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上部 南国烽烟 018 【苏醒】

longshenjihua 收藏 7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一架直五转动着旋翼降落在野战医院的停机坪上,下压气流还在旋翼的转动下继续吹拂地面,早已等待着的军医、军护就从尾门抬出一个个担架,快步向手术室冲去。 闻名全军的钢刀九连,活着的全部在这里了,一共八人,恰好是一架直五机运载救护担架的上限。从昆明军区杨司令员的直接命令中,野战医院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一架直五转动着旋翼降落在野战医院的停机坪上,下压气流还在旋翼的转动下继续吹拂地面,早已等待着的军医、军护就从尾门抬出一个个担架,快步向手术室冲去。

闻名全军的钢刀九连,活着的全部在这里了,一共八人,恰好是一架直五机运载救护担架的上限。从昆明军区杨司令员的直接命令中,野战医院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抢救工作准备周全,七个大型急救手术同时进行。

随后,直升机又将急救手术后的七名伤员送到位于昆明西山脚下的陆军医院,真正的手术是在陆军医院里进行。

熟悉的绿色和纯洁的白色,这是郑尚武苏醒后第一眼看到的“东西”,昏迷十六天后的视觉恢复,不是瞬间就能完成的。视界里的事物,只能由模糊的色块逐渐变成清晰的图象。

他没有死,最后关头他看到的景象不是幻觉!三营得到13军坦克部队的支持,提前打垮了嘎巴的越军,也提前几分钟攻上无名高地,就这么几分钟,让三营九连这个建制得以延续下来。当时还有呼吸的几个人都被快速赶到嘎巴的直升机运回国,在野战医院全力抢救下,只有石华因为伤势过重在飞机上牺牲外,其他七人都活了下来。

随后几天时间里,郑尚武恢复了一些元气,从前来探望他们的团长和医护人员嘴里,他也搞清楚目前的状况——自卫反击战结束了!九连的英勇作战牵制了316A师在战争初期的机动,我军才得以在代乃、柑糖地区重创这支越军王牌,并几乎全歼越军345师。

活着的,有原副连长王安国,他的肩胛骨被穿透掩体的高机子弹打断,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有沈永芳,从他身上取出三十多个大小弹片,大脑内脏却是完好无损,他也是最先在各个病房转悠的人;有曾庆,他彻底丢掉了一条大腿,却因为郑尚武救护及时捡回了一条命,否则必然失血过多而死;还有方正清等人。而真正属于战前九连的,只有王安国、郑尚武、曾庆、方正清和留在763A高地得到救治的十多个人。

这一天春光明媚,其实美丽的春城昆明每一天似乎都这样,只不过今天几个打不死的家伙终于得到许可,聚在一起开“九连诸葛亮会”了。

这个会的“会姿”可谓极不正规。肠子被敌人挑出来的郑尚武叼着烟斜躺着;曾庆坐轮椅;方正清是连人带床被推过来,一条腿打着石膏高高挂起;唯一好看点的是沈永芳和王安国,却也沾染了郑尚武不守纪律、不重视军容风纪的毛病,坐姿算得上是歪瓜裂枣。

“连座,说说咱九连的未来。”方正清是山西人,一副五大三粗的身板躺在床上,说话都很艰苦,却非要叼上一颗烟,其实医护人员根本就不准这些人抽烟。烟,是沈永芳偷偷溜出医院买回来的。

王安国皱了下眉头,想象自己的模样,又哈哈干笑了几声。以前的方正清可不敢这样说话,如今也堪破生死了,跟郑尚武学着用“国军”的称呼。

“前几天师长给我打过电话……”

“师长!”一阵高低粗细不一的惊呼。

“愿意留部队的就留,愿意回地方的就回,悉听尊便。不过,师长的真实意思是想大家都留下,怎么样?”王安国说完,扫视着众人。

曾庆叹口气,幽幽说道:“三条腿的也留下?”

“留下。”王安国说着,看了看曾庆的一条空裤腿和架在轮椅后的两条拐杖。

“留下做什么?打小越南?还是赖在部队里是让人养一辈子?”曾庆摸着自己唯一的大腿,语调里充满感伤的情绪,没等王安国说话,他就继续道:“我还是退伍吧,回家学门手艺也能养活自己。尚武,你说呢?”

曾庆难得地为自己做了一回主,以前他都是听郑尚武和张勇的。

郑尚武担心地瞅了一眼曾庆,点点头没有说话。他心里确实为曾庆担心:一个河南西南部农村的兵,少条腿回穷得叮当响的老家,加上他一向没什么主张,能过好吗?就算国家要照顾伤残功臣,可回到地方上跟在军队里,是两码子事!

