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噬菌体聊斋馆:回家

jianghuisioc 收藏 108 214

回家


(一)

经过了在遥远的他乡几年的漂泊,阿发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阿发原本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庄稼人,可是接连好几年地里的收成都不好,不是旱灾就是涝灾,阿发一咬牙,离开了美丽贤惠的新婚娘子,出去做小买卖了。这个世上,无奸不商,无商不奸,可是阿发总归是个老实人,所以买卖也做的不如别人做的好,原打算做一年赚够了十两银子就回来的,但是阿发做了三年才攒了不到七两银子,他实在放心不下一个人在家独守空房的妻子,于是只好就这么回来了。


一路上阿发日夜兼程,辛苦异常,足足奔波了一个月。总算看到自己的村庄了,阿发疲惫的身子一下子有了精神,朝自己的家疾步走去。


(二)

在村口,阿发看到了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阿壮,阿发赶紧上前打招呼:“阿壮,几年不见了,你过的怎么样啊?”没想到阿壮象是没看到自己一样,径直走过去了。阿发心里一阵不高兴,看你那样子,又没做官,还摆什么臭架子。不过阿发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娇妻了,心中抑不住一阵狂喜。


到了自己家门口,阿发却不急着进去,他想偷偷观察一下自己的妻子。在外地的时候,每当自己向别人炫耀妻子的美貌与贤德的时候,常有人拿阿发开玩笑,说这么好的妻子,当心给你戴绿帽子,而他从来都是万分相信自己的妻子的。


家里的大门关的紧紧的,阿发又溜到窗前,窗户也关的死死的。阿发暗想,妻子果然不错,决不是什么招蜂引蝶之人,他小心翼翼的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小洞,见到妻子坐在床前做针线活,脸上还挂着泪痕,阿发心里一阵愧疚,自己说好一年回来的,结果一去就是三年,妻子一个人在家,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幸好还没有孩子,不然妻子就更辛苦了。


阿发敲了敲窗户,轻声喊了一声:“娘子。”妻子吓了一跳,一下子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叹了一口气,又重新坐了下来。


阿发只好再次敲了敲窗户,提高了声音喊:“娘子,我是阿发,我回来了。”妻子吃了一惊,走过来打开窗户,见到阿发真的站在窗前,喊了一声:“官人……”立刻就泣不成声。


妻子抽泣着打开了门,把阿发迎了进来,马上把门关好,一下子紧紧抱住了阿发,眼泪浸湿了阿发的胸膛。阿发也紧紧的搂住妻子,眼泪也是止不住的下来。妻子老了,憔悴了,还竟然有了少许白发。


过了好一会,阿发轻轻推开妻子,柔声说道:“娘子,这些年来你一个人在家辛苦了。为夫无能,这些年只赚了六两多银子……”说着,将手伸入怀里,天啊,我辛辛苦苦挣的银子呢?顿时阿发的血液一下子就凝固了,跌倒在地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妻子见阿发这样,赶紧使劲把阿发从地上拽起来,拖到椅子上做好,又端来一杯水喂阿发喝下,连忙安慰阿发:“官人啊,钱丢了不要紧,人好好的回来就好。”说完又是一阵哽咽。


阿发慢慢的回过神来,万般酸楚的望着善解人意的妻子:“娘子,为夫真的是对不住你,自从你嫁给我,就一天的福也没有享到……”看到妻子穿着一身的白衣服,阿发从怀里掏出一卷红布。“幸好这次给你买的礼物还没弄丢了,你拿去做身衣服吧。”


妻子收下红布,两人吃完饭,早早的休息了,不提。


(三)

第二天一早,阿发一觉醒来,发现妻子已经把早饭做好了,吃完饭,阿发想去拜访亲戚朋友,被妻子拦住了。“官人,你刚刚回来,一路上辛苦了,今天不要出门,在家好好休息。”妻子这么为自己着想,阿发当然就听从了妻子。


第三天,阿发想出去走走,妻子又拦住了他:“官人,你出去这么久,和我说说外面的事,好不好。”这个要求阿发无法拒绝,在家里和妻子说了一天的话,说到开心的事,妻子陪着他一起笑,然而在外的日子里,更多还是辛酸的事,阿发都没有和妻子说,怕她难过。


