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骑兵,曾经的战场不败神话

骑兵,曾经的战场不败神话


骑兵,作为古代战场上的高速突击队,曾经延续了近千年的不败神话,特别是蒙古铁骑,更是赋予了骑兵近似神的地位和荣誉,那席卷欧亚大陆的蒙古骑兵树立起一种全新战争模式和作战思想。这也是骑兵作为兵种的颠峰时刻。到了近代,特别是在二战未期,随着机械化部队的诞生,钢铁巨兽们终结了骑兵的历史,虽然世界上部分国家还保留着少部分骑兵部队,但主要是做为礼仪和装饰部队,其实战效果已不明显。发达国家的不少部队仍然沿用骑兵第几师的番号,但实际上和马没有关系,是纯粹的机械化部队。

我的父亲一九六四年入伍,当兵时就是一名骑兵战士,先后随着部队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多个盟市战斗和生活过,直到一九八四年,他所在的北京军区独立骑兵营正式解散,他也转业到了地方。我从小在部队长大,对骑兵的训练和生活有着切身的感受,今天把能够记起和父亲曾经讲述的故事写出来,向那些曾经是马背上的战士们致敬。

一、马。骑兵,自然离不开马。马是人类的好朋友,自古就和人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蒙古族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骑兵的马都是选用优质的种马,在军马场养育长大后,再交给各骑兵部队使用的,每个军马都在屁股上打上铬印和编号,就向战士的枪号一样,印象中好象在马蹄铁上也有标记。一般人认为,军马一定都是高头大洋马,其实不然,我军的骑兵都是配备的纯种蒙古马,因为蒙古马耐力好、适应能力强、体质健壮、培育费用较低。听父亲说:部队配备的乘骑一般都有指定年限的,也就是说,在马匹的黄金年龄可以服役,到了马匹的中老年后,就会退出现役,或者继续留在部队做为运输马匹,或者卖给老乡。所以,骑兵的马不是终生服役的。一般新战士入伍后,下了连队就会分到一匹马,这匹马的吃喝拉撒都归这名士兵管。一般新兵分到的马都是比较来说条件不是特别好的,或者是不好训练的,或者是得过病的,或者是准备退役的,因为好马配给新兵也可能被“骑瞎了”。我父亲当营长时,他的座骑是一匹纯黑色的,人送外号“黑色闪电”,是专门从军马场挑选出来的,跑起来一溜烟,又快又稳,那年分给他当通信员的一个新兵,趁着去给马刷洗的时候骑上马,和一群新兵比赛,结果由于是新手,不小心把马给骑到草原上的一种鼠洞上面,结果连人带马摔倒了,人没啥事,马的脚骨断了,只能退役了,为了这事,我父亲整整两天没吃饭。那时,战士和马的关系就是战友关系,老兵退役时有的整晚都陪爱马呆在马棚里,喂料添草,走的时候搂着马脖子痛哭。

二、训练。骑兵的武器有两样,一样是枪,一样是马刀。所以骑兵除了正常的步兵训练科目外,增加了马刀和马匹训练两大项内容。我小时候经常在操场边上看战士们骑着马练队形,马匹也要走队列,而且和人一样,横列纵队,左转右转,前进后退,十分整齐。最壮观的要数整营士兵出去拉练了,都骑着马,按连组成方队,精神抖擞的列队出征,好几百匹马列队前进,那阵势我至今还印象深刻。还有就是马和人同时卧倒,没听说过吧,我亲眼见过一次,士兵在骑马行进时突然在四周点燃小型炸药包,并释放烟幕弹,所有骑兵跳下马后,用口令命令马匹侧卧,骑兵则卧倒还击,那些马就向久经战场的战士,整齐的卧倒,个别的不太听命令,战士就上前握住缰绳往后一推,喊着口令,马儿就听话地卧倒了。普通步兵训练射击一般都是卧姿或跪姿,骑兵则不同,要练习骑射,也就是在运动中射击,马在高速运动的情况下进行射击,还要求射击精度,难度可想而知,人和马的配合必须一致,首先,马不能惊,听到枪响不惊不怕,继续前进,人呢两手都要握枪,是五六式突击步枪,也就是说手得离开缰绳,就靠腿夹住马,射击中还要考虑到后座力,战友们都知道,突击步枪射击时不要说在马上,在地面上站着都有可能被后座力掀倒。何况还要考虑射击精度,真是个技术活呀。再一个是马刀训练,真正的马刀是特别重的,我小时候不要说把马刀举起来,就是抽都抽不出来,因为簧特别硬,根本按不动。骑兵训练都是扎草人,士兵们纵马前行,挥刀把草人砍倒,有的草人扎的特别矮,只有半米高,现在猜想估计是练习砍杀卧倒的敌人吧。另外,我还见过骑兵练习打坦克,就是骑马追上坦克后将炸药包挂在指定位置上。然后拉出导火索,炸掉坦克。

