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兵临城下?

易_阳 收藏 4 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记者:杨教授您好!我们这期的标题是“货币战争,兵临城下?”。之所以打个问号,主要是很多学者的对于这个的观点也都不尽相同。有的学者认为中国已经卷入了货币战争中,而有的则不这么认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杨教授:宋鸿兵写了《货币战争》这本书,我们就从这里说起。我最近也想写一篇文章,还没开始动笔:《阴谋论和规律论》。这个问题概括到哲学上的高度来讲,就是阴谋论和规律论的关系。这个问题我已经讲过几次,除了立场和利益的问题,如果没有偏见的话,我认为我的这个说法是站的住脚的。

首先,概括这两个“论”的关系,就能说明问题。所谓阴谋论,长期以来是一个非主流的看法,比较早的是美国的拉鲁什学派,在30年前就写了很多关于暗杀的问题,和宋鸿兵书上写的一样。我20年前就看过这些东西。拉鲁什学派来往于世界各地,揭露金融资本操纵世界货币。他们预计的很多事情后来都出现了,很多国家都金融崩溃。美国克鲁格曼也预计到亚洲金融崩溃。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就是阴谋论的证明, 有人操纵大数量货币,冲击国家金融体系。

10年前一些德国人访问中国学者,他们是美国拉鲁什学派的德国朋友,我这才感觉到拉鲁什学派的背景与德国有关。 他们拿着孙中山先生作铁路总监时画的欧亚大陆桥的图,说孙中山很伟大,一直有梦想,就是修10万公里铁路,连接亚欧大陆。他们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世界是美英日三国的海洋霸权,加上犹太人的金融资本来控制世界。 我才知道孙中山还有这么一个伟大之处,原来只知道他是中国华盛顿。我现在到处讲孙中山的三大贡献:建立共和国,退位保中国不分裂,第三大贡献就是连通亚欧大陆桥。 他当时的战略就是中国和欧洲要联合,来抵抗英美的海洋霸权和货币霸权。

当时这个思想是非主流的,中国又处在改革开放时期,好像宣传这个就是反对改革开放。但当时我也有所保留。德国人鼓吹这个理论,实际上是把两次世界大战的责任推到英美身上,说是英美为了防止贯通欧亚大陆而耍的阴谋。这样的话,两次世界大战德国就没责任了。这个学派有德国背景,而且有黄金背景。鼓吹美元不行,就意味着鼓吹黄金。

规律论一直就是主流,是西方经济学和各国当权者一直奉行的。规律论就是说,历史是有规律的, 而我就是规律的代言人。 金融创新是规律,谁都不可以不这么做,最著名的就是麦金农和肖写的《金融深化理论》。这本书奠定了西方金融上的规律论的基础。任何国家都必须超前发展金融,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必须发展金融创新工具,并不是谁设计的,即使是设计的,也是符合历史规律的,如果不这么做,就会被边缘化,最后就无法成功。

规律论有两个重大的欠缺:第一,它如果否认阴谋论的存在的话,那么就是说,冲击也是规律,是必然的。 自己被冲击垮了是自己的问题,是国家内部制度有问题,跟外国资本没有关系。这个说法就有很大欠缺。在金融上,不仅仅是制度问题,还有一个资本大小的问题,即使制度再好,如果资本规模小,仍旧会被人控制。所以不能掩盖大资本对小资本的控制。还有对规则的控制,强者利用规则进行控制是一个更高层次的控制。

第二,规律论否认在发展过程中有分配关系。发展规律是存在的,你参与进来就能发展。但不能否认发展中间分配问题,有人发展,有人失败,多事人可能得不到发展的利益。

阴谋论假设在发展过程中,经济主体之间是有博弈的,这种博弈不仅仅来自个人和市场的博弈,还来自国家战略与政策。 阴谋本身就是一种博弈,在这样理解下,阴谋无处不在。阴谋论永远不可能在法律上被证明,但可以假设有阴谋。这是我最核心的观点。一个国家一个企业一个人,都必须时时假设来自别人的威胁。要对阴谋有个正确的理解。因为每个主体在发展过程中都是要争取利益的,发展只是一个客观的结果。就比如说“大牛市”,股市涨就是一个规律,但是真正赚钱的人并不多,只有少数人能赚到。这是怎么回事呢?这里面就有阴谋。别人策划好了,即使股市再涨你还是赚不了钱。

规律论在哲学上叫历史必然性,阴谋论属于个人能动性。 以上大概就是两者的关系。其实按照美国自由主义的观点,更应该强调的是个人能动性。所以他们就有阴谋论。但是强者总是把他们行为解释成规律所在,强调规律就是这样,我是应天命做事。

搞文化大革命也说历史规律要求我们发动文化革命。后来我们反思到:规律是需要代言人的,谁可以为规律代言? 就是那些能够主导现实的强者,有权力有金钱的,他们需要话语霸权。

规律论和阴谋论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两者都存在,不可以随便否定掉其中一个。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解决好,过分强调历史规律性。

记者:那您用这种眼光来看待中国经济和人民币升值,是不是也认为是规律与阴谋同时存在?

