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25.民国的麻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南华共和国通过开展铀浓缩计划其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因为向念恩和南华共和国的众多领导者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变化,倭国由于在东北和上海的两次战事中真切地感受到了南华共和国军队现代化的强大在中高层军官中开始了反思,这样的反思让对手强大了很多。

直元真曾经在和中田的谈话中这样说:“帝国军队之所以在上海失败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钢铁,虽然帝国有强大的海军,但是南华共和国几个营的兵力所拥有的钢铁是帝国几乎所有参战陆军的总合,南华共和国的军队人数虽然并不太多,但是他们所代表的实力其实与帝国相当。”

“那么直元君认为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下官以为帝国的工业需要大幅度加强,为了加强工业,不但要直接加强钢铁和军事工业还要让帝国的工业有强大的基础,如今我们已经得到了勘察加和满州,在资源方面并不是大问题,现在限制帝国强大的是人,不是人的数量而是人的质量!”

就这样直元真在半年之后提交了自己的奏章,并且在1933年初得到大部分高层的支持而开始实施。

向念恩并不知道过去的历史上有直元真这样一个人,时空改变了,南华共和国的逐渐强大已经影响到了整个世界,也让很多人改变了想法。

其实直元真找到倭国强大的钥匙对于向念恩来说还算可以理解,但是对西特勒访问莫斯科他在最初就是万分惊讶了,仅仅在1932年的大选之前西特勒还只是德国一个新近崛起政党的领袖而已,而来自后世的向念恩知道西特勒是一个彻底的德意志沙文主义、种族主义和反GCD者,加上德国国内还有GCD的存在,所以西特勒以总理的身份访问苏联就变得蹊跷了。

然而仔细看来其中并不是没有原因,西特勒虽然成为了政府总理,但是在他的头顶上还有一个德高望重的兴登堡总统,尽管历史上兴登堡将在今年也就是1933年去世,但是兴登堡曾经是第一时间在纳粹党获得政府选举胜利之后就反对西特勒出任政府总理职务的人,为此还授权当时西特勒的对手解散了议会,之后的选举中又支持大垄断资本家反对西特勒,尽管西特勒现在获得了胜利,但是他的地位还是很不稳固。

而访问莫斯科却是他真正获得德国领导者权利的重要步骤,访问莫斯科首先可以得到部分没有希望获得选举胜利的德国GCD的选民支持并且获得更多无产阶级民众的支持。其次西特勒之所以能拥有纳粹党自己的冲锋队和党卫军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武装力量能够分担军队的守备任务,在之前的大规模扩军正迎合了以兴登堡为首的德国民族主义和复仇主义者的想法,让两人关系得到缓和,而西特勒访问苏联将有助于两国共同对付他们的威胁波兰,同时西特勒从苏联带回德国急需的农产品和矿产并为苏联提供技术,单单在这一点上留住了大萧条之后近10万在德国活不下去的产业工人,就这一点成就就让兴登堡刮目相看。

由于年迈体弱兴登堡复兴德国向英法复仇的想法自己没有能够成功,但是西特勒利用自己的敏锐仅仅半年就让德国出现了巨大的改观。自从西特勒上台之后,首先打破了凡尔赛条约加在德国人头上的空军和海军禁令,并且德意志号战列舰也在1932年下水,之后又迅速将德国原本只有10万的国防军扩充到25万,并进一步加强了他的冲锋队和党卫军,尽管冲锋队和党卫军是国内政治的不安定因素,但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德国军事力量,同时西特勒大力扶持德国农业贵族和农民,规定土地是农民可以世代相传的财富从而让这些掌握粮食的人拿出更多的物资帮助衣食无着的德国工人,让失业率超过40%、半失业率超过30%只有30%的人能正常工作并维持生活的德国人获得了生存的机会,大大缓解了社会矛盾,为此兴登堡因为身体原因在西特勒回国之后的1933年2月提出退休,并由西特勒代理总统职务,就这样西特勒的野心被德国认可成为拥有绝对权利的元首。

对于德国的变化向念恩更加坚定了核计划的必要性,但是他也从两个国家特别是倭国的改革中看到了一些东西,尽管倭人值得憎恨但是在发现差距并学习提高这方面倭人确实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对于这一变化全世界都投去了关注的目光,德意志民族脱胎于法兰克王国,曾经长时间被欧洲各国强行分裂,但是这个国家只要能够凝聚起来就会如狮子一样凶猛,在这一点上法国人最为敏感。

