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02 【捕俘】

longshenjihua 收藏 14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郑尚武运动到一丛芭蕉树下,曾庆和张勇也分别以岩石和灌木丛为掩护,靠近那人迹罕至的小路。按照战前的演练标准战术,郑尚武给两人打了信号,示意由自己开始,从越军游动哨最后一人开始下手捕俘。

钢枪紧握在手中,可这战场上的依靠如今却不能打响。郑尚武飞快地卸下56半自动步枪的三棱枪刺,将枪斜背在肩上,准备用刺刀解决敌人。

越军是由我军一手调教出来的,可以说:如今是师父和逆徒之间的较量。郑尚武根据我军的习惯确定,走在最后的那名越军就是哨长,这人应该活捉,让向导兼翻译审问,这样就能节约大量的侦察时间,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三名越军游动哨一前两后,拉开大约十来米的距离默默地从山脚走向山鞍部,也许是因为他们平时经常在这里巡哨,也许是因为北边的枪炮声带来巨大的压力,这些越军显得特别小心。

突然,越军游动哨停住了行进,各自飞快地找到附近的掩蔽物做好战斗准备。

郑尚武暗暗叫苦,他也听见高地上有些微动静,也许是尖刀班的其它战友运动上来了。此时他才醒悟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及时报告!但是,由于地形的复杂性导致越军被发现时已经近在山脚,也没有时间给他去报告。

他回头睁大眼睛看了看,山脊线上自己运动过来时经过的那丛灌木下,果然有黑影在缓慢地移动。看来,战友们也很谨慎,完全按照尖兵的动作运动到南坡。这就意味着被越军游动哨发现的几率不大。

郑尚武从挎包里拿出白毛巾,在芭蕉树的阴影后发出规定的信号:高举三下然后快速地向右边挥落。白毛巾,是夜间行军作战是方便辨识敌我的工具,也是尖兵与后续主力发隐蔽信号的工具。这个信号是向战友们提示:附近有敌哨,隐蔽向我运动。

三名越军游动哨隐蔽观察一阵,高地上繁杂的植被和崎岖的地形,不仅仅导致郑尚武等人的视线受阻,只能依靠潜听发现敌人,也造成越军的观察视线受阻。敌人没有发现山脊线处缓慢越过的尖刀班,更没有发现隐蔽在近处的郑尚武等人。

一阵唧唧咕咕的鸟语交谈后,三名越军从隐蔽处站起身来,聚拢到一起又是一阵小声的交谈。郑尚武甚至能够看到他们的目光看向北边的边境线方向,甚至能够在漆黑的夜晚,感受到这些越军的惊惶心理。

此时,敌军距离郑尚武的隐蔽处——芭蕉树丛,不过十来米远。

黑暗中,白毛巾发挥了巨大作用。一番无声的交流后,尖刀班分成了四个战斗小组,郑尚武的尖兵组负责捕俘,班长马国庆带领正副机枪射手担任火力掩护,40火箭筒正副射手则负责监视对面高地上的敌情,其它战友则形成保障组,协助捕俘组行动。

前些年国内的动乱并没有过多影响到边境部队,郑尚武所在的35108部队因为地处边境地区(思茅),所以军事训练一直没有因为政局的动荡而拉下,保持着很高的战术修养。如今,这种修养表现在这次临机捕俘的战斗中来。

黑暗的山地丛林中,一张大网已经撒开,越军游动哨却浑然不觉,嘀咕了一阵后又按照一前两后的搜索队形向山鞍部走去,也就是向郑尚武隐蔽的那丛芭蕉树走近。

十米,五米,三米……

第一名越军走了过去,郑尚武能够看清敌人手上拿着没有刺刀的56式冲锋枪(实际上是苏联制造的AK47)。稍微拖后的敌军慢慢从郑尚武身边走过,敌军哨长位置正好在队尾,正好在经过郑尚武身边的时候,这家伙突然背向郑尚武转身去看对面的高地——那里,是越军的既设阵地。

战机!

郑尚武闪电般跃起,扑倒敌人的同时将左手的白毛巾堵在敌哨长的嘴上,三棱枪刺狠狠地比在敌人的喉咙口,低声喝道:“诺松空叶(缴枪不杀)!”。同时,张勇和曾庆也一跃而起,张勇一脚将错愕惊讶的敌人踹翻,然后一个虎扑上去控制住敌人;曾庆则负责敌军最前面的尖兵,黑暗中两人扭打在一起,仓卒中发出的声响并不大。

黑瘦的越军哨长惊惶的眼珠暴突着拼命反抗,郑尚武不得不用枪刺在他肩膀上捅了一记,等支援保障组的战友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那家伙时,越军哨长才低沉地呻吟着老实下来。

“班副,没事吧?”班长马国庆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低声询问着。

郑尚武把俘虏的冲锋枪垮在自己肩上,又将俘虏的手榴弹、弹夹等物卸下,瓮声瓮气地回答:“没事,狗日的撞了我鼻子。”

“嘿嘿,三个舌头,咱尖兵班功劳大大地哟!哟,流血了?”

黑暗中,班长马国庆解下水壶,将白毛巾浸湿后递给郑尚武后,径直去安排押解俘虏。

湿润的白毛巾在后颈窝产生冰冷的感觉,鼻血很快被止住了。郑尚武左右看看,战友们正押解着俘虏分批从山鞍部回撤,山脊线上,接替九班尖兵位置的战友也在进入观察位置。

小战得胜的惬意情绪顿时涌了上来,左肩56半自动,右肩缴获的冲锋枪,带着些许得意和战斗后身体因为长时间的紧张突然放松的颤抖,郑尚武回到高地北坡。

“尚武,打得不错!先去休息。”山东汉子连长陈钢拍着郑尚武的肩膀如此说。

“郑尚武同志作战机智勇敢,战后一定为你请功。”政治指导员严崇德的话始终有些功利的政治味道。

刚刚舒展眉头“嘿嘿”傻笑的郑尚武一下想起了还背着的处分,顿时闭了嘴再也笑不出来。

“小郑,吃点干粮眯下眼儿,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王安国递来水壶和压缩饼干,这位负责作训的副连长最了解郑尚武。

现在的郑尚武哪里能马上睡着?他就着水吃了干粮,抱着两支枪坐到一边仔细打量,最后他选择了缴获的冲锋枪。那枪的钢材看上去比国产56冲锋枪要好,黝黑的枪管在幽暗的夜色中泛着蓝光,弯月型的弹夹里装着30发黄澄澄的步机弹,跟56冲和56步的子弹完全通用。

作为特等射手,部队发给郑尚武的枪是56半自动步枪。与冲锋枪(突击步枪)相比,半自动步枪具有更远的射程和更高的精确度。不过郑尚武清楚地知道,在当前的山地丛林作战,射程和精确度没有火力反应的速度和火力密度重要。这是他选择使用缴获武器的重要因素。

连长、指导员和向导在审问俘虏,断断续续的谈话中,郑尚武也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地沉沉睡去。整整三十个小时没有合眼,又承担了尖兵任务打了个捕俘战,他的体力和精力早已经到了透支的境地。

等他被战友摇醒时,一场攻坚突袭战正要发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