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琉克特腊战役和奇霍伊萨星域会战之比较

zhhy327 收藏 0 231
导读:琉克特腊战役是公元前371年7月8日,希腊南部的底比斯城邦和伯罗奔尼撒半岛南部的斯巴达城邦之间,在底比斯西南的琉克特腊城附近进行的一次著名会战。        公元前四世纪前半期,整个希腊到处是城邦之间、联邦之间的无穷斯的战争、冲突、媾和。一场战争还未结束,另一次战争又接踵而来。雅典帝国崩溃之后,希腊世界的霸权移到斯巴达,因而,斯巴达在这些军事行动中一直处于主宰地位。他们的足迹不仅几乎遍及希腊全境,甚至到达小亚细亚沿岸。斯巴达的称霸,使希腊各城邦的处境比雅典时代更坏。干涉内政、扶植寡头政权、迫害民主分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琉克特腊战役是公元前371年7月8日,希腊南部的底比斯城邦和伯罗奔尼撒半岛南部的斯巴达城邦之间,在底比斯西南的琉克特腊城附近进行的一次著名会战。

公元前四世纪前半期,整个希腊到处是城邦之间、联邦之间的无穷斯的战争、冲突、媾和。一场战争还未结束,另一次战争又接踵而来。雅典帝国崩溃之后,希腊世界的霸权移到斯巴达,因而,斯巴达在这些军事行动中一直处于主宰地位。他们的足迹不仅几乎遍及希腊全境,甚至到达小亚细亚沿岸。斯巴达的称霸,使希腊各城邦的处境比雅典时代更坏。干涉内政、扶植寡头政权、迫害民主分子,为所欲为,在希腊各界引起强烈不满。他们盼望能从斯巴达的奴役下解放出来。同时,斯巴达在和雅典战争期间,波斯人曾给与斯巴达金钱的援助。斯巴达答应胜利后把爱琴海东岸沿海希腊城市还给波斯。但是,希波战争后,小亚细亚各希腊城邦就已经取得独立,斯巴达既不敢也不愿马上把取得独立的希腊人让给波斯。对此,波斯人大为不满。就在这期间,波斯国王大流士二世死去,他的两个儿子为王位继承发生斗争,幼子居鲁士向斯巴达求援。斯巴达以保全小亚细亚希腊城邦的独立为要价出兵支援。公元前40年,居鲁士不幸在巴比伦一战中阵亡。大流士二世的长子阿塔薛西斯取得王位,为此对斯巴达大为恼火。

公元前399年,波斯出兵要消灭斯巴达,夺取小亚细亚沿岸的希腊城邦。可是,波斯人在战争中很不争气,连连失败。波斯人看到在正面进攻难取胜,就利用希腊内部本来就不满斯巴达霸权的城邦,采取收买拉拢等手段,赞助雅典、底比斯和科林斯组成反斯巴达同盟。斯巴达被迫同时对波斯和反斯巴达同盟战争,处境十分恶

劣。雅典人利用波斯的资金修复城墙,重建舰队;科林斯和底比斯的力量也在这种形势下迅速兴盛。公元前394年,雅典军又大败斯巴达军。

斯巴达对反斯巴达同盟的胜利和壮大十分害怕,迫不得已只好向波斯人求和。波斯人看到反斯巴达同盟重整军备,力量日趋壮大,也感到吃惊和不安,于是便乘机向斯巴达钓价,公元前380年,斯巴达被迫接受媾和条件,宣布小亚细亚沿岸各希腊城邦重归波斯统治,使从前败于希腊人的波斯,现在实际上成了希腊人命运的主宰者。

斯巴达有了波斯人的支持,更加得意忘形,更残暴地镇压和干涉盟邦,造成众叛亲离。公元前379年底,斯巴达人派兵支援底比斯当局寡头党对民主党和城市平民进行迫害;民主党在雅典支持下,起而造反,杀死寡头分子,强迫斯巴达军投降。

从此底比斯开始强盛。第二年,底比斯与雅典结成第二次雅典海上联盟。后来,雅典居然联合了七十多个城邦组成第二次海上同盟。

第二次雅典海上同盟的成立,是对斯巴达霸权的实际威胁,激起了斯巴达人的愤怒。公元前376年,斯巴达陈兵玻俄提亚,舰队开到阿提卡海岸,向底比斯示威,企图逼迫这里的某些城市退出同盟,同时要求底比斯立即解散同盟。底比斯毫不妥协,在基克拉迪群岛的南部,两军展开一场海战,斯巴达同盟的舰队惨遭失败。斯

巴达失利后,便投入主力跟底比斯交战。

公元前371年,同盟国举行会议,同意由底比斯和斯巴达进行和谈,但斯巴达不承认底比斯有代表整个玻俄提亚地区讲话的权利,这使底比斯人十分气愤,因而决定与斯巴达人决一死战。由于斯巴达人力量较强,无论是军队的数量还是质量都占有优势。许多城邦认为底比斯这种行为无疑是以卵击石,自寻灭亡。

其实,底比斯军队早已有了准备,他们在民主派领袖伊巴密农达的统帅下,改进了武器准备,创立新的战术。战略上他采取邓一种回避战斗的方法,避免进行公开的搏斗,积极备战,积蓄力量,在不长的时间里,底比斯军队有了迅速发展,并建立了一支经过精选的职业军队,即所谓“神圣战斗队”,这是底比斯军队的突击力量。

