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姐弟俩抓阄上学 姐姐没抽中跳崖自杀(图)

前途光明 收藏 8 1155
导读:家庭贫困,无力支撑两个孩子上学,父亲决定姐弟抓阉决定谁上学。姐姐先抓到空白纸条,后来他发现两个纸条都是空白的。于是留下遗书后跳崖,获救后留下后遗症。两年过去,贫困生教育问题依然未解决。两姐弟家在村中是中等收入,“有两个高中生,就被拖入贫困户”。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155/8155657.jpg[/img] 两年前,抓阄上学,姐姐跳崖,幸被救起,高中生杨英芳的命运因此而变 [img]http://img1.qq.com/news/pi

家庭贫困,无力支撑两个孩子上学,父亲决定姐弟抓阉决定谁上学。姐姐先抓到空白纸条,后来他发现两个纸条都是空白的。于是留下遗书后跳崖,获救后留下后遗症。两年过去,贫困生教育问题依然未解决。两姐弟家在村中是中等收入,“有两个高中生,就被拖入贫困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年前,抓阄上学,姐姐跳崖,幸被救起,高中生杨英芳的命运因此而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这两个纸团决定了她的命运 来源:西部商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5年8月31日,兰州市榆中县新营乡谢家营村,由于贫困,不得不和弟弟抓阄争取上学机会的姐姐杨英芳精神失常,离家出走4天后被村民在本地的一处悬崖下发现。由于受到惊吓,杨英芳得时时抓住母亲的手,包括睡觉。

一封两年前的遗书


虽然距离杨英芳跳崖已经有两年的时日,但是贫困高中生的问题依旧

“也许还有千言万语,我已经没有权利,再说纯粹就别再提起我这个人。这样也好,让你们的心不会很快变老,让一切都重新开始,相信明天会更好。”2005年8月22日,榆中县恩玲中学高中二年级的学生杨英芳在笔记本上写完这几句话,撕下来放到家里的抽屉之后,给弟弟做了饭,到地里收拾完庄稼,之后纵身跳下300多米深的悬崖。


直到2007年12月26日下午,杨育祥才向记者公开女儿杨英芳两年前写的这封遗书。虽然距离杨英芳跳崖已经有两年的时日,但是关于贫困高中生的问题,目前还有待解决。


杨育祥一直保存着这两张纸,虽然他不明白女儿在混乱的思维中写就的这封遗书真正的含义。55岁的杨育祥递出这两张纸的时候,泪水满眶。


杨育祥的妻子说:“这个孩子小的时候就和大人一样,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遗书中写道:“亲爱的爸爸妈妈,不要问我去了什么地方,那里才是我的家……我走了,将不会再回来,希望弟弟能够好好学习,实现自己的理想。眼下需要我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是需要的人,也许出门远行才是我最好的归宿,没有我,你们反而会轻松些,反而会过得更好。这是事实……与其这样生不如死地挣扎,倒不如寻找远方的净土,让心灵净化。”



抓阄、跳崖


两个纸团都是空的,抓任何一个结果都一样



2005年8月底,开学之前,杨育祥身上只有1000元钱,不够两个孩子上学。女儿杨英芳和儿子杨栋都上高中二年级,当时的学杂费为每人700元。


女儿学习好,但是杨育祥夫妇希望儿子能继续上学。为了“公平”起见,杨育祥让两个孩子抓阄决定谁上学。让女儿杨英芳第一个去抓,杨英芳抓到的是空白纸团——这预示着她将离开学校。


通过弟弟,杨英芳知道了这原来是一场骗局:两个纸团都是空的,抓任何一个,结果都一样。


“我心里凉透了!”杨英芳给弟弟做完饭,独自去地里拔胡麻。


“我又拔到(傍晚)7点,感觉心烦得很,不想回家,想往上再走,散心。”


“书没有办法念了,我就想打工,但是天已经黑了,身上没有一分钱,家里再也不想回去。”闪电在乌云中扭曲挣扎,杨英芳有些害怕,在一个叫二怀沟的地方挑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身后是深达300多米的悬崖。杨英芳出来的时候,为了节省,连袜子都没有穿。


“我能去哪里?”她反复地问着自己。


“我突然很绝望,就跳了下去。”


悬崖上伸出的树枝救了杨英芳一命,杨英芳靠着野山棘度过了2天3夜后,被放羊的孩子救起。


“不能念书了,唯一的出路就断了,这样做我不后悔!”杨英芳说。



杨英芳的命运


休学后的杨英芳只能躺在家里看书,病也没有好



从崖下被救起后,杨英芳全身肿痛,后来留下了“幻视幻听”的后遗症。她的眼前总是出现各种幻觉,耳朵旁也好像有人在说话。


从2005年9月开始,杨英芳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漫长的治病经历。在榆中县医院、定西市医院,以及兰州的医院四处求诊,而从医院拍出来的脑部照片看,大脑正常。但是幻听幻视的现象依旧没有消失,无法确诊。


2006年4月5日,大夫在她的病历上写着:目前尚未查及感知障碍,情绪不稳,思维散漫,紧张,注意力不集中,自己无法控制。


杨育祥说,在一年断断续续的治疗中,杨英芳住院50天左右,总共花了2万多元人民币。


杨英芳在治病期间也去学校坚持上了两周课。2005年10月份,杨英芳回到学校,她的班主任金杰仓老师说,杨英芳到学校之后,身体状况很差,走路都要同学搀扶。“虽然这个孩子很喜欢学习,但是她身体状况真的很不好。”


一周后,在校长和金老师的陪同下,杨英芳又去了兰大二院,大夫说要住院观察治疗,否则病情可能会加重。杨英芳以家中困难为由,拒绝住院。


回学校没几天,杨英芳对金老师说:“我这个样子,万一控制不住自己,跳楼了可怎么办?”她最终离开学校回到家里。


杨英芳第二次到学校,是去办理休学手续。我们无法猜测当时她的心情。事实上,杨英芳将考大学当作她唯一的出路。


休学后的杨英芳只能躺在家里看书,病也没有好。


听着孩子躺在炕上说一些糊里糊涂的话,杨育祥夫妇内心凄凉。杨育祥打起精神,要把女儿再次送到学校,临走时刻,杨英芳决定不去了。“她说去了也不能念书。”


2006年9月,杨英芳被北京一所私立半工半读学校录取,每周学习两天,其它时间在酒店打工。因为没有钱交学费,她先去酒店打了三个月工,才被通知上学。


换了新的环境,杨英芳的病情有所好转。2007年8月,杨英芳回家。她的母亲观察到,女儿依旧会自言自语,但是与一年前相比,已经有很大的好转。


2008年元旦,杨英芳给家里打了电话,母亲问现在病情怎样,杨英芳说自己全好了。“孩子怕我们担心。”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