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淘汰中国军队特种兵狙击手的真实糗事曝光

晓破天 收藏 11 21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家好,我要开始讲我的故事了......哎哎,安静!请别打断我的话,说什么我这样讲会泄密云云......大人说话小孩子不准插嘴!管他泄密呢,反正我都退役好几年了!!!与我同伍的战友们也全退伍光了,保密我也知道,当年刚入伍时也受过纪律教育,退伍时又受了保密教育......要是再如此看重保密我的故事也许会永远被埋藏掉了......怎么讲起呢?我都忘了,还不是你们害的......哎哎......不是你们害的,是我记性不好,总算没走光......


那就从我入伍时讲起吧......从入伍到选进特战大队简简单单地讲一下......


刚刚入伍没有几天不由分说--训练!!!由于训练中人比较精,体力强,枪打得好,就被老班长推荐当了机枪手,之后没完没了地参加95年军演、96年军演; 96昃葜笪颐挥型艘郏堑鄙狭烁卑喑ぃ卑喔笨煽嗔耍嗟纳舷伦笥依锿馇昂蟮哪谖袢家剩÷说憔桶だ狭ぱ?.....没多久在01年升为班长的我,却神鬼使差地被特战大队选上狙击手了......哎哎看你们......有的一脸不屑有的一脸羡慕......管他呢,当上了特种兵狙击手,那一阵子啊,真是精神从地狱升入了天堂,肉体从天堂坠入了地狱......哎!又怎么插嘴了?说什么天堂地狱乱七八糟的,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听完我说完就明白了啊......


怎么被选上的?我是机枪手怎么能当狙击手?全是我的好枪法给招惹的!你说选特种兵是不是像《士兵突击》里的一样?其实说不一样就不一样,说一样就一样......哎哎别插嘴!!!什么一样不一样的闹精神分裂症?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这已是第三次了!!!......之所以被送进特战大队全是我们的老连长的杰作,别看他平时对咱凶巴巴,有道是打是疼骂是爱......特战大队有狙击手要退役了,就到部队里挖人,老连长大笔一挥,我就这么给更塞进去了,被送去的都是部队首长们所认为的精兵中精兵的精兵,考核时可没有像《士兵突击》那种满山遍野的溃兵大追捕,而是由真正的特种兵在训练场上考核挑选,最后靠着我的良好射击水平而被特战大队的"牛眼睛"上校盯上,之后二话没说我就卷辅盖走人了,走时我班属下兵们左一个"班长"右一个"班长"群星戴月般地围着把我送上了车......


可是当上特种兵可不是说当上就当上,还有地狱般的磨难在等着呢......


一进特战大队的驻地,我立刻受到人们"笑里藏刀"的礼遇,所有的人都是笑脸相迎,又是打水又是提行李又是铺床......特别是那个"牛眼睛"上校,脸上的"笑"更令人看了直起鸡皮疙瘩......


之后就是纪律教育:


见到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军衔不准敬礼只行注目礼就算将军大人物来了也不例外......


进了宿舍除了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去食堂吃"饲料"以外只要没听到集合号就算外面天崩地裂也不准探头更不准出去......


在宿舍里可以自由说话一出宿舍想说什么话都要先说报告宿舍里想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大声喧嚣不准随地大小便宿舍卫生要自理......


允许出宿舍活动的空闲时间只限于在驻地活动不准离宿舍太远一些禁区不能进去......


你们听到么?惨哟!怎么像个劳改监狱似的!


之后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那些人一个个全收起了笑脸,集合号想吹就吹,完全不让人睡个好觉,一集合就训练,尤其是那个"牛眼睛"上校,更是凶神恶煞般在身后撬着我们,训练上有一点怠慢,就用大号扩音器对着耳朵大声训斥,只差没有挥舞皮鞭和棍棒进行体罚了,那感受如同生活在奴隶社会里的苦役犯!我听说我目前还不算是特战大队的真正一员,还要等强化训练之后,进行最终考核,通过了考核才算成为真正的特种兵狙击手......


一个月之后,最终考核终于到了!"牛眼睛"告知我们:考核一共要过6关,每一关长则一月,短则三天,一共长达三个月......


第一关开始了,考什么?劳动人民培养的红小兵保密意识好......


几天的时间经过第一关脱完一层皮之后,第二关开始了,考什么?祖国人民生出来的好儿子懂保密......


