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选:我和我的日本妻子

zjf19826200 收藏 55 27827
导读: 我姓王,是一名工程师,在一家光学研究所工作。我太太原名广赖知子,嫁给我之后就随了我的姓,改名叫王知惠,我们现在居住在上海。不过我一直习惯叫她的日文名字,所以这里我还是称她为知子吧。 先介绍一下我的妻子。她出生在京都,应该说是关西人,但是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搬家到神奈川县,后来又到了东京。她身上也是有中国血统,她的祖父就是中国人,从台湾那边过去的。她在认识我之前也会说一点很初级的汉语,不过我是听不懂她那种所谓的中国话的,可能是因为里面有点闽南话的腔调吧。现在她的汉语普通话已经很流利了,而且受我的影响还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姓王,是一名工程师,在一家光学研究所工作。我太太原名广赖知子,嫁给我之后就随了我的姓,改名叫王知惠,我们现在居住在上海。不过我一直习惯叫她的日文名字,所以这里我还是称她为知子吧。

先介绍一下我的妻子。她出生在京都,应该说是关西人,但是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搬家到神奈川县,后来又到了东京。她身上也是有中国血统,她的祖父就是中国人,从台湾那边过去的。她在认识我之前也会说一点很初级的汉语,不过我是听不懂她那种所谓的中国话的,可能是因为里面有点闽南话的腔调吧。现在她的汉语普通话已经很流利了,而且受我的影响还有点北方的口音。不特意介绍的话,一定不会有人认为她来自日本。

我们是在我去日本留学的时候相识的,是在一次活动上。她听说我是从中国来的很兴奋,跟我说她祖父也是中国人,不过是台湾的。我问她问什么要用“不过”这个词,她说现在台湾不是和大陆不是一个政府了吗。我当时很生气,义正词严地告诉她台湾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中国政府是有能力统一自己的国家。说完就扭头走了。不过回去之后又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有点太激动了,人家小女孩肯定是不明白这里面的历史渊源,也不是故意激怒我的。要是给日本人留下一个我们中国人没有礼貌的印象可就不好了。

几天之后,我们在学校的广场遇到了,她老远就叫住了我,跑到我跟前一直跟我道歉鞠躬,说自己对政治不是很了解,不是故意冒犯我。请我一定要原谅她。我跟她说我没有怨恨她,我当时也有点太激动了,也请她原谅。并提出要请她吃晚饭。我当时只是想表现一下中国人的大度,还有男子汉气概。可是她说我在这里是客人,而且又能原谅她的过失,所以这顿饭一定要她请。我想也对,就没跟她争。

在饭桌上我们谈了很多,知子是个很健谈的女孩子,而且也很不认生,给我讲了她家里的故事,还讲了她上小学和高中的一些事情。我们之间的距离很快拉近了。我也讲了一些我们这边上学时的事情,她总是用“这样啊,很有趣啊”这些话应和着,尽管我觉得这些事情也不怎么有趣。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共同爱好--都很喜欢邓丽君。我说我那里有几乎全套的邓的唱片。她说太好了,能不能借给她几张。我说当然可以。

应该说那次晚餐我被知子的开朗热情打动了,之后我们一直以唱片、图书为名目进行着零星的来往。要说关系的进展还是从她请我到她家作客开始的。那次我在她家收到了非常热情的款待,这多少可能跟她家的中国血统有点关系。她爸爸一直向我询问中国的情况,我发现他们对中国的了解真是太少了。她爸爸也就是现在我的岳父竟然问我中国现在是不是依然都在使用旱厕所。我说其实现在中国城市里也都用上抽水马桶了……

