能听到——他等待了五十周年的那声长长的军号,这号声,已成绝响。

他拒绝了部队首长安排他进荣军养老院的好意,又只身一人,回到那生他养他的小山村。但他仍然时不时地爬上自家的屋顶,穿一身旧军装,在苍茫的黄昏,无言地凝望着苍茫的群山,凝望着远方……

简述的讲,这就是〈没有吹响的军号〉所讲述的,一个失散老兵半个世纪的故事。

很难准确地概括这个故事的内涵。但你会相信,这个故事里面,有很多很多耐人咀嚼的东西在,有一些美好得令人吃惊的在,当然,也很悲壮。这故事未必都能读懂,但谁读了这些故事,都能感动。

常孟兰七十四岁,当不久前本文作者张保平去看望采访他时,他的身体还很健壮,对半个世纪的往事,记忆犹新。

送别记者,他又爬上了自家的屋顶,仿佛仍然等待着连长那一声军号。连长的军号是不会吹响了,但是半个世纪以来。肯定有一种号角,一直响彻在老人的心头。这号角响彻人心,再苍凉的岁月和人生,也被赋予了光明、温暖与尊严。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