2月中旬法国在多次对德国提出交涉无果的情况下,转变策略照会中华民国大使和德国驻法国大使要求两国终止军事合作,并声称中国作为巴黎和会《凡尔赛条约》的签约国有义务阻止德国的军国主义扩张,结果出人意料地法国的要求被中华民国断然拒绝。

对于中华民国来说虽然在民生方面做得一团糟,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在同德国合作的近10年时间中,民国城市处于高速发展期,尽管人民生活困苦,但是几乎每一个大城市都市场繁荣焕发出一种朝气蓬勃的活力,只不过在农村建设和民生方面民国政府却让整个国家的武装起义此起彼伏,不过无论如何德国在这10年民国的黄金发展期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德国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失去了所有海外殖民地和特权,因此德国和民国的合作是一种投资性质和双赢合作,南京政府现在正感受着日益强大的倭国的巨大威胁,而南华共和国所提供了装备仅仅是10万人的编制并不能解决国内对武装力量的需求,同时南华共和国提供装备的和训练的条件是不允许用于内战,所以德国货和德国技术对委员长来说是他整个军事武装系统最重要的环节,多年同德国的合作让民国的枪支系统都采用的是德国标准,一旦终止和德国的合作那么他的军队和整个国家将出现危机。

法国人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将工作的重点放在欧洲,甚至对自己的殖民地管理都十分松散,所以那时候上海最自由,最有发展空间的地方就是法租界,法国人并没有时间将自己的势力渗透到租界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足够的精力,但是法国人的存在让各大势力都不能强制性地渗透到法租界。

不过这一次照会民国的态度和以往的情况很不同,法国早在1战结束的时候就坚持提议要求德国的赔款在2000亿马克以上,同时众多对德国几乎是苛刻无比的要求都是法国主导和提出的,法国人将阿尔萨斯和洛林直接划入自己的版图,派遣军队完全接管莱茵河西岸,将鲁尔工业区的一部分划归比利时,将德国的普鲁士地区划出部分让波兰接管,还阻止了德国和奥地利当时要求的德意志民族国家合并。可以说在一战中受到巨大损失的法国人对德国的限制几乎是偏执和不顾后果的。

对于南华共和国来说开始对于法国的动作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因为南华共和国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核武器计划、澳大利亚南北铁路计划,甚至从倭国开展的解放妇女运动中南华共和国也同样看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

不过之后法国人的动作就让全世界吃惊了,法国人在本国上海租界对任何进入租界的中国和德国货物进行排查,并且中断了越南和广西的全部贸易,甚至派出海军在南中国海搜查所有民国和德国船只。

法国外长皮埃尔·赖伐尔发表声明要求民国和德国停止一切军事交流,停止一切军事物资交易,停止一切敏感战略物资交易。并且皮埃尔·赖伐尔在2月20日向民国政府提交了物资清单。其中就有民国政府获得外汇的最主要途径,钨、锰、锡等金属的出口,而这些矿藏大部分出产在广西、江西两地区,法国对南中国海的限制在这些矿产对德国的出口上起到了很大的制约作用。

之后仅仅一个星期德国和民国就不得不中断部分军火贸易和合作项目,而当时民国在南部内战前线正打得火热,军火的突然中断供应给南京政府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于是在3月初南京向国联提交了申诉。

南京政府认为《凡尔赛条约》的内容是禁止德国政府向外派遣军事人员进行任何项目的交流。而从兴登堡在1925年担任总统以来德国就一直以自愿的形式向众多国家派遣军事顾问,同时完全开放对克虏伯公司武器和技术出口的限制任其自由贸易,从这一点上民国实际上并没有违反条约的任何内容,因此民国就法国的非法行径向国联上诉。

那时候南华共和国和德国都已经成为了国联的主席国,所以两国在国联还是相当有能量的,加上民国的要求完事是合法的,相反在中国地区制造不和谐的是法国人。

尽管道理上民国很站得住脚,但是西特勒在扩军和访问苏联的举动已经惊动了每一个欧洲国家,欧洲主要国家法国、英国、波兰、比利时等都深深地感受到了德国的威胁因此民国的上诉没有得到任何决议。

