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正文 第四章 遇见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673/


“老大,你还有几科没考?”


“还有海军的一科没考,空军的飞行员资格没考,陆军的单兵做战;野外生存训练没考,医疗系的野外紧急救护和外科手术没考,外语什么也没考。呜..............我想应该就这么多没考了”边走边回答胖子的问题


“张队,你知道那事吗?”


看着走过来的陆军炮兵队的队长何京


“哦是何二炮啊,怎么今天不去"打炮"跑来找我是要叫人打架吗?”


“喂我说张战犯你还不知道吗?今年我们有假期可以回去探亲,你回去吗?还有别一遇见我就是何二炮.何二炮的乱叫,容易让人想歪,我现在还没找到女朋友。别损坏我的名声”


“靠,你有名声吗?我怎么不知道?对了你刚才说的消息来源可靠吗?”


“100%可靠,是我听我们教官说的”


“那你回去吗?”


“费话,已经有4年没见老爸老妈了,我当然要回去了”


听完后我看着天空,是啊!我也有好多年没有见过老爸老妈,不知道他们的身体还好吗?这一次有机会一定要回去看看二老,让他们放心。想清楚后立刻向教官休息室走去


“报告”


“进来”


推开门进去,走到教官面前,教官也抬头看着我


“是小张啊,有什么事吗?”


“教官今年我想请探亲假回去看看我的父母”


教官奇怪的看着我不知道我是从那知道的消息,但既然我知道了他也就不在隐瞒


“好,你明天写份申请上来我给你批,不过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探亲假从这个月的28号开始,到下个月的28号结束,你可要早点回来参加训练知道吗?”


“明白了教官,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好的,你先回去吧,记住明天把申请交给我”


“是”


走出休息室我一个人慢慢的走在操场上,想着以前的事,已经有5年了吧或者更长的时间没有看见爸妈了。想着想着眼泪流了下来,想家的念头越来越浓,把不得现在就是返家的时间。想吃吃母亲做的菜,想和爸爸聊天,想和哥哥姐姐一起出去游玩,想.........现在我才明白当我穿上这身军装的时候我放下了一些东西,而那些东西应该是我这个年龄最需要的。


递上申请后,我每一天都过得度日如年,感觉现在现在一天时间变的好慢好慢,有时候简直认为时间是停止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想。终于等到28号了,早早的就在停机场上等侯飞机来接我们(不要问我行李,我来的时候一样没带,在部队一年四季都是一身军服,所以没有带回去的东西),在等待的时候又我检查了一编身上的所有证件和钱包里的钱,发现一样没少我松了口气,但又笑自己太过敏感,这已经是我检查的第4遍了。8点飞机终于来了,我们登上飞机向下面的战友挥手告别。飞机载着我们第一批回家探亲的学员返航了,4个小时后我们在S市军用机场降落,我打了个电话给刘爷爷告诉他我回来了就打的直奔国际机场。


“小姐我想买张到G省G市的机票,请问还有吗?”


“请你稍等我帮你查一下”


“好的,谢谢”


“还有两张,请你出示你的相关证件”


从身上拿出军官证递了过去,当那位小姐接到证件后才发现战在受票窗口前的是一名军人,但他穿的是黑色军服,是她所没见过的。而递证件过来的军人一看就知道年龄还不到18岁,她犹豫了是办还是不办?


“小姐,请你快一点,我赶时间,谢谢”


听到我的吹促后她果断的打了个电话到值班室请示。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来了个3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接过证件后看了一下,然后对那为小姐说“给予办理”说完把证件又还给了我。2个小时后我终于登上了回去的航班。在空中不停的有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使我感觉到N不舒服,我闭上眼睛不去理会那些眼光,又经过2个半小时的飞行我到G市了。走出机场看见来往的车辆心里不住的感叹“终于到,我终于快见到我的父母了”这时有辆车停在我前面


“兄弟,要走吗?”


点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兄弟,你是当兵的吧?要去那?”


“是的,请你送我到最近的汽车站”


“好的,但为什么我从没见过穿黑衣服的军官,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呵呵是吗?那我告诉你吧,我是四年前刚成立的三军特种作战部队的”


“怪不得,我说我怎么没见过呢”


就这样我和这位的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到了兄弟”


“多少钱师傅?”


