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



在医务室里,车上的乘警开始和我聊起天来,而欧阳在一旁没说话,静静的听着。


“兄弟,你还真够牛的!用自己的手当障碍物,使子弹的穿透力降低。高手!是不是你们当兵的都这样?”


“呵呵,不是每个当兵的都向我这样。我敢用自己的手当障碍物,使子弹的穿透力降低,那是因为我在实战中用过,知道在打在什么部位可以降低到什么力量。你们可千万不要学我!”


“你是当兵的,又是个师长,有必要这样玩命吗?这又不是你必须负责的范围”


“这位乘警大哥,你应该当乘警没几天吧”


“你怎么知道!?我刚从学校毕业就被分到火车上当乘警,这是我第二次随队出发”


“我从你刚才的谈话里猜的,看来还满准的。看来以后要是我复员的话,可以去当看相的”


话刚说完,大伙都被我逗笑了。


“师长同志,你还没回答我提的问题”


“呵呵,本来想让你自己去理解的,但你既然问了我就告诉你。能够让我这样玩命的原因只有一句话"人民的利益重入山"好了,我的手也包扎好了,我也该回我的车厢休息,再见”


说完,站起来打开医务室的门走了出去。欧阳看见我走去后,也紧跟着出来。


“张昊,站住。我有话要问你”


“请问”


“难到你有背对别人回答问题的习惯?你不知道这样是不礼貌的吗?”


听到后,我转过身面对欧阳。


“如果刚才被挟持的不是我,你也会那样做吗?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是的!如果刚才被挟持的人不是你,我也会这样做。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但我能告诉你的除了刚才在医务室说的那句话还有一句"我是一名军人,那是我应该做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真的就.......”


“欧阳,你没事吧。刚才是那个混蛋看的枪!”


一个帅哥把我挤到旁边,抓住欧阳的手问到


“我没事”


“没事就好,你知不知道,刚才真担心死我了......”


“请你放开我的手”


“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你别气”


说完笑了笑,当他看见我的手包扎着绷带时明白过来。


“是你开的枪?”


“是的”


说完一拳打在我的脸上,军帽也飞了出去,而额头上缠着的绷带露了出来(不是没好,是好了后一遇到天气变化特大的时候,头就会隐隐约约的疼痛。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而留下的后遗怔,还是因为没有完全融合精神力而产生的刺激。所以呢,就还在用绷带缠着额头)。用手擦了一下嘴角流出来的血,在走上前几步,捡起掉在地上军帽。拍拍上面的灰尘,然后在带在头上,没有解释什么,就这样走出了车厢。而欧阳看着这一幕,心里开始难过起来。我已经变了,在也不是以前她认识的拿个张昊了。变得不会去解释,变得沉默,变的更加孤独(这是欧阳自己想的,与我无关!我还是很开朗的,只是不想和那个帅哥动手,但他下手还真的好重!)


“欧阳,我们走吧,我已经帮你教训了那个当兵的”


“你自己走吧,我还有事要做。放心,我不会把这事告诉我妹的。还有你知道你刚才打的那个是谁吗?他是我男朋友!而且你一上来就握着我的手,我要去向他解释清楚,不然他可那要误会”


说完丢下那位帅哥呆在原地,自己朝我离开的方向走去。而帅哥则苦着个脸,看着自己的手摇着头。


“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没什么,我也不是第一次被冤枉,已经习惯了。怎么?不去陪你男朋友?”


“先别说这个问题,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说完在我旁边坐下,而我则往里面移。我怕被人在误解!


“没有,有谁会愿意做我这种没有固定休息时间人的女朋友?就算有人肯,也不会太长久。部队一下命令我们就要奔赴前线,那时候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也许就在也回不来也说不一定。分开时间长了,在深的感情也会变的。如果是在战争的时候女朋友向我提出分手,那会打乱我对战场形式的判断,下达错误的命令。这可不向在玩游戏,下达命令错误还可以改,但在战场上是改不的。我要为跟着我的几千兄弟生命负责,他们的父母既然让他们来到我的部队,就是对我的信任,那我就要尽我最大的力量把他们安全的从战场上带回来交给他们的父母。”


欧阳听了以后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我。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看着我,但她看我的目光我感到.........


“你还是去陪你男朋友吧,我可不他又上来给我一拳!”


“他不是我男朋友”


“不会吧!看他那紧张的样子,居然不是你男朋友?!打死我也不信(当然,不打死我的话我就信了)”


“怎么?你忌妒了?”


“我有什么好忌妒的?我和你又不是有过什么特殊关系,我为什么忌妒!”


“呵呵,那你说,你受伤的时候还来找我,把你的日记本给我,那是什么意思?”


天啊!她为什么又提那事!


“没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做,可那只是突发奇想”


“是吗?”


“是的”


“张昊,你喜欢我吗?”


