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94 没了的结局

zhurui1963 收藏 4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美军发现问题,对两辆战车进行直升机追踪。

然而过了河,就进入了丛林区。

两辆战车与美军直升机展开了一场丛林捉迷藏游戏。

老虎他们得以顺利上岸。

当天夜里,阮氏十二雄和阮诺,还有黎英回到了孟名山。


月夜总是充满着说不清的神秘,如水的光线让人心如潮汐般跳动。

老虎轻声道:“英,我终于又见到了你。”

黎英默默地盯着他。

“你知道,不光是我,我们十二个人都快发疯了。”

黎英点了点头:“因为我们欺骗了你们。”

“我不相信你会欺骗我。”

黎英摇摇头:“尽管我不同意,但是,我参与了。”

“为了你的国家?”

黎英点点头:“也为了我的一点私心。”

“我其实已经感觉到了。但是,只要我的祖国同意,我愿意再为你们做一些事。因为,”老虎紧紧地盯住她:“这是我爱人的国家。”

黎英摇了摇头:“我不会再同意。”

老虎盯着她,这个他深爱着的女人。

“你应该明白,保定不是一个适宜在现阶段建立游击区的地方。我记得毛泽东主席当年也是从遥远的井冈山,而不是北京近郊,进行的游击战。所以,我不要你在这里,作无为的牺牲。”黎英平静地道。

老虎一时说不出话来。

黎英继续道:“当初,他们想留下你,甚至让我劝你加入越南国籍,我都抱着幻想。所以,我才会在哪个叫帮帮的小镇和他们失踪,引你留下来。”她慢慢地靠近老虎:“我的丈夫,我真的希望留下你。”

老虎轻轻地拥着她:“我理解,英。”

“但是,我差点害了你。”她猛地推开老虎:“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在月光下抱住自己的膀子,一身仿佛都在颤抖:“那一刻,我真想牺牲了。看他们拿什么来留住你。”

老虎站了起来,一把抱住黎英。

黎英慢慢回过头:“是不是,不能得到的东西,就把他毁坏!”

老虎看着这个和自己在一起,哪怕是负伤,也没有这么可怜的爱人。忍不住轻轻地吻了她。

黎英在丈夫这一吻下,几乎融化了。

但,她还是一把象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老虎,使劲地挣扎着:“我们必须马上就出发,向北方走!”

老虎看住她,久久地重重地点了点头:“好!我们马上向顾问团汇报。”


阮氏十二雄,接到中国顾问团命令,立刻向北方回返。

顾问团立刻通知了北越总部,得到北越总部理解。北越立刻通知了南方局,并指令黎英和阮诺一路同行。

几乎就在这天夜里,老虎北返的消息,也不知通过什么渠道,传到美军的耳朵里。

于是,几乎每个美军的治安区,都组成了特种突击队,开始了对老虎的拦截。


他们在第二天中午,进入了胡志明小道的延伸区域。

根据老虎的判断,就是南方局,有其他的想法,但是,一,不敢出动部队明目张胆地对付老虎他们,因为这关系到两党的关系;二,南方局也不可能自己向美军暴露胡志明小道的秘密。

但为了防止万一,老虎把阮氏十二雄,还是分成了三个组。

第一小组,由黎英和老虎、阮诺、机关枪和迫击炮组成,负责带路;

第二组由老和尚、咬卵匠、猛士、水蛇组成,作为老虎他们的左翼,隐蔽前进;

第三组由阴阳无常、千里眼、神枪手、大嘴组成,作为老虎他们的右翼,隐蔽前进;

联络员是公羊子。

联络信号是中国南方山中的布谷鸟叫,一声为联系,两连声为继续前进,三连声为遇敌隐蔽,四连声为发起进攻。


这天晚上,他们进入了南方局所在区域,西宁地区。

老虎他们一直实行无线电静默。

这夜也没有找交通站,而是在山地宿营。

第二天天亮时,他们才突然出现在了一个交通站。

吃了饭,补充了弹药和给养。

接着以他们的急行军速度,沿着胡志明小道,急行军。

他们已行军八十公里,当日夜,他们仍旧在丛林宿营。

第二天才来到了又一个交通站。

这是一个大交通站,村子也很大。

老虎他们进入时,村子里一片安静,淡雾在村子里飘来飘去。

老虎皱了皱眉。

机关枪道:“安静得让人难受!”