若干天后第二关结束所有的人都已瘦了几公斤,第三关开始,考什么?人民军队教育的革命战士保密觉悟高......


哎哎......哎......请听我说下去啊,别扔臭鸡蛋和砖头了......哎!第四关我就讲了......怎么?还想知道第一关和第二关、第三关的考核内容和我的成绩?这里我只说我在第三关结束之后我的总分排名第五,考什么我不说就是不说......不说就是不说!咳!我是堂堂正正的人民军队的革命战士!上刀山下火海就是上得菜刀山下得炉火海,赴汤蹈火就是赴得肉汤美蹈得火锅香,什么都不怕,还怕你们的威胁利诱?第四关还不想听么?想听就别插嘴!


在二个星期之后令人痛哭流涕的第三关结束,接着是第四关开始,考什么?人民英雄部队的光荣一员保密强......


哎哎......哎......经过狙击手训练还怕你们扔来的臭鸡蛋、板砖和烂茹?好故事的收获属于最有耐心听下去的人......关于第四关,我唯一透露只有总分排名达到第四了!


经过地狱般一个月的第四关之后就是第五关了,时间长度为7天,内容是狙击手隐蔽考核,要求在严格限定边界的区域内隐藏起来,每一个狙击手的隐藏地域都严格限定边界,规定不准越界!否则扣X分!让搜索队对每一个狙击手的隐藏区进行地毯式搜索,只要是被搜索队发现就扣分并结束考核送回驻地,越晚被发现,被扣的分就越少。一个星期之后还没被发现就不扣分。而且所有的"同类"之间不准相互支援,否则扣X分。


最令人感到不公平和不合理的规定就是:不准攻击搜索队,否则按被发现处理。


装备只限带一支没有子弹的"叭"一下就"呜"的叭呜大狙和只够一个人吃三四天左右的"饲料"......这种"饲料"吃第X口就是天下第一润滋舌头的"美味 ",吃第XXX口就是天下第一摧残胃肠的"呕药"!......出发时我和每一头"同类"都浓装艳抹地打扮成人不人精不精妖不妖鬼不鬼怪不怪魔不魔的样子......我是"草妖"你是"树精"他是"石怪"这是"泥鬼"那是"土魔"......只有不参加考核的"牛眼睛"等他们才有人的外形......出发的那一刻我发现裤子上的口袋破了一洞,但我没放在心上,不想它却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可怕命运......


去演习区域是坐老掉牙的"脓巫"双翼飞机去的,我是第若干个跳伞的,不但是被"牛眼睛"在屁股上踢一脚下去的,而且是平生第X次跳伞。每一个"同类"在跳下去之前都受到"牛眼睛"大同小异的待遇,有的是被"牛眼睛"温柔地推下去的,有的是"牛眼睛"粗暴地踹下去的,当轮到我面前的那一头"同类"时,它只来得及说一声:"不用了,我......"话没说完就被"牛眼睛"的一只大手按着脸给推下去了......出于对他违反纪律未经允许就擅自说话的恼怒,结果殃及"老实本份"加"乖巧规矩"的我,于是我就是这么下去了......


跳伞下去之后我落在一处小竹林里,附近还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规定的三分钟内把伞"毁尸灭迹"消除一切人为痕迹挑一个隐匿的地方,可我却花了五分钟才搞完,挑选隐匿的之所以前,我还到那条河里游了一段距离之后再上到对岸,这样可消除气味行踪,以防万一搜索队带有军犬。我匆忙挑中的地方说来可怕,是一处南向小山坡上的坟地,那坟地也只有大小不一的五个坟茔,墓碑只剩下一个,上面写什么字看不清了,接下来的一星期我要与五个死人为伴了......挑地方时还看见远处一头"同类"跳伞落到树上,弄了好大一会才完,别管他了......。我向来喜欢舒服,就在最大的和最中的二个坟茔之间迅速扒了一个沟,在身上弄一身泥插一身草,再把坟茔间的草丛整理一下消除一切人为痕迹之后就钻进去了,既能睡又能吃还能把枪当望远镜来用,搞完这种事时也忘不了看看有无蚂蚁窝之类的,以免虫子爬上身......干净利落地搞完这一切,只花了十分钟,而搜索队要在半小时之后才开始行动......我之所以挑如此怕人的地方,就是认为搜索队不会想到有人会在坟地里呆几天时间......可是我马上发现我想错了,真是走了个狗屎运!


