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看世界 冷眼看中国 冷眼看城管

mingbo_113 收藏 20 27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5/


刚刚,就在我进入网吧的前一分钟,我身边突然骚动,接着一声凄厉的声音划破了黑夜:“城管来了!”我一回头,就看到两个身穿城管制服的人跳下车来,然后就是几辆水果车在飞奔,连秤盘都滚落在地上,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拼命的捡起这个自己的秤盘,很可惜,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秤盘她没能捡起,身后的推车的车轮将秤盘辗飞的更远,“敌军惶恐,自相践踏。”史书上的一幕今日我终于得见。其实那两位城管还是比较文明的,只是断喝一声,看到小贩自己撞的东倒西歪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笑了起来,但是没有再逼迫,只有当小贩逃的慢点的时候,城管才详装一追,并没有苦苦相比。


然而正是这样,我才感到痛心,都是同胞,都是人,都是共和国的公民,为什么我们的平民看到某些同胞时的感觉如同见到了当年的侵华日军一般?


城管暴力执法多次上到报纸头条,人们对城管有很大的意见,我很反感这个机构,甚至我认为是他们在败坏党和国家的形象。第一次见到城管,是在我们城市的一个市场门口,摆满了小摊,几个城管没有驱散,而是东家抓一把瓜子,西家抓一把花生,顺手把罚单派了下去,感触颇多。


第二次看到城管是在我们城市的邮政局门口,一个满头白发,年过七旬的老婆婆正在吃力的推着一辆早餐车,而一辆城管的小车在后面开的很慢跟着,车上的城管队员用大喇叭在不断催促这个老人家离开这里,一直跟了百多米之远,直到那个老人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喇叭还在不断传出带有浓厚湖南口音的斥责声音。我突然想哭,那个扶老婆婆的雷锋叔叔在那里?


第三次看到是在一个公交车站,一个壮实的农民挑了一担苹果进城来卖,刚下车就被城管围住了,十几个城管抢称的抢称,抢苹果的抢苹果,除了他们的叫嚣,我只能听见那个农民的哭求的声音:“我娘老子病了,我还要卖了苹果给她买药了。”我和其他的市民虽然厌恶城管,但是都选择了在一边观看,没人敢去阻止,正在我转过头去不忍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身后突然平地一声吼:“老子和你们拼了。”我们回过头时,那个农民手执扁担,左挥右挡,十几个正在抢东西的城管已经散开了,而地上一个身材较高的城管正抱着头在地上,头都破了,血从指缝中流出,农民又是一扁担,另一个试图攻击他的城管当即被扫出去二米多远,平时总看到城管群欧谁的新闻,突然看到有人反抗,围观的市民多了起来,居然有人鼓起掌来,城管看着不对,拖着受伤的撤回了车上,临走前,有一个城管大吼:“你莫走,等老子去叫人搞死你!”回应他的是市民的笑声。


第四次看到就是现在,完全一幅呼啸山林的景象。这两位城管并不过分,但是长期积累的恐惧已经让守法的公民们害怕了。


贩夫走卒,古已有之,对于很多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没有良好的家庭出身,没有过硬的社会关系,没有足够的资本的穷人来说,这一行意味着他们的生存,他们宁可靠自己的双手去劳动挣钱,也不去领少得可怜的国家救济,不去干杀人掠货的勾当!他们按照精英们要求的那样,靠自己去合法求生。在中国,从古到今,除了国务院和地方政府的政策外,没有一部法律说明他们的行为是违反法律的,所以公安机关从来不去抓他们。


在北京,有一个山东籍的退伍士兵,为了生存,为了养活老娘,不得不去中关村当保安,结果干了三个月,没有拿到一分钱,劳动保障部门没有维护他的权利,他忍,他自己花钱买车做点小生意,城管不容他,两次没收他借钱买来的推车,最后一次,他几乎跪下来乞求城管不要没收他的车,但是对方不但不听他的申述,反而嫌他碍事,对他动起了拳头,一个人的人格和尊严就这样在共和国神圣的首都被别人无情的践踏,他一时热血上涌,操刀反击,结果是一个城管的毙命,是一个所谓的“革命烈士”毙命,而这个退伍军人被无情的判处死缓,尽管公安机关的鉴定报告证明他不具备杀人动机,而且杀人属于意外,但是法院还是按照政治的要求,把杀害革命烈士的“凶手”判了死刑,这个时候法学专家的观点言论和法律成了摆设。


在广州,因为城市创卫,我几乎吃了一个月的面包,我所在的地区,没有一家餐馆开门,我很气愤,高层的同胞真的是不知道民间疾苦,能够在创卫期间不关门的,只能是供他们光顾的酒楼了,而可以供市民消费的却全部关门,这个时候,我感受的更多的是一种无可奈何,我是小人物,我的权利自然没人关心!


