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六 出剑 164、算计

天上人間A 收藏 8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URL] [内容简介] 164、算计 左强听了内田良平威胁的话,翻开棉袄的下摆,里面露出一排炸弹,拉火的绳子就拽在左强的手里面! 大岛花子连忙一把抓住左强的手,急促的说道:“左桑,千万不要激动!会长阁下是无心的,你一直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好朋友,我们怎么会对付你呢?” 内田良平也尴尬的说道:“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64、算计

左强听了内田良平威胁的话,翻开棉袄的下摆,里面露出一排炸弹,拉火的绳子就拽在左强的手里面!

大岛花子连忙一把抓住左强的手,急促的说道:“左桑,千万不要激动!会长阁下是无心的,你一直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好朋友,我们怎么会对付你呢?”

内田良平也尴尬的说道:“左桑,请多多包涵!你是我们最信任的朋友,你看这么重要的事,我都首先请你来商量,肯定是非常信任阁下的!我们坐下重新谈。”

左强轻蔑的放开手,再盘腿坐到炕上和内田良平对视着,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要杀俄国人报仇,可我不是傻瓜!所以,你们和我合作的话要实际些,别他妈的把摆明利用老子的事说的跟糖一样甜!直接点,说要我做的事,摆出你们能付出的代价,合算我就做,不合算就当大家从没提过,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内田良平听了,给花子递个眼色,花子心领神会的说道:“左桑,俄国人在辽阳给我们设了一个大陷阱,所以我们也想以其人之道换治其人之身,也给俄国人在奉天来个同样的东西!”

左强摇摇头道:“你当俄国人傻的啊?现在奉天周围正打的火热,俄国人十几万人全在奉天周围和城内,守的像个铁桶一样,你怎么把上万斤的炸药运进去?就算你运进去了,到处埋炸药,那城内的俄国人都是瞎子?”

“我们准备挖地道进奉天城!”内田良平不服气的说道。

“挖地道?更不现实,俄国人的阵地把奉天团团围住,你得在多远的地方开始挖啊?等你还没挖到城墙跟下,战争都结束了,你炸鬼去!”

内田良平和大岛花子一听,也觉得这路行不通,两个人狂热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看来辽阳的仇是别想报了,算来算去,算漏一点,辽阳是俄国人先占据着,自己撤退的,自然有办法从容布置,慢慢的埋炸药和设置起爆(当然不知道朱全先埋的那些)!自己这边想潜进奉天都是难事,何况还要带大量的炸药进城!现在奉天周围全是战区,根本就没法实现。

左强看着垂头丧气的大岛花子和内田良平,哈哈的笑下道:“想报仇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们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和有没有足够的勇气!”

内田良平一听还有办法,顿时来了精神!看向左强的眼神比看着自己亲爹还亲热:“左桑,你的有什么好办法?请多多指教,我们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友情和帮助!”

“哈哈!“左强神秘的笑下:“内田会长,办法都是人想的,奉天进不去,未必俄国那么多城市都进不去?俄国那么多大城市,特别是首都,那里不能下手?非得在奉天做吗?只要有肯舍身的勇士,把炸药捆在身上,嘿嘿,那可不得了!”

内田良平恍然大悟:“哟西,左桑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们黑龙会从来就不缺愿意献身的勇士,好,就这么办!我们先前一直把眼光放在俄军身上,真是太无知了!俄军就是从俄国人里面出来的嘛,袭击俄国人也是一样的!”

“还有,如果你们真的想在奉天弄些动静出来,也不是什么办不到的事,只是你们挖地道不很现实!你们进不去,可我们中国人能进去啊,那些俄国人抓了不少我们的百姓作为民夫做苦力,并不是没有门道的。”

“左桑,你有办法?那太好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一定会全力协助你的!”内田良平兴奋的大叫起来。

“首先,给我准备大量的炸药,至少要5000公斤,其次,把你们的那些所谓的地道专家也交给我指挥,还要有决死的勇气和信念,最后,这次行动由我们指挥和实施,你们不得干涉和过问,只需要提供协助就行,如何?”

