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04 【浓雾】

longshenjihua 收藏 12 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郑尚武,下来!”

连长陈钢满意地打量着眼前这不听话的小兵。

以前的郑尚武可没少给九连连长陈钢惹麻烦。最初是在班里惹麻烦,然后是排里、连里,后来发展到营里、团炮连、通讯连。这家伙象一头不知疲倦的小牛犊子一样四处闯祸,成为全团都出了名儿的捣蛋鬼,蹲黑屋背处分的次数在全师恐怕也是第一。可眼下,这家伙却正应了指导员那句话——郑尚武同志机智勇敢,立功了。

“报告连长,麻了,动不了。”郑尚武苦着脸趴在重机枪的枪身上,艰难的偏头看着发出连长声音的黑影。

陈钢走近了一些,看到两个空空的子弹箱和架在正待搬开的敌军尸体上的机枪,顿时眼眶发热,在黑暗中别过头去深呼吸了几下才忍住。

谁都知道53重机枪的震动大,合格的重机枪发射阵地必须要稳固、牢靠,这样才能保证长时间的发射并减少震动对射手的影响。可是,眼前这枪把300发子弹的大号弹箱打空两个,重机枪的助锄却空空的支棱着,机枪的发射完全依靠人体的抗力去稳定。这就意味这郑尚武要承受巨大的震动和重量。

范抗美把郑尚武抱了起来放在一边,刚才的战斗太紧张,他近在咫尺也没发现重机枪实际是架在郑尚武的大腿上。

“呕!”郑尚武躺在地上,正好把流着花花肠子的敌军尸体看了个实在,本来就翻涌着的胃部顿时敞开涌上胃酸,吐了个昏天黑地。

几个战士很快将尸体搬走,范抗美看了连长一眼,帮郑尚武捶着背笑道:“那家伙是你打死的,你吐个鸡毛啊?”实际上,他也知道郑尚武呕吐是给机枪震的,甚至隐隐担心这家伙会不会被震成内伤?

郑尚武仍然在干呕着说不上话来。

这时陈钢点了根红塔山塞在他嘴皮上,暗红的烟头和熏人的烟雾成为最好的止吐药,只见郑尚武狠狠抽了一口,不再呕吐,喷出一股烟雾后才道:“连长,这次我立了什么功?”

没觉悟!

周围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这样暗暗想着。在九连,郑尚武同志本来就是没觉悟、没政治修养的典型。

“评功,是战斗彻底结束后的事情。”陈钢显得很有耐心,蹲在郑尚武的旁边道:“马国庆受伤了,你代理班长。这里,南坡1号重机枪哨位和九班,还有营机炮排重机枪班,我就交给你了。”

“九班加重机枪班?”郑尚武眼睛一亮,翻着白眼爬了起来,认真的看着连长问道。

“对头!”

“排长,我也是个小排长啰?”

“是,小排长,格老子的,看不出你郑尚武还是官迷呢!”排长范抗美也是四川人,跟郑尚武还算小同乡,因此两人说话总要带一些本地的脏话。

陈钢又划亮火柴点了两根烟,递一根给范抗美后,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啥时候学会打重机枪的?小郑。”

“在营里捣乱那阵子。为学这个,还跟他们机炮排重机枪班的前班长打了一架。”郑尚武摸着身边的53重机枪说着,眼神停留在枪身上,似乎陷入了某种深沉的回忆。

陈钢没有说话。他清楚地记得,那次事情闹得很大,小牛犊子为此蹲了三天禁闭室。如今看来,三天的禁闭室蹲得实在不冤枉,没有郑尚武消灭敌人的重机枪手并果断利用缴获的重机枪压制敌人,尖刀连的伤亡肯定会翻倍,说不定现在也拿不下763A高地。

作为连长,他说不清为何平时六个人摆弄的53式重机枪,刚才郑尚武和范抗美两个人就能操纵起来建立大功?他也说不清为何平时的捣蛋鬼,到了战场上就接二连三的立功?他只知道,作为连长,战时的连长,宁愿手下所有人都象郑尚武这样。可惜,现实是大多数人都很紧张,甚至基本的战术动作都不能切实地执行。