杨教授:当然。这根本就是哲学问题。我再插一段话。

文革时期我国最左倾时,连《资本论》都不让看,大家只读毛泽东选集,马克思主义33条。如此左倾的年代,居然保留一本普列汉诺夫的《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虽然作者被批判为“中国的陈独秀”,但把这本书誉为马克思主义的经典。

马克思在历史发展规律上的理论,比较僵化,他把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变成物质生产力,但是过分强调历史规律。 后来恩格斯在晚年时候,说你们不要错误理解我和马克思,我们当年和青年黑格尔派论战时过分强调历史规律了,历史并不完全是这样的。于是普列汉诺夫的这本书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经典, 作为对马克思主义的补充,强调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从哲学上来看,反对马克思的西方经济学家,在历史观上和马克思是一回事,左派右派是一回事。 马克思主义里面有“西方中心论”和“历史规律论”。

我一直说要超越左右翼, 左派右派表面上在产权制度,政治制度上分歧很大,在哲学层面很一致。我指出了“西方中心论”和“历史规律论”,在哲学上必须超越这些理论。 历史是人创造的,但人不能随心所欲的创造历史,人们的行为是有客观规律可循的,但这个规律是在人的行为之后才能确定的,不是在还没做的情况下,就有人告诉我们必须怎么干。 事实上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意志来干,到最后有客观结果。 这叫做“平行四边形的对等线规律”。

按自己意愿行事,这可以理解为“阴谋”,是微观的个体行为,即每个人都要压倒别人,得到自己的发展。到最后可能是谁也打不倒谁,才有谈判有交易,有双赢。 最后有人告诉你走中间道路是规律,那难道走两边道路的人就都走错了吗?并不是这样。支配人行为的动力始终是个人自己,而不是规律。规律只是一种结果。

有些人特别是强者、当权者都拿规律来要求人的行为,在这个层面来说,规律就不再是科学了,规律变成了上帝和信仰。文化大革命的发动也是这样,发动者说这不是我的个人意愿,是历史规律决定必须这么做。改革开放后对文化革命进行批判,这些批评者真正肃清了错误所在吗?真正领会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吗?没有。包括现在资本的力量一样的专制,经济崩溃、工人下岗等等现象,说是规律,非干不可。

我总结一下就是,规律是人的行为的客观结果,而不是我们一定要遵循的先知。 阴谋是假设其存在的,宁可信其无,不如信其有。两者必须兼顾考虑。

第二个问题就是回答你的问题,具体到了中国金融发展问题,一是要不要金融创新,二是创新过程中要不要假设有美国阴谋?肯定是两个都需要。我们可以谈些具体的问题。

记者:人民币升值压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杨教授:我的思路很清晰,而且我超越了你们访问的那些经济学家。许多经济学家没有思想,没有哲学理念。著名经济学家首先都是哲学家,思想家。马克思,索罗斯,亚当•斯密无一不是哲学家。没有理念,经济学不能成为经济学,就变成技术了。

人民币升值也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人民币升值就是规律。我在1994年就认为人民币该升值了,这13年来经过无数的论战,都证明我说的对。这就是说我认识到规律了。其实认识到这个规律也很简单。 1994年人民币超贬了,后来我们计算出实际汇率已升值,这是有经济根据的。

到2000年的时候,反对升值的人反而提阴谋论。我虽然是假设有阴谋的,但这件事上恰恰没有阴谋,人民币的确是该升值了。但有人鼓吹阴谋论,反对美国日本压迫我们升值。因为他们不想升值,又没有理由,就提出“阴谋论”。他们代表了中国出口集团的利益,其前身是计划经济时期的出口集团。 在计划经济时期,出口集团的利益就是最核心的。到改革开放之后,出口集团一直在干扰我们的汇率制度,一直鼓吹贬值。一直到2002年,中国都不敢升值。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中国出口集团的利益,僵化的思想和战略以及中国的出口导向战略,如依靠劳动密集型产品,依靠比较利益,依靠美国市场。就这一整套东西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就是这些人在阻扰人民币升值,这就是阴谋,阴谋不在美国,而在中国。

1998年金融危机,他们又鼓吹人民币贬值,这才是美国的阴谋,就是要打垮香港联系汇率,迫使人民币贬值。那时我就认为人民币绝对不能贬值。结果证明不贬是对了。

我1994年就看到了,人民币没有贬值压力,只有升值压力,周边国家都贬值,人民币也不能贬,因为人民币是该升的货币。 2000年以后人民币就该升值了,因为国际资本已经回归中国,他们知道中国要崛起了。大量资本进入会压迫人民币升值。首先我认为人民币就是应该升值,这是规律论。 升值对中国利益并没有害处,是有好处的。不能说美国压迫人民币升值有阴谋,即使有阴谋也不妨碍我们升值。

