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12 【浴血】

longshenjihua 收藏 1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战场上没有笔和纸供郑尚武等人使用,一切能够留下信息的东西在出境前就全部轻装。即使有纸和笔,也没有相应的灯光设备支持他写一份计划。因此,在与支持者们讨论一番后,他向陈钢、严崇德口述了战斗计划。 连长和指导员已经听过副连长的报告,但是他们不敢轻易下决心去赌博。作为受过初级指挥学校教育的军官,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战场上没有笔和纸供郑尚武等人使用,一切能够留下信息的东西在出境前就全部轻装。即使有纸和笔,也没有相应的灯光设备支持他写一份计划。因此,在与支持者们讨论一番后,他向陈钢、严崇德口述了战斗计划。

连长和指导员已经听过副连长的报告,但是他们不敢轻易下决心去赌博。作为受过初级指挥学校教育的军官,他们的思维跟军队里大多数军官一样——防御作战思维。

方案通过电台报告给营指不到半小时,营指回话:不批准主动出击嘎巴。

就在电台旁边等消息的郑尚武心都凉了一大截,副连长王安国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在他们面前摊开着那张“法国地图”,嘎巴村,正是老土公路从南北方向转为东西走向,支线直达沙巴的交通T字枢纽之地!

陈钢看着两人发愣,委婉地将郑尚武打发回南坡一号哨位。一个大胆的、充满血性的出击计划就此泡汤。

不久,巡哨的王安国再次摸到郑尚武身边,他熟悉捣蛋鬼的脾性,此时不能不开解一番。

“等你上过军校就知道,我军的战略思想就是防御作战,打大纵深的、依托人民群众的本土歼灭战。咱们的主动出击计划上报营指,不能通过是很正常的,真要通过了才不正常!至少你和我可以看到,营指对面前的战局还有把握,不愿意冒任何风险改变现有态势。只有营指对763A高地的状态没有把握了,才会冒险一试。道理就是这样,无论能否想通,命令就是命令!放弃吧,小郑。”

郑尚武无奈地点点头,正要说话,突然看到交通壕里有个黑影闪动,忙喝问道:“谁!?”

“是我,严崇德。”指导员也担心郑尚武闹情绪,放心不下之际也摸了过来。

郑尚武正要起身去迎接一下,突然听到南边响起沉闷的轰鸣声,接着就有一阵厉啸传来。

“趴下!隐蔽!炮击!”

短促的报警声从王安国的嘴里喊出。他话音未落,巨大的爆炸声就席卷了整个763A高地。一发发重炮炮弹落在高地上,将地表一切可以摧毁的东西掀飞、撕碎,将山体震动得微微颤抖,将无数钢铁碎片迸飞出来!

海啸一般的炮击覆盖了前沿阵地,反复地来回轰击。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强烈的冲击波,各种被炸飞的物体、人的血肉四下横飞,高地前沿瞬间就成为人间地域。

郑尚武抱着头紧紧贴在战壕的地皮上趴着,手肘部位将耳朵遮蔽得严严实实,张大嘴巴对这面前的泥土呼吸。充满TNT味道的空气依然让他觉得肺部灼热,剧烈的爆炸声彷佛就在大脑中心响起一般。

炮击整整持续了十五分钟,刚刚有火力延伸的迹象时,郑尚武就看见左侧四米远的副连长爬了起来,操起身边的冲锋枪张大嘴巴喊着什么,枪口喷射出耀眼的光芒。

他清醒过来,越军步兵的冲锋开始了!

连滚带爬地佝偻着腰身冲到重机枪阵地,只见值班的重机枪手程治国趴在战壕里一动不动,53重机枪歪歪斜斜地架设在胸墙的凹处。他大声喊道:“敌人上来了!打!”可是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能快速扑到机枪前,晃眼向山坡上看去,一群群越军正成冲击散兵线快速冲向阵地,最近的,距离重机枪发射阵地不过30米!

郑尚武连忙扣动扳机,重机枪剧烈地颤抖起来,以长短点射结合的方式左右改变着射界,将一发发子弹射向敌群。

经历残酷炮击尚且活着的战士们纷纷进入阵地,打响了手中的武器,密集的子弹从无序逐渐变成了既定射界的交叉火力,慌乱的一扣扳机一梭子,变成了持续的点射。

重机枪的“嗵嗵”声逐渐传进郑尚武的耳朵里,虽然象隔着一层膜般缥缈,却也证明他的听觉在恢复。沈永芳上来了,抓起手榴弹一阵投掷后,又操起冲锋枪一阵射击,趁着换弹夹的空隙对郑尚武喊道:“老幺,我来,你指挥!”

此时的郑尚武才从紧张中想起,自己是指挥员了!

换上沈永芳后,郑尚武又搬来一箱子弹,才操起冲锋枪运动到机枪阵地右侧,那里最靠近山道,也是最容易被敌人突破的地段。

负责山道口的是一挺轻机枪,有40火箭筒作为火力支持。可郑尚武到达时,一段20米长的残缺战壕中,只有一个身影站立着,上半身完全暴露在敌军火力下,操着轻机枪不断发射着子弹。这不是个人英雄主义作怪,而是敌人蜂涌而上,需要轻机枪快速地大角度地改变方向射界,趴在掩体内用双脚架支撑轻机枪,无法适应这样的需要。

来不及分辨那勇敢的战士是谁?清晨的天光下,无数的人影在山道和周围的坡地上向上冲,子弹带着啸音四下飞窜,几名敌军已经通过匍匐前进运动到阵地前20米处。

郑尚武看到一个黑忽忽的东西掉进战壕,本能告诉他那是手榴弹,想都不想,飞扑过去捡起手榴弹就往山道上扔。他刚扔出手榴弹趴下,就听战壕前不远处响起一声爆炸,接着是越南人凄厉的嚎叫声。

“来人啊!来人啊!”郑尚武忘记了什么军事术语、指挥语言,只知道自己负责的阵地有失守的危险,因此大声嘶喊着,学机枪手那样站立起来射击,手中的冲锋枪快速地抛出空空的弹壳。

在这个关键时刻,旁边的机枪突然哑了!郑尚武的余光瞟见,机枪射手的身躯慢慢向后仰倒在战壕中,不远处,还有一个绿色的身影横躺着。

敌军的人潮漫过了前沿阵地的胸墙,一个黑影猛地将正在换弹夹的郑尚武扑倒,接着喉咙就被黑影的大手死死卡住,令郑尚武喘不过气来。

小时候、动乱的年代,学校里、军营里,郑尚武打过无数次架,每次都不是生死较量。不过,这样的经历教会他临机处置肉搏的危机,随手抓起一枚手榴弹,用生铁的弹体在那越军的头上狠敲几下,那家伙的手渐渐没劲了,眼睛也鼓突着露出不能相信的神色,缓缓地软倒在郑尚武身上。

郑尚武刚要起身,却看到更多的越军开着枪从身边跃过,向我纵深的二线阵地突击。

他瞅准了一名敌军轻机枪手,猛地虎扑上去,就着手里的手榴弹狠狠地砸在那越军的后脑杓上,三两下就结果那敌军的性命。

“哒哒哒”,机枪声再次响起,刚刚冲过我军前沿阵地的敌人遭遇来自背后的子弹射击。

郑尚武边射击边四下打量。

他看到王安国和沈永芳带着战友们运动过来,心情刚刚有些放松,一股强大的推力随着爆炸声将他推倒在地,他下意识地紧握手中的机枪,在一阵麻木的感觉中,世界象逐渐蒙上一层红色的幕布一样,一切都变成了血红色,神智也渐渐模糊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