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四章 国破家亡臣子恨 5、难救圣驾

erxianjiangjun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URL] 5、难救圣驾 鉴治越出帐房,秦忠已和大满、二满刚交手。 大满、二满这俩人虽然不当班,可在自己的帐篷里听见了动静,当即就冲了出来,俩人还是直奔大帐。正巧碰上了守候在一旁的秦忠,双方也不答话,抡开兵器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5、难救圣驾


鉴治越出帐房,秦忠已和大满、二满刚交手。

大满、二满这俩人虽然不当班,可在自己的帐篷里听见了动静,当即就冲了出来,俩人还是直奔大帐。正巧碰上了守候在一旁的秦忠,双方也不答话,抡开兵器就干。

大满的紫铜狼牙棒对照秦忠的上三路就扫,二满的宾铁狼牙棒直奔秦忠的下三路。

这可把个手使短剑的老侠客逼得连连后退,他根本就无力还手,一来兵器太短,对方俩人不容得他进身,二来这哥俩也是东北的高手,容不得秦忠发招。短剑想取胜,必须近距离,可这哥俩也不傻,知道打近身自己没便宜占,利用棍棒长的特点,着着要秦忠的命。

正在危及时,鉴治飞身赶到。只见他长剑一抖,对准大满的咽喉就是一剑,吓得举棒的大满连连后退,他连手里举的棒子都没工夫落下——鉴治的剑也太快了!如流星闪电。

二满的棒子还没收回,鉴治的长剑又到了,把二满也逼退了几步。

鉴治的目的是偷偷的救人,一见事情已露,再不走一会儿金兵围上来就走不脱了,只好打了一声口哨,通知宁智等人撤出。

谁知这二满不知深浅,缓过气来对照鉴治挥棒就砸。

那时武林有规矩,几招对阵,不是对手就撤人,如打不过人家还不服,那就是拼命,也就是说武功低的不给武功高的面子,玩心术的开始和讲武德的耍上无赖了。

说实在的,鉴治可没想伤他,可这二满咄咄逼人,又和大满拼死冲了上来,鉴治只好抖动长剑,走了两步“冰雪莲花步”,绕到了大满和二满的身后,一抖手中软剑,对二人的肩肘部各点两下,正巧二满回头,剑锋过来,他躲也来不及了,正中前颈。二满大叫一声,扔掉镔铁狼牙棒,“扑通”仰面倒在地上。

大满却后肩刚刚挨了一剑,顿觉半身发麻,忙大呼:“有人劫钦犯!”

喊声刚落,眼前已不见了鉴治和秦忠的身影。

大满忙跑到兄弟面前,抱起二满连声呼唤。只见二满的脖子上一个清晰的长长剑痕,血虽然在淌,可却不是大动脉——这也是鉴治不忍杀生,否则,这二满必死无疑。

此时那云子也在头上重了剑——这是宁智鬼三的杰作。原来宁智和那云子一接手,就没心思和他比高低,出手就是白山剑法的看家本领——冰雪莲花步和蛇雕疾。

那云子可没想做到这一手,他的青铜宝剑一出手,见对方的剑也迎了过来,刚欲交手,眼前人没了,只见好几个剑影晃动。那云子暗道:“不好!”就觉得后脑勺子冷风袭来。那云子可真不愧是五魔剑的掌门人,忙赶紧一缩身——唰!半脑袋的头皮连花白的头发,让鬼三宁智全削了去,血乎乎的一片,把个老那云子吓了个半死。他要是再缩慢零点零一秒的时间,脑袋就得搬家。

这时那边的秦怡,也出手逼退了胡达。可这胡达立功心切,退了又拼死冲了上来。

秦怡也许是记得上次的一剑之仇,又有宁聪等人在旁,胆也壮了,见胡达又上来了,就假装胆怯,故意漏出一个破绽,胡达上当,挥剑就刺,秦怡一个转身三百六十度——玲珑飞剑,这也是秦家祖传绝迹,一对一从没有遇到对手。秦怡使得是短剑,不惧单打独斗,因此必须接近对手。而秦怡转身的目的是靠近对方好出手。胡达以为得手了,一件刺出,秦怡却飞也似的转到他的眼前,他的剑还没抽回,想退也来不及了,秦怡毫不留情,挥剑直刺胡达的咽喉——卟,胡达“啊”了一声,仰面倒地。

此时宁聪也把杜媚斗的“雾迷禅道”。作为宁聪来讲,只听师傅的话:把对手牵住,掩护师傅救人,尽量不杀生。因此宁聪的弹簧剑,始终在杜媚的头、咽、胸三处致命处晃悠,却从不要其命,只是威胁她而已。

一开始杜媚就感觉出了,气得她不顾命的连出绝手,却一一让宁聪化解,而且自己多次失手,对方的剑尖儿已顶到自己咽喉或心前,可对方却立即收回,开始杜媚有些吃惊,渐渐的,交手十几回合,杜媚明白了。杜媚必定是武林高手,除了师傅,她还没遇到真正的高手,现在她明白了,对方这个把自己遮掩在隐形衣里的强人,是不忍杀她,否则自己已死过几回了。

杜媚的高傲气焰被打了下去,她从心里已经服了这个不认识的“强人”,因此想要看看他的长相,所以她借着宁聪不杀她的机会,卖个大破绽——把自己高耸的胸脯直直的送了过去,可手里的剑却指向宁聪的右上方。

宁聪和杜媚打斗,心里却注意宁智和秦怡的情况,他见两人都已得手时,正巧此时传来了师傅的撤退暗号,刚想撤身,杜梅一个趔趄,胸脯直跌跌的撞到了他的剑口——这还了得,要出人命!宁聪忙将剑往上一挑,从杜媚的耳旁掠过,杜梅是没危险了,可杜媚的剑突然从宁聪的右上方折回,直取宁聪的遮面布——“唰”的一下,宁聪的小脸现露出来,此时正好巴拉园率领金兵们从四面八方拎着灯火赶来,杜媚把个宁聪看得清清楚楚:呦,好个俊俏的小伙!一下子就把杜媚迷住了。

宁聪也不顾这些了,喊了一声“走”!霎时,宁智、秦怡、宁聪跃身消失在夜幕中。

急得杜媚忙喊:“快收网、快收网!”

“呼呼呼”,遮天满地,伏龙坡的遮天网是收下来了,可人影皆无,网的靠门处还是被割了一个大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