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宁:中国股市只能迎来崩溃!转一篇让人清醒的文章

cruise.f 收藏 23 93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赵丹阳的“赤子之心”清盘了,这是四年大熊市之后,在我国出现的被称为“第一个阳光私募”的信托基金的“下场”。


言其结果为“下场”,原因是现在股市仍算是牛市,且有许多基金和个人仍在股市里“笑傲江湖”,甚至,有不少“中国神鸭”还在不顾一切争当“五岳盟主”,仿佛中国人吃不到“全聚德”的鸭子便没法活,仿佛即将来京的外国友人不吃这“神鸭”便拿不了金牌;


而之所以要给“下场”打个引号,是因为巴菲特老人说过,只有等潮水退去,才能看到哪些人在裸泳。所以在这个时候嘲笑赵丹阳无能的人,还是请合上尊口或找个凉水缸进去扎个猛子醒醒才好。


那么,为何成立时间“第一”且在2007年之前赢利水平上佳的赤子基金清盘了呢?原因想必是复杂的,其中之一可能是其投资人嫌弃在2007年度“累计净值增长更是仅为20.43[[%]]”的操盘人水平欠佳,毕竟,07年收益率超过大盘涨幅的还有7.36[[%]].但是,这只能是猜测,因为“私募”不能像公募基金那样成为“大散户”,其对资金的安全要求要高得多。所以,我们也便权且相信赵丹阳“告投资者一封信”中的话吧:


“至今日,H股和A股都已越过我们所理解的范围,我们在H股10000点,A股3500点实现了我们的收益。回头看,我们过早地出局。指数的顶和底永远是个谜。今天,就我们的投资能力,已找不到既符合我们投资标准又有足够安全边际的投资标的。”


这,便是赵丹阳清盘“赤子之心”的原因,上述言论的实质其实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中国股市在3500之上便已陷入了疯狂的投机,而这种没有价值且毫无安全边际的投机已不是赵丹阳能理解和把握的了。”


换句话说,赵丹阳的“赤子之心”是被泡沫飞扬的中国股市逼走了——他赚了,他踏空了,他“认输”了,不再和飞扬的股指以及“中国神鸭”们继续玩了。正如他自己所言:“未来一段时间,市场的强劲也许会持续很久,(但)经过慎重考虑,并和两个信托公司沟通后,赤子之心作为顾问的所有信托将尽快清盘。”


有人或许会像前不久嘲笑巴菲特一样嘲笑赵丹阳,还有人到现在的高位竟然在号召投资者学习巴菲特“投资中国股市”,更有人(我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猜测某些中国人,所以我确信其绝不是正直善良的普通投资者)在我的每篇示警文背后都像躲在阴暗角落的小人一样寻求“骂娘”的快感。


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正是我这样的“空军”,在“一地鸡毛”的2005年初的“展望”中便告诉大家中国股市的“好日子”要来了,正是赵丹阳这样“过早出局”的人,在几乎同时举行的一次“2005年投资峰会”上告诉大家,中国股市三年内必上3000点。


是的,后来我们都踏空过,后来大家都晕眩过,因为到了“泡沫颂”激扬市场,到了“死了都不卖”唱红大江南北,到了“抢劫不如去炒股”的●横行网络的时候,只能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但是,这样的疯狂投机却正好印证了我在06年最后几个月踏空后苦思冥想到的一种危机:“野猪啸林”式的投机风潮挡不住了,有一场泡沫危机在等着我们!


事实证明,这一判断是正确的,因为即便是5.30暴跌后,加了税的“零和游戏”的中国股市依旧投机盛行,泡沫横飞,并最终涨到了6124.04点——资本力量的疯狂充分凸显,逐利冲动的动物性压倒了一切。


此时,理性且秉持价值投资理念的赵丹阳变得孤单了,他虽然不必像作为自由人的笔者一样承受网络骂阵,但公司内部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因为这是一个“赚钱才是硬道理”的市场,在一些人眼里,“理念”早变得一文不值,“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因此,面对“看不懂”的疯狂,在他的本命年来临前,赵丹阳选择了退出中国股市——赵属鼠,按我国历法,春节后是他的本命年。而在此时,中国股市里“基金正展开‘抢钱’行动”,“神鸭敢死队”正进行“涨停大赛”,且在1月3日策动了几乎所有能拉股指的权重股企图再造“长阳”!


或许,赵丹阳说的是对的,“未来一段时间,市场的强劲也许会持续很久”。事实上,早在去年写作数百篇抨击市场投机、警示市场风险的各类文章时,我便有了这种想法:投机,绝非一个人所能阻止;投机,或许会持续很久,很高,就像人民币升值会加速一样……


问题是,这样全民参与的投机持续下去,会是什么后果呢?


是末路疯狂式的崩盘?还是像一些人基于“市场创新”、“业绩提升”和“奥运预期”等等理由乐观看待的“没关系”?抑或,是某些人情有独钟的“黄金十年”?我想,这都是每一个有头脑的市场参与者必须思考的问题。因为这样的股市随时可能创新高,但也随时可能永远套牢你;因为面对股指和本币狂飙,当年的日本人也相信他们的经济飞速发展足以支持狂飙的股市,因为当年热衷于“金融创新”的美国人也没想到他们会遭遇次贷危机。因此,瑞士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拉里哈思维才会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2007年的混乱局面带给我们的教训之一就是,像次级贷款这样的金融市场的创新,开始合理且增加福利,但最终往往泛滥成灾。在创新频出时,人们常以为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但信贷泡沫的形成、破灭和后果却不幸地让人再次感受到了熟悉的伤痛!”


哈思韦认为,美次贷危机余波将在今后两年持续拖累全球经济,我以为这个估计是客观而偏于乐观的,而我们更知道,当年那场泡沫后,日本便迎来了经济萎缩、人情淡漠的“迷失的十年”……

我不完全赞同他的观点,但他的这篇文章我必须每天读一次。让一盆清水每天从我头顶流过。谢谢你,侯宁。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