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十章:冰凝出嫁(三)泉为毅戒毒 第十章:冰凝出嫁(三)泉为毅戒毒

如水莲子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泉和小龙搀扶着毅,走到街上,叫了一辆人力车,将毅扶上车。到了家,他们下了车,泉和小龙扶着毅走进家门,他就像一个机械人一样任由他们摆布,神情都有些呆滞。泉将毅搀扶上楼,扶他到床上。 “毅,这些天,你吃苦了。”泉解开他的衣服,看见他身上的伤口,眼泪一下涌出来。他联想到了自己,“毅,你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泉和小龙搀扶着毅,走到街上,叫了一辆人力车,将毅扶上车。到了家,他们下了车,泉和小龙扶着毅走进家门,他就像一个机械人一样任由他们摆布,神情都有些呆滞。泉将毅搀扶上楼,扶他到床上。



“毅,这些天,你吃苦了。”泉解开他的衣服,看见他身上的伤口,眼泪一下涌出来。他联想到了自己,“毅,你告诉我,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太惨了。”



泉为他擦洗伤口,毅一动不动,让泉摆布着。“毅,你为什么不说话呀,告诉我,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这样,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毅神情呆滞地坐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一会儿,他变得狂躁起来。泉按住他,叫小龙来帮忙。小龙过来帮他按住毅,毅痉挛着,口吐白沫。“快,送医院。”



毅推开泉和小龙,冲到墙边,用头撞向墙。泉冲了过去,毅的头撞在他身上。两人倒在地上,泉痛得脸色发白,毅站起来,再次撞墙,小龙点了毅的穴道,让毅失去知觉。



小龙扶起泉,“泉哥,你怎么样?”



泉摆摆手,有些虚弱地说:“没什么。”他见毅倒在地上,便问:“小龙,你把他怎么啦?”



“我只是点了他的穴道。”小龙说。



“你。”泉有些着急,怕毅有什么危险。



“泉哥,你放心,没事的。泉哥,你真傻,你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呀,毅哥是练过的人,他的力气那么大。”



“别说了,快送毅上医院。”泉用力站起来,两个人扶起毅。



他们将毅送到李医生的诊所,李医生为毅看病。



“李医生,我的朋友怎么了?”泉问。



李医生告诉泉,“毅染上毒瘾了。”



泉很吃惊,“什么,他在吸毒,不,不会的。”毅染上毒瘾,他在吸毒?



医生让他看着毅胳膊上的针孔,“他是注射毒品。不过从他身上伤痕累累来看,他不是自愿的,而是被别人强迫注射的毒品。”



泉没有想到,毅这些天受到这样的折磨,他愤怒极了,“这帮畜生,太恶毒了,他们毁了毅呀,医生,怎么样才能够让他解毒呢?”



“目前根本没有好的解毒药,只有看他自己能不能抗过去了,抗过了,就行。”李医生边给毅看病,边说。



泉担忧地说:“要是抗不过呢?”



“那就彻底毁了。”医生也很忧愁。



“不,医生,你要救救他,求你救救他吧。”泉急切地说。



“我只能帮一些忙,最主要的还是要靠他自己和你们。”医生看着泉,很为他们之间的友谊感动,他愿意帮他们忙。



“他自己?”泉有些不明白。



“如果他有坚强的意志,你们也帮助他的话,他能战胜毒瘾的。”



泉看着注射了镇定剂而昏睡的毅暗自下决心:“毅,我一定要让你戒掉毒瘾,让你健康起来。毅,答应我,你是男人,你不能垮掉。”



泉开始帮毅戒毒。那些天,毅的毒瘾不断发作,他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着,头上冒着冷汗。泉跑过去,扶起他。可是毅不是推开泉,就是拼命地抓着他。他的手臂已经被抓伤多处。可他没有松手。他不敢松手,他怕毅再次撞墙。



毅狂暴地叫着:“给我打针,快给我打针,我受不了了。”



“不,你能坚持住,为了我和小龙,为了你自己,你必须坚持住。”泉抱住毅,安慰他。



“你这个家伙,哪像朋友,你看着我这样痛苦就无动于衷吗?我要杀了你。”毅一下勒住泉的脖子。泉被毅勒得喘不过气来,他挣扎着,却没有力气,又怕伤害毅,只好闭上眼睛,他想,今天可能会死在朋友手上。



小龙及时赶到,点了毅的穴道。毅瘫软下去。



泉喘过气来问:“小龙,药买来了吗?”



