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11 【信任】

longshenjihua 收藏 8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营指要求尖刀连全力阻挡南面越军316A师的行动,根据我军电子侦察部队截获的情报:越军意图由316A师接应边境守备部队突围后,协力向东转进。 这样一来,我军东、西两大集团的行动就在对付越军316A师的问题上协调起来。此时东集团已经突破越军边境防线,正向谅山攻击前进。自古以来中国对交趾(古越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营指要求尖刀连全力阻挡南面越军316A师的行动,根据我军电子侦察部队截获的情报:越军意图由316A师接应边境守备部队突围后,协力向东转进。

这样一来,我军东、西两大集团的行动就在对付越军316A师的问题上协调起来。此时东集团已经突破越军边境防线,正向谅山攻击前进。自古以来中国对交趾(古越南)用兵,都是谅山一下,越南王就献上降表。从军事地理的角度来看,谅山以南到河内,一马平川、无险可守,适合机械化大兵团的作战行动。攻取谅山后,我军优势的装甲部队指日可下河内!因此,越军调动316A师的目的,是想先解救陷入困境的越345师,然后协力侧击我东集团的左后翼,截断我东集团主力部队的补给线,配合谅山方向的越军第二师等部,合围我东集团主力。

小小的一个尖刀连的作战行动,不再是我西集团大军中一路之迂回部队。在战局的演变下,不起眼763A高地,居然成为影响自卫反击战争全局的窍眼!而尖刀连,则成为牵扯着全局的关键性部队。如果尖刀连能够牢牢控制住763A高地,则越军316A师大部无法及时、顺利机动到位,完成作战企图。如我尖刀连不能在763A高地牵制住越军316A师东去,则战局将从我军完全主动转化成为关键方向(东集团谅山方向)的绝对被动!

团、师、军、军区、总参、中央军委的注意力,都投注到763A高地上。三营营长立即命令:尖刀连撤回所有外撒兵力,加强高地的防御,确保高地的万无一失!

战争就是这样充满不可预知的变数!正是战局难以逆料的发展,将三营九连推到风口浪尖!

这些,现在的郑尚武甚至九连连长陈钢都不知道。于是乎,就有郑尚武气鼓鼓地带着准备在夜间袭扰越军的阻击小队回到763高地,就有了尖刀连连长几次跟营指交涉无果后,将763加强班的位置,重新调整到763A高地的南坡。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九日凌晨,三营从1103高地抽调了四个班的兵力再次加强尖刀连,郑尚武被临时任命为一个临时排——四排的代理排长。

刚刚尝到“阻击”敌人甜头的郑尚武想不通。前出阻击的计划取消了、游击的计划泡汤了、独立坚守763的建功机会没有了,他又带着人马回到了老位置,纵然成为临时排长,也没有独立指挥一支人马不受一城一地的制约,纵横疆场来得痛快。打仗,最怕的就是猫在一个狭小的地域里遭受敌人的进攻。

当然,一天之内成为党员,又成为临时排长的他,不好在别人面前发泄不满,只能在心里认定的兄弟——曾庆和沈永芳面前说说牢骚话。此时,三个人就躺在战壕里子弹箱拼凑起的“床”上,看着天上的几颗星星小声说着话。

“上级首长不知道怎么想的?死守763A是重要,可更多的消灭敌人也重要嘛!有这躺在战壕里的时间,老子带着兄弟们在六号高地附近不知道消灭多少越南鬼子了!?”

郑尚武的语调和话里的意思,都有些情绪包涵在内。

曾庆嗯了一声没有接话,人和人之间不太一样,曾庆属于那种你郑尚武说啥就是啥的人。

沈永芳也没有说话,连嗯哼声都没有发出,只是用他闪亮的眼睛看着郑尚武。黑暗中,他能够看到郑尚武的眼光里闪动着野心和不满。

“好学生,你说咱手里现在有一个整排的兵力,能不能前出一下,去小越南的嘎巴村闹一闹?可不能只许小越南进攻咱们,咱们也要还以颜色啊!”

面对郑尚武的大胆设想,沈永芳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眼光从郑尚武的脸上转移到战壕的别处。战壕里,战友们除了班哨外,都抱着钢枪靠在胸墙下休息,有的已经扯起了鼾声。大约十来米远的地方,一个53重机枪的发射阵地隐约可见,旁边堆砌着一大堆子弹箱。

南坡,这个越军攻击763A的首选地段,尖刀连在加强了四个班、召回加强班后,依然只能配置一个排的一线防御兵力。从这里可以看出,白天的阻击战打得异常惨烈,我军的伤亡确实不小!那么,郑尚武的设想能否在兵力运用捉襟见肘的尖刀连实现呢?很困难!尖刀连无法抽调更多的机动兵力支撑这样的出击行动。

“说话啊,怎么都哑巴了!?”郑尚武等了半晌没等到两个好兄弟的回应,不禁有些恼火地抱怨着。

“很好!我同意你的设想。”一个声音从三个人的背后响起,郑尚武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副连长王安国。