内田良平低头考虑半天,下定决心点点头道:“好!就按阁下说的办,阁下既然能想出在俄国国内报复的绝妙注意,那么在奉天给俄军一个沉重的打击也不是问题!乃木西典阁下正带部队向沙河进攻,他那里有炸药,左桑,4天炸药和人员都会准备完毕的,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等左强走后,内田良平专门留下大岛花子,给她交代,让花子在这里协助左强对奉天的俄军进行打击。自己则挑选精干可靠的黑龙会成员,带着大量的炸药等爆炸品向俄国城市杀去。

自此,黑龙会赢得了历史上第一个现代化恐怖组织称号,在几年的时间里,黑龙会在俄国各大城市进行了千多次自杀袭击事件,直到后来被许多国家指责和施压,日本政府才强力解散了黑龙会,但黑龙会分子认为他们被政府背叛和出卖,干脆在国内也玩起了自杀爆炸,不少日本高官被炸死。日本政府也和俄国政府打了几十年口水官司,俄国指责日本是国家恐怖主义,日本则指责俄国在辽阳爆炸在先。至于提出这种恶毒方法的始作俑者,则由于当事人的神秘消失,一直成为一个谜团。

俄军夺取四平的84师和86师先头部队已经推进到距离四平最近的一个市昌图,两个师在这里设置了联合指挥部,统一指挥夺取四平的战役。在经过一番争论后,俄军两个师采取了直接猛攻的方法,拟采用强烈而持续的攻击,将占据四平的东北军赶出去。这俩个师由东北军的老熟人普洛克中将指挥的,普洛克对东北军的了解可远比任何一个俄军将领都深刻和详细的多,在几个月前的本溪对抗中,普洛克中将对东北军猛烈而迅速的打击可是印象深刻。特别是那些精干的夜袭小分队,在两个师的俄军之中简直如入无人之境,千军万马之中取敌首级,对俄军的士气和指挥官的心理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普洛克中将将本溪的教训在战前会议向两个师的主要人员都作了说明,这些人也听说了那两个师的遭遇,特别是被东北军夜袭端了师指挥部的那些倒霉蛋,所以两个师都调集了精兵强将专门保护指挥部,避免被中国人的小分队点穴。另外也对指挥部作了简易的伪装,帐篷等都不敢再继续用最大最好的,而且无论何时都在指挥部周围设置大量的岗哨,还随时变化口令。

准备完毕的俄军以昌图为支撑点,两个师一左一右齐头并进,形成钳形攻势,恶狠狠的向四平扑过去。已经占据四平几天的8师已经在四平前20公里的的距离上设置了完备的野战工事,并埋设了大量的地雷,另外一些在对付黑木第一军的时候被证明非常有效的钢钉、铁丝网等障碍物也设置了不少。

8师的参谋和技术士兵则利用几天的时间,绘制了详细准确的地图,并用坐标对不同的区域进行了标定,再将详细的图纸发到各级指战员的手中,这样前方在呼叫炮火支援的时候就可以准确的报告位置,而炮兵部队则可以利用已经计算出的射击诸元对炮火呼叫做出非常迅速的反应。

俄军的侦察骑兵很快就到了8师阵地的前沿,前出侦察的俄军拿着望远镜对8师阵地进行细致的观察,并将观察的结果记录在图纸上。在阵地前沿进行侦察和警戒的8师战士可不想让他们过的那么悠闲,首先是神枪手出招,将拿望远镜和记录的俄军统统撂倒,随后是阵地上的12.7mm重机枪进行射击,将射程之内的俄军打到一地。死伤惨重的俄军侦察骑兵只好掉头跑了回去。

看到俄军已经接近自己的阵地,8师精心挑选出来的一个营的精兵强将绕开俄军的警戒线,向俄军的身后插去,拟在俄军进攻的时候对俄军的后勤补给进行攻击,打乱俄军的作战部署和破坏补给。

两天后俄军的先头主要部队抵达了阵地前,选择好了临时营地后开始安营扎寨,为即将到来的进攻作准备。防守的8师对远道而来的俄军可要进行好好的欢迎仪式,师属的特种部队从阵地后侧保护着带着迫击炮的分队向前推进。在夜色来临的时候到达俄军的营地警戒线外。