“买来了。”小龙看了看泉,终于说出他一直想说的话,“泉哥,我们离开他吧。”



“你说什么,放弃毅。”泉问。



“我听说染上毒瘾是治不好的,我们一同离开他,我怕你会死在他的手中,要是今天我回来晚一步,要是我没有武功,你肯定就没命了。”小龙早就听说过,染上毒瘾的根本治不好,毅每次犯毒瘾都那么可怕。



可泉却不愿意放弃毅,他不能放弃他的朋友。“小龙,毅是为了我们染上毒瘾的。就算我再吃点苦,我也要帮助毅解除毒瘾。我知道你是在为我着想,可是,我还是不能放弃毅。”



“可是。”小龙说。



“小龙,你别说了,我是不会放弃我的朋友的。”



小龙很感动,“泉哥,我和你一道帮助毅哥戒毒,泉哥,干脆在他毒瘾发作时,将他绑起来。”



可是泉不同意,“绑起来,这太残酷了,毅在里边吃了太多的苦,我也挨过被捆绑的滋味,我不愿意让他再受这样的苦。”



“可是不绑他,他的毒瘾发作时不但要伤害别人,也会伤害他自己。”



泉只好同意了。



这时,毅醒了过来,他像没事一样,“你们做什么?”泉不让小龙说。



“你刚才差点掐死泉哥。”小龙有些生气地说。



毅吃惊地说:“什么?我差点?让我看看。”



“没什么。”泉不让他看,“小龙,你去熬药吧。”可小龙却对他不放心,泉让小龙放心地去。



小龙走后,毅看了看泉的脖子,又抓过泉的手看着,他打了自己一下,“天啦,我做些什么呀,我,我。”他狠狠地一拳砸在床头上。



“你别这样。”泉拉住他的手,不让他伤害自己。



“泉哥,我已经毁了,成了废人。你带着小龙走吧。”



“不行,我不能离开你,你是被别人害成这样的。你坚强起来,我们一起努力把毒品戒掉,你会像过去一样生龙活虎的。”泉握住毅的手说。



可毅却痛苦地说,“我再也不是过去的我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冰凝,没有健康,什么都没有了。”



“你还有大家,还有你自己。”泉依然紧紧地握着毅的手,生怕一松手,毅就会消失。



毅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抽不回,“我受不了,毒瘾发作时,身上就像有千百万只蚂蚁在我身上钻,在吸我骨髓一样,痛呀。”



“我知道痛的滋味,我也想代替你的痛苦。”



“这痛苦你是代替不了的,还有心的痛苦,你就更代替不了了。有谁像我,在新婚时刻,被人抢走新娘。还被他们打得浑身是伤,冰凝在牢房告诉我,要我忘记了她。”毅说着,哭了起来。



泉抱住毅,“对不起,冰凝背叛了你的爱情。”



“你不要说什么对不起,是我保护不了冰凝。我什么都没有了。”



泉推开他,但依然抓着他的手,“毅,你记住,你还有兄弟,就算什么都没有了,还有自己,你的妈妈在天上看着你,不要让妈妈失望呀。”



“泉哥。”毅扑到泉的怀里,泉搂住他。



听了泉的话,毅也振作起来,他决心戒掉毒品,他让泉把他绑起来。泉同意了,他没有用绳子,怕绳子太伤人,便用旧床单撕成布条来绑毅,他怕伤着毅,绑得很轻,毅一下就挣脱了。毅让他放心,将他绑紧点,他受得了这痛苦。



夜晚,毅的毒瘾又发作了,他狂燥起来,又要冲撞墙壁。泉抱住他,和小龙将他按到床头。小龙很快把他绑起来。泉给毅喂药。医生来了,给他打了一针,毅安静下来。泉解开他,将他扶着躺在床上。



小龙问:“医生,这是什么针?怎么有这么大的作用。”



“这是镇静剂,能镇痛安睡,但不能打太多,怕病人产生依赖。”李医生告诉他们。



“那,怎样才能让毅解除毒瘾呢?”泉焦急地问。



“你们继续给毅吃我开的药,还有,许多有毒瘾的人都是心理原因,要多分散他的注意力。有时,音乐能产生很大的力量。”



毅开始艰难的戒毒,他被绑住动不了,但依然用意志控制毒瘾的发作。他咬紧牙关,忍住钻心的疼痛。毅躺在床上,泉和小龙在照顾他。可是,戒毒太痛苦了,毅几乎每天都要发作,全靠李医生给他打镇静剂,可是镇静剂不能过量,而那钻心的痛很难让人忍受,因此,他依然被布带绑着。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泉给他按摩,巨烈的疼痛让毅眼泪鼻涕流了出来,他惨叫着,泉边按摩边让他忍住点,毅实在受不了,让泉给他毒品,泉要他坚持,不然会前功尽弃的。毅被绑着,他挣扎着,泉抱住他,毅挣开泉,从床上滚了下来。毅在地上翻滚着,口里流着白沫。他的双臂被勒得发红。



泉看着毅那痛苦的样子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动手解毅的绳子。小龙过来拦住他,“泉哥,你这是干吗?”