“连副,副连长,王连长。”三个人有三种叫法。郑尚武叫连副,曾庆叫副连长,沈永芳始终是营直属的身份,就用了比较客气尊敬的称呼。

“都别动,继续说说你的具体想法。”王安国坐到郑尚武的身边,按住他的肩头,让他保持着躺卧的姿势。

郑尚武伸出舌头舔舔嘴皮子,作出有些无赖的表情道:“连副,你说说,光挨打不还手,不是咱们的风格吧?316A师又怎么样?还不是咱中国人一手调教出来的?嘎巴村距离763A不过五公里,照白天越军的情况来看,嘎巴村应该是越军的枢纽之地,通讯、炮兵指挥部甚至炮兵阵地、师团指挥部都会在村子附近。要是咱们搞他小鬼子一把,至少能够迟滞越军对763A发起攻击的时间和频率,还有强度。”

王安国捶了郑尚武的光头一下,道:“这些我知道,说说你想怎么打?”

郑尚武不以为忤地作出傻笑样,他知道自己说的话不对副连长的题,可是这样强调一下、诱惑一下,说不准自己的想法还真能通过、执行。

“目前,敌军控制了763A周围,只有北边的控制力度稍轻。老一套,从高地北面潜出阵地,化装从西面迂回渗透到嘎巴村附近,明天入夜后,狠狠搞一下就走,无论中的与否,速战速决,一击远遁。”

“如何返回?越军丛林作战经验丰富,嘎巴村一打响,他们必然能够猜测到出击部队迂回的方向,人家不用追着出击部队,只用加强对763A的封锁,就能让出击部队成为孤悬在外、无可依托的孤军。你能保证这样的孤军不崩溃?仍然能够保持生存能力和战斗力,在适当的时候趁机返回高地归建?”

王安国提出一连串的问题,中心意思就是如何打了敌人后收回拳头?尖刀连兵力不足,不能轻易舍弃哪怕一个战斗力。

郑尚武还是坐了起来,拉了拉肩膀上的冲锋枪背带,道:“连副,如果出击部队和高地主力同时动作,会有什么结果?如果是高地上的主力首先发起有限反突击,出击部队再趁乱动作,快速出击快速撤退,争取与主力反突击部队会合撤退,这样,出击部队就有可能轻松地摆脱敌人的追兵回到高地归建。”

王安国苦笑了一下,摸着屁股下的子弹箱的棱角道:“你的想法,只有你敢执行,太冒险了,存在太多不确定因素。战争不是赌博,而是科学的兵力兵器运作。”

郑尚武张大嘴巴看着副连长,原来自己说了半天,并没有打动副连长啊?

“我!”

“还有我!”

“副连长,我去!”

战壕里突然响起无数个声音,沈永芳和曾庆、还有几个从战壕胸墙边坐直身体的战士纷纷表示愿意执行郑尚武的想定。这些人都是加强班的成员,亲身经历了郑尚武指挥大家伪装歼敌的战斗,对这个临时排长的信心可以说膨胀到了极限。

谁都不曾想到,自知必死的加强班会在郑尚武的指挥下主动前出,轻松地伪装歼敌,还没有任何的伤亡。这些战士,既然敢于跟着郑尚武上763那个绝地,现在再跟着郑尚武出击嘎巴,也不算什么问题了。

战场上,人和人之间的信任以及相互依存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的。

王安国有些意外地看看大家,他能够体会出战士们昂扬的战意。他又转头看看郑尚武,道:“你再和同志们酝酿一下,作出一个完整、详细的出击方案来。出击时间、出击目标、出击路线、策应部队的动作、兵力兵器的配置、各种意外情况的临机处理预案……所有的困难和意外都要想到,如果你能一一拿出稳妥的解决办法,我负责跟连长和指导员说!”

“是!”

郑尚武兴奋地跳了起来,旁边的沈永芳忙一把将他摁住,几乎就在同时,高地下越军的阵地上响起了一串枪声,子弹带着“嗖嗖”的轻啸拖着暗红的尾光射向郑尚武刚才冒头的地方。

随即,我军重机枪哨位也看到敌军射击的火光,嗵嗵地喷吐出火舌,打了一阵后,双方很有默契地停止了射击。

“鲁莽!”王安国瞪了郑尚武一眼,不满地训斥道。这里是前沿阵地,敌军的进攻部队距离我军阵地不过100来米。

郑尚武吐下舌头,向沈永芳投去感激的微笑后,转头对副连长道:“太兴奋没注意,连副,我们一定搞出个完整的计划来。”

王安国哼了一声,沿着交通壕猫着腰逐渐走远。

他是赞同主动出击的,被动防御是下策,战场的主动权操纵在进攻者手里,尖刀连被动挨打的滋味并不好受。如果不能尽早打破这种局面,等越军316A师的主力上来,这763A高地,就是把三营全部填上也不够!

胆子大到能包天的郑尚武有主动出击的想法不稀奇,稀奇的是,他那帮子手下居然如此地拥护他还是想法的计划。王安国自我衡量了一下,自己这个副连长也未必有这样的影响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