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塔在行动:苏联27.5万亿美元消失真相

xuwenbo82 收藏 4 10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果你从未听说过里欧·万塔(Leo Wanta)这个名字,请不要感到惭愧,因为应该感到惭愧是哪些号称是世界上最自由的西方新闻媒体。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故事,它早已在从新加坡到巴黎的国际金融和外交圈子里闹得沸沸洋洋,但西方主流媒体们却保持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沉默。


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金融事件,如果问题失控,全世界的金融体系将面临信用崩溃!


这也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金额,它涉及高达27.5万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归属,如果记入利息和投资回报,总金额将高达70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GDP的30倍!


这将是一个波及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和国际银行的惊天大案。


2006年5、6月份国际金融市场的剧烈震荡的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一笔4.5万亿美元的巨款从瑞士秘密汇到了美国,用以“私”了这一案件。如此巨大的资金转移引起了世界金融市场美元流动性短缺危机,由此直接导致了2006年5、6月份横扫世界的股票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包括黄金和白银)的暴跌。


究竟谁是万塔?他又是如何拥有27.5万亿美元的财富的?不是说世界首富身家才500多亿美元吗?怎么可能有人拥有比比尔· 盖兹还要多500多倍的财富呢?


当国际媒体成天炒作身家500亿美元的比尔·盖茨,蝉联世界首富宝座的时候,如果你信以为真,你就上当了。人们耳熟能详的所谓富豪排行榜上,你根本找不到“大道无形”的超级富豪们的身影,因为他们早已严密地控制了西方主要的媒体。


万塔的真实身份是当年里根总统最信任的金融战争专家,曾是美国财政部、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的高级官员。80年代,万塔直接受命于里根总统从事旨在颠覆苏联卢布的秘密金融战争。他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成立了“新共和金融集团”(New Republic Financial Group),公司运作资本仅1万7000美元,但是很快在美国秘密的海外账户资本注入后,万塔的生意越玩越大。到1990年10月,万塔以高于黑市一倍的比价(28卢布比1美元)完成了一笔以50亿美元买进1400亿卢布的利润极高的交易,这要感谢他在苏联内部的同谋们。在1991年1月和2月,万塔在伦敦黄金交易市场上大肆做空黄金高达2000吨。早已疲弱不堪的苏联经济,全靠着黄金出口这点养命钱,金价的暴跌在苏联的棺材盖上打进了最后一根钉子。


万塔的秘密行动被称为“伟大的卢布骗局”(Great Ruble Scam)。


在苏联解体后的几年中,万塔和其他美国金融战争的高级专家们与前苏联内部的腐败势力里应外合,大肆洗劫了前苏联的国家财富。情况一度荒唐到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撒克斯(Jeffrey Sachs)直接帮叶立钦修改总统令,美国律师乔纳森·海(Jonathan Hay)亲笔制定了无数俄罗斯法律条文和政府规定,美国财政部的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给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的信中甚至详细指导如何制定和执行经济政策。俄罗斯经济的病情在“美国大夫”的“悉心关照”之下,下场可想而知。


1991年的冬天对俄罗斯人民来说是异常严酷的,俄罗斯经济体业已严重失血的身躯,在国际金融家开动的超级通货膨胀这部“财富绞肉机”碾过之后,大批前苏联的社会主流人士的毕生积蓄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大学教授,医生,军官,工程师,纷纷走上严寒的街头,去兜售各种价格低廉的小商品,其中一部分人甚至不得不 乞讨。戈尔巴乔夫参加1991年11月马德里的西亚和平讨论会时,甚至不得不偷偷提前离开会议,因为他的俄罗斯代表团付不起宾馆住宿费。


苏联人民积累了70年的国家巨额财富到哪里去了?真像西方经济学家们所说的苏联经济早已“资不抵债”? 人民的财富真会“蒸发” 得无影无踪吗?


其实在超级通货膨胀中,财富并不曾蒸发,财富只是发生了转移。万塔的27.5万亿美元就是前苏联人民“蒸发”的财富的下落。


与历史上贫穷弱小的国家无力反抗西方殖民侵略的情况完全不同的是,前苏联拥有着强大到让美国无法安睡的军事力量,在军事实力仍然相当强大的状态下,整个国家遭到外部势力疯狂与彻底的洗劫,这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金融战争所展现出的巨大破坏力,丝毫不亚于苏联整个卫国战争的损失程度,所不同的是,卫国战争的巨大代价换来的是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而金融战争的惨败,导致了国家解体和经济长期衰败。战争对苏联的破坏仅仅持续了4年,而金融崩溃所造成的社会经济的灾难已经接近16年。