那么对于城管,除开上面的愤怒,鄙视,和讥讽外,我们是不是也要看到另外一面。


他们,只是工具而已。


在纪委工作的妈妈很讨厌城管,当终于有一次有机会去查城管的帐的时候她是很兴奋的去的,可是她回来时,说到,城管也不容易,他们不是政府公务人员,他们不享受财政拨款,如果他们不去罚款,那么基本上意味着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要爱饿,而如果他们不去没收“贩夫走卒”的东西,那么那些认为中国社会问题主要在于平民素质太多的精英们就会不满意,领导不高兴了,这些城管就会失去饭碗,大家不要看这些城管这么凶狠毒辣,其实他们是很爱家的,为了自己的父母,为了自己的妻儿,他们不得不对自己的同胞痛下杀手,当然如果可能,很多的城管就会象我今天所看到的那样,能放别人一马他们还是会放的,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城管都没有把小商贩赶尽杀绝呢?一来这些人是他们的财源,二来他们也不想做人太绝,真的要是按照当局的意思办,将来生儿子是没屁眼的。


广州因为创卫累死了一个城管副队长,他的死没能换取社会的任何同情,甚至还有网民拍手叫好,而政府的御用文人则拿这个做文章,以他的死说明政府干部的呕心沥血!以他的死说明城管的不易。可是谁关心过他是为什么死的,他的死因不是小贩暴力抗法,而是上级领导下达的任务,迫使象他这样的基层人员累死累活的去执行。他死了,谁可怜过他的,最瞧不起城管的人,不是老百姓,老百姓对他们的畏惧大于鄙视,最瞧不起城管的恰好是政府本身,所有的脏活累活都是城管上,得罪人的事情都是城管上,而分配利益的时候,城管都是往边上站的。连制服都是全政府系统最丑的。本身是否具有执法资格都还在人大争论中,可怜的城管。


李志群死了,从录象上来看,他的死完全是意外,据说他没动手打人,而是拉架,崔战士在背对他的情况下意外反手用水果刀扎在了他身上,从手臂直到肺叶,他死了。纯属意外,个别领导大肆宣传,授予已经死去的他革命烈士的称号,其意义无外乎宣扬小贩如何暴力抗法,城管如何难做。把大众的愤怒导向小贩,他们忽略了一个基本点,国家不动小贩,无非是城市不怎么好看,不怎么气派,但是小贩失去了生活来源,则是灾难,我们高喊了那么多年的人性化管理,可惜还是没有真正得到贯彻落实。


李志群是不是革命烈士,我们不知道?但是如果一定要全国公认,我想那是对当年那些烈士的侮辱,当年那些烈士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奋不顾身去推翻强大的统治阶级。而李志群,你让我们怎么说,为了保卫北京市迎接奥运的大任务,在打击小百姓不听政府指挥的行动中英勇殉职?最高领导人没象毛主席为刘胡兰那样为李志群题词,本身就代表他的态度,估计他只是不想得罪党内某些人,不想引起政府的动荡才没有出声的。李志群是无辜的,当是我们不能随意指责小贩暴力抗法,因为这个法所指的是不是法律,或者说是法律还是政策目前还是两说!据说在八宝山,很多李志群父亲的老同事都说他的父亲:“你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去干这个工作,以你家的条件换个更好的工作不成问题啊?”由此可见,在高层,在国务院,也是有很多人看不起城管的,只能再次说可怜的城管。李志群案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面对谴责的人群,坚持判崔某死刑的领导,你是否顾忌过李志群的家属,他的家属也是人,谁关心过她们!失去一个男人,在今天的社会意味着什么,也许真的只有艰辛的生活等待他的妻儿!


杀人者天下为之叫屈,被杀者,真的很无辜,谁之过?


是谁制造了这个悲剧。


冷眼看城管,他们,只是工具!也许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和谐的!


希望我们的社会早日和谐,我们的党才能进步发展,才不会亡党亡国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