十几分钟后搜索队就上来了,早在我意料之中,他们果然带来了一只军犬!!!不过万幸的是老天助我!刚好开始下雨了,雨水冲灭了我的气味行踪,那只狗东寻西找,硬是没能发现我,只好又到别处去了......太神了!我的伪装术做得很不错!不过我听说搜索队不只有一个,还会有别的搜索队,所以更要小心一点为妙。


接下来要说我遇到的狗屎运和意想不到的可怕命运:


隐藏第一天相安无事,我还乘着的晚上的夜色,出来活动了一下,还速战速决地跑到河边屙了一泡大便,然后把大便扔进河中灭迹。还忘不了看看那位跳伞挂到树上的 "同类"现在怎么样了?但在我的狙击镜内什么也看不到,因为狙击镜没有什夜视功能,返回坟地藏匿前,我还不忘把走过的路线来个交叉绕圈子游走,弄出很多" 气味十字路口",破坏军犬的嗅觉跟踪,就这样短暂地活动一下之后,又是长时间的潜伏......


第二天早上,另一支搜索队来了,不过他们没有军犬,在我的藏匿区进行了全面的搜索之后,还是没有发现藏匿在坟地中的我,于是又转到别外去了,到了晚上我听见了隔着很远处一片短暂的叫喊声,之后什么也听不到了,是不是有"同类"被发现了?管他呢,把自己的事做好就算了......


到了第三天下午5点刚过,我正在吃着干粮"饲料"时,突然听到一支搜索队的脚步声,由远到近,声音越来越大,细听之下不由愕然:人员众多,远超过了任何一支搜索队的人数!现在我要做的事就是赶快把打开包装的"饲料"塞进裤子口袋内,仔细看看周围有无被我动过的人为痕迹,然后就一动不动地趴在草沟内。过了几分钟我就看到了这群人的一部分,一共九个人,还牵着一只军犬,他们走到我所藏身的方不足200米处站定,看看了我藏身的地方,就回头向后挥一挥手,于是一大群人和四只军犬就在树林中出来了,这些人全是当地的驻军,番号我从未知道。还好我的伪装做得很不错,加之夜间光线昏暗,又下过雨,军犬应该也不会发现我吧?想发现我军犬需要靠得够近就能嗅出我,或者他们中间有人踩到我......不过,那伙人牵着军犬经过坟地时,一个个都绕着过,原来他们也怕"鬼",没一个人直接穿过坟地,更别说踩上我了......正当我以为他们只是经过这里到别的地方时,万万没想到透过草丛竟然看到有几个开始坐下来把背包放下,取出帐蓬和睡袋......天!真是走了狗屎运!这一支搜索队一点也不怕什么"鬼"!竟然把营地安到坟地附近,睡在我的身边!接着更多人也在我周围取出睡袋,在坟地四面八方安营扎寨了......我在吃惊之后就是一阵后悔,记得狙击手战术教条中讲过:"不能在同一个地方长时间藏匿......"偏偏我却想要出其不意,反其道行之,打算在同一个地方藏几天之后再看情况换另一个地方。但现在后悔根本没用了,唯一要做的就是努力克服接下来的睡意,警戒地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特别是他们手中牵着的军犬......只要是在下风处的军犬开始靠近我时,我就屏住呼吸,以免被嗅出来......


之后在一片嘈杂声中,有不少好奇的家伙还走到坟地上唯一的墓碑前用手电照着细细看,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但都没一个人能发现到躲藏在二个坟茔之间的我。十几分钟后透过草丛我看见一只军犬好象发现了什么,向坟地走来,同样也有一只跟着,这二只军犬令我紧张万分,当一只军犬"汪"地叫起来时,我以为它发现我了,但它只是隔着我身边的二座坟茔一窜而过,向我后面跑去,另一只军犬也同时这样经过......怎么回事?我后面有什么东西让狗们如此感兴趣,以至对我如此不肖一顾?此时一阵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原来他们的炊事班开工进行野炊了,那饭菜香味引得我的肠胃一阵痉挛......一个半月的考核都是只吃自己的"饲料 ",头几天还好,现在参加考核的狙击手们人人已经受不了那种工业食品特有的滋味了,现在每吃一口都要强忍着恶心和干呕,硬挺着咽下去......好怀念部队食堂的伙食美味啊......可现在,只有看和闻的份了......有一件事令我放心了很多,那么多的人在我的藏匿点乱踩一通之后,我的气味行踪早已被掩没了......加之坟间的野草都有半人高,我身上也有草,所有的草都沾满了露水十分潮湿,这样一直趴着不动,再加上周围一片淡淡的夜雾,那些军犬想发现我都难!


