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十八章 终结篇 第二节 重返法卡山

断翼的妖 收藏 10 7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


第二节 重返法卡山

马卫东和小山东喝得迷迷瞪瞪了,小山东搂着马卫东,说:你猜,怎么着,我想到法卡山看看去。

马卫东喷着酒气,舌头打着结说:明天,我、我带你去。


次日,马卫东开着摩托三轮车一路狂奔,小山东的心也狂跳不止。

法卡山,他最后留守的阵地,现在怎么样了?法卡山保卫战仿佛就在昨天,黑色的焦土,炸裂的树木,光秃秃的高地上到处都是残肢碎尸,小天津安详的脸庞,黑色的刺刀......

他瞪着眼睛观察着两边的景物,都变了,路两旁的树都长高了,满眼都是碧绿的山野。除了到处“注意雷区”触目惊心的警示语还在提醒着这是曾经是战场,这里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战役。

终于到了,军事禁地的大牌子插在路旁。

法卡山脚下,法卡山守备连营房前一群军人正在打篮球。他们在场内腾挪跳跃,不亦乐乎。

小山东呆呆的看着,这是老营房?一座三层楼的建筑,干净庄严,楼前是篮球场,篮球场旁边还有一辆军车。那是一辆迷彩的吉普轿车。那些低矮的房子呢?那些解放牌的军车呢?

一个战士发现了他们,汗津津的跑过来:请问您找谁?

其他的战士也都停下了,看着这一老三小四个人。

小山东说:我来看看。

马卫东说:他在这里打过仗!

那个战士一愣:您是法卡山老兵?哪个部队的?

小山东说:法卡山英雄营。

那个战士笑了,我也是。他回头跟战友们喊:我们的老兵!

战士们都纷纷跑过来。

小山东有点不知所措了。

你的部队番号是多少?有个士兵对他还是有些质疑。毕竟现在的小山东太落魄了,连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他满脸的皱纹让人觉得他得有六十岁了。

小山东说:啊?他迟疑了一下,说出了那个他服役三年的部队的番号。那个番号的每个数字都已经深深烙在他心上。

战士们都愣了。他们相互看看。除了极少数人,没有人知道那个番号。

一个战士说:您稍等。他转身跑进了楼房,不一会儿,他领着一个军官出来了。

年轻的军官也就是二十四五岁,他过来,向小山东立正、敬礼,小山东也条件反射的立正还礼,他那身服装和他的样貌敬礼的样子有点滑稽,但是他的腰板突然挺得非常直,他的表情也变得那么严肃。

他依稀又变成了那个法卡上的小班长。

军官放下手,小山东爷放下了手,他的躯干又恢复了苍老的样子。

军官说:老兵,欢迎回来!他握住小山东的手。

小山东的眼睛湿了。他紧紧抓着军官的手。

是啊,回来了。我回来了,法卡山。


在那名年轻军官的带领下,小山东和马卫东穿越了那个三层楼营房,踏上了法卡山。

起初是两段不长的台阶,军官一直招呼着小山东当心,台阶上长了青苔,很滑。

小山东迟迟疑疑的往上走着,他喃喃地说:建得这么好啊!

军官笑着说:是啊,可不是过去的烂泥路了。您那时候上山就是这条路吧?

小山东:哦。是啊。是这条路,就是从这里,张晓军带着他们跑步上山,支援即将全军覆没的五连......

不久,一行五人来到一个坑洞口,黑洞洞的,不知道里面有多深。军官先进去,小山东带着男孩子们也进去了。

坑道里黑暗潮湿,小山东浑然没有记忆,他恍惚的问:这是什么时候修的?

军官在前面回答:84年。

那一年也有一次法卡山保卫战。那一战,.....

小山东想,要是当时有这样坚固的工事,他们当年的伤亡不至于那么惨重。

走出坑道,小山东被突然明亮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马卫东也使劲揉着眼睛。当他们重新适应了光线,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深两米的坑道弯弯曲曲缠着整整半个山顶和山腰,坑道两旁野草丛生。坑道、防空洞、射击位、碉堡等军事设施赫然出现在并不大的山顶。

过去粗糙简陋的猫耳洞已经修筑成坚固的水泥混凝土工事,只有几个大红的“严守法卡山”还是如初的醒目。


马卫东走进坑道,竟然发现坑道里一把生锈的变形的枪。他郑重的把枪递给小山东,这是一把废弃的AK47。小山东摇摇头:那是砸烂的。

马卫东都疑惑的看着小山东,为什么要把枪砸烂?

小山东说:没有子弹了,没有刺刀了,就用枪砸敌人。

马卫东肃然,重新审视着那把锈枪。


军官说:老兵,你应该知道这是几号阵地。

小山东说:这是三号阵地。他甚至还看到当时冲上法卡山时遇到小天津的地方。就是这坑道的位置。不过那时候没有这么深,所有的工事已经被越军的炮火炸平了。

军官领着大家走进坑道,每隔5、6米就有一个射击位,一些茂密的野草已经把射击位掩盖了。军官说:小心,上面都是雷区!