国际资本真正的阴谋,是利用人民币升值来赚钱,进入中国股市和房地产。他们要进入中国股市,就先把中国股市打掉进来抄底。 这样的共识是怎样形成的? 首先是国际投机资本的代言人索罗斯总结1998年冲击中国的失败在于“没有想到中国政府不守规矩”, 他进一步提出“市场经济非均衡理论”, 感到了中国的“历史性非均衡崛起”; 然后是国际经济学主流派接受了所谓“北京共识”,认为中国有维持稳定的能力; 然后是美国日本政府要求人民币升值;这等于给国际资本下达了一系列的动员令,他们从2000年开始偷偷进入中国,进入时搞了个阴谋,用四年时间把中国从牛市打到熊市,股指打掉50%。这就是一次明显的阴谋,在这个过程中低估股价,低估国有资产,低价购买大量资产,然后必然是特大牛市。 所谓阴谋,就是这样一系列的共识和行动组成的,未必有一个什么“司令部”在直接指挥。 你也可以说,这不是阴谋啊,这就是市场经济的规律啊? 也可以。 只不过说有阴谋,可以使我们国家提高警惕,在宏观上注意金融安全,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人民币升值没有阴谋,也不是我们受美国压迫的结果,我们是拿升值在和美国做利益交换,这也是可以的,比如要求美国欧洲转移高技术。人民币汇率在1:6以前,都是符合经济规律的。

概括起来,关于人民币升值问题有三点。第一,升值不能太快,太快会产生问题。中国在这个过程中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完成企业技术升级的历史任务是需要时间的,不能听任他国的要求。一年大概升值五毛到一块,升到一比六就要坚持住,但是我估计可能坚持不住, 到 1:5就危险。升值过程中要给企业五到十年时间,使他们在升值压力下转变企业战略,提高技术。这不是一两年就可以完成的。第二,汇率大概一比六最适宜。美国让我们升到一比四太过分了,这就有阴谋了。第三,在升值过程中控制泡沫经济的问题。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有股市和房地产的高潮,这里面没有阴谋。 万点我是最早提出的,到2013年股市涨到万点,不算有泡沫。可能更高。 在中小城市,房地产涨三四倍都正常。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在7年之内大概还能涨50%。 现在资产价格应控制涨速。中国经济和股市总体趋势很好, 只是速度快了些。 像罗杰斯等唱空中国股市的人,就是一种阴谋,也是一种小博弈。

流动性过剩是相对的,是市场机制不能容纳这么多钱,又缺乏大国战略,中国用钱的地方很多,外国资本来多少都可以吸收消化,但必须按照我们国家主义的思路来。扶贫、环保、技术升级、国防等方面都需要钱。但市场机制容纳不了这么多钱, 过剩资本只能流向股市房地产。 要利用10年大牛市,企业上市融资,政府收取印花税等,把这部分钱筹集起来,投入到国防等方面。

记者:现在很多人都把日本的“广场协议”看做是前车之鉴,您认为有什么借鉴意义?

杨教授:中国和日本性质不一样。我前不久刚从日本访问回来,与一些搞实务的政府官员交流过,对于泡沫究竟是怎么产生的,他们也不是特别清楚。归结起来,一个就是日元升值过快。实质是先决定了日元升值的预期,“广场协议”起了坏作用。 在升值预期下一系列资本操作,日元四年升值了60% 以上。 这里也有国家博弈,美国不让日本启动内需,让他产生泡沫,这是英美的阴谋。日本错误政策,放松住房贷款,财政货币政策双松。

我们国家和日本有两点不同。第一,日本在经济上没有主权,受英美的压力更大。而我国不同,我国经济不受外国左右,能顶住压力。第二,中国的内需没有启动,而日本当时已没有潜在内需。所以要有国家战略,单纯追求利润必然会使钱流向股市和房地产市场,光靠市场经济不行。我反对经济学主流派,美国通过他们给中国灌输新自由主义,在大量财富流入中国时候,光搞市场经济是不行的,搞市场经济和搞泡沫经济是一回事。这个过程中,可利用股市和房地产涨势,把创业板上市,国防企业、环保企业上市,社保基金可以作为股市平准基金。

利用泡沫经济,即使有泡沫我们也不怕。把价值变成使用价值,把虚拟经济变成实物经济。 日本当时没有可转换的余地了。如果转换搞网络,结果他们搞机器人,也是错误。美国是利用全世界资金建立新经济,最后股市崩盘,股民受损,但优良企业都起来了,是成功的。日本在泡沫经济中是失败的。中国会对日本的教训提高警惕,不会重蹈覆辙。

记者:中美在关于人民币升值谈判中,美国往往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就是要中国开放金融市场,您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杨教授:这个问题没必要听美国的,没必要受制于美国的压力。美国在中东事务还抽不出身来,而我们刚开完****,上层领导没有问题,美国明年大选总统是谁未知, 共和党恐怕是要下台了。新总统上来从中东撤兵,整个中东局势对美国是不利的。我们历年来对美国的让步太多,包括对日对台问题。我们没必要再对美国让步。如果我们自己有问题,改正就是了。如在环保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等方面。

记者: 盗版问题呢?