不过,如何应对他们?所有的应对想法在我的脑中转了个遍:


--等他们大部分人睡着之后再乘着夜色偷偷溜之大吉?不一定行!你当他们的哨兵和军犬是瞎子?


--脱下狙击手的吉利服,混进他们中间,来个"滥竽充数"加"东施效颦"?更不行!一个连的士兵基本上人人都认识,混进去肯定被班长们看穿!就算没人注意到你,军犬也会注意到你,就算是蒙过了军犬,混进去就别指望逃出来!得跟随他们一起行动,这样免不了越界违规!


-- 看一看眼下的气氛环境:月黑风高阴云蔽天昏天暗地冷风习习凄凄惨惨正是闹鬼的好环境,要不要在坟地中来个装神弄鬼跳大神?荒唐!谁信有鬼啊?不但吓不走他们反而曝露了自己!再说他们都是军人,人多势众,又有武器在手,还有恶狗撑腰,胆子倍儿壮!哪象我是孤零零一个人?不!孤零零一个假鬼加五个坟茔中永远帮不上忙的真鬼?


啊!你们是不是听得入迷了?看着我的眼神好象在说,快行动啊......可是我让大伙实在是彻底地失望了,因为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一直藏下去最保险!于是,我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这么样一直藏下去,一直等到他们离开......但我知道,这种规模的部队,营地一旦确定下来,会赖一天以上不走,只要没出现紧急状况一般都不转移!


他们中间有几个胆大的家伙还把自己的铺位摆到了我前面十多米之内,不过他们没带军犬。大约十分钟之后就听到了他们中间有一个似乎是连长的人一口气喊出命令: "全连抓紧时间吃饭!吃完立即休息!一班和二班在三小时后出发到22区;三班和四班在五小时后出发去19区;五班和连部在一起,负责警戒任务;六班和七班在七小时后出发去10区;八班和九班搜索这一区,回来立即休息,九小时后去22区接替一班和二班;五班在十二小时后和连部一起出发去20区!"于是,他们就这么在我眼皮底下,吃完野炊之后就睡下了。


听到他们连长的话我就放心了不少,只要耐心地一动不动藏上十二小时,他们就全滚蛋了!不过在这十二小时的时间里,一定要小心他们的军犬。现在看看他们人数有多少?我却数不过来,不过我早就明白了,他们是一整连的人,也就是说:一共有五个连参加这场搜索行动,其中一个连的搜索队就在这里了......


在他们睡下十几分钟后,我就极其缓慢地把头向左转了很小的角度用眼向左瞟一下,看到还有十多个人就在20多米以外睡着,还看到有一只军犬也趴在那里,又同样转右瞟了一下,因为坟茔和草丛的阻当,只能看到有若干个人就睡在几米内但没看到军犬。但我不敢回头,只能仔细听,细听之下似乎后面也有人睡着,但距离不好判断。看起来我被一百多号人和5条军犬包围在中间了!


第一小时过去,我没被发现......那些军犬,真瞎了它们的狗眼和狗鼻子!如果我不是解放军特种狙击手,而是敌人,这样的军犬实在是太差劲!


第二小时过去,我没被发现,其间只听到他们的八班和九班搜索任完成返回营地,其间还听到了一阵阵狗叫,细听之下军犬一共有5条!


第三小时过去,我透过草丛看到左边那群人和那一只军犬,这就是一班或二班了,他们起身收拾好一切之后,就带着一只废物狗离去......


又是一小时过去了,一共四小时过去了,不用废话,一切外甥打灯笼--照旧!


到了第五小时,我已是一动不动地趴了五小时了,此时我听到后面发出一阵声响和一片狗叫,他们的三班和四班已经开拔了,还带走了一只白吃饭混日子的军犬......现在只剩下了三条军犬了,我心理上压力似乎减轻了不少......