就这样双方陷入僵持,南京方面数次与南华共和国接洽希望能够获得武器和贷款,但是都遭到了南华共和国的拒绝,南华共和国拒绝南京的理由首先是在自己的经济建设上需要更多的资金并没有太多的富余,其次南京方面屡屡将南华共和国为之训练的低级军官派往内战前线,对此南华共和国表示强烈不满,并且扣住了众多原本支援蒋的武器,轻武器在南华共和国内部用以组建民兵预备役体系,重武器则留给自己还没有装备完成了部队。

如此民国方面能够真正算得上南华训练和武装的部队只有一个师,这倒不是南华共和国不卖力,而是民国将南华共和国为之培训的军事人员累计一个多师的力量分散到各个部队中补充实力,尽管这对“红色区域”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损失,但是军队是一个作战体系,没有了各部之间的紧密配合战斗力并没有加强太多,而大部分这些接受现代军事训练的人并不知道如何对付那些兵痞,甚至经常出现因为严格执行军纪被兵痞暗杀的事情。为此南华共和国一方面希望民国能够有足够的力量对抗日益强大的倭国而帮助民国在国际社会上游说,但另一方面也对南京不知轻重的行为表示痛心。

而南华共和国的态度转变让南京的委员长不得不重新应对当前的局势。在内战战场上由于“红色区域”部分激进建国派的出现,让军队和蒋军正面对抗,蒋武装如今已经开始占到了部分优势,在这个时候蒋是不允许有人破坏他“攘外必先安内!”计划的,而说到底南华共和国除了被民国政府当作“冤大头”之外,还是一个重大的威胁,由于南华共和国在国内常年收容难民,参与抗倭,并资助教育,在国内有着巨大的民望,甚至已经有看到南华繁荣的民族资本家开始向国内传播“让南华共和国来国内做主”的思想了。所以南京政府也是憋着一口气,现在也是能不与南华接触就不接触,在国内完全呈现出一种淡化南华的现象。

南京蒋公馆集中了众多蒋军的高层。

“今天让你们来就要让你们拿个主意,如今法国人和英国人合伙封锁了我们和德国的贸易,剿匪前线薛越打的好屡屡建功,几年来头一回在与共军主力决战中取得连续胜利,但是如今武器弹药逐渐没有了存货,国内除了子弹和手榴弹之外其他武器供应全部都无法满足需求。现在是一举荡平匪环的最好时机,你们都说说怎么把这么问题给我解决了!”老头子的话很淡,作为一个政客,老头子确实是有卓越的才华,而在自身的生活习惯上也自律得很在当政期间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因此民不聊生的政府能有那么多出色军人的追随也并非完全没有原因。

只不过今天请来的3个人中若说老成谋国的那两个城府深不爱说话,陈成将军除了忠心和不错的协调能力在,其他方面却并非什么大才。

“敬之你先说说!”冷场很无奈,老头子只有点将了。

“卑职不才除了认真组织兵工厂生产外并无良策。”何部长说假话的时候已经早就能够作到目光不闪烁、游移。以他的才智并非是想不出办法,问题的关键在于何部长虽然一直追随老头子,但是作为最有可能取代老头子的人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这里没有答案老头子也没办法,只能将目光转向陈将军。

这个法国人打是不能随便打,而且就算打下了法属的中南半岛殖民地也不能达成和德国交易的目的,法国人对德国的戒备谁都看出来那是一种心虚的畏惧,就算民国拿下了所有法国在东南亚的殖民地法国人也不会在德国问题上和任何人妥协。

“校长,学生以为尽快可以把美国人引进来,如今法国人在太平洋没有什么实力,而又和我们交恶,是不是把和法国人合作的项目都转给美国人换取新的支持。”陈将军小心翼翼地提出自己的想法,这个主意其实不错,中国当时最大的筹码就是“被剥削”,如果把法国人剥削中国的权利给美国人美国人肯定会把握这个机会,以为实际上美国一直就提倡“门户开放”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在20年代初也尽力对法属中南半岛殖民地进行渗透试图取代法国,利益这个东西谁都不嫌多,特别是这种白送的根本无法拒绝,但是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个很大的忌讳。

委员长一直就认定和德国人合作除了德国技术先进,办事认真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民国和德国是一种平等的利益互惠,这是一直标榜和众多军阀不同的委员长最自得骄傲的地方。