不过那次见面还是很愉快的,尽管他们对中国不了解,但是我却体会到了日本人民的热情和周到。

后来有一次知子问我都喜欢什么运动,我说我周末一般喜欢出去远足。她于是约我一起去爬山。那天爬山回来已经是晚上了,我送知子回家。在路上,她说和我在一起感觉很好,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一起出来。我觉得几乎似乎已经成熟,于是就鼓起勇气向她表白,说其实一直一来我都很在意她,如果感觉还好的话可不可以和我交往。她当时没有回答我,我还以为她不愿意。心想日本女孩子怎么这样,要是不喜欢人家就不要说那么暧昧的话嘛。后来我回到寓所,电话答录机里有知子的留言,说她考虑之后决定和我交往。

从那以后我们相恋到后来结婚,一路走来已经有七八年了。这其中克服客不知多少困难,来自周围舆论的,来自朋友们,来自体制政策上的,不过主要还是来自双方家长的。曾经几次我都觉得可能成不了了,但是知子她一直坚持着,这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知子刚来中国时,有些人叫她“日本*子”,其中甚至有我家亲戚。这一度让我很烦恼。知子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就来问我。我告诉她这是中国人对原来日本军的称呼。知子说“可我不是军人啊”我对她说,因为日本人那时在中国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所以中国人对日本人普遍怀有敌意。知子倒是很看得开,说“那就叫吧,反正我这个日本*子是嫁到你们中国来了”

我们本来约好不谈政治,但是最近中日关系十分紧张,电视报纸上很多这类消息。我曾经试探过知子对一些问题地看法。比如对于侵华战争,其实我给他讲的这段历史肯定比她自己了解到的多,所以她的认识还是和中国人民一边的。但是她也说,人总是有一点自尊心的,对于自己国家曾经犯过的错误,即使知道是个错,但是当你问他的时候尤其是作为外国人要他表示态度的时候,他总会偏向着自己的国家说话的。我觉得这话有道理。虽然我不赞同这种态度,但是可以理解。有趣的是知子对台湾问题的看法到是和我们一样的,大概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一幕给她留下了太深的影响。她企盼中国统一的心情一点也不比我们差。有一次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了一则关于陈水扁在岛内去施行中国化的报道,知子愤愤地冒出了一句“他太不要脸了”(多标准地中国话啊),我听了忍俊不禁。

我个人觉得日本人有几个特点,这大都是我从知子身上观察来地结论,不一定具有代表性,但是还是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观点。日本人做事情很认真,对于自己分内的事情不用别人监督也做的一丝不苟,这点确实值得我们学习。但是对于不关系到自己的事情,却又显得过于冷漠,所以你会觉得他们没有中国人热心。日本人很注重形式,相对而言我们更注重结果。比如家里什么样的碗是用来盛汤的,什么样的是用来盛饭的。她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我,而我每次都是拿哪个方便就用哪个。日本人很讲究仪表,他们的衣服几乎是每天都要换的,所以我们家也是这个习惯。我妈对此还有点小意见,说那衣服根本就不脏,用不着天天洗,日本人真不会过日子!还有一点,就是日本女人结婚后的依附性很强,相对来说我们中国女孩更独立一些。日本女人会把自己当作是丈夫的私有财产一部分,对丈夫言听计从,什么事情只要和丈夫意见有分歧,最后一定会按照丈夫说得去做。他们在外人面前也表现得很温柔,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让做

丈夫的很有自豪感。不过有时这样又会显得缺乏主见。不过她们对家庭的忠贞倒是绝对坚定的。有一次和她开玩笑说,如果那天中国日本打起来了,你会站在哪一边?选择自己的祖国还是选择自己的家庭?知子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选择家庭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如果不这样的话会让我为难的。我说那你就不怕日本人叫你叛徒吗?知子说他们不会这么叫的,因为她已经嫁给了中国人。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我们希望中日能时代友好下去。

但是我觉得有些国人对待日本的态度确实有点问题了。这里我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日本的右翼势力的作为和言行确实很令人气愤。作为一个中国人,不管从什么角度,我们都不能接收而且要据理力争。但是这些人在日本也是极少数,而且遭到了大多数有良知的日本人的反对。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