公元前371年7月,斯巴达王率大军一万一千人大举进攻底比斯,企图一举把它彻底摧毁。当他们进入琉克特腊时,底比斯军与他们遭遇,于是,双方列阵准备交战。

斯巴达军采用的是传统战法,即平分兵力,一线摆兵,将所有兵力分成三部分,每部分排成十二列,斯巴达军配置在左翼,中央前方还配备了骑兵。这种战法的关键在于保持完整的队形,使所有的长矛都同时冲入敌军的正面,一举击垮敌阵。

底比斯统帅伊巴密农达率领六千四百人,在一座小山附近列阵,他针对斯巴达人战法的要害,采用了一种新的阵法,即所谓“斜形战斗队形”。其配置是:把优秀士兵组成的主力突击部队都集中在左翼,排成纵深五十列的纵队,纵队后面是由三百人组成的“神圣战斗队”;右翼和中央的兵力则排成纵深八列的横队,中央阵线的前面还配置了骑兵。整个队形是一个左翼突出靠前,右翼在后的斜形的战斗序列,左翼阵地上的兵力具有绝对优势。其目的是,避免一线摆兵,集中突击力量于主攻方向,阻止敌人的正面冲击,打乱敌人的方阵,先击破其一翼再扩张战果。

7月8日,战斗开始了。底比斯军队首先发起进攻,左翼突击纵队在伊巴密农达的亲自率领下,迅速向斯巴达右翼突击。斯巴达军看到这种一面斜阵势,不知所措,士兵们仍然手持长矛,高声呼喊着径直向前。而底比斯军左翼步步逼近,很快接近斯巴达军右翼,展开激战。这时配置在左翼后方的“神圣战斗队”高速迂回到斯巴达军的右侧后方,中央阵线前面的骑兵也向斯巴达右翼迂回,对右翼之敌形成三面夹击之势。斯巴达军右翼方阵受到三面攻击,虽然奋力还击,可是那能经得住庞大力量左右冲击,大战不一会,阵势就被突破,混乱的士兵纷纷向后退却。

斯巴达军右翼被突破后,底比斯突击纵队接着又挥戈支援中央部队作战。中央阵线上两军正在鏖战,斯巴达军步兵占有优势,并有骑兵突击,使底比斯军前进受阻。底比斯左翼突击纵队及时赶来。形势急剧变化。斯巴达骑兵首先逃遁,其余步兵更无法对付这强大的攻势而溃逃。斯巴达左翼对这种新战术更不适应,他们看到

两翼都溃败后,不等交战便逃之夭夭。底比斯人乘胜追击,结果斯巴达军有一千四百人被杀死,其余大部分被俘,只有少数人逃跑,就连斯巴达王和他的亲信也死于乱军之中。

这一战,伊巴密农达摒弃了以往多年来所制定的传统战术,他们的胜利是新战术的胜利,这种战术为后来有名的马其顿方阵的创立打下了基础,也为以后的战略战术奠定了基础。伊巴密农达所创立的集中优势兵力的战术原则,在以后的两千多年的战争中,显示出普遍的指导意义。恩格斯对此曾给予很高的评价,说他“第一个创立了直到今天仍然解决几乎一切决战的伟大的战术原则:不要沿正面平分兵力,而把兵力集中在决定性地段进行主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4卷第357页)

琉克特腊战役使斯巴达遭到决定性的失败。它不仅摧毁了斯巴达的威望,而且也使斯巴达的霸权宣告结束,与此相反,底比斯的地位却日趋上升。此战以后,伊巴密农达率大军七万,分三路乘胜进入伯罗奔尼撒半岛,向斯巴达腹地挺进。在底比斯军大兵压境之下,蒙受斯巴达欺压的斯巴达盟邦闻风而起,纷纷乘机宣布独立,

民主活动普遍高涨,人民也揭竿而起举行起义。伯罗奔尼撒同盟彻底瓦解了。开始就不稳固的斯巴达霸权至此宣告全部崩溃。

继起的是底比斯霸权。但是它的勃兴比斯巴达还要短暂。底比斯挫败斯巴达以后,希腊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激烈的变化,雅典人害怕底比斯强大,转而和斯巴达结盟。公元前362年夏,孤立无助的底比斯全力进攻斯巴达,伊巴密农达以同样的战术再度击败了斯巴达。不过,底比斯军队也受到重大损失,伊巴密农达本人在这次战斗中阵亡。随着军事力量无可补救的消耗和伊巴密农达之死,底比斯的霸权也就随之消逝了。长期的战争使希腊各大城邦的力量消耗殆尽,精疲力竭,再也没有能力重建霸权。



熟悉银英传的都可以从这场战役里面看到奇霍伊萨星域会战的影子,鲁兹与瓦列作为正面会战的主力,同样采取了斜形战斗队形,而吉尔菲埃斯亲率的800艘高速战舰,也对应了战斗力较强的神圣战队,攻方所采取的战术和底比斯人也是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贵族军队显然比当时仍然拥有强大战斗力的斯巴达方阵要更脆弱。田中很“狡猾”的把这场富有戏剧性的战役融合到自己的情节中,应该说还是写得很生动的。至于真实性么,田中的战舰战术本来就没个定论,当然随他怎么写了。



这里插一个小的花絮,在这场战役中起了重要突击作用的“神圣战斗队”,不仅是著名的职业军队,也是一支古代诗人经常讴歌的军队,因为这是一支完全由相互爱慕的青年组成的军队(古希腊的青年之爱和现代意义上的同性恋并不完全等同,同性之间的互相爱慕关系被视作社会生活的重要方面,甚至是希腊男性的一种相当重要的社会关系),也许是出于这个原因,这支军队的战斗力非常强,他们转战33年,立下辉煌战绩,最后才被马其顿帝国亚力山大大帝所击溃。

在最后一次战役中,300名圣军全部光荣战死或受到致命的创伤,据说所有的伤口都在胸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