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严格训练应该如何严格


严格训练应该如何严格

休息巳多年,对部队的情况不甚了解。读了东风依旧吹的<打骂体罚出不出战斗力?>使我感到惊讶。‘打骂体罚’竟成了‘管理严格’、‘真理’、‘必不可少’的 了,那这不成了训练的有效手段吗?让我不理解,担心。这同我军的本质能够吻合吗?

中国人民解放军,她同任何资产阶级或其他军队绝然不同。她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她的本质体现于‘人民’。部队成员之间,没有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只有同志关系。这种关系,是我军战无不胜的原因之一。在过去的革命斗争中,战斗里,为了掩护同志,宁肯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这是共产党员、人民战士的本质。也是产生勇敢,战无不胜的根源。严格训练,是任何军队提高战斗力的重要手段,无可置疑,问题在于如何严格法。

记得1944年我参加‘学兵团’接受军训的时候,训练机构是抗大胶东分校。我的连长是一位多次负伤,右手小指、无名指被打掉的残废军人。使用驳壳枪都极为费力,可枪法极优,人可也挺厉害。被训同学多为成年,但也有一部分十四、五岁者。夜间紧急集合,要求十分钟完成,背包要三横二竖,起床着装无照明。那时还打‘裹腿’,打松了站不住向下脱,打紧了腿受不了。小同学哪能完成?一次紧急集合,当人员集合完毕要行军的时候,王洪本同学的被子也散了,‘裹腿’也掉下来了,狼狈极了,这哪能行军? 急得直哭,不走了。连长过来夹上他的被子,给他解了一只‘裹腿’,背上他的步枪,(洪本年令最小,个子又矮,枪比人高)命令他‘赶快跟上队伍’。他边哭边跑地跟着队伍完成了训练任务。晚饭后连长又亲自教洪本练习着装。此事感动了大家,人们都自觉地找时间练习叠被子、打‘裹腿’。跳木马我过不了关,总是屁股落在马头上,一个倒栽葱,落在沙坑里,越跳越怕越跳不过。晚饭后游戏时间,连长、排长就来帮我练习。他们告诉我要令:起跑到他划的位置上,努力弹跳,双脚落到踏板上,用力向前,双手尽量落到靠近马头处,后用力向后一推而离马,就会顺利通过了。他们一前一旁地保护着我,以减轻我的恐惧。我胆子大了,很幸运,一跳就过了关,高兴极了。胆子大了,要令掌握了,就越跳越轻松。我投弹落后,也是在他们帮助下,完成到优良的。这是他们的严格训练方式,不是动拳脚。光荣传统、榜样力量是伟大的,在我带部队的时候,总是按他们的榜样去努力。被打出来的兵,一端他们带兵,能不动拳脚?

拳脚带兵,既违犯了纪律,又违背了人民军队的道德。<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第五条,‘不许打人和骂人 ,军阀作风坚决克服掉’ ;第八条‘不许虐待俘虏兵,不许打骂不许搜腰包’,就连俘虏兵都不准打骂,何况的自己的战友。纪律是取胜的重要保证。无纪律的军队,那是乌合之众。‘人民军队爱人民’这是我军的宗旨。在我军,同志之间是同生死共命运的生死与共战友,对战友动拳脚下得去手,良心何在?在战斗不利的情况下,为了部队安全撤退,常常需要一部分同志付出生命去拚命阻击,或杀出一条血路,这样的战友关系,你忍心动手打他?这些年的和平生活,可能使‘生死与共’观念淡薄,代之来的是权力、钞票。看起来好像此事并不太大,却使我感到了威胁。说胁乎一点,如真的如此,又不重视,让它发展下去,人民军队的性质是否会质变,我很担心。感觉上的小事,并不一定就真的是小事。敌人的文化侵略,思想渗透,常常使你没有感觉到像飞机大炮入侵那样的威胁,甚至会像毒品那样,使你在很舒服的感觉下被致命。强大的苏联,并没有在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面前倒下,而是倒在糖弹之下,变了色。网友们可能说:太誇张了,是的,可能是这样,可警惕是十分必要的。

版主、论坛负责人先生,我认为此小事并不太小,应该引起解放军领导机关关注。我们在这里吵吵,是可以起到点作用的,但距能起到注意解决实际问题还远,你们有办法将此问题反映到有关部门吗?如有,请关注一下,以保持人民解放军的纯洁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