三、后勤管理。我感觉,骑兵最麻烦的就是后勤管理了,俗话说:人吃马喂,骑兵是首先要保证军马的伙食和卫生的,我父亲当兵时部队还实行五五式军衔,骑兵的军种标志是马蹄铁和马刀及步枪结合到一起。我还见过白色的红十字标志,大部分人都知道是军医,可骑兵还有一种金色的红十字标志,就是兽医了。我印象中当时部队最高级的一个兽医是副营职。六十年代是我国最困难的时期,但那时为了保证对苏联防御的需要,军马也是按标准发军粮的,除了草料外,还有豆饼。记得有的战士站马棚岗时,附近的老百姓去偷豆饼吃,那时人都吃不上粮食,战士们也就挣一眼闭一眼了,凡正马有草料就行。我小时候经常去草鞋料堆玩,草料堆实际是一个厂房形状的建筑物,上面有盖,但四面透风,没围档,草料都是一捆捆的打着包,推的整整齐齐,我们就爬上去玩,妈妈常吓唬我们说草堆里有蛇,我却没见过。我们部队家属院的小孩子可以在部队院里玩,但别人是不能靠近草堆的,因为粮草是军用物资,防止敌人破坏。当时部队所有岗哨都是真枪实弹的,草场专门有人站岗,有一次,一个附近的老百姓路过草堆,躺在上面吸烟,巡逻的战士正好经过,命令他把烟熄灭马上离开,那个人很倔,就是不熄灭烟,结果那个战士一时冲动,一枪就把那个人打死了,听说后来这个战士判了三年刑,草场是军马的粮食,如果着火了可不得了,所以,他是在履行职责时防卫过当。

战马每天训练完都要洗澡,就是拿刷子给马清洁身体,这是战士们每天必须做的功课。包括军官在内也要学会自己收拾军马,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警卫员代劳了。有一次,我去找父亲,当时他正在马棚里检查值班情况,我就一个人走进了马棚,马棚里有很多马槽,上面有一根光溜的拴马桩,马匹可以沿着拴马桩横向活动,我一进到里面,所有的马匹都向我站的地方围过来,估计以为是我要喂料,当时我才十岁左右,吓得一动不动,在原地哇哇大哭,四周围着好多军马,当时真是怕极了,要知道马会咬人也会踢人,我父亲曾不只一次告诉我,不要站在马的背后。到后来,值班的战士进来把我领出去的,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进马棚了。

四、骑兵的荣誉。我父亲当了二十多年骑兵,受过两次伤,都是和马有关,一次是在训练一匹烈马时,被摔了下来,并被马踢伤了嘴唇,现在还有明显的伤痕。还有一次是被马踢中了腿,也是留下了伤痕。但我父亲对马有特殊的感情,训马的技术也是一流的,在草原上放着的马,他不用马鞍就能骑走,特别“野”的马也能训的服服帖帖。父亲所在的部队做为内蒙古的礼仪部队,多次参加外事活动,还曾经在电影“佩剑将军”和“奥雷一兰”中出演角色,影片中那万马奔腾,战刀挥舞的冲杀场面都是他们所在部队参演的。可惜,现在的骑兵已经逐渐退出历史舞台,马上就要成为永恒的历史了。目前,只有内蒙阿拉善和新疆有两个独立骑兵连还在续写着骑兵的辉煌,其余只有部分边远的边防连队还有军马担负着巡逻的任务。但是马作为人类忠实的朋友,是不会被草原人民忘记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