在搞垮苏联的金融战争中,万塔可谓战功显赫。但是,噩运不久却光临到他自己的头上。


1993年7月,万塔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威廉·塞辛斯(William Sessions)派往瑞士,目的之一就是抓捕一名要犯马克·里奇(Marc Rich)。这个马克·里奇也是一个传奇人物,他不仅是国际黄金市场上的一代枭雄,也是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的武器供应商,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的铁哥儿们。摩萨德及时通报了马克·里奇美国即将抓捕他的信息,马克·里奇及时离开了瑞士。万塔在瑞士扑了个空。


万塔在瑞士的另一个任务就是与白宫法律顾问(Deputy White House Counsel)文森·弗斯特(Vince Foster)会面,将2·5亿美元从万塔的账户上划给一个名叫“儿童防卫基金”(Childrens' Denfense Fund)的秘密户头上,这个基金的控制人正是美国第一夫人希拉里。


当事情办妥之后,弗斯特兴冲冲地回了华盛顿。万塔却突然被瑞士警察逮捕。万塔当时的官方身份是索马里任命的住瑞士和加拿大的大使(1993年3月),身为外交官的外交豁免权也未能帮助万塔,他实际上处于瑞士警方绑架的状态下,被非法关押了134天。


回到华盛顿的弗斯特在得知万塔被关押的消息后,立刻四处活动营救万塔。结果7月20日,弗斯特在华盛顿近郊靠近中央情报局的一处公园里,被发现“自杀身亡”。该消息震惊了华盛顿政坛。一个显然的谋杀事件,被当作自杀草草结案。身为克林顿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堂堂的白宫法律顾问,竟然惨死在离白宫不超过5英里的公共场所,而附近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央情报局的总部,这一切简直是匪夷所思。


当弗斯特突然“自杀”的消息被瑞士警方通知他的时候,最后还加了一句让万塔毛骨耸然的话,“弗斯特先生自杀的日子正是你女儿的生日。”


紧接着,更不可思议的事情接踵而来。美国威斯康星州税务部门查出万塔的公司在1982年和1988年少缴了1.4万美元的州税,要求瑞士将万塔引渡回美国。瑞士竟然答应了。万塔戴着手铐回到美国之后,因为子虚乌有的区区1万4000美元欠税,被判了22年监禁。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简直是错的没边儿了。打垮苏联“邪恶帝国”的美国“英雄”,却被自己人投进了监狱。


问题出在万塔认为自己是效命于美国政府,他管理下的巨款理所当然的是属于“民选政府”背后的全体美国人民所有。不幸的是,“民选政府”及其背后的势力,从来就把这笔不记在任何美国官方账目上的海外巨款当做自己随意支配的“小金库”,而在这个方面非常“较真”的万塔,则表现得处处不合作。早在1989年8月,当时的老布什总统就要求万塔打一笔10亿美元的款子到巴拿马朝圣者基金(Pilgrim Investments), 收款人是”Jorge” Bush。万塔有很大的顾虑,认为任何动用他掌管下的“公款”而进行对私人有益的行为,都触犯了美国的联邦重罪。财政部长贝克“开导”万塔说,像布什家族这样的人是超越法律的。万塔虽然最终照办了,但却留下了证据。目前,万塔能够拿出的证据显示有7430亿美元的款项被几届总统“不当”使用。


随后几年,万塔的兄弟和生意伙伴纷纷离奇死亡,他自己在狱中也三次被下毒,最终让他幸免于难的,还是只有他才知道全部资金的下落和密码。


2003年4月15日,在长期申诉冤情之后,终于美国联邦法官吉拉德·布鲁斯·李(Gerald Bruce Lee)做出了对万塔有利的判决,法官确认了万塔在法律上对这笔巨款拥有监管人的地位。2005年,万塔从威斯康星州的监狱中转到家里继续服刑。在他的法律顾问和美国两大律师事务所的协助之下,于2005年底与美国财政部和白宫达成协议,以4.5万亿美元的现金支付给万塔作为对他“卓越贡献”的酬劳,万塔同时答应放弃对其余款子的监管权。


万塔还提出提前支付35%的联邦税给美国财政部,总额为1.575万亿美元,因为万塔后来在弗吉尼亚成立了一家叫AmeriTrust的公司来打理他所管理的款项, 所以他将同时支付6%的州税给弗吉尼亚州,总额为2700亿美元。


