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09 【兄弟】

longshenjihua 收藏 1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郑尚武真不清楚自己的处境?真不明白自己接下来的任务有多危险?不,他明白! 一个并没有游击作战经验的副班长,带着一群同样没有经验的士兵,用游击作战的方式去迟滞敌军。这在任何有军事常识的人眼里,都是天方夜谭。 常识,不代表真理!现实情况是:如果没有人去763高地预警、牵制、迟滞从北而来的敌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郑尚武真不清楚自己的处境?真不明白自己接下来的任务有多危险?不,他明白!

一个并没有游击作战经验的副班长,带着一群同样没有经验的士兵,用游击作战的方式去迟滞敌军。这在任何有军事常识的人眼里,都是天方夜谭。

常识,不代表真理!现实情况是:如果没有人去763高地预警、牵制、迟滞从北而来的敌军,763A高地上一百多号人统统都会被夺路而逃的敌军湮没,并不仅仅是763班哨!不管怎么说,这个任务终归需要人去执行,无论成败。成,则全尖刀连还有可能坚持到三营主力的到来,完成阻击任务、建立不朽的功绩;败,则是尖刀连全军尽没的结局!

对郑尚武来说,不去肯定是死;去,还有可能多拉几个越南小鬼子垫背,运气来了甚至可以完成任务,保住小命回国享受英雄待遇。

这个粗浅的、没有任何政治觉悟的道理,很快就在14个人的加强班得到一致认同。

郑尚武看着战友们的脸上都是一副“跟鬼子拼了!”的神色,满意地拉了沈永芳到一边,埋怨道:“你怎么……”

“咱们是兄弟,要死一起死吧!道理,你不是跟同志们说清楚了吗?”沈永芳知道郑尚武要说什么,无非是责怪自己主动请缨参加763班哨而已。真要排队,九连的班长、排长光荣完了,才能轮到机炮排的军事干部,最后才是沈永芳这个小小的重机枪班班长。

郑尚武的心里,已经把沈永芳当成亲兄弟看待,要不是部队有纪律,不允许搞结拜兄弟这样的封建主义小山头,他早就跟曾庆、张勇结拜兄弟了。现在,沈永芳在他心里,也够得上生死兄弟的份量。正因如此,加上侥幸心理希望自己光荣后有人回家报信,他才埋怨沈永芳的毛遂自荐。

“兄弟,是,我们是兄弟!”

没有更多的言语去表达内心深处激烈的振荡,两人并肩在一起看着远处、近处的崇山峻岭,突然觉得,两人的关系真的好像763和763A一样。

王安国匆匆赶来,扫视了一下正在紧张准备武器物资的队伍后,满意地点点头,向郑尚武和沈永芳示意,把两人拉到一边。

“小郑、小沈,我知道你们能够明白任务的重要性。连长也是着急了,才提出这个死里求活的作战方案。”说着,王安国拿出一包花溪香烟,抽出两支递给两人。

这次是沈永芳没接,郑尚武划燃火柴点上。

王安国深深吸了一口家乡(贵州)的香烟后,低沉地道:“我相信你,郑尚武,你能完成任务。可是我要批评你,刚才连长和指导员把话都递到你嘴边了,你怎么不提出火线入党的要求?连长别的不担心,就担心你的觉悟!”

沈永芳责怪地看了看再次傻笑的郑尚武却没有说话。

“去,现在就去提出入党要求!申请可以以后补,但是指导员和党支肯定会批准你的请求。要在军队里混,就得有入党的觉悟!”

