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赵子曰》与他的“哥们儿”

亚军 收藏 27 348
导读:《赵子曰》与他的“哥们儿” 老北京鼓楼后街上的天台公寓,有内外两个院子,外部是整整齐齐的三合房,北、南、西房各五间客房,内部五间客房是两间北房、三间西房,以及三间半南房作为堆房、柜房、厨房和厕所。“因为有这样的结构,所以客人们管外部叫“紫禁城”,内部叫“租界”。一因其整齐严肃,一因其散落幽静。” “紫禁城”中的“金銮殿”,就是外部北房最大的一间,就住着咱们这么一位仁兄,他的姓?“居《百家姓》的首位,赵!他的名?立在《论语》第一章的头上,子曰!”“他的鼻子,天字第一号,尖、高、并不难看

《赵子曰》与他的“哥们儿”


老北京鼓楼后街上的天台公寓,有内外两个院子,外部是整整齐齐的三合房,北、南、西房各五间客房,内部五间客房是两间北房、三间西房,以及三间半南房作为堆房、柜房、厨房和厕所。“因为有这样的结构,所以客人们管外部叫“紫禁城”,内部叫“租界”。一因其整齐严肃,一因其散落幽静。”

“紫禁城”中的“金銮殿”,就是外部北房最大的一间,就住着咱们这么一位仁兄,他的姓?“居《百家姓》的首位,赵!他的名?立在《论语》第一章的头上,子曰!”“他的鼻子,天字第一号,尖、高、并不难看的鹰鼻子。他的眼,祖传独门的母狗眼。他的嘴,真正西天取经又宽又长的八戒嘴。鹰鼻、狗眼、猪嘴,加上一颗鲜红多血、七窍玲珑的人心,才完成了一个万物之灵的人,而人中之灵的赵子曰!”

这天台公寓里头住有三十位左右的客人,有事实证据可以证明是赵子曰铁哥们儿的,所占比例还不少。

周少濂是位“断定他至小有七岁,至大有五十,或者没有什么大错儿”的古老青年,虾米腰,小干橘子脸,一双小笑眼,红鼻尖。虽然学的是哲学,可把工夫全用在创作新诗上,是位“张口便是新诗,闭口就是哲学”的主儿。

武端、莫大年是一对胖子,“莫大年的脸,红的象一盘缩小的朝阳,武端的脸是黄的似一轮秋月”,这是区别两位最典型的特征。

武端的外号是武秘密,“除了宇宙之谜和科学的奥妙他不屑于猜测以外,什么事他都看出一个黑影来,他都想用X光线去照个两面透光。他不但知道别人的钱包在那里放着,他也知道钱包里有多少钱;不然,怎配叫作武秘密呢!”他的口头禅是:你猜怎么着?言下之意,这里可是有个秘密,招惹地听者一定会竖耳聆听,而他的秘密总是层出不穷,以至于说不过几句话就能冒出那句口头禅来。

莫大年是天生的温厚,横眉立目耍刺儿玩花腔是不会的。但打心眼里憎嫌自己“没有一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到处显出精明强干的能力,任凭有天好的本事,满肚子的学问”,还是被人加上“不知秘密”与“爱吃红烧鱼头”的“傻蛋”徽号!经过八万多里的玄想,认定了“知秘密”便是实行“不傻蛋主义”的秘宝。

欧阳天风是这几位中长得最帅的,当他满脸堆笑,“两条眉向一处一皱一皱的象半恼的,英俊的,恼着还笑的古代希腊的神像”,当他激动的时候,会“露出一对小白肉馒头似的拳头。粉脸上的葱心绿的筋脉柔媚的涨起来,象几条水彩画上的嫩绿荷梗。激烈的言词从俏美的口中说出来,真象一朵正在怒放的鲜花,使看的人们倾倒,而不敢有一丝玩狎的意思。”这位兄弟从来不从口袋里往外掏钱,都是靠“码长城”从子曰大哥那儿赚钱而去交学费。“他的面貌,服装,比赵子曰的好看的不止十倍”。

赵子曰在这群哥们儿里是老大哥辈儿的,从来不担心缺钱,由家里整堆往外拿洋钱。几个小兄弟众星捧月似的都围着他转,而更让他满足于做“老大”的虚荣,并将砌长城而输洋钱、泡馆子吃大餐买单,作为一桩慈善事业来做。他曾经算是个心怀高朗的学者,著有《麻雀入门》、《小脚集》,扬言“咱若是要学位的时候,不要哲学博士,不要文学博士;咱要世界第一,无所不有的总博士。”他不仅‘二簧’唱得相当的好,还是名正大学校足球队主力前锋,号称‘铁牛’。

