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10 【前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763A高地上绽放出一朵朵的黄色的、黄蓝色的火花,巨大的爆炸声连成一片,让人难以计数落在高地上我军阵地上的炮弹。

看来,越南人的这次进攻拿出了最大决心,这也预示着,北边的越军很快就会溃退过763A地域。南边的越军拼命的进攻,是妄图打通道路,接应北边的残军退向土封。

郑尚武和沈永芳守着3瓦硅电台,操作员叫黄磊,也是战前才加强到九连的技术骨干。

“呼叫连部,是否需要我们出击配合。”

郑尚武在763A的密集枪声中焦急地说着,不时还转眼去看763A高地上爆绽开的火花。500米的距离并不遥远,在763主峰上的他,能够通过目测看到我军一线阵地的部分地段,已经笼罩在敌军的炮火覆盖之下。

越南军队很多方面都象中国军队。中国军队注重火炮的使用,也装备了大量的火炮。越南军队经过抗美战争和最近两年苏联的大规模武装,也拥有了一支不小的炮兵,几乎每个陆军师都会编成一个炮兵团。

黄磊的呼叫声随即响起,很快就叫通了连部。连长不在,指导员带着模糊的笑意拒绝了郑尚武的出击支援请求,理由是763上的目标不能草率暴露。

“榴弹炮!”沈永芳见郑尚武意兴索然地放下耳机,大声地喊叫着说出三个惊心动魄的字来。

“确定?!”郑尚武一把抓住沈永芳的胳膊问道。

沈永芳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再次静听一阵后才道:“确定,152榴弹炮!”

“狗日的,难怪炮打得这么厉害!”郑尚武担心地看着翻滚着硝烟的763A高地。敌人的精锐出动了!按照战前的敌情通报,应该是越南著名的精锐师团——316A师。只有这样的部队出马,才会对763A这个小小的,一个连队据守的交通要点阵地倾泻152榴弹!

“小鬼子急了,北面的敌人很快就会过来。”沈永芳为了压住炮弹巨大的爆炸声,不得不提高音量吼叫道:“我说老幺!看这样的情形,从北边夺路而来的敌人会更疯狂!要不,采用层层阻击、迟滞敌人的战法?尽量前出争取空间,再用空间换取时间!?”

沈永芳毕竟是高中生,说点话来显得很精辟,很有道理,还有一些文化人的味道。

“好!前出,咱们也学老蒋那套,用空间换时间!这样,沿公路北进到六号高地附近,逐次阻击敌军!我带一组、二组上去,你留守!”郑尚武说着,就提起那支缴获的AK带着包括向导韦晓东在内的两个战斗组向北方运动。

要让他在一边闲着观战简直就是最大的折磨,既然指导员拒绝了加强班支援出击763A的请求,那加强班就换个方向,在北边找敌人开战。

沈永芳的建议非常及时也非常有道理,从越军的疯狂劲头来看,边境线上的敌人已经面临绝境,其求生本能必然导致大量的溃军疯狂地攻击退路上的一切阻挡。尖刀连要阻击敌人,依靠坚固设防的763A不够,加上构筑了简易工事的763也不够,兵力不足是最大的弱势。而层层设防、逐次阻击,等于把小小的加强班兵力放大了数倍,在目前的条件下,确实有助于减轻我尖刀连兵力不足的劣势程度。

七个人,装备有一挺轻机枪、五支冲锋枪、一支半自动步枪。这些就是郑尚武实施层层阻击敌军计划的倚杖。

向北以班纵队的疏散队形在老土公路上跑步前进半小时后,北面的枪炮声越发清晰起来。跑步前进变成了更疏散的搜索前进,不久,在公路旁的一个无名高地处,郑尚武让队伍停下脚步,占据有利地形赶筑简易的阻击阵地。

他和沈永芳的预料没有一点错误。只是他们不知道,我军老土公路方向上的穿插渗透部队主力三营,就在北面不过五公里处的1103高地附近被越军纠缠住,陷入1103高地的争夺战。

整个战线呈现出夹心馅饼的态势:最北面是我军正面攻击主力部队如排山倒海向南攻击前进;其次是越军已经陷入一定程度混乱的边境守备部队;再次是我军迂回部队主力三营(欠九连)和越军地方省队、民兵、公安屯部队陷入胶着战,争夺对1103高地的控制权,也是老土公路北段的控制权。再向南,是尖刀连和越军土封一线敌军争夺763A高地,越军配置在纵深的主力部队316A师,正在投入对763A的争夺。

因为1103高地还处于争夺状态,越军一些溃散部队开始逐渐越过高地边整编边行进。这些越军,正好与赶筑简易阻击阵地的郑尚武等人碰了个正着。

敌情,由担任警戒的曾庆首先发现。

身穿越军服装的加强班迷惑了越军,只见一伙大约三十来人的越军在发现我并未隐藏的哨兵后,乱纷纷地解除了警戒,拖着疲惫的步伐向无名高地走来。郑尚武立即拉上向导韦晓东迎上去,曾庆等人则迅速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

韦晓东是援越抗美时期的我军高炮部队侦察兵,在越南待了三年多的时间,后来复员回到家乡广西百色,去年被紧急征召入伍担任向导兼翻译。他对越南军队的情况相当了解,一口越南话也是滚瓜烂熟。

其实当时的中越军队,很多越南军官都曾经到昆明步兵指挥学校学习,能说一口流利的云南话;我军很多军官和老战士,也能说越南话。这也是战争演变为边境争夺战后特工战泛滥的人文因素。

郑尚武和韦晓东挺枪拉栓立在公路上,作出一副盘查的模样。接着就听韦晓东和打头的越军中尉军官唧唧咕咕地说了一通,此时越军的队伍停住了脚步,久战疲惫心里惶急如惊弓之鸟的越军,都放松了警惕聚拢在一起小声交谈。

韦晓东大约三十来岁的年龄,身穿越南尉官军服,加上流利的越南北方话,让越南军官和士兵老老实实地接受盘查。

郑尚武偷偷回头看了看,见战友们已经完全进入阵地做好了战斗准备,突然拉了一把韦晓东,两人卧倒在地的同时大喊一声“打!”,扣动手中冲锋枪的扳机,首先就把越军中尉打倒。

“哒哒”的枪声顿时响成一片,刚刚在1103遭遇我军阻击的敌人,怎么也想不到面前的“自己人”居然是中国人!一时间被密集的火力扫倒一大片,残余的越军见带队的军官阵亡,又闹不清无名高地上有多少中国军人,纷纷掉头向北逃窜。

小胜一场后,郑尚武等人收集了敌军尸体上的武器弹药和文件,撤离无名高地向南,随后就隐藏在公路两侧的密林中。突然的袭击战只能起到一次奇效,接下来,应该用骚扰战来困惑敌人。反正,郑尚武没有想过自己七个人待在某个阵地上打所谓的“硬阻击”,除非,他和战友们退到763高地,处于无路可退的境地!

队伍的士气很高,一个伤亡都没有就消灭了十三个越军,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这些弹药与我军的装备完全通用。这些缴获无疑增加了这支小小的阻击部队的战斗物资耐受力。

这场小小的战斗,让北面五公里处的我军三营听到了“意外”的枪声。由此,763A高地和1103高地之间,无形中搭建起了一座桥梁。天色微微发黑时,763高地上留守的石华就找到郑尚武,把九连和三营彼此确定准确方位的好消息带给了阻击小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