杨帆: 我一直认为盗版在一定时期是双赢。 中国人均收入太低,按这个收入水平没几个人能使用电脑,软件买不起,连硬件也不买。

打击盗版,政府无能为力,美国政府指责中国也没有用。 是谁鼓吹“小政府,大社会”? 又指责中国政府管的少,话语霸权完全在他那里。想减少盗版,美国可以把软件业转移到中国,使用中国软件人才,降低成本,降低软件价格。软件业的技术垄断和人才垄断不正是违反市场经济吗?盗版才是符合市场经济。

现在中美战略对话没有平等,是美国话语霸权。对话应该公开、扩大,要有人民的声音参与进来,要逐渐民主化,不要只限于官方对话。对于国家利益的让步,必须要受民众的监督,不能随便让步。官怕洋人,洋人怕老百姓,老百姓怕官,这是均衡。

中国需要一部分外国势力,制约官,但不能太大,让步要有限,开放是必要的,给外国人一部分利益,在客观上也有好处。 最近不是有外国资本想参股证券公司吗,我主张总部不可以,但在落后地区的分部可让外资参与。因为对于合资企业,当地政府不敢剥夺。 让步过程中,要提防像前段时间股市被低估,外国人“抄底”的情形再发生,让外国人的阴谋得逞,赚不正当的钱。中国在经济高速增长、财富聚集的时期,外国人想分享利益,必须公开。

我在深圳讲课的时候,还和股民们讨论,中国要不要守规则?要守,但是这个规则要改,要和美国商定下共同制定,共同遵守,要是美国单方制定的规则,还让我们无条件的遵守,这就不一定了。结果是大家热烈鼓掌,我今年一个贡献就是在中产阶级里面宣传爱国主义成功。当然,政府必须支持中国企业和人民,而不是把经济发展的利益让外国人无条件地分享。

在大战略大格局下,美国资本可以进来中国,我们同时要求美国转移高新技术,开放对我们的市场。 大层面利益交换就是美国日本退出台湾和澳洲,我们协调维持朝鲜和伊拉克。 中美的合作领域很多。我现在就认为美国日本应该把舰队从澳洲撤出,在澳洲搞自由贸易区,中国人进东南亚和澳洲。美国力量要从台湾撤出,台湾通过公投自然就回归。 这个过程应该和国内民主化同步,以民主联邦制的形式实现中国统一。美国应心悦诚服承认中国崛起,承认中国文化的高明之处。中国近代是受欺负的对象,中国的崛起并不会造成威胁。中国的民主制度搞的不好,我们自己也承认,但民主或专制与侵略与否没有必然联系,这主要是源于美国的偏见。中国应该在崛起过程中逐渐转向民主,这一点可以向美国学习。但不能因为民主制度不完善就把中国利益让与美国。

最后强调的是,人民币可以升值,但升值期间绝不能自由兑换。谁主张兑换谁就是民族罪人。一旦自由兑换,人民币随时可能崩溃。中国要管制国际投资资本和国内腐败资本。事实上现在中国管的很严,所以还没有出事,严格的财务制度使腐败资本也很难外流。等中国崛起完成以后才能货币自由兑换。中国发展模式和西方国家不同,要等人民币实际成为亚洲货币和国际货币以后,再宣布自由兑换。

我认为人民币在7年之内会成为实际上的亚洲货币,这样在国际上就形成美元,欧元和人民币。如果能和日本东盟合作更好,按权重搞一个货币基金,就是未来的 “亚元”。人民币表面上不能自由兑换,但在实际中一直就可以。比如说,人民币在香港实际就自由兑换,我研究过“双币”流通问题, 用双币流通形式来解决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 这样继续发挥香港的作用,包括广东地下钱庄在股市上的兑换,每天可达千亿规模,相当于自由兑换。但法律上不能写人民币自由兑换,否则如果一旦发生问题,就无法控制了,要保持最终控制权。如果中国搞民主议会制度,议员可能被美国收买。 现在宣布人民币自由兑换,一旦国际资本撤资, 我们想恢复外汇管制就难了, 结果是净等着崩溃。 迫使人民币自由兑换才是真正的阴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