在这个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的圈子里还有那么一位,让赵子曰不知道为什么总有几分畏惧,这就是与上述几位同为名正大学学友的李景纯,“秀瘦的一张,脑门微向前杓着一点。两只眼睛分外的精神,由秀弱之中带出一股坚毅的气象来。身量不高,背儿略微向前探着一些。身上一件蓝布棉袍,罩着青呢马褂,把沈毅的态度更作足了几分。”永远是很温和有礼的样子。


这是老舍先生用幽默语言写的一部有关这几位的传记.这个古老的,文化古城里,天台公寓中的这几个青年,他们嚣张,他们迷惑,他们快乐,他们寂寞,他们梦想,他们失落,他们勇敢抗争,他们世故媚俗......最终让他们明白了该如何活着,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

故事很简单,以赵子曰为主角,以他所参与的一系列活动为主线,学校风潮事件、天津租界讨生活、‘女权发展会’筹备活动、回京找工作的遭遇,以及后来李景纯的刺杀事件等等,详细描写了铁哥们儿们的各种表现和心理感悟。

说实话,文字里所写的这几个人的表现,总感觉是在讽刺现代的人们,比如,赵子曰没事就召集哥们儿凑一块狂侃神聊,反正是吹牛皮不上税,花钱大手大脚,好面儿,摆谱。这很像现今大学里的准备成为精英的学哥儿们。武端的认识就很说明这点:“作学生的时候出锋头是嘴上的,越说得花梢,越显本事;作官的时候出锋头是心里的劲儿,越吞吐掩抑越见长处。”呵呵,真他奶奶的精彩,这两句把这现在混大学的和当官的人们的表现,说得是那么的生动形象。

在这群人中有两个人可以说是两个极端。

李景纯应该说是有理想和抱负的,从不主张武力,最后是为了“引起中国人的爱国心,提起中国人的自尊心”,去“破命杀坏人”,而丢掉了性命,因此也感染了赵子曰等。

另一个是欧阳天风,用武端的话:“我用的是供给秘密!欧阳天风近于利用秘密了”,利用秘密去害人;在学校风潮时李景纯对赵子曰说“我没去,因为我不主张‘打’;他也没去,因为他主张‘打’!”;鼓动别人闹事,栽赃诬陷,挑拨离间,借刀杀人,“专吃别人不还席的”.....可说是个十足的混蛋。

赵子曰应该算是个不坏的人,很讲哥们儿意气,“他决不肯因为爱惜自己的精神而拒绝陪着别人打一整夜。他决不为自己的安全,而拒绝朋友们所供献给他的酒;他宁叫自己醉烂如泥,三天伤酒吃不下去饭,也不肯叫朋友们撅着嘴说:‘赵子曰不懂得交情!’”在他的意识中“因为吃穿嫖赌是交际场中宇宙起源论的四大要素”,“洋人发明什么,我们享受什么,洋人日夜的苦干,我们坐在麻雀桌上等着,洋人在精神上岂不是我们的奴隶!”而“他的父亲接电报,放下以捡粪为逍遣的粪箕,忙着从白菜窖里往外刨三十年前埋好的薄边大肚大元宝,然后进城到邮局汇兑,以尽他为赵氏祖宗教养后裔的责任。”不知道老舍先生是不是可以预知未来,竟然能看到现代的那些个公子哥。前些是曾看了篇报道,一出国留学孩子,交了个女朋友,就整天陪朋友玩耍,最后花光了钱,被学校开除遣送回国;以前与学生们打交道时候,这种整天不上课,泡学妹,泡网吧歌厅,“家里才给汇来的钱”的人可是见得多了。

再来看武端的感悟,“念书的目的就是作官”,这在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感悟到了,没感悟的,也被感悟到的人灌输了这种意识,并且还大大地发展了这种学说,因为经济时代的到来,上大学不一定可以做官了,但可以找到好工作,好工作意味着有钱,“有钱可使鬼推磨”,有钱就可以有权,有权则更加有钱,所以一定要考!考!考上大学!这才是考大学的目的。

这里面唯一可赞的也就是李景纯,从他的言语之中,会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东西:“我以为衣食住既是生活的要素,就不能不想一想那样是合适的,那样是经济的。这不是文化不文化的问题,而是求身体安适与经济的问题!”这可说是最朴素的生活观念,大概老舍先生也是借此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再比如:“交朋友不必一定象比目鱼似的非成天黏在一块儿不可呀!情义相投呢,多见几面;意见不合呢,少往一处凑。亲热的时候呢,也别忘了互相规正;冷淡的时候呢,也不必彼此怨谤。”前段时间有过不少的讲朋友和朋友之间关系的文章了,咱也曾有过类似的东西,可都不如这段话表达得透彻。在平时的交往中,咱们应该慢慢地去体会老舍先生借李景纯的口说的:“我以为朋友到一处彼此规劝比讲究别人的短处强!”


可以这么说,这是老舍先生教我们如何交朋友的书,里面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读者可以自己去体味,可以增长智慧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