第六小时,我开始感觉到身上有异样,那个放着干粮"饲料"的裤子口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一刹那间我想起那口袋破了一洞,心里不禁一紧,但还是动也不敢动一下,因为在几小时之间的一片狗叫声中,我已听出后面就有一只狗,它现在还没有离开!仔细感觉一下,可以确定爬进口袋里的是一群蚂蚁,它们被我塞在口袋里的美味呕药干粮"饲料"给引来了!真是不怕鬼反被一群小鬼上了身--坟地里的蚂蚁可能啃过死人的骨肉!现在它们又爬到我身上了,会不会......真不敢再想下去了......只希望"饲料"能帮忙挡一阵子,别那么快就被蚂蚁们啃光......


第七小时,已经是半夜12点了,只听到后面一片狗叫,五班和六班一起开拔了,也带走了一只仅能作庞物用的军犬,那只军犬就是我听出来一直趴在我身后附近的那一只,此时下风处已经没有一只狗了,因为我看见前面就有剩下的二只狗中的一只,它就在我前面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另一只我无法看到,不知在何处...... 那群蚂蚁全被我的饲料吸引着,还没有深入钻进口袋破洞......以蚂蚁们的智商,要是一钻进那口袋的洞,根本出不来了!因为我的衣领、袖口全被扎得紧紧的,还戴着手套,特种兵的高腰靴也和裤脚紧紧地扎上,腰间的衣服也交错地被武装带紧紧束起,所以蚂蚁们进了口袋洞就只能在我的裤子内乱爬了......但这还是比较好忍下去!


第八小时,我开始感受到口袋变小了,饲料被啃完了......蚂蚁开始向口袋深处进军,不知有多少个蚂蚁从口袋的破口钻进去了,不过它们根本没有啃我的肉,而是在我的屁股和大腿上爬来爬去,那种感觉啊,真是奇痒难忍!很快就有几个蚂蚁竟对我的JJ发生了"兴趣"......此时我真想跳起身来个装神弄鬼跳大神......但我马上就有了应对之法:大尿特尿!


啊!你们都不许笑!谁敢笑我就扒谁的皮!尿尿不怕被狗闻到么?不用担心了!因为剩下的那二只狗和八班、九班和五班还有连部全都在上风处,这风吹得很大,少说也有四级以上。于是,我当时还是二十多岁,长这么大第一次尿裤子了!在裤子中来个"水漫金山",终于保住了我的小JJ......那伙蚂蚁被尿熏得纷纷向上爬,全爬到屁股上和腿后部,不过有几个蚂蚁不甘心,竟转战到肛门那里......那好,我马上想到学一学黄鼠狼和臭鼬,来个放屁驱敌......但不能!放屁不怕那二只狗听见?于是我只限于想了想......


都不许笑!再笑我就不讲了......不过我还有办法,那就是把屁股夹紧一下,于是有几只蚂蚁就被我屁股瓣夹了一下,就慌忙退出向别的地方爬去......


妈的!你们还笑!那我就不再说我的屁股和JJ发生了什么事了......


到了第九小时,当我还在用我的意志与上身的"小鬼"们作斗争时,他们的八班和九班终于开拔了,听得出,他们就在我右边很远处,只是隔着二个坟茔看不到,但也听得出,他们也带走了一只没出息的军犬。


现在只剩下我前面的那一只军犬和十几个人的五班和连部了,透过草丛还看到一个哨兵站在那只狗的身边不远处......而我已经一动不动地已经忍了一个小时,心理压越来越大,实在是恼怒无比,把睡在附近还没走的那伙人和那只狗还有那个哨兵的祖宗一起全骂了个遍:他妈妈的他爸爸的他奶奶的他爷爷的他曾祖母的他曾祖父的......它狗妈妈的它狗爸爸的它狗奶奶的它狗爷爷的......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还不快点起来滚蛋......此时我心里差不多与全世界的蚂蚁结了仇!心里只想着等到考核结束后,我就自告奋勇地当个义务灭蚁工,把部队驻地的蚂蚁窝全揣掉出一口恶气......看来不能不动了,于是我就看着那条狗,缓缓慢慢地把一只手向裤子,但刚伸一半就不敢了,隔着草缝我看到那只狗似乎听到了什么,站了起来向我的藏匿点张望......那些蚂蚁"小鬼"们见我做人很彻底,上了我的身还是控制不了我,无法使我做"鬼",竟恼羞成怒,于是请出更猛的"猛鬼"来上我的身......当我全身心地看着那条狗时,觉得身上有一丝异样......那条狗只是向我的方向看了看,又趴下了,不过它再次趴下时头就向着我......我能看得出,它是假装睡着,但眼睛正向着我这边盯着看......我身上的异样感觉叫不上来,无法说清楚是什么东西,只觉得那个"猛鬼"在我身上的衣服外面爬来爬去......