“他这样不行,你看他的手都成什么样啦。”泉边解绳子边说,可是小龙压住他的手,让他无法动手为毅解开绳子。



“泉哥,你得下狠心,李医生不是说了吗?”小龙认真地说。



“对了,你去找李医生,让他给毅打镇静剂。”泉像想起什么一样说着。



“泉哥,你糊涂了吗?李医生今天给他打过针了,再打就过量了。”



“可他这样怎么行呢?他会疼死的。”



“给我打针,给我打针。”毅也叫着挣扎着,小龙压住他。



“小龙,你听到了吗?你看他这样。”泉苦苦地求着小龙,想拉开小龙,却拉不动。



“哥,你得狠下心来。”



“够了,你一个孩子,你懂什么,你知道痛是什么滋味吗?你快给我去找李医生,快去。”泉发火了。



“我不去,我去了,你就会解开他的绳子,他会掐死你的。”小龙也很倔强地说。



“就算掐死我,我也不忍心看他受痛苦的折磨。”泉推开小龙,给毅解布带,小龙捆绑得太结实了,泉又很着急,解不开。



“你现在不让他受痛苦的折磨,那他会一辈子受到痛苦的折磨的,他会被毒品活活折磨而死。泉哥,你愿意吗?”



泉放开解布带的手。



“你解呀,你解呀,我不管你们了。”说着,小龙走到门边,准备开门。



泉放开毅,冲过去,抱住小龙,“小龙,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怎么舍得离开我。你要走,你一个孩子能去哪里,靠什么生活。”



小龙哭了起来:“泉哥。”



泉抱住小龙说:“小龙,你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在我病重的时候,你都不离开我,在我被误解的时候,你也不离开我,现在怎么会离开我呢?”泉动情得几乎要落泪。



小龙叫了一声“泉哥。”却说不出话来,他并不是真心想离开泉和毅,只是他太伤心了,他怕毅会掐死泉,也因为泉照顾毅累得憔悴也心疼。



“毅哥吸了毒,可他是为了我们呀。”



“泉哥,你别说了,只是你真的狠下心来,要不,你得看着毅哥一辈子受到痛苦的折磨,你忍心吗?”



泉也冷静下来,“我明白了。”两人走到毅身边,蹲下去,看到毅挣扎得太累而昏睡过去了。泉扶起毅,喊着他的名字,毅没有回答。小龙为他擦掉嘴边的白沫。两人扶着他上床,解开他身上的布带,让他平躺在床上。



“泉哥,这些天你够累了,去休息吧,明天你还得去教钢琴呀。”泉从报社失业后,便去做了钢琴家教,现在每天除了上班,就得照顾毅。



“还是你去吧,你还是个孩子呀。”



“我不去,我怕他醒来,又发疯伤害你。”



“不会的。你看,他现在发作的时间少多了,看来,李医生说得对,只要坚持下去,他会摆脱毒品的。”



“警备司令真可恶,抢了冰凝姐姐,还把毅哥害成这样。我恨不得杀了他。”



“小龙,你还小,你打不过他,连毅都被他害成这样,你可别去找他,如果你被他伤害了,那我会发疯的。”泉生怕小龙会去找警备司令报仇,受到警备司令的伤害,小龙还是孩子呀。



小龙说:“泉哥,我不会惹事的。你放心吧。”



泉点头。



过了两天,李医生来检查毅的情况发现情况很好,毅已经从生理上摆脱了对毒品的依赖,但心理上还要加强,他让泉继续经毅喂药,并想办法分散毅的注意力。泉知道毅也喜欢钢琴,虽然他过去没有努力,弹得不好,但因为母亲对钢琴的喜欢,对他有影响,再加上泉经常弹钢琴,耳濡目染,他也接受了许多,因此决定试一试用弹钢琴分散毅的注意力。



泉开始给毅弹钢琴,最初,毅是听不进去的,可泉依然对他弹着钢琴,渐渐的,他被琴声吸引了,注意力分散,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一时听不到钢琴声,他还很着急。于是,泉坚持给他弹钢琴,没想到,这琴声还真的起了作用,毅发作的时间少了,间隔时间长了,渐渐地摆脱对毒品的依赖。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毅终于戒掉了毒瘾,他走出自己的寝室,来到泉身边。毅看着泉疲惫憔悴的面容,感动的与他拥抱在一起。他知道泉和小龙为了他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他也很感动。



他们来到郊外,泉和毅带着小龙在外边奔跑着。毅很有活力,他大声喊着,跑着,就像要把长期郁积在心中的郁闷都发泄出来。泉和小龙看到他浑身充满活力,很欣慰。毅跳了起来,然后打了好几个侧手翻。