第四天,妻子还是不让阿发出门,阿发又陪妻子说了一天的话。


第五天,妻子还是不让阿发出门,阿发起了疑心,问妻子到底怎么回事。妻子支吾了半天,阿发不高兴了,妻子才吞吞吐吐的说:“官人啊,前几天,有几个官府里的差人来找你,说我们家欠了三年的地税和户税,我说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有钱,等我家官人回来再说,又送了他们两只鸡才把他们打发走,所以你最近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阿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这些官差,就知道欺负我们平民百姓,让我们这种人家和张大财主家交一样多的税,出同样多的差,这不是明摆着柿子拣软的捏吗?”妻子见他脾气上来了,赶紧抚慰了他几句。


过了一会,阿发突然想起了阿壮事情,就把第一天碰到阿壮和他打招呼,而阿壮却不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妻子,不满的说道:“这个阿壮也狗眼看人低了,从小一起长大的,现在竟然对我不理不睬的。”


“官人,你误会阿壮了,他现在当了里正,也算是半个官差,见到你,不得不要向你提官税的事情,所以故意假装没看见你。”阿发这才恍然大悟。


(四)

又过了几天,阿发在家里待的实在是太烦,就对妻子说想出去找点事做做,妻子最后拗不过他,再说两个大人要吃饭,但靠妻子一个人干活实在不入不敷出,就同意阿发明天天一亮就去外村给别人打短工。就这样,阿发每天天刚刚亮就去外村给人打短工,天快黑了才能回家,虽然很辛苦,但是也比整天闷在家里强。


有一天晚上回到家里,妻子突然告诉他自己怀孕了,阿发一把抱起妻子,心疼的对妻子说:“娘子,从今天起,你再也不要干活了,家里家外所有的事都交给我一个人,千万不能累坏了身子。”


妻子也幸福万分:“官人,我猜是个儿子,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贵生,好不好?”


“娘子你太心急了,万一孩子是女怎么办?等生出来再说也不迟。”


“不行,我一定要现在取,好让你早点知道。”妻子难得的撒起娇来。


“好好好,就依你,如果是儿子,就叫贵生好了。”阿发心里也是激动万分。


(五)

又是一个晚上,阿发干活干的太晚了,回家的路上突然听见一个孩子的哭声,顺着哭声走过去,看见一个男人在把一个小孩往一个臭水沟里拖,阿发不由怒从心起,抄起手里的扁担朝那人砸去,那人一受疼,手一松,小孩瘫倒在地上。


那人大怒:“我们是一路的,你为什么不帮我,反而……”


阿发更加生气:“谁和你是一路的,你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手里的扁担砸的更凶了。


那人受不了疼,往后逃走了,转眼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阿发惦记了怀孕的妻子,也不想去追,他把小孩从地上搀起来,问道:“你要不要紧?”那孩子突然又哭起来,看也不看他,撒开腿就跑了,阿发摇摇头,回家了。


回到家里,阿发又要做家务活,又要照顾妻子,也就没空和她说起这件事。


(六)

早上,阿发正要出门,门突然被人踢开,一群人闯入家中,为首的是一个道士打扮的人,阿发赶快护住妻子:“你们是什么人,敢擅闯民宅,就不怕王法了吗?”


道士正要说话,妻子却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向道士求饶:“道长,我求你放过我家官人吧,他从来没害过人啊。”


阿发楞住了:“娘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当然没有害过人……我……”


道士叹了口气:“女施主,贫道也知道你家官人从未害过人,然而天道难违,人间终究不是他所待之处,还是让贫道送他去该去的地方吧。”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桃符,朝阿发打去。


桃符粘到阿发身上,阿发觉得自己变轻了,身体浮在了空中……妻子晕到在了地上,道士让几个妇女扶起了阿发的妻子:“各位乡亲,阿发虽然是鬼,但心地善良,决不是想加害小宝的恶鬼……他娘子因为对他感情太深,所以才能见得到他,这是一对苦命的鸳鸯啊……”


阿发往下一看,脚已经化作一股青烟,我好像想起了什么……昨晚,我救了小宝……那人大怒:“我们是一路的……”


腿已经化作了一股青烟……几天前……终于到家了……妻子在哭……穿着一身的白衣服……“我给你的红布,你为什么不用来做新衣服?”……阿壮……你怎么不理我……好像你没看见我似的……


下半身已经化作了一股青烟……一个月前……回家的途中……山贼抢走了所有的银子……苦苦的哀求……血……从胸前流出来……


上半身已经化作了一股青烟……娘子……娘子……麻烦你一个人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的儿子叫贵生……贵生……鬼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