小山东默默的跟着军官。

这是通往四号阵地的坑道,再往前走就是五号阵地,在这个狭小的山头上,凝聚着二百壮士的英灵。

走上五号阵地,在最后的哨位,一个年轻的士兵正面向越南方向站岗。

他的前方湛蓝的天空下,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在山脉间的田野上,越南老百姓正在辛勤的耕作,一片田园风光。

小山东呆呆看着,不知不觉泪流满面。是啊,付出这么多的代价,不就是为了这一幅画面吗?

他痛哭失声,逐渐变成了嚎哭。

马卫东和军官也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小山东和马卫东打开了装满纸钱香烛的麻袋。

军官本来想制止,伸出的手臂悲哀的放了下来,他掏出了打火机。

一麻袋的纸钱在坑道里燃烧起来,纸烬纷纷飞上天空,仿佛一群迷人的黑蝴蝶,在法卡山山峰上翩翩飞舞。

小山东打开茅台酒,咕咚咕咚洒在地上,一声撕裂的大喊响彻所有的山脉:值!你们都值!你们都值!喊声回荡在山间,小山东跪倒在山上。

军官掩面擦着眼泪,哨兵也情不自禁泪流满面,但是他一动也不动,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望着群山,蓝天之下,那些山上布满了碧绿的树木.......


从法卡山下来,两个老兵又来到了法卡山烈士陵园。他们在纪念碑前摆上了花圈,点上香烟,祭上美酒。然后敬礼。

当二人郑重的敬礼时,身后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两个人侧身循声看去,发现是一个白发的老妇人,拄着一根拐杖,挎着一个竹篮,正在上台阶,竹杖敲在石头台阶上,发出清脆的咚咚咚的声音。

老人身着少数民族的斜襟大褂,装饰着美丽的花边,她的头发已经雪白,脸上的皱褶象风吹起的湖面,但是她的眼睛非常明亮,她执著的看着前方。

这是一个祭拜英灵的老人。

小山东和马卫东的心被什么狠狠地攥住了,不能呼吸。他们不由自主地跟着老人,走上了花岗岩铺就的台阶,走进了墓碑林立的陵园深处。

有好几次,小山东忍不住想去搀扶老人,她瘦弱的身形仿佛一碰就倒,但是她的拐杖敲击在石板上的声音却非常坚硬而顽强。马卫东给他使眼色:不用。

老人终于停在了一个墓碑前,她久久的注视着墓碑,一滴泪也没有落。过了漫长的三五分钟,她颤巍巍的走过去,把篮子放下,走到墓碑前,抱着墓碑,用一种少数民族语言絮叨着什么。

马卫东在边境多年,他能听懂一部分。小山东早年侦察兵时期学过一些少数民族方言,也能听懂一部分。他们一边听着,一边下意识地自我翻译着。

“......对不住你啊,我的儿子

我现在才来看你

你生妈妈的气了吧?

妈妈没有怪你,你不吱声就穿上了军装

你头上的红五星真好看

我偷偷地看见了

隔壁的绿柚那丫头也看见了

她跟我说等你回来就跟你结婚

你瞒着我跟她对上了?

妈妈其实很高兴

只不过妈妈没有让你知道

但是妈妈现在很生气

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让人家一直等你

等啊,等啊,等到胜利了

村里的男孩子都回来了

有的受伤了,有的囫囵着回来了

可是你却不愿意回来

你说你要留在那里

法卡山,这天杀的山啊

你留在那里怎么会好

你真惹阿妈生气了

阿妈说你要是再不回来就不让绿柚等你了

你再不回来阿妈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


老人突然哭泣起来,泣不成声,含糊不清的民族方言小山东和马卫东都无法听懂了。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听懂了这位母亲的心声。

两个人都哭了。

老人的泪水打湿了墓碑。

忽然她仿佛清醒了一般,使劲地擦去眼泪,抽去鼻涕,掀起大褂的前襟擦脸。当她转回身来,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悲伤。

老人.从怀里掏出一只瓶子,打开口,开始围绕着坟墓倾洒瓶子里的东西,好像是土。

那是一种古老的殡葬仪式,这个民族很多人都已经快遗忘这种祭奠亲人的方式了。杀牛,用牛血祭祀。取家乡的土,绕坟墓三圈,把土洒净。

老人念念叨叨,绕着坟墓颤颤巍巍走了三圈,瓶子里的土都洒干净了。

她回到墓碑前面,慢慢蹲下来,打开了篮子,从篮子里拿出一些美丽的食塑,放在墓碑前。还有一些特别的,小山东和马卫东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她把食塑摆在墓碑前,说:儿子,今天是你的生日,阿妈带来你最爱吃的,你

慢慢吃啊,不知道阿妈什么时候还能再来。

她坐下来,把拐杖放在地上,默默的看着墓碑,仿佛看见了她的儿子正香甜的吃着生日面塑。

她的白发看上去有点乱了,她脸上的皱纹也骤然变得更深、更多了,但是她的眼光那么地柔和,充满了温情,露出了一个母亲慈祥的笑容.....


看着这位年迈的英雄母亲,小山东找到了自己留在凭祥的目标。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