“不用给了,你们当兵的只要是坐我的车我从不收钱”


“这可不行,部队是有规定的,我不能违反。”


“不行不行,你们当兵的钱我都收的话我还是Z国人吗?而且.......”


他话还没说完我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他愣了一下。对,我等的就是这一下。转过身从皮包里拿出100元钱打又开车门对他说


“师傅你的好意我心邻了,但是部队有部队的规定。你又不说是多少钱,那我只好自己估个价给你了”


说完把钱放在副驾驶坐上关上车门就往汽车站里跑


“喂,小同志,要不了这么多钱,你给多了........”


渐渐跑远的我已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当我在跑了一小段感觉安全后才停了下来。往四周看看,我晕!这么多车,那到底那辆才是去B市的??又站在那发了一会的呆,觉得这样站着也不是办法应该去找个人问问,但怎么问呢?伤脑筋


这时对面走来两个人


“姐,你看那人穿的好好笑哦。大热的天还穿着外套打着领带”


那个被叫姐姐的人顺着旁边的女孩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的是一个全身黑色打着领带的军官站在那发呆。在她仔细打量对方的时候,那名军官也往这边看来,当两双眼睛都看着对方的时候姐姐的心猛跳了一下,然后她低下头。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感觉有人在看着我,我向四周望去,看见一个女生看见我的眼睛后低下了头。是什么原因呢?我不知道,但看到她们手里的行李的时候我肯定了两件事“第一,她们是要回家的。第二,她们应该是学生”我走了过去。


“同学打扰一下,你知道去B市的汽车是在那上吗?”


“你是问我们吗?”年纪教小的回答我


“是的”


“切,拜托。想追我姐请你用点别的招事好吗?你现在这招已经有人用过了”说完用不削的眼神看着我


我真的生气了,我向那种乱来的人吗?我想追那个女孩还有用欺骗的手段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追你姐,请你搞清楚!我是刚回来探亲的,不知道回B市的汽车怎么走,看见你们所以走过来问问。如果你知道的话请你告诉我,如果你不知道的话也请你说句话,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还说不是来骗人的,你出去当兵回来不会连回自己家的汽车在哪上都不知道吧,我看你是另有目的。姐,我们走别理她。一看他就是个骗子,才多大的人就是个上尉了!还有你看我们Z国哪有黑色的军服?”


“你........”我指着她,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为什么会让我遇见这样一个不讲道理而且刁蛮的女生


“我什么我?告诉你,不要用你的手指着我。把你的手拿开,不要挡着我”


这时候有两个当兵往我们这走过来,他们向我敬了个礼,我立刻回敬他们一个(纯属习惯动作),当看清他们手臂上的标志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宪兵。而旁边的那个女孩则幸灾乐祸的看着我,看她的眼神分明是想看我出丑,但我不会让你如愿的。而她旁边的那位比她大的则是紧张的看着我,我则对她笑笑表示没事,而她马上脸就红了。我靠,我的笑的杀伤力有这样夸张吗!我怎么不知道?正当我糊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不适当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长官你好,请出示你的证件”


没办法只有把自己的军官证递过去让他们检查,他们看了以后又递回给我


“报告长官,检查完毕,请你收回你的证件”


把证件拿回放进内包里。又看了一下那个刁蛮女,她正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大不了自己几岁的男孩是正真的军官,而且还是个上尉!而旁边的女孩则是松了口气的样子,我又对她笑了笑,她立刻脸又红了。我无语


“同志,请等一等”


“长官还有事吗?”


“我是回来探亲的,已经有6年的时间没有回过家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坐回家的汽车,可以帮我吗?”


“好的,长官。对了,长官你的行李呢?怎么没看见?”