阮诺刚要开口,老虎已经发出了三连声布谷鸟叫。

阮诺终于开口了:“已经到了,这个交通站的负责人洪水,和我曾经在一个部队里干过。”

这是一个独立的木楼群。

阮诺敲响门,对上了暗号,很快就有一个在越南很少见的大个子出来了。

见到阮诺,两人高兴地拥抱在了一起。

几人走进木楼。

那人皱起了眉:“为什么我们没有接到南方局有人北返的通知?”

黎英盯住他:“我们是执行秘密任务,你只要认识阮诺这个联络员就行了。”

那人冷冷一笑:“因为美军和南越伪军一直在破坏我们的中央走廊。凡进入交通站的人员,没有上级命令,一律暂时扣押!”

机关枪和迫击炮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那人显然早有防备,身子一侧,和椅子迅速地滚入了一个突然出现的洞穴里。

“不准动!放下武器,接受审查!”一个声音响起。

木楼的各个方向,甚至包括房顶都支出了AK47那杀伤力惊人的枪口。

老虎没有动,用眼神示意迫击炮和机关枪坐了下来,然后才开口道:“听着,我是老虎。老虎从来没有放下武器的习惯,所以,我不会放下武器。我现在坐在这里,立等你请示南方局。”

阮诺骂了起来:“洪水,你狗日的连战友也不相信。”

“少废话,残酷的斗争中,我们有很多战友牺牲了,也有很多软骨头成了垃圾!你不要乱动,刀枪无眼!”

黎英厉声道:“你们马上请示,时间一个小时!否则,耽误了我们的行动!我有权处置你!”

“你是谁?”

“天字111!”黎英轻声而有力地道。

里面沉默了。


村庄外响起了一声布谷鸟叫声。

老虎再次发出了三连声回应。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五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四周墙上和房顶上枪也一动不动地对着他们。


黎英慢满地抬起手,看着表。

突然洪水那近乎冷酷的声音再度响起:“阮诺,南方局一直联系不通。”

黎英厉声道:“请你把电台拿进来,由我向上级请示!”

“不行!”洪水厉声道:“除非你放下武器,走出来,在我的监督下发报。”

老虎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想把我们一个个骗出去缴械?哈哈哈哈!”

他突然发出了洪亮的笑声。

那其实是布谷鸟的四连声。

沉重的人体与木楼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


当然是公羊子、老和尚和阴阳无常他们上来了。

因为负责联络的公羊子就跟在老虎他们身后,在老虎发出三连声布谷鸟叫后,他立刻就紧跟着潜入了村子。

发现了洪水的行动后,才出村,把两个小组带了进来。

这九条大虫岂是好惹的,虽然知道他们是越共的人。这也被不妨碍他们动手。

九个人早把枪收了起来,一个个看准了自己要收拾的目标。

这一下去,就一个个把平日里收拾人动作尽力发挥出来了,不弄死人,但是要把人打得起码一时半会透不过气。


在房顶上的自然是那公羊子。

顶上一共就三个人。

公羊子围在腰上的鞭子一扔出去,正好套住一个的脖子。

那小子拼力一挣,刚好把他拉上了房顶。当然也背过了气。

公羊子脚一点房顶,手就象抓羊一样,又抓住了一个小子的脖子,一提一挪位,一脚蹬在这个小子的屁股上,这个小子的脚飞出去,只一脚,把剩下的一个小子蹬得飞了起来。

公羊子骂声:“摔下去会要命的!”

“啪!”左手一掌把这小子扇晕过去,右手的羊鞭再度挥出。

准确地套住那向木楼下飞下去的小子,身子也跟着飞出去,在空中一个旋子,和那小子一起落下地。


“啪!”那阴阳无常只打倒了一个,其余地就被兄弟们全撩倒了,疯也没发起来。气不过,一巴掌打在洪水的脸上:“你这么几个人也和我们斗!”

一把拖了他,就往屋里拖。

直到老虎大喝一声:“把他扶起来!”横眉指住他:“人家这也是忠实执行任务!”

黎英看住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洪水:“洪水,这些都是对我们越南有功的中国同志,如果你伤害了他们,我真的会枪毙你!”