“小郑,如果,如果这战斗以后我还活着,一定亲笔写材料给你请特等功。”

连长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敌人随时会反扑,他还要组织全连修缮阵地,准备应对敌人的进攻。时间,对于这位战场指挥员来说相当的紧张。

范抗美看着傻笑的郑尚武,又捶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好了好了小排长,现在老子跟你说正事。”说着,他收敛了笑容,正色道:“南坡极有可能是越军反扑的主要方向,山区容易起雾,起浓雾!熟悉地形的越军肯定会利用早晨的浓雾为掩护,偷袭我军阵地。你手里现在有两挺重机枪和一挺轻机枪,总共14个人,从东边独立树到西边的那三块岩石,正面250米是你的防区。为了应对敌军的偷袭,你必须建立一定的防御纵深,还要派出潜伏哨监控敌军行动,以防偷袭。任务很重,能不能让连长亲笔为你请功,就看你这次的表现了。记住,你不是一个人打仗,不是一个人完成防御任务!”

排长说完,吧嗒了一口烟,将烟屁股踩到脚下,顿了顿,也转身走了。

郑尚武愣了愣,就着天边鱼肚白的光线转头观察一阵地形,突然喊着“九班、重机枪班,集合!”跳起来。

看着沈永芳眼光中闪动着的异样神采,看着逐渐聚集在堑壕避弹所里的战友,一种莫名的自豪感升腾起来,又马上被排长留在自己脑子里的话压制下去,只有沉重的责任感沉甸甸地压在心头。似乎是自古以来,“没有责任感、没有政治觉悟、没有纪律性”,就是大家对郑尚武的评语。如今,连长和排长把重大的责任交托在郑尚武的肩膀上,他不想自己的这种形象继续保持下去,或者说,他要趁机重塑自己的形象。

“同志们。”他很拗口地很正式地说出开场白,实际上他宁愿用“兄弟们”这个词。经典电影里,好人总是互相称呼“同志”,敌人往往称兄道弟,不过“同志”这个称呼因为十年动乱而有些变色了。

“连长把南坡一号哨位交给九班和重机班,作为代理九班班长,我郑尚武也代理在这里负责。”

“知道!”

有人用短促的语调回答着,也有人故意拉长了声调,不过没有人表示其它意思。毕竟郑尚武前有抓俘虏,后有消灭敌军重要火力点并建立大功的战绩,众人还是很服气的,即使有些人心理认为郑尚武的觉悟还没有达到指挥员的水平,可上级的命令就得执行。如今在这里,郑尚武就是上级。

“我们的防御正面是独立树到三块石,要点是主山道。以一挺重机枪和九班机枪交叉火力封锁山道,机枪手各自清理射界内的障碍物,确定基准射击参数后告诉我一声。重机班的机枪放置在纵深120米第二道堑壕处,尽量做好伪装,射界为我九班两个机枪阵地以及之间的地域。沈班长负责三个机枪阵地的筑垒、伪装和射界检查。九班一组,跟我前出到山脚小树林附近潜伏观察。”

防御战斗,要求就是防御要点,防御要点的重点是构筑火力支撑点并合理分派兵器和人力。郑尚武知道自己的斤两,他把防御要求概略说过后,就将机枪阵地的指挥权下放给更“专业”的沈永芳。自己,却带着原班人马承担最危险、最繁重的潜伏哨任务。

因此,14个人个个服气,在一片“是”的应答声中各自散去,维护阵地、加深堑壕、加构单兵掩体和机枪发射预备阵地。

在一片铁镐钢锹声中,天色渐渐转亮,空气湿度也慢慢加大。郑尚武带着张勇和曾庆两位老搭档,在初起的雾霭中偷偷溜下763A高地,用隐蔽的动作钻进高地南边的一大丛灌木林中潜伏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