我尴尬的笑了笑


“到部队的时候就穿一身衣服什么也没带,后来穿去的衣服不能穿了也就丢了”


看到他们愣愣的表情,我又在他们面前晃了晃手,他们立刻反应过来。接着就带着我去找回去的汽车(张昊:老板汽车站里为什么会出现宪兵?沧海:我安排的,不然你怎么泡MM?)。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姐姐对妹妹说


“小妹知道了吗?人家可是真正的军人,不是你想的那种”


“我怎么知道吗!他的年龄根本不向,而且他还是个上尉。是谁都会怀疑的”


听了她的话后当姐姐的陷入沉思“是啊,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已经是个上尉了,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怀疑。但仔细想想他和那两个当兵的对话一个6年没有回家的男孩,那他应该是8.9岁就到部队去了,在那个我们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他已经穿上了军装。要是我有个男朋友向他那样有责任感就好了!”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简直不干相信这是自己的想法,双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看着我消失的方向。而旁边的妹妹看着姐姐奇怪的动作若有所思的往姐姐看的地方望去,她明白了


“姐,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上尉!?”说完看着姐姐的反应


听到有人拆穿自己心里想的立刻羞涩的低下头。但转念一想,不对,我上当了!马上拿起自己的行李,自己往前走。正要逗姐姐的妹妹发现姐姐一个人往前走不管她的时候,她知道老姐生气了。


“姐,你等等我啊,别走这样快,我以后在也不乱说了,你别气我了......”一边追一边说


坐在汽车上,心里的担心落下了,因为我终于踏上回家路的最后一站了。好想马上就回到家,想吃吃妈妈亲手做的菜,一定比部队里的好吃,不能在想了,在想的话我的口水就要流出来了。这时走上来两个人,注意一看,这不是刚才在遇见的两姐妹吗?她也看见我了,刚才没有注意她长什么样,现在我总算看清了是属于乖巧的那一类型。她也看见我了,但是愣了一下,应该是没有想到会在车上遇见我吧。她们在我的前排坐下,她转过头对我说


“对不起,我为我妹妹刚才向你说的话道歉”


“不用,你妹妹也没错不是吗?任何人看见我这一身都会怀疑的不是吗?”


她听了后把头转了过去,我也在后面欣赏她的背影。正当我看得如神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喂”


“哇”什么人?敢吓我,看我不.......当我看清来人是刁蛮女后我泄气了


“请问有什么事吗?”看见刁蛮女看我的眼神我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和你换位置,我坐你这。你去和我姐姐坐”


“为什么?”一定有阴谋


“你管我的,本小姐想和你换,怎么不行吗?”


“可是,这不好吧,大家又不熟.........”


“你这人怎么这样罗嗦,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说完笑着看着我


我看我还是换吧,不然不知道这个刁蛮女会想出什么怪方法来。在刁蛮女姐姐旁边坐下来后,我就看了她一下。她从我坐下来后就一直低着头,头发遮盖了她大半脸,使我不能够完全看清她的脸。但不能什么也不说就这样坐到家吧!那样我会闷死的(张昊:老板,我是那样的人吗?我罢演!沧海:好啊!本来想让你有个美好的假期的,但是既然你不想要,那我就给你加点突法事件。张昊:老板,我抗议!沧海:抗议无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张昊:..........)


“你好,我叫张昊。请问小姐芳名”说完友好的伸出手


“你好,我叫欧阳甜心,很高兴认识你张昊上尉”说完和我握了握手


哇,手感好好哦,她的皮肤好滑,手握起来向没有骨头样柔软。当我发现不对“我怎么握着人家的手不放”立刻松开,取下自己的军帽,借以演示自己的尴尬。但还应该说点什么呢?对了应该为刚才的事向人家道歉


“对不起,我为我刚才的失礼向你道歉”


“没事的,不用道歉”说完又红着脸低下头


一路无话,看看表汽车已经出发快一个小时了,我和欧阳除了刚才那几句话后就在也没有说过话。现在的她靠着窗子静静的睡着,仿佛没有什么事可以惊动她。看着她因为汽车颠簸时而皱起的眉头,我不知道我心里怎么会难过?难到我喜欢上她了吗?应该不会吧!但为什么她皱眉我会难过?应该是喜欢上她了,对!是的。我做了我一生中最为感叹的事——我把她摇醒


“喂,欧阳,你靠在窗子上不好睡,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靠着我的肩膀睡,我想我的肩膀应该比窗子舒服”


“呵呵,那好吧。就借你的肩膀用一下了,不过是免费的哦”说完笑了笑就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的心跳加快,闻着她头发上隐隐约约传来的香味,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好香”。底头看她的时候看见了她因为T恤领口过大而露出的一点点乳房。“妈的,你在做什么!别忘了你是个军人”马上把头抬起目视前方,就因为这一次使我在也不敢看她。(后来告诉她的时候她还笑我没色心没色胆,就因为这件事一被她提到我就.........脸红脖子粗的)


“噗嗤”


“你醒了”


“我一直没睡着,只是闭上眼睛想一些问题”她坐正了身体


“想什么问题呢?可以告诉我吗?说不定我知道”


她看着我笑了笑。好美!