老虎不愿多停留,补充了给养,再次出发了。

直到当夜进入了会山地区边缘的一处丛林,才向北越总部联络,汇报了他们遇见的情况。

北越总部回电,说南方局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表示洪水说的是事实。南方局也正是因此加强了各个交通站的保卫力量。因为老虎他们的身份特殊,不适宜事先通报。南方局要求,老虎他们在到达一个地方,应事先和他们联系后,由他们通知交通站,然后,才进入。

老虎决定马上报告南方局,连夜进入最近的一个交通站。

他们发了报后,就向最近的一个交通站进发了。

这是一个淹没在一片树的海洋中的村庄。

只有月亮,看不见一点灯光。

他们在接近村庄的树林里,发现了一群人。

一群拖儿带母的人,还有人在痛苦地呻吟。

“是老百姓。”黎英轻声道。

老虎挥挥手,大家慢慢地靠近。

突然有人站了起来,好象发现了有人过来,紧张地张望着。

黎英轻声道:“乡亲们,我们是游击队。”

老百姓们停止了吵闹,那张望的人突然伏下了身子。

迫击炮大声道:“我们是老虎的游击队!”

这当然是会山一带响当当的名字。

但是,一件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老百姓霎时间,发出了惊慌地喊叫:“老虎来了!”

人四散奔逃。

那伏下身子的人,一下子立起身:“你们这些畜生!我和你们拼了!”

手中的枪冒出了火花,嘴里发出疯狂地吼叫。

老虎厉声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现在我们包抄上去,抓住他,就能问清情况。”接着他发出了三连声布谷鸟叫。

机关枪和迫击炮收起了枪向两边包抄了上去。

突然,另两个小组都发出了三连声布谷鸟叫。

接着,枪声从四面传来。

公羊子象幽灵一样上来了:“老虎,我们被包围了。”

老虎一愣,接着沉声道:“马上让另两个组,朝我这里靠拢。”

从左右两边上去的机关枪和迫击炮,象两头饿虎一样,把疯狂的开枪汉子按住了。

两边的兄弟,飞快地靠了上来。

老虎轻声道:“一律不开枪,我们就在这里不动。”

“为什么?”阮诺急声问。

老虎笑了:“有人打起来了,你跑不跑?”

“我是傻瓜呀!当然跑。”

“所以,我不跑!”他回头:“全部就近隐蔽,不准发出声响!”

霎时间,大家全上了树,四周变得格外的安静。

只有月光在静静地流。

四方的枪声也稀疏下来。

接着,就是一些脚步声响起。在草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老虎睁大眼盯着地面,黎英却紧紧地靠着他,手中紧紧地握着枪。

她喜欢和老虎一起战斗,这个时候她不需要有一丝一毫的担心。甚至心里充满了对杀敌的渴望。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老虎突然在黎英耳边轻声耳语:“这不象美国人的作风。”

黎英静静地听着,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干扰老虎的思路。她这时就象月光一样静静地围绕着老虎,等待着他的判断。

人已经来到了树下,警惕地伏着身子,小心地向前走过去。

一个,两个...

“抓住我的腿,我要捉一个上来看一看。”老虎在她耳边轻声道。

他的腿勾住了树,黎英把他的腿压住。

一个人过来了。

老虎身子突然向下一掉,双手闪电般抓住了那人脖子,身子一屈,把那人拿了上来。一掌击昏了。


人终于走完了。

老虎把那个人抱着,溜下树来。

借着月光一看,黎英的嘴巴张大了:“黎元新。”

老虎一巴掌又把他拍醒了。

黎元新看着老虎,忍不住使劲地揉揉眼睛:“老虎!黎队长!你们真的回来了。”

但接着又一下子退开了几步,盯住黎英:“黎队长,你一直跟他们在一起?”

黎英点点头。

黎元新抓抓头,接着点点头:“对,过山贼判断是正确的,是有敌人伪装老虎!”


原来,美军知道老虎要北返,就派人伪装成老虎,到处杀人放火强奸。

今夜居然,把交通站所在村也烧了。

黎元新因为过山贼在会山,在分配时,自愿来到了会山游击队。

这是他和过山贼带的游击队过来的。


过山贼自愿带老虎他们北返,同时,南方局一支由0号首长亲自派出的卫队跟了上来,一路策应。

老虎他们回到了北方。

接着马上奉命回国。

顾问团的意思让黎英到中国休假一段时间。

然而有一个人不干。那就是黎英。

她要留在他的祖国,因为她的祖国人民都在经受战火的煎熬。

本来,给了他们最后一夜。

可是,那个夜晚,黎英走了,她回了南方,连再见都没说一声。

老虎流泪了。

公羊子问:“为什么?”

老虎摇摇头:“不是我再流泪,是黎英在流泪,我陪的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