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二 三十五

唐戈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天气日渐暖和,万树尽绿,草木葱荣。

汪兆龙和骑兵营的战士度过了寒冬,脱掉了棉袄,都感觉到浑身上下无所不在的轻松。

在五常县境内转了半个月,没有找到程依涵、大板牙率领的步兵营,汪兆龙就率领着骑兵营向拉林河方向前进。汪兆龙原本想渡过拉林河,寻找抗联十军,却想不到还没有渡过拉林河,就遇到了前来围剿的大队日、伪军。

汪兆龙率领骑兵营到了马架子屯外时,天已全黑。

汪兆龙让战士们隐蔽在屯子外的高粱地里,派出几名侦察兵四出侦察情况,然后自己率领着两名警卫员大摇大摆地走在通向屯子的官道上。

走近屯子,官道旁岗楼里的哨兵大声问:“是谁?站住!”接着就是拉动枪栓的响动。汪兆龙粗着嗓子说:“老子是你二大爷儿!”哨兵没想到汪兆龙是自己的哪位二大爷儿,皱着眉,不满地问:“是谁?”

趁此时机,汪兆龙已大步蹿到岗楼前,拔出腰里的盒子枪,冷笑着说:“连你二大爷儿都不认识,还他娘的站啥岗啊?”冷冰冰硬戳戳的枪管抵在脑门上,唬得哨兵魂飞魄散,手里的枪掉到地上,颤声求饶:“好、好汉饶命……”汪兆龙沉声说:“老子是抗联的!老老实实地戳在这里,老子就饶你不死。要是敢哼一声,老子就立马让你小命归阴,到阴朝地府去见你三大爷儿!”哨兵忙不迭地说:“明白……俺明白……”

汪兆龙瞪了眼哨兵,不知道哨兵的三大爷儿是否已在阴朝地府安居,自然也就不清楚哨兵是否真的明白面见其三大爷儿的后果。

两名警卫员摘下岗楼上挂着的马灯,举起来,晃了两下。

隐蔽在高粱地里的骑兵营战士挺身而起,在陈大晃的带领下,冲进马架子屯。

陈大晃双手提着盒子枪,率领骑兵营的战士冲到伪自卫团驻地。

进了院子,陈大晃抬腿就是一脚,“咣当”一声,踢开了屋门。骑兵营战士冲进屋里,端枪大吼:“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

伪自卫团士兵自梦中惊醒,心知有大祸临头,缩在被窝里,不敢动弹。一名副团长翻身欲起,陈大晃抬手就是一枪。这名副团长的眉心中弹,额头被子弹钻出一个血窟窿,“扑嗵”摔倒在炕上,脑袋垂在炕沿上,脑浆和着鲜血顺着额头上的窟窿流淌到地上。

陈大晃举枪大喝:“谁还敢动?”

伪自卫团士兵缩在被窝里,抖成一团。胆小的闻着刺鼻的血腥味,更是双股乱颤,屎尿横流。新参加骑兵营的战士眼疾手快,抢过去,将枪架上的枪握在手中,忍不住喜笑颜开。

陈大晃喝命伪自卫团员起身穿衣,到院子里集合。

天已微亮。汪兆龙大步走进院子,看着魂不附体的伪自卫团员衣衫不整,缩头缩脑地站在院子里,心里先有了三分怒气:“妈拉个巴子的,你们也是裤裆里揣着卵子的爷们儿吗?东洋鬼子在咱东北杀人放火,坏事做绝,你们却还替东洋鬼子卖命,他娘的还算是人吗?老子本打算把你们这些软骨头全崩了,可是算了,老子不想杀中国人,要省下几个枪子喂东洋鬼子。老子今天宣布,马架子屯自卫团解散。自今往后,谁再敢替东洋鬼子卖命,欺压咱中国人,他娘的,老子第一个要了他的小命!”陈大晃扫了眼失魂落魄的伪自卫团员,厉声大喝:“全他娘的滚蛋!”

