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人自称艾滋病人替老板讨债 保安束手无策(图)

陇上居士 收藏 1 6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面对讨债的“艾滋病”人,南方大厦的律师表示,这种讨债方式绝不能接受。


昨日上午9时许,4女2男冲上广州南方大厦7楼会议室,扔出6张艾滋患者治疗证,声称要替他们老板徐超讨债。静坐10小时后,6人被送至附近医院验血确认是否真的为艾滋患者。


“艾滋病人”到访:保安拿他们束手无策


昨日上午9时30分,目击者王先生正在南方大厦9楼办事,会议室方向传来喧闹声。王先生称,一共7人,声称讨债,保安正要赶他们走,其中6人掏出6张绿色证件扔到桌上,众人打开一看,触电般地缩回手去。“是艾滋病人的治疗证,谁不怕?”


王先生称,面对6张治疗证,众人顿时慌乱,6人大摇大摆地坐到会议室,保安束手无策,谁也不敢强行驱赶,没拿治疗证的1人随后离开现场。


12时许,南方大厦的保安开始劝阻无关人等上到7楼,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记者在会议室门口看到,南方大厦的相关负责人、派出所民警轮番尝试和6人交谈,但效果甚微。6人身体状况较差,在厕所和走廊上的呕吐物被保安用筛子盖了起来。“我们是给徐老板打工的,你们欠徐老板的钱不还,徐老板就没钱给我们发工资,我们不是闹事,只是要钱”,6人中领头的一名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称,他们不会乱来,只要南方大厦的负责人出面,他们就叫老板徐超出面,“你们两个老板自己谈,我们只想拿工钱回老家过年”。


记者看到,该男子的治疗证上写着,河南省驻马店市汝南县三门闸乡黄庙村北王组徐春长,1964年出生,盖章单位是汝南县卫生局,照片也相符,其他5人的治疗证,内容相似,一时间真假难辨。“我们都是在老家献血感染上这病的,每天都要吃国家发的免费药,去年我带他们几个来广州打工”,徐春长称,一般的单位一听说他们有艾滋病,都躲得远远的,只有徐超的电脑公司留下他们几个干杂活,现在要过年了,徐超告诉他们,南方大厦欠公司钱,这钱不还,公司也没钱给他们发工资,所以他们就来替老板讨债了。


南方大厦:艾滋病人被利用


“他们的这种行为太恶劣了!”南方大厦商贸发展有限公司法律事务部部长何律师称,改制前,南方大厦有限公司确实欠徐超的公司11余万,荔湾区法院2002年已有判决,封存拍卖南方大厦的9处房产以抵所有债务,但由于房子的产权等一系列问题,至今没有拍卖成功,但“此事法院一直在处理中”,债权人并不止徐超一家,初步估算9处房产拍卖所得完全可以支付所有债务。“这笔债务早在2002年就已进入法律程序,徐超他们搞这些花样完全多余”,何律师称,此前,自称受徐超委托的3伙人曾分别来此“讨债”,3次都在惊动警方后才得以平息,这次更是利用这些真假还不知道的为艾滋病人,“此事已交由警方处理,南方大厦全力协助”。


僵持到下午5时30分许,警方找到徐超来问话,随后6人也被医护人员带至附近的医院验血,确认是否真的艾滋病人。昨晚8时许记者致电何律师,其称医院那边的结论可能要次日才能出来,卫生部门已经派人来到南方大厦7楼消毒过,目前暂未引起恐慌。


徐超:不认识艾滋病人


昨晚7时许,记者与徐超电话取得联系,其称,这笔债务拖了5年,他非常不满,南方大厦目前生意红火,却不肯还他这区区10多万,他只好委托聘请讨债公司,进行“调查取证”。记者在现场看到徐超委托一名为李国强的男子为其处理此债务的委托书,经徐超证实,李国强正是讨债公司老板。徐超强调,委托时他曾提醒讨债公司,“不要做违法的事”。


“我根本不认识那6个艾滋病人,从未见过”,徐超的说法和6人大相径庭,其坚称李国强所进行的“调查取证”活动与他无关,6个艾滋病人上门讨债的事他更是一无所知。记者昨晚多次拨打李国强手机,无人接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