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正文 第十一章 战争风云(四)

沧海孤云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size][/URL]   当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宿舍的时候,我醒了。坐起来习惯的看看手上的表。才10点45,还早。在睡一会,好久都没有怎样舒服的睡过了。想着想着就躺了下去,可还没等我闭上眼睛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应该没什么啊??那怎么会睡不着呢?不会是因为时间吧!不是才10点45吗?等等!!10点45?!该集合开始训练了。当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


当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宿舍的时候,我醒了。坐起来习惯的看看手上的表。才10点45,还早。在睡一会,好久都没有怎样舒服的睡过了。想着想着就躺了下去,可还没等我闭上眼睛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应该没什么啊??那怎么会睡不着呢?不会是因为时间吧!不是才10点45吗?等等!!10点45?!该集合开始训练了。当我跳下床,整理好衣裤,正要叫集合的时候,我看见战友没那熟睡的脸上露出的微笑。我犹豫了,叫还是不叫??算了,我自己也放自己一天假吧,刚回来应该让他们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走出宿舍,轻轻的关上门。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里忍不住的感叹!还是远离战场的,远离硝烟的地方的空气闻起来比较舒服!一个人慢慢的走在有树木遮阴的小道上,看着那些还在操场上顶着烈日训练的战士,心里由衷的感谢他们。在这一刻,我忘记了我是一个刚从前线退下来的军官(张昊:老板,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开始我的假期啊!你安排的这个突发事件的时间也太长了一点吧!沧海:怎么你不愿意?!那好,我就在给你找点事做做!张昊:不会吧!)我好象放下一切,向同龄的孩子们一样,依偎在父母的身边。


走着走着,我来到停放我们所使用的全部车辆的仓库门前


“对不起,我想问一下,你知道我们的指挥车停在那个位置吗?”


当卫兵看清来人和肩上的军衔后,毫不犹豫的回答到


“报告张昊中校,你们的指挥车停在左边倒数第三个仓库”


“谢谢,那请问仓库大门的钥匙是谁保管?”


“报告中校,是由司令员亲自保管”


二十分钟后,在王少将的陪同下,我来到了停放指挥车的仓库前。当王少将把钥匙插入一旁的电子锁,门缓缓的打开。看着里面停放的指挥车,和车上的弹恨,我的眼泪开始又开始在转动。


进入车里,打开系统。车里的灯光在这时候全亮了,看着一张张椅子,仿佛那些正在医院治疗的战友还坐在这里忙碌。但我知道,现在不是应该想他们的时候,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坐到通讯台前,拨通军委的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找谁”


“你好,我是张昊中将。我有紧急事情找李主席有,可以帮忙传达吗?”


“好的,请你稍等,我去问问”


两个半小时后,我终于把取的磁盘质料全部传过去了,终于做完我该做的事了。好困,慢慢的,上眼皮开始和下眼皮交战。我就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当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看一下表。已经是下午5点20了。肚子这时候也开始向我提出抗议,我拍拍肚子“老伙计,我这就去,你别在催我了”站起来正准备要走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欧阳。我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安静的时候都会想起她;想念她的笑容;想念她头发里吟隐隐越越散发出来的香味。我又坐回通讯台前,再一次的开始呼叫欧阳


“喂,你好,我是欧阳。请讲”


“欧阳,我是张昊。你还好吗?”


“哦~~~~是张昊上尉,不对,应该是张昊少校了。不是吗?”


“欧阳,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什么解释,你也不用给我解释什么,因为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对了,找我有什么事吗?"张少校"?”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里没理由的难过。为什么她要用那样的语气和我说话?难道就不可以和我好好的谈谈吗?


“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你的电话可以不用钱,但我的电话要用钱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挂了。免得浪费我的电话费”


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后,欧阳深深的吸了口气“终于出了口气了,该死的张昊,害我呆呆的等了他一个月的电话。他到好,那一次电话后就再也没有打来过!还害我白白为他担心了半年。听他刚才说话的语气应该是才刚睡醒,真是可恶!哼,想起我就给我个电话,想不到就忘了我是谁!我有这么差吗?真气死我了。”欧阳踢着路上的石头慢慢的走回家。


“如果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请别用哪种语气和我说话好吗?”


“对不起,我想你误会了"张少校"。你没有做错什么,你也不用给我道歉。我也承受不起,好了,就这样,我到家了。拜拜”


耳边传来的是嘟赌声,我无力的把电话挂上。想了想,又拨了个电话回家


“喂,那位?”耳边传来的是父亲的声音


“爸,是我。我是张昊,你和母亲的身体还好吗?”


“是你!以后不许你在打这个电话,以后我不会再认你这个儿子!”


“爸......”


“不要叫我爸,我受不起你这一声。你怎么在战场上下那样的指令?你还是人吗?别以为新闻没报道我就不知道,你好有骨气!下屠杀令。我不想以后被别人指着脊梁骨骂我。对你的所做所为,我感到难过。从今以后,你也不许在叫我爸爸,我也不会认你这个儿子!还有以后这个家不欢迎你”


话刚说完就把电话挂上。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家里人要这样说我。他们只知道我下屠杀令,但他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不知道到,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如果是,好!那我承受。关上系统后,我一个人龟缩在一个角落。我知道我在哭,但没有哭出声。眼泪就顺着脸颊往下淌着,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我只知道我哭累了然后睡去。在梦里,我梦见小时候父亲把我抱坐在他的肩上;梦见我靠在父亲那宽厚的肩膀上熟睡。我梦见和欧阳的第一次见面;看到她的笑容;她笑的好灿烂........


当手上的表把我吵醒的时候我知道,新的一天即将开始。整理好衣服,走出指挥车。看着出早操的士兵们,我开始加入他们开始和他们晨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