这就是“万塔计划”(The Wanta Plan)的由来,就其规模和对美国经济的刺激作用而言,堪称“第二次马歇尔计划”。


“万塔计划”最终的协议于2005年12月签定,代表美国政府签字的是助理国家安全顾问威金森(Wilkinson)和财政部长保尔森。

美国财政部的记录表明, 万塔名下的基金包括:


相当于4.5万亿美元的资产属于里欧·万塔的AmeriTrust Group,Inc·,这已经在“账面”上了。


相当于8.7万亿美元的资产,已经在“美元系统之内”了,存在于主要国际银行的美元账目上,这些钱不曾被人“挪动过”。


相当于14.3万亿美元的资产仍然在海外账户上,为应收账款。这些钱早已被金融机构抵押和交叉抵押,对这些资产的召回,将迫使许多世界著名银行机构出现流动性危机。


2006年5、6月份,4.5万亿美元的巨款从瑞士秘密通过外汇交易和其它渠道进入美国的银行间交易结算系统(CHIPS),这笔有名有姓的钱却被“劫持到”了高盛, 花旗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aerica)的账号上。


忍无可忍的万塔向美国政府提出2006年7月31日为最后期限,如果万塔的账号上还收不到钱的话,他将可能向最高法院起诉政府,金融市场都摒住了呼吸,美国政府是否遵守法律成为了美元信用的试金石。


7月31日过去了,整个美国政府、国会山、新闻媒体全部鸦雀无声,就像这件事根本不存在一般。美国政府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出现了赖账!美元和美国国债的国际信誉也就随之化为乌有。一个法制社会的民选政府如果拒绝执行法律,这在整个西方社会看来,无异于信用彻底破产。


万塔以美国政府债权人的身份通知世界主要银行,停止对美国政府1亿美元以上的资金结算,除德国中央银行之外,其它金融机构表示同意。


美元在国际金融市场开始出现剧烈震荡,美元的信心从此进入了高危时期。


这笔4.5万亿美元的巨款现在究竟在哪里呢?它首先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了财政部在高盛和花旗银行的账户上,后来转到美联储,然后钱又到了洛杉矶的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从那里又被转回到纽约的美联银行(Wachovia Bank),最后这笔钱分别被转入不同的账户,其中就包括了短暂出现在万塔的AmeriTrust公司在摩根斯坦利的证券账户。


财政部已经“正式完成”了所有交接工作,美联储也已将烫手的山竽丢给了银行系统。如果万塔最终没拿到钱,那是银行支付系统出了问题,与政府与美联储无关。


目前,美联银行(Wachovia Bank)成了问题的焦点。美联储11月份三次“建议”美联银行拿钱。11月17日星期五,美国东部时间早上8:30,审计人员进入美联银行的纽约大楼,进行查账,美联银行当天直到上午11:00才开始对外营业。美联银行拒绝拿钱的原因就是“资金不足”。


如果最终美联银行仍拒不付钱,万塔势必上诉到联邦法院,该银行是美国金融系统的重镇,一旦被迫关闭,将拖垮整个美国银行系统,并最终波及全世界。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这样的惊天大案迟早会曝光。在局面难以收拾之前,必须消除以后可能的“隐患”。最近以来,国际金融界果然“意外频繁”。


2005年1月,中央情报局官员杰克·罗奇(Jack Roach)在试图取出万塔一个账号里的存款未遂之后,在瑞士联邦银行(UBS)的地下室里被谋杀。


2005年3月3日,法国银行家Edouard Stern在瑞士日内瓦的公寓里被枪杀。


2006年4月-6月,4.5万亿美元的资金被陆续通过外汇交易和其它渠道从瑞士进入美国CHIPS体系,从而造成国际金融市场上美元流动性急剧短缺,直接引发了5月和6月的世界范围的股市暴跌和大宗商品(包括黄金和白银)价格震动。


2006年7月13日,位于伦敦金融城附近的“铁山”(Iron Mountain)文件仓库“失火”,大火整整烧了3天,大量的国际金融行业的原始文件、凭证单据都储藏在“铁山”里,最终只落得个灰飞烟灭。


无独有偶的是,7月12日, 加拿大渥太华附近的“铁山”文件仓库,也被烧成了平地。


2006年7月22日,《达芬奇密码》中提到的罗马宗教组织“主业会”(Opus Dei)的银行家Gianmario Roveraro被人大卸八块。意大利反有组织犯罪的金融调查专家马克·萨巴(Marco Saba)认为“主业会”与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之间的“奇怪活动”,与万塔的钱,和银行家Gianmario Roveraro的死有密切联系。

2006年9月13日晚间,41岁的俄联邦中央银行第一副行长安德烈·科兹罗夫遭两名持枪歹徒暗杀并于次日不治身亡,其司机当场被打死。


2006年10月11日,俄罗斯“外贸银行”莫斯科分行经理亚历山大?普罗辛在私人寓所的电梯附近遭遇枪击而头部中弹身亡。


2006年11月21日22点左右,当俄罗斯专业建筑网商业银行董事会第一副主席康斯坦丁·麦谢良科夫驱车来到莫斯科诺沃苏谢夫斯卡娅大街他的寓所门口时,突然遭到凶手枪击,一枪击中背部,一枪击中头部,当场死亡。


是谁在杀人灭口?又是谁在销毁证据?