“留下吧,做文职管仓库,这些小事也得有人做,首长们会安排好。曾庆,你要相信组织,是不?”王安国看出郑尚武神色中的为难,忙把郑尚武真实的意思说了出来。

曾庆坚决地摇摇头,他就是这种实心眼儿的人。认定郑尚武和张勇对他好,他就言听计从不说二话,认定不能死皮赖脸拖累部队,他就吃了秤砣铁了心,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曾庆,你傻了啊?”方正清很不理解地嘀咕了一句,见曾庆看向自己,又道:“老八路咱山西出了不少,还不是在干休所里乐和着?你也为咱国家做了贡献,咋就不能享受这种待遇?听连座的,没错!”

曾庆突然捂着脸低下头,肩背无声地抽动着。

顿时,病房里不再有人说话。这一屋子的人都有功劳,都负了伤,可只有曾庆留下大的残疾,不一样呢!真要去论价值讲条件,一条腿值多少钱?能够换来什么样的待遇?可是人有自知之明、有良心,相比牺牲了的连长、指导员,还有两百多个九连和曾经属于九连的兄弟,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良久,王安国才咳嗽一声打破尴尬的沉默。

“这个事情还是以后说吧。现在九连全在这里了,每个人都要完成一个任务,回忆这次战斗的每个细节,写成材料供上级作为评功参考。注意,一定要真实,不能忘记牺牲的同志。”

“连长,我咋写呢?”方正清在床上挥挥同样打着石膏的右手。

郑尚武嘿嘿傻笑道:“听说你跟小护士关系不错,你说她写呗!”

方正清还想争辩,却听王安国道:“散会,就这样。三天内完成任务!”

之所以急着散会,是因为接下来的话题肯定是对战斗的回忆,肯定是说那些战友们的牺牲,气氛能够好到哪里去?特别是几个人在一起,只要一个人掉泪,估计全部都要掉泪,正如方才曾庆一般。考虑到这个因素,王安国才匆匆结束了这次难得的“诸葛亮会”。

人“烟”散尽,郑尚武躺在床上抽着闷烟,刚才曾庆的哭泣让他很不好受,甚至陷入深深的自责。曾经,九连有机会可以不打无名高地那一仗。是王安国在征询郑尚武的意见后主动请战,而郑尚武却是在主观的好胜心理作用下支持王安国,这一支持,支持掉72条生命和曾庆的一条大腿。

诚然,九连立功了,立大功了!可是,应当享受功劳的是牺牲了的战友,而不是活着的几个人。还是那句话:活着本身,已经是最大的享受了!

反正郑尚武如今的脑子里就缠绕着这样的想法,刚开始的那种立功后享受的思想,在真正的血火战场上滚打一回后,早已烟消云散。经历过生死的人,才有可能看透生死。他扪心自问:在最后的时刻,可曾想过享受生活?享受功臣的待遇?没有!那时候的想法只有一个,死都不能落在敌人手里,要多拉几个敌人为自己垫背!

战场上,要真有很多的想法,那郑尚武就不是今天的英雄,而是看见敌人就屁滚尿流的狗熊!自以为聪明的人、想法多的人、自私自利的人,永远当不了英雄!

王安国去而复返,郑尚武也只好收拾起愧疚的心情,听连长的悄悄话。

“尚武,这次你出名了。那份口头上报的作战计划受到上级的重视,不仅仅是提醒出一个漏洞的问题。师长和团长都曾经透露,这次战争暴露出我军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作战思想僵化、军事干部素质低下、缺乏合同作战能力。你提出的计划,中心思想是主动出击,以精干小分队攻击地方要害,从而掌握战场主动权。这就跟我军检讨出的问题形成了对比,也切合今后边境作战的需要。小股精干分队主动出击作战,可能是今后一个特殊的作战模式。师长已经点名要你和沈永芳去军校深造,我也要去。只是你们在昆明,我去石家庄而已。”

郑尚武眨巴着眼睛看着王安国说话,连长说的话其中很多他并不太懂。

打仗胆子大,头脑灵活,有一定的计划和指挥能力,这种人全军的班长里面比比皆是。只是这次九连处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上,而郑尚武恰好捅了一个篓子,这才把这个“捣蛋鬼”摆放在全军班排长中最显眼的位置上。

他不知道,王安国现在也不敢肯定。事实是战争过后,全军马上就要掀起体制大改革,而改革的前奏,正是新旧军事战略思想的大讨论。此时,病中的老将粟裕已经在我军“打依靠人民群众的本土防御战”思想的基础上,提出“积极防御”的概念。

作为全军老一代的第一大将,著名的军事家、战略家,老将军的思想和小兵郑尚武在一次小战斗提出的计划中心思想,居然不谋而合。而老将军论证其战略思想的论据,也引用了在763A高地上的这个未批准计划。

一支沉睡了十多年的军队,一支在十多年里没有进步的军队,经过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到三月五日这场血与火的战争后,苏醒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