终于到第十小时了,那异样的东西找到了我口袋入口......天啊,这"猛鬼"也要上我的身了......那些钻进裤子的蚂蚁似乎感到危险,就在我屁股和腿上爬得更欢了,痒痒变成了痛痒......终于,那叫不出名的"猛鬼"爬进了口袋洞,当它与我的大腿肌肤接触的一刹那间,我就知道来者绝非善类,一定是某一种危险的大型肉食昆虫之类,一丝恐惧爬上了我的全身,以致身体痉挛了一下,咽喉里就走漏了一丝声响,吓得我紧张万分地伸手捂住嘴巴,全身的痉挛也不治而愈,现在我的头一个反应,就是透过草丛缝隙看看那只狗......只见那只狗站了起来......当我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那只狗引了过去时,这个"猛鬼"已经全钻进了我裤子内了......透过草丛我看到,那只狗只是站着向我的方向望了一会儿又趴下了,不过它还是头向着我的方向,至于那些人,除了一个哨兵以外,其余都是睡得如死猪一般......我没有长吁一口气,转而紧巴巴去感受一下那个上了我身的"猛鬼"......感受来感受去,它似乎是蜈蚣之类的多足昆虫,而且是长度不小的大家伙!!!同时我也感到它所到之处,乱爬一通的蚂蚁都不见了,当它爬到我屁股上时,我就夹紧屁股瓣,那些在屁股上乱爬的蚂蚁也被"猛鬼"揪出吃掉了,随着这"猛鬼"威风八面地爬,蚂蚁们越来越少......到了最后,一个"小鬼"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个"猛鬼"......这"猛鬼"的智商真是够低的,进去了就找不到出来的路了,于是就在我的腿上爬来爬去寻找出路,当它爬到我的膝盖附近时,我突然想到:压死它......但这猛鬼似乎知道我要干什么,没有爬到膝盖底下,而是又回过身来向上爬,一直爬到了屁股与大腿之间的那片区域,不知怎的,我什么也没有做,更没的招它惹它,还让它上身,给它美味多汁的蚂蚁吃,它竟然恩将仇报......哎哟!我感到它在我的大腿与屁股结合的那一片区域狠狠地咬了一口......我强忍剧疼着没叫出声来......哎哟!又是一口......我知道一只大蜈蚣是咬不死人的,顶多使人中毒,但我不知道中了蜈蚣毒会有什么结果......但是还没等我继续想下去......哎哟!又是一口,第三口了,而且我终于没能忍得住,嘴巴一开,叫出了声音......在这样的夜静更深月黑风高的环境里,听到坟地里发出的声音实在很可怕,这叫声终于惊动了那哨兵,"汪!汪!汪--汪!"那狗终于叫了起来,这叫声不再是几小时前欢快的叫声,而是发现异常状况的叫声,所有人都全起来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听见似乎是他们连长的声音......哎哟!那"猛鬼"大蜈蚣又咬了我第四口!此时它已爬到了我的小腿肚子上,我最终没能忍住,再次叫出声来......这下,那边地头的所有人都炸了窝,剧烈的疼痛中我听见一片惊叫声:"鬼呀--"、"有鬼!"、"那坟地有鬼--"......那一片惊叫声全都是极度恐惧之下变形走调的声音......此时我还拼死忍着没有动一下,但全身已经开始痉挛起来,全身冒出了大汗......那只可恶的"猛鬼"还没有完,又是第五口、第六口......第X口时我就再也听不到那狗的叫声了,但我还是拼死忍着不动,并试图忍着不叫出声,透过草丛看到那伙人中有几个胆大的持着枪,走一步停三步地向坟地走来,至于那只狗,说来可笑,完全没了狗仗人势威风八面的样子,再也不敢叫了,被那几个胆大的人强行拖着走在身后,一起向坟地走去......等到那"猛鬼"大蜈蚣咬了我第十几口(反正没有超过二十口)时!我终于爆发了......