最先报道“万塔案件”的是伦敦的“国际货币观察”(International Currency Review)杂志,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国际主流媒体跟进报道,几乎没有任何官方评论。截至今日(2006年12月3日),在中文互联网搜索引擎“百度”上关于“LEO WANTA”的查询记录为0。


在google·com上关于“LEO WANTA”的查询记录为31,300。


世界上是否真有里欧·万塔其人呢?


答案是,确有其人。一个最简单的验证方法就是到美国官方的“监狱管理局”网站上去查寻,打进Wanta, Leo就可以了,他的号码是43419-053,入狱时间是:1993年11月19日,性别:男,年龄:65岁,种族:白人。


尽管关于万塔的正式新闻报道极少,但是如果查询90年代初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地方报纸,就可以找到对里欧·万塔案件的报道。


麦迪逊的主要报纸《Capital Times》1993年12月15日有一篇题目是“地方监狱关押着‘国际商人’”的报道,文中语气充满了调侃,“万塔先生说他在过去的几年里没有收入,他声称他的债务是美国政府的责任,因为他的生意是政府行为的掩护。而调查人员认为,万塔是一名国际骗子,他在世界上到处行骗,拖欠他人欠款。在一次明显的欺诈中,他造成了欧洲投资人50万美元的损失,他当时声称他是货币交易商,在中国有重要的生意。对于指控他因为欺诈在新加坡、泰国和瑞士曾被拘捕,他争辩说他告诉瑞士当局他是索马里大使,是副总统戈尔的朋友。他坚称自己是奥地利维也纳的合法商人,公司的总部设在Appleton(威斯康星)。”


1994年7月16日,另一篇题为“法官命令(对万塔)进行精神检查”,文中说“法官说他被告知,万塔先生对精神病专家说他曾是外国大使,为以色列秘密警察工作,帮助计划美国国防部的B-1轰炸机,今年可能要赚40亿美元。”


1995 年5月9日, 在《Capital Times》《税务欺诈庭审开始奇怪的旅途》一文报道,“助理检查官道格拉斯·海格星期一告诉陪审团,详细的证据表明了万塔设立了一系列的皮包公司来通过瑞士、中国和美国的银行进行洗钱,然后万塔用这些钱来支付一些无可挽回的债务。辩护律师约翰·施维兹则认为威斯康星州的检查官根本不理解像万塔这样的人是如何运作金融的。”


1995年9月15日,《Wisconsin State Journal》报道说,“精神病医生的检查报告将会说明万塔先生究竟是一个高级骗子还是一个可怜的精神病人。万塔先生是个世界周游者,他声称他是中央情 报局的探员,索马里住瑞士的大使,他还说他是前总统里根和布什的朋友。他是1994年的一本名叫《窃国大盗》(Thieves World)的书中的主人公,万塔导演了一出欧洲卢布骗局。”


如果“万塔案件”确有其事,而没有任何主流西方媒体报道此事,毫无疑问,我们生活在一个远比我们感觉更为可怕的世界里。


谁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统治者?他们的意图是什么?他们下一个目标又是谁?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金融黑洞,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帮处心积虑策划着建立一个伦敦-华尔街轴心控制下的“世界单一货币和世界单一政府”的国际银行家。


众所周知,如果有人控制了某种商品的供应,也就是做所谓的“霸盘”生意,那么他将可以获得高额的垄断利润。而货币与其它所有商品都不同的就在于它是一种社 会上所有人都必需得到的商品,谁要是控制了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权,这些人将毫无疑问地成为整个国家的主人,他们将能够随心所欲地获得超级利润。


如果国际银行家最终控制了整个世界的货币发行权呢?全世界的人民都将成为“新罗马帝国”的现代奴隶。他们将通过债务,而不是从前的锁链,来驱使和驾驭奴隶们的命运。


过去300年的世界历史,很大程度上就是国际银行家通过建立私有的中央银行来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并逐渐控制了民选政府、司法体系、新闻媒体、教育文化、武装力量的历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