中国各地军阀都有列强干爹,桂系一直就是和法国走的很近最近又很南华走得近。其他军阀也都是英国、日本、法国代言人居多。

陈将军的话又一次让在座者陷入沉默,委员长对于这个死忠的爱将还是很容忍,要是别人只怕委员长要起疑心,在坐的人中陈将军是最得上心眷顾在于他是对委员长地位最没有威胁的人。

“这么做只怕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获得成果,但是战场上瞬息万变只怕要贻误战机。辞休的提议虽然可行,不过却远水不解近渴。”老头子对这个计策不是很满意。

“委座,卑职以为可以取道西北,经过苏联和德国合作,只是和苏联合作怕列强会向我们施加压力!”戴处长终于说话了,其实何部长肯定也是知道这一条办法的,只不过他却不敢提出来,老头子对先总理“联俄、联共”的事情一直很避讳,只有这个和“共”不共戴天的人说出来才不会受到猜忌。

想了一会老头子下了决心。

“这一点雨农不需要担心,我和苏联走近列强会向我们施加压力,同样也会向把我们推向苏联的法国施加压力,又能先解决前线的问题。不过路要两脚走,辞休!”

“学生在!”

“美国那边的事情和去办!”

“敬之!”

“卑职在!”

“苏联、德国那边你去协调!”说完老头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何部长一眼,谁都知道何部长是国内的亲东洋派,派何部长去和倭国的死对头联系其中的内容是很需要解读的。

首先是降低何部长在亲东洋系的权威,减少倭人对何部长的支持,其次就是告诉倭人把中国逼的急了,南京就和莫斯科联合起来。民国和苏联根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法则,完全有合作的基础,只不过对于委员长老说现在也许是插足西北的好时机了。

面对困境南京迅速去苏联取得联系,将中国和德国的贸易走陆路,西出新疆进入苏联之后与德国交易,尽管如此一来交易的双方都将付出更巨大的代价,民国政府不得不容忍西北各军阀提出的苛刻条件就是德国也不得不在和苏联的合作中作出让步。

开始与苏联洽谈从新疆穿过苏联进入欧洲走陆路于德国贸易的事宜,由于德国的极力促成,苏联也希望能与外部世界有更多联系所以仅仅在3月底民国又继续与德国联系上继续展开合作了。

南京政府的作为尽管暂时解决了和德国合作的事宜,但是在民国内部却有一支力量对此表示不满。

这就是桂系军阀,南京需要的东西从西北方向得到了,只是桂地与国外的贸易与交通却被法国人封锁,尽管这种封锁由于法国人在远东的力量弱小而并不严密,可是始终给桂地造成不小的损失。

李长官对南京的决策自然是很不满,但是作为地方力量却又不能做什么。桂军也有辉煌无比盛极一时,掌握武汉的时候。只可惜那时候选将不利,第7军和第15军将领先后被老头子收买,才无奈又退守地方,所以想到自己是地方势力必须听命中央李长官和白长官的心里也就有疙瘩。

恰巧在这个时候南华共和国的特使和包汉文乘坐飞机绕开法属殖民地取道缅甸,从云南造访南宁。

南华共和国自从上会向念恩访问国内后就一直和桂军联系密切,南华共和国的已经帮助桂军训练和装备了3个山地丛林作战师,这些部队为了防止南京打主意全部是以民团的民意编练的,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本地百姓,特别是以少数民族战士居多,对于这些少数民族士兵来说他们只认识李长官和白长官,根本不知道有南京。

和桂系民团作过对手的人都知道,这些少数民族和汉族山民看起来瘦弱却意志坚强,接受新鲜事物迅速,更重要的是作战的时候胸中有股傲气不知死亡,而且熟悉山地和丛林,正是最好的山地丛林部队士兵。

南华共和国用大量的时间帮助士兵掌握自动火器,还提供了大量的电台以供部队联系和协调,由于并不需要什么重武器所以南华提供的装备很快就能到位,如今这三个师已经形成战斗力可以拿出来检验一下了。

只不过这次包汉文来得低调在下飞机之后都没有从机舱出来,只是穿着特使侍从的衣服在特使走了很久以后才下飞机,秘密地被安排在了南宁郊外的一处别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