“我是在想你的童年是怎么过的?你什么时候当兵的?为什么你要去当兵?难道留在父母的身边不好吗?”


她看着我期待我的回答,我陷入自己思考中“我的童年是怎么过的?我为什么要去当兵?为什么不留在父母的身边?”


她看着我在思考也没有打扰我,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等着我的回答,看我的回答是不是和她想的一样


“怎么说呢?”


“先说你的童年吧,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过的。在说你什么时候当兵的,然后是为什么去当兵难道陪在父母身边不好吗”


“那好吧。我的童年很枯燥的四岁的时候爷爷就把我带走了,因为爷爷的工作很忙没时间来管我我就在爷爷的书房里看书,在我五岁的时候就看完了近代史,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立志要当一名军人。后来偷偷的跟着部队里的大哥哥们每天早上跑步,当习惯以后就看他们训练。六岁的时候就被爷爷知道了,后来爷爷问我想做什么的时候我就告诉了爷爷我想当兵保卫自己的祖国,从那以后不知道爷爷在那请来了六位师傅他们每人教我一样我在三年半的时间学习了擒拿.散打.抬拳道.截拳道.格斗技巧还有泰拳。每一天都是训练,除了训练就没有别的事可以让我做的,这就是我的童年。是不是很枯燥?”


“不啊,你继续说啊,我在听。还有就是别停下来,当你说完后我不明白的我在问你”


“后来十岁的时候我进入少年军校学习,我选择了三军特种作战系也就是四年前成立的"特别行动部队"这是对外的称呼,对内我们叫"三军特种作战全球快速反应部队"我们是第一届学生。在学校里我们的训练量是其他部队的几倍;休息时间是他们的一半有时连一半也没有,在野外训练我们的物资只有别的部队的一半,但训练量却是他们的两倍,他们没有死亡指标,但我们有。我们的训练很苦。(说到这我的声音慢慢的变大,用来发泄在心里压抑了很久的话)。我为什么去当兵是因为我知道一点我应该重视我的民族;重视我的祖国,她已经受列强欺负的时间太长了,我不允许在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选择了去当兵来捍卫她的尊严。至于父母哪,我想没有谁想离开自己的父母的。但有的人选择了离开父母而来到部队,是他们每天都守卫着祖国的边防为我们站岗值班从而使列强不敢来侵犯,当他们拖下军装的那一刻,他们不是因为可以回家而哭泣;而是因为不能在为祖国站岗值班而哭泣。我记得有个退役老兵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明天就要走了,但今天不是我站岗,但我想在走之前在站最后班岗。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永远驻守在祖国的边防",有的人选择留在父母的身边,但他们的选择也没错,但如果每个人都选择留在父母的身边,那有谁来捍卫祖国的边疆来捍卫她的尊严。我记得我们第一天上早课的时候教官对我们说"你们要为你们自己感到骄傲!因为你们这个年龄的孩子们还在家里向父母撒娇的时候,你们已经穿上了军装做为一名军人肩负起了保卫祖国的责任!当你们从这毕业后你们将奔赴到祖国最需要你们的地方,我做为你们的教官我为能教导你们感到骄傲和自豪!"如果有人问我"你后悔过吗?"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我无悔"”


说完我松了口气,这时车里响起了一片掌声,我惊呆了


“好样的,有骨气”


“老子的儿子到18岁,老子一定要送他到部队去”


“以后老子要是听到那个骂当兵老子不会放过他”


...............


我站了起来向车上的人敬了个军礼,引来的又是一片掌声和喝彩声。


“看来你还是有号召力的嘛!”


“呵呵,费话。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300人的头,没有号召力行吗!”


“哟,有人好不要牙齿哦~~~~~~~哈哈”


这时身上的手机响起打断了我和欧阳的谈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