看着伪自卫团员四下逃走,汪兆龙命令骑兵营战士带上缴获的枪弹粮食,继续向拉林河方向前进。

汪兆龙率领骑兵营撤离马架子屯,派出的侦察兵回来报告,在拉林河畔,发现有大队日、伪军在沿河布防,另有两队日、伪军,一队自北而南,一队自南而北,已经向骑兵营包抄过来。

汪兆龙与陈大晃商量,觉得骑兵营刚刚打掉了马架子屯的伪自卫团,粮弹充足,士气正旺,应该趁热打铁,再打上一仗。汪兆龙笑着说:“他娘的,小鬼子倚仗着人多势众,来势汹汹,必然以为咱们就怕了他们,不敢接招了。可是老子就是跑,也要先敲掉他两颗门牙。”末了又说:“咱们就学学黄鼠狼,专捡病鸭子咬。今个儿咱就打南来的伪军,速战速决,打完就跑,让小鬼子连鸟毛都捞不到。”

汪兆龙和陈大晃分率骑兵营战士,隐蔽在通向马架子屯南官道两侧的高粱地里,等着奔援马架子屯的伪军。

日上三杆,一队伪军排成一列长蛇阵迤逦而来。

放过了伪军的先头部队,汪兆龙大喝一声:“打!”抬手一枪,将伪军队伍后面一名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官撂下了马。

汪兆龙枪声一响,官道两侧的高粱地里枪声大作,伪军队伍后面的十个人被撂倒在地。前面的伪军听到身后枪声暴豆般的响,拎着枪,撒腿就跑。伪军与抗联部队作战,没有拼死冲锋的士气,却有拼死逃命的力气。伪军们顾不上队形已溃乱,你赶我超,只怕自己落在了他人后面,飞也似的逃向马架子屯。

汪兆龙大喊一声,举着大砍刀冲出高粱地,追上伪军,砍瓜切菜似的大开杀戒。

大砍刀划出一道耀眼的寒光,搂头劈下,一名伪军的右膀被斜斜砍了下来,鲜血激涌,溅了汪兆龙浑身下。这名伪军仆倒在地,厉声惨叫。伪军们听着被砍掉了膀子的伪军撕心裂肺的惨叫,更加的魂欲飞、魄欲散,逃得更快。

骑兵营战士士气大振,高呼大喝,并肩冲杀,跟着汪兆龙冲进马架子屯。

伪军刚刚跑到马架子屯,还没有喘上一口气,看着抗联队伍跟着冲至。汪兆龙双目圆瞪,手里拎着血淋淋的大砍刀,脸上、身上血迹斑斑,奔腾而来,如狮如虎,直吓得伪军们魂飞魄散,撒丫子接着就逃。

伪军营长本想依靠马架子屯组织伪军抵抗,可是伪军们已经被杀得失魂落魄,任由伪军营长大呼小叫,却只是鼓气奔逃。伪军营长气急败坏,举枪打倒了一名跑得慢的伪军。

却不想伪军营长稍有迟疑,就耽误了逃命的大好时机,陈大晃冲进了屯子,提枪冲向伪军营长。伪军营长举枪欲打,陈大晃眼疾手快,“当”的一枪。伪军营长脑袋中弹,子弹掀掉了头盖骨,鲜血脑浆喷涌,人如同一根被砍断的树桩,“扑嗵”倒地。

汪兆龙收束骑兵营的战士,背起缴获的战利品,立即向五常东北的山区转移。

自北而南奔援马架子屯的日军雄纠纠、气昂昂而来,忽见大队人马如飞奔至,以为是抗联队伍冲了过来,惊骇之下,立即展开队形,准备予以阻击。

日军指挥官松本大尉却觉得有些蹊跷,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认出是伪军。等到伪军奔近,松本截住跑在前面的伪军,询问之下,才知道伪军已经在马架子屯吃了败仗。

松本大尉怒发勃勃,立命败逃的伪军随同日军行动,追击抗联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