已经吃过大亏的俄军对岗哨下了大工夫,为对付神出鬼没的小分队,前期就在普洛克的要求下,从俄国运了些牧羊犬来。但夜袭的特种部队却不知道这种情况,当接近俄军警戒线的时候,迅速的俄军发现牧羊犬有些异样,处以戒备状态的俄军立即紧张起来,被发现行踪的特种部队考虑下后,狙击手一枪打掉了被俄军的火把照亮着的牧羊犬。

身手敏捷的特种部队战士随即从隐蔽处冲出来,迅速有效的将一个巡逻队的俄军全部击毙,被惊动的俄军立即行动起来,几公里之外的俄军营地内,俄军士兵迅速在军官的招呼下进入隐蔽点,按照事先的要求,所有俄军都呆在自己的隐蔽处和阵地内,不得随意走动。想乘乱袭击的特种部队只好停下脚步,和俄军打一场攻防战可不是袭击队的任务。

特种部队和迫击炮分队商量后,决定改变原先的作战部署,迫击炮分队在现在的位置对俄军进行骚扰炮击,如果俄军想进攻迫击炮分队,就可以给予打击。

迫击炮分队立即展开,每门炮向俄军的工事和营地进行6发急促射后马上转移阵地,随着急促的“嗵嗵――”声音,小分队的12门迫击炮向俄军阵地倾泻了数十发炮弹后,马上收拢转移。一直警戒着的俄军炮兵也按照火光的位置进行反制,可总是比对手慢了一步。

十几分钟后,打完炮弹的迫击炮分队开始撤退,俄军也不敢追赶,将迫击炮分队护送到8师阵地外后,特种部队战士们重新回到俄军的营地附近隐蔽起来。紧张了一夜的俄军在天亮后放松了警惕,认为那些袭击他们的东北军已经回到自己的阵地了。

俄军的一个营地外,士兵们都疲惫的等待早餐,在外侧站岗放哨的俄军突然发现,身边的牧羊犬竖起了耳朵,双眼警惕的看着营地外的灌木丛,哨兵立即提枪瞄准灌木丛。几乎同时,灌木丛内发出两声清脆的枪响,“砰砰――”之后,哨兵的额头喷溅出一团红白相间的脑髓和血,四肢一阵颤动后仰天倒地,牧羊犬也发出一声惨叫后死去。被枪声惊动的俄军还没来的及站起来,就看见灌木丛内猛然冲出数十个披挂着杂草树枝、满脸油彩的人!这些人边以特殊的队形冲锋,边猛烈的向俄军开火,几秒钟后就冲进了俄军的营地之内。像雨点一样密集的子弹将慌乱的俄军像割稻子一样撂倒,这些进攻的人以三角队形前进,3个人轮流换弹匣,火力一直持续不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个俄军阵地就像被狂风刮过一样,所有的帐篷都被手榴弹炸碎,大部分俄军被子弹击倒。根本来不及组织有效抵抗的俄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得手后的袭击者从营地的另外一侧冲出,跑进了灌木丛中。

得手的特种部队战士边撤退,边设置防止追兵的地雷,不过让他们郁闷的是,已经吃过亏的俄军根本就不来追赶,只牢牢守着自己的营地,等待救援。眼看俄军的大部队就要抵达,无计可施特种部队只好退回了8师的阵地。

俄军的主力部队也在今天赶到阵地前,普洛克得到部队的汇报后,冥思苦想半天,觉得要是不马上开始进攻,拖延下去,这些中国小分队一定会持续不断的来骚扰,对军队的士气打击很大,再说俄军海军被日本歼灭,现在唯一的生命线东清铁路也被阻断,也没有本钱在拖下去,奉天的方面军部队弹药储备也只够打两场大规模的战役,但要是东清铁路不打通,那就是打一点少一点,要不了多久就只能投降。

晚上俄军又受到袭击分队的骚扰,让俄军脑袋都大了几圈,虽然损失不是很大,不过天天晚上被袭击者折腾,无数的俄军都整成了熊猫眼,精神恍惚。

很快,俄军就对8师的阵地发动了进攻,首先是俄军的大量大炮向8师的阵地倾泻炮弹,天空中密布着拖着暗红色弹道的炮弹,将8师的阵地炸成一片火海,腾起的硝烟和尘土弥漫了近十公里长的阵地,连空气都被爆炸的火焰烤的发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