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民家母羊混入邻居羊群 花4万做DNA鉴定

zhao2365192 收藏 1 110
导读:给98只绵羊花4万做DNA鉴定 内蒙一牧民自家46只母羊混入邻居羊群无法辨认,花费4万元到西安请专家做DNA鉴定 为何给羊做 牧民认定自家46只母羊混在邻居羊群中,因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无法认领 哪些羊要做 鉴定26只种羊中是否包含了36只羔羊的生物学父亲,36只母羊是否为36只羔羊的生物学母亲 怎么做鉴定 专家采用国际通用的技术,将36对母羊与羊羔的DNA分型条掉与26只种羊一一对比 结果什么样 36只

给98只绵羊花4万做DNA鉴定



内蒙一牧民自家46只母羊混入邻居羊群无法辨认,花费4万元到西安请专家做DNA鉴定



为何给羊做



牧民认定自家46只母羊混在邻居羊群中,因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无法认领



哪些羊要做



鉴定26只种羊中是否包含了36只羔羊的生物学父亲,36只母羊是否为36只羔羊的生物学母亲



怎么做鉴定



专家采用国际通用的技术,将36对母羊与羊羔的DNA分型条掉与26只种羊一一对比



结果什么样



36只羔羊中可以确定其生物学父亲的有34只,2只不能确定



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46只母羊混在邻居羊群中,却因为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无法认领,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牧民阿拉哈和他的羊倌着急万分。




他们将第四军医大学DNA分型中心的科研人员请至家中,花费4万元为98只羊做了次DNA鉴定。



丢了46只羊 就在邻居家?



2007年3月4日上午,东乌珠穆沁旗阿拉坦额莫勒嘎查村牧民阿拉哈的羊倌八十三像往常一样,准备打开羊圈的栅栏放牧,然而在清点数目时他却大吃一惊,家中圈养的近千只乌珠穆沁绵羊,少了46只可能怀着孕的母羊!八十三立即将这一情况汇报给阿拉哈,随后,一家人便开始四处寻找丢失的羊。“那不是咱家的羊吗?”3月19日上午,正在放牧的八十三忽然发现,走丢的那些绵羊就混在邻居道日吉家羊群中,由于长期放牧对自家的羊群特别熟悉,八十三再三辨认后确定,一定是事发当天下午他一时大意,羊群在吃草或回圈时发生了混群,才丢了46只羊。



于是,八十三立即叫来阿拉哈的儿子布仁巴特尔前去认羊。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一开始道日吉承认羊群中混有阿拉哈家的,但八十三数到第九只羊的时候,道日吉却忽然反悔,称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能将羊牵走。邻居的这一举动可惹恼了阿拉哈一家,他们立即向当地派出所报警,希望民警帮助他们要回自己的羊。



母羊生下小羊 DNA鉴定可行



但让当地民警挠头的是,当他们来到道日吉家中调查情况时却发现,辨认羊的惟一线索已中断了。原来,为了羊长大后易于区分辨别,蒙古牧民在羊羔一出生时,就会用剪刀在它耳朵上剪一个自家特有的“花型”,这个记号被称为耳记。可摆在眼前的情况是,那些羊的耳记全部被重新修剪,“花型”发生了变化,道日吉并称这些羊是自己新买的。这样一来,单靠耳记已经不能断定羊到底属于谁家了。



这个难题让民警和阿拉哈一家陷入了困境,但旗上一位律师蔡日克的话,却给全家人带来了希望。昨日下午,蔡日克告诉记者,当时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他也感到十分棘手,但了解到4月份时丢失的母羊正好生下了小羊,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可以使用DNA技术鉴别,如果能够断定小羊的父亲们是阿拉哈家的,母羊的归属自然也就有了定论。



蔡日克介绍说,乌珠穆沁绵羊的羊群里几乎全是母羊,公羊只挑选出20只身强力壮的单独圈养,而每年11月是羊群混群交配的时间,同时母羊的孕期在5个月左右,丢失的母羊在道日吉家待了一个多月就产下了小羊,明显不合常理。为了给道日吉拿出一份更有力的证据,阿拉哈家毅然决定给小羊们做亲子鉴定。

为找妈妈 36只小羊饿一夜



去年6月5日,第四军医大学DNA分型中心受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委托,前往东乌珠穆沁旗为小羊们做亲子鉴定。昨日下午,回忆起去年6月份蒙古行的经历,该中心的王晓斌博士打趣地说:“真没想到基因技术竟用在给羊羔找爸爸上了!”



去年6月13日上午8时,王晓斌在法院司法技术室工作人员陪同下,跟随阿拉哈、八十三到道日吉家认羊,由于丢羊的时间太长,最终阿拉哈他们只认出了36只自家的母羊,下面的问题就是为它们和自己生的小羊采血样了。可面对如此大规模上千只的羊群时,王晓斌着实犯了难,羊群里有几百只小羊羔,这36只母羊的孩子到底是谁呢?



让博士都挠头的问题却一下子被牧民解决了:在八十三的指挥下,所有这些处在哺乳期的小羊羔被关进羊圈禁止进食一天,14日一早再放出来时,小羊羔们扑向了妈妈的怀抱要吃奶,阿拉哈认出的36只母羊全部顺利找到了自己的孩子!随后,王晓斌为36只母羊和36只小羊进行了抽血采样,又到阿拉哈家为26只种羊进行了采血,迎接他的工作将是:鉴定26只种羊中是否包含了36只羔羊的生物学父亲,确认36只母羊是否为36只羔羊的生物学母亲。



花4万元做鉴定 为心里舒坦



6月16日,王晓斌带着98份乌珠穆沁绵羊血样回到了西安。7月初,科研人员在参考了国外有关羊亲子鉴定的文献后,开始采用国际通用的技术对98只羊之间的亲权关系进行了鉴定。



跟人类一样,每一只羊的STR位点一般都有一个等位基因,这对等位基因分别遗传于其父、母的一个基因。从25个STR位点中,科研人员选取了遗传多态性好的8个位点进行了详细的分析,然后将36对母羊与羊羔的DNA分型条掉与26只种羊进行一一对比。



由于所鉴定羊群的数量极大,母羊和种羊的交配也不是一一对应,因此整个鉴定共花费了近5个月时间,12月22日DNA分型中心出具了最终的鉴定结论:36只羔羊的遗传均有一条来自与其相对应的母亲,说明这36只母羊分别是36只羔羊的生物学母亲。同时,36只羔羊中可以确定其生物学父亲的有34只,不能确定生物学父亲的有2只。王晓斌认为,DNA鉴定的结果十分权威,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是当时羊倌认错了羊,但他们还会就此再做实验分析。



这样的结果也让阿拉哈一家欣喜不已,因为至少有34只母羊和羊羔是属于自家的。阿拉哈高兴地说,一只羊才300元,丢失的羊总价值不过1万,但亲子检测就花了4万元,“但我们牧民毕竟是走了法律渠道、运用高科技说明了一切,真让人心里舒坦!”昨日下午6时蔡日克告诉记者,法院将择日开庭,34只母羊有望在本月内返回主人家。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