副连长的声音依然低沉,不过目光却是不容置疑的,甚至带着一种威胁的味道。在九连,如果不是副连长王安国护着郑尚武,这个捣蛋鬼早就被清理出革命军队了。

“连副……”郑尚武还想问一问入党的细节情况,实际上他也想入党,可是平时的表现让他跟党员的门槛始终有巨大的距离。

“快去!”王安国见他还在磨蹭,不禁火了,一脚踹去,却被郑尚武轻松地躲过。

“是,火线入党!”郑尚武转身说着,很快就跑上主峰。

王安国拉了一把沈永芳,道:“我们去做个见证人吧,也不知道这见证人能够活几个回去。”

沈永芳黯然点点头,跟着副连长默默走向主峰的连部。实际上在刚才的会议上,一种置身死地的气氛就无形地通过连级干部的神态、军事部署的调整、下达命令的语气等等方面表露出来。因此,沈永芳对副连长的话根本就不觉得惊讶,反而有一种“副连长把我也当成贴心人”的感觉。

郑尚武跑到连部一提出请求,陈钢和严崇德就代表连党支部答应下来,很快就安排他对着一本党章宣誓入党。

对郑尚武来说,一切都好像在做梦一样。当兵、入党、提干、上军校……这是一个小兵要长期待在军队里的必由之路。他从骨子里喜欢军队,从老爸把他推上火车那一刻起,他就深深爱上了军队。也许他骨子里流淌着军人的血液,也许他象王安国和沈永芳说得那样,天生是一个好兵的材料。

可是他的性情已经在十年动乱的青春期中定格了,因此面临复员仍然没有入党、没有提干,眼看就要灰溜溜地收拾东西离开军营,“光荣复员”了,却遇上了这场战争!因此,他才无视母亲的眼泪,隐瞒了《复员报告》,因此他才打心眼里感谢这场战争,向往着战斗。只有战争,才能让他得到想要的一切。

如今,入党了!提干、上军校似乎也是战争结束后顺理成章的事情。郑尚武的心里,现在除了单纯的求生本能外,又多了一些遐想,一些对未来的憧憬。当然,对完成任务的积极性,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

方方面面的因素,让一个被老爸强塞进军队管教的不良小城镇青年,成为战场上勇敢的斗士。不能不说世事无常,难以逆料呢。

一整个下午,763A高地上没有动静。南边的敌人没有再组织进攻,北边的枪炮声好像定格在某条纬度线上不再南移。预定晚上潜出763A到达763的加强班,正好痛痛快快地休息了五个多小时,还大张旗鼓地在高地上用越南人留下的“中国大米”,吃了顿饱足的大米饭。

夜幕降临后,北边的枪炮声清晰起来,天际线上的闪光律动着,二月的夜空中,罕见地露出了几颗星星。

郑尚武和沈永芳带着加强班换上越军服装,从763A北坡悄悄地留下高地,又用敌前运动的隐蔽动作,麻利地登上763高地。在布置明岗暗哨后,加强班就在高地上赶筑工事。

按照郑尚武的战前想定,加强班将按照两套方案履行战斗任务:坚守待援和游击牵制。那么在763上建立必要的工事是必须的,而两挺轻机枪、一具火箭筒的火力配系,加上14个人的单薄力量,他们只能在763主峰附近建立两条并未相互连通的防御工事。机枪和火箭筒发射阵地为主、单兵掩体为辅,加上小心地利用地形、植被作伪装,到半夜时分,763高地上的防御工事已经现出雏形来。

沈永芳的任务却不同,他要做的是763高地与763A高地之间的步炮协同联系。基础就是把763高地附近的地形、目标方位物画下来,一式两份,一份捏在自己手里,一份交回763A。这样在防御战斗的关键时候,763就能通过3瓦硅电台的呼叫,得到763A的100、60迫击炮的火力支援。

下半夜的时间,郑尚武带着战友们开始以战斗小组为单位,划分责任片区,各自在责任区内寻找隐蔽点、游击地带和回撤路线,并构筑弹药埋藏点和简易伪装工事。这些工作,是为以763为中心的有限游击牵制战斗作准备。

一整夜的忙碌,在山间的雾霭逐渐浓密后,加强班除了岗哨外的10个人就在高地主峰上露天休息,郑尚武手腕的手表刚刚指向六点,763A的南坡就响起激烈的枪声。

越军又发起了对763A高地的攻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