你去想象一下吧:在一个月黑风高阴霾压天凄凄惨惨的黑夜里,在一片坟地之中,一下子跳出来一个,人不人鬼不鬼,外形实在是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家伙,而且还" 哎哟!哎哟!--哎哟!"狂呼乱叫,每跳一下都有三尺以上......至于那一伙前来探看个究竟的胆大的人和那一只狗......实在很抱歉,我光顾着想把那只上了身的"猛鬼"大蜈蚣弄出来,却没有功夫看看他们和那只狗的反应......但是在听力和视力夹失之前,我还是听到了一片更大声的惊叫和一阵扑通 --扑通的声音,还有和连滚带爬的声音......之后我的眼睛一片腥红,心脏一阵剧烈的痉挛,气也喘不上来了,嘴中还流出大量的唾沫,那感觉实在是难受得要死了,之后就是神志模糊一阵痉挛之后就是一阵短暂交替而来的休克......我知道,实战中,狙击手要是被对方俘获,一般都是格杀勿论......也就是说我差不多算是"阵亡"了,不过"阵亡"前还能装神弄鬼乱跳一通大神作一个"猛鬼王"吓唬一下"敌人"们,算是有个心理上的交待吧......


迷糊之中什么也听不到,只感到被人们抬着......之后,听力一点一点在恢复,还听到了汽车发动机声,视觉也在一点一点地恢复,最后终于神志清醒了点,眼睛也不再是一片腥红了,我发现自己正趴在一辆军用卡车里的担架上,裤子被褪下,光着屁股,身边是一伙军医......


那时候,我感到听力似乎是出了点问题,光听见人们的说话声,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我现在安全了......真是倒霉透顶!第五关的考核,我只有三天左右就被发现了,被扣掉的分数很可能会使我落到后面,也很可能导致被淘汰!在这种时候,我想到了放弃......正当我还在思考时,有人在我的背上拍了一下,接着是一阵熟悉的训斥声,"牛眼睛"上校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可惜我听不懂任何人说的话,回答的只有沉默......"牛眼睛"并没有更多为难我,他知道我现在的心情。


至于那只该死的"猛鬼"大蜈蚣,据说被压烂了,当人们从我的裤子内发现它时,没一个人不感到恐怖,实在异乎寻常的大,长度超过十厘米以上,一共咬了14口,几乎把全身的毒全注进了我体内!屁股和右腿有点肿胀,并有大量的红斑,真是惨哟......也许是鬼虽猛但却色厉内荏,也许是我身体壮实免疫力强,在医院里只不过养了5天就好了,此时第五关考核刚刚结束,此时的心情真是糟透了,尽管很怕听到我的成绩排名......但还是听到了:我一共潜伏了66小时,扣 XX分,排名已成为倒数第五,而特战大队的狙击手名额也就十几个,一共有五十多人参加。已经被淘汰掉了十二个,很快就轮到我了......


几天后的第六关,考核内容是被考核者们与特种兵狙击手之间的对抗,此时的我差不多已经放弃我自己了......


我认为继续参加已经没多大意义了,因为没分可加,想不被扣分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不扣一分,我也挤不进那么一点录用名额了!正是抱着这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我参加了第六关考核,我的下场可想而知,狙掉了一个特种兵狙击手之后,我就被击中,"吹灯"了......于是又被扣了X分......


第六关考核结束之后,当众宣布录用名单和淘汰名单时,"牛眼睛"上校念到我的名字时,就用严厉的眼神瞪了我一下,说了一句话:"直到最后一刻,就是再绝望,也不应该放弃!"


......这句话要使我永世不忘、回味终身了!


那时候,真是精神从天堂坠入了地狱,肉体从地狱升入了天堂......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代表军人荣誉的特种兵名号不再属于我了,所以精神就从天堂坠入了地狱,离开特战大队的驻地之后,肉体用不着再经受训练的磨难了,所以升入了"天堂"。


被宣布淘汰的那一时刻,真是我终生难忘的时刻!脑海中一片空白,以致使"牛眼睛"往下说了什么话,念了谁淘汰谁留下,我都没有再听进去......


最令我没法去想的事就是:回到原来的部队后,该怎么向对我寄予厚望的首长们交待?


正是令人倒霉的时候,却会出现让人意想不到的发现,当我坐上被遣返的军车时,吃惊地看到:第五关考核结束时,排名第一名的那一个"同类"也低着头,坐在被淘汰者之中......此时我才真正明白到"直到最后一刻,就是再绝望,也不应该放弃!"这句话的含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