听到这话,我自己被吓了一大跳。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是真的问我还是在试探我,该怎么回答??


“说话啊,不会这个简单的问题就问倒了我们在战场上威风八面的张中校了吧!”(我被提升的军衔还没得到,所以肩上还是中校,周易他们是得到的了,因为他们没有下达任何错误命令)


“怎么说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老实话。还有,我有点累了......”


“不想说,是吗!那好,日记本我留下,但请你以后都不要在来找我”


说完,欧阳站起身来走了。而我,则又开始闭上眼睛,开始想她问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火车上遇见欧阳,就像以前在汽车站遇见她一样,这是不是缘分呢?既然是缘分,那为什么每次只要一和她聊天就会有事发生?


“各位旅客,G站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准备下车。祝你们旅途愉快”


回家了,终于有个好假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这个长假该做些什么呢?周老大又不在,不然可以叫他安排一下节目。不过,回家是第一件事。


走出火车站,看看G市的变化,已经不在是我第一次回来时候的样子了。但要去汽车站还是打的安全,不然我会迷路的。


“请问你是张昊中校吗?”


一位军官出现在我眼前,我点点头。


“太好了,终于等到你了。我是G省军分区参谋部的田雨少校,张司令叫我前来接你到司令部,有事要告诉你”


“好的,谢谢你通知我”


说完和他握了下手,在他的指引下来到汽车旁。在我要进车时,我看见欧阳也出来了,她也看着我。看着她,我有种想在和她说话的冲动。


“张昊中校,有什么事吗?”


“田雨少校,可以耽搁几分钟吗?我有点事”


“好的,我在车上等你”


我快步走到欧阳前面,看着她。欧阳也没有说话,也看着我。而旁边是那位在火车上的帅哥,他扰着头,看着我呆呆的傻笑。


“欧阳,部队有事,我要到军分区去报道........”


“不用说了,看见部队有车来接你我就知道你有事,你也不用特意过来和我打招呼。我不是在火车上告诉你了吗?叫你不要以后都不要来找我”


“我.......我........”


算了,反正现在就算说了,她也不会相信我真的喜欢她。


向她敬了个军礼,转身向车的方向快步走去。在车旁拉开车门,有看了欧阳一眼,坐进车里,而欧阳则目视汽车消失。


“欧阳姐,刚才那个酷哥是谁?不会是我打的那个兵哥哥吧!”


“看来你还不算笨!走,我们坐车回家去”


说完甩着手就走了,行李呢?当然是旁边的这位帅哥一个人包办。


“报告,Z国快速多兵种联合快速反应第一师代理师长张昊中校前来报道,请指示”


“坐下吧”


没说话,自己自觉的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去。紧张的看着老爷子,不知道他找我有什么事,该不会是怪我上回回来没来见他老人家,这次来找我算帐吧!


“乖孙子,你的任命已经下来了,你自己拿去看”


说完,老爷子迎面向我丢来一个文件袋。接住后赶紧打开,拿出文件打开看了起来.......


“不会吧!给我连升两极?还把我的代字去掉?爷爷,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我现在可是在修长假,不管部队的事”


“看你紧张的样子,这是我前天到首都参加军委会议的时候,祈主席提出来的。祈主席知道你已经回家了,所以叫爷爷连你的军衔一起给你带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可给我这个当爷爷的长脸了!我的老战友们知道你是我孙子后都直夸你,让我转告你,请他们吃饭!来,过来,让爷爷亲自给你换上军衔”


站起来走到爷爷旁边,让爷爷给我换上大校军衔。看着爷爷激动的样子,我没有把我心里想说话说出来。


“好了,看来用不了几年你就可以升到准将了。我们家又要出一位将军了,哈哈哈。走,一会和爷爷一起回家,让你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爷爷,下次吧,我......”


“怎么了?还在为了那件事怪爷爷?”


“不是了爷爷,我没有怪过你,那次我说的话重了,你千万别气我。我不去吃饭是因为(怎么说呢?对了欧阳!)我和我女朋友约好了要一起回去的”


听了这话,爷爷把刚喝下的茶全喷了出来。


“爷爷,你没事吧!你喝慢点,别呛着”


“你有女朋友了?”


“是的,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谋部的田雨少校,他看见的。我是和我女朋友在火车站分手的,我答应她要和她一起回去的”


“你多大了?”


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这样问,但我还是回答


“19了爷爷”


“好啊!才19岁就开始谈恋爱!你好有本事!对了,那位姑娘叫什么名字?你们约好在那个车站坐车?今天你们就别走了,把你女朋友接过来一起吃饭,也让你奶奶看看。准备什么时候带回家?如果你爸妈不招呼人家,带到爷爷这来,爷爷给你招呼”


我的天啊!这......怎么会变成这样?爷爷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开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