“泉哥,你看,毅哥多棒呀。”小龙很高兴地说。



“是啊,他恢复得挺好,多有活力呀,小龙,还想离开他吗?”泉也很欣慰。



“泉哥,我错了。”小龙低下头。



“小龙,什么是兄弟,不光是要同欢乐,更要同吃苦,面对危险要不离不弃呀。”泉很感慨,他知道,毅也是那样,当泉有危险时,毅也是拼命救助。



“泉哥,我明白了,你和毅哥真是好兄弟。”小龙羡慕地说。



“和你呢?难道就不是吗?”泉笑了起来。



“当然是呀,你永远是我的好大哥。”小龙也笑了。



“你也永远是我的好兄弟,我知道,那时,你让我离开毅,不是为了你自己,是为了我,怕我被伤害,你小小年纪,为了我。”



泉很感动,小龙年纪虽然小,但却很重情。很懂事。



“泉哥,你别说了,我们是好兄弟呀。”小龙挽住泉的胳膊。



泉点点头说:“是啊,我这一生中,能够遇到你和毅这两个好兄弟是我最大的福份。”



小龙问了一句:“可你并不开心,是在想冰凝姐姐了吧。



泉点头,小龙的话引起他对冰凝的思念,不知冰凝现在怎么样。



那天,泉和毅带着小龙在家弹琴。泉弹了后,又让毅也弹一曲,毅开始还弹得好,可弹了一下,却乱弹起来。惹得大家哈哈笑起来。



就在他们玩得开心时,毅的舅舅来了。大家都很尴尬。毅坐着,没有动,也没有起身召呼舅舅。舅舅问他,毅转过脸,不理睬他。还是泉为他们打了圆场,他迎了上去,并请毅的舅舅坐下,还让小龙去倒茶,他想毕竟是毅的舅舅,是长辈,况且来的都是客,怠慢了也不好。



毅的舅舅表扬了泉和小龙,说他们懂礼貌。毅的舅舅抚住泉,激动的说:“想不到,我的外甥能够有今天,要不是你,唉,你和他无亲无故,在他面临困境还能够帮助他戒毒,我是他的舅舅,可是。”



“伯父,别说了,我和毅是兄弟,他是我的妹夫,我怎么能够放弃他呢?不管他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会离开他的。”泉说着。



“我的外甥交上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福气呀,而我,唉,我对不住你呀,泉子。”毅的舅舅想到过去他和警备司令联合害泉的事就有些不安。



“伯父,过去的事就别说了,您能来看毅,我们都很高兴。您是毅唯一的亲人呀,其实,毅很想您的。”泉边说,边给毅递眼色,他想让毅和舅舅之间的关系缓和一下。可毅却怎么也不愿意喊舅舅。



毅的舅舅知道毅心里的疙瘩还没有解开,于是,他站起来,走到毅身边,抱住毅说:“毅,我的好外甥,还恨你的舅舅吗?”



毅在心里也是思念舅舅的,舅舅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再也无法矜持,转过身,扑到舅舅怀里:“舅舅。”毅的舅舅抱住了毅。



两人和解了,泉也很高兴。



“小毅,我也老了,也不想争什么,我打算到香港去,我的公司就给你了,房子也是你的,你不想住也可以把它卖了。”



“舅舅,您今后怎么办。”毅问。



“我也没有儿子,只有你这个外甥,所以,上海的一切都靠你了。还有,泉子,我很感谢你为毅戒毒,过去,有很多事,我对不起你呀,也想帮你。”



“伯父,不用了,现在,我只是牵挂着我的妹妹。”



“你妹妹现在是警备司令的人,为了毅的事,我和警备司令也很僵了,警备司令连毅都害成这样,我也没有办法救出冰凝。你还是先找工作吧,你是想到公司,还是当记者。”



泉想了一下,告诉毅的舅舅,“我不懂经商,还是做记者吧。”因为那家请他做钢琴家教的人要移民去美国,他也没有工作了,他还是愿意做记者。



毅的舅舅答应了,“好,我去给报社打招呼,毅,车钥匙。”



毅的舅舅把车钥匙给了毅。



毅没有想到自己很快有了车,又有了公司,泉也高兴,他又能到报社上班了。他们有了工作,毅有经商能力,也干得好,警备司令也没有来找他们的麻烦。他们的日子过得开心极了。在周末他们总会开着毅的舅舅送给他们的车在公路上奔跑,在郊外去游玩。毅还教泉学会了开车。



毅在家里吊了个沙袋,教泉练习打沙袋,练拳击,小龙也教了泉一些功夫。泉每天也坚持锻炼身体。他们还在沙滩上练习搏斗,泉被打倒在地上,他的脸上挂彩了。却爬起来,继续与毅对打着,许多时候由于躲避不及时,总会挨了毅一拳。毅有些心疼,毅不忍心下手,可泉却不依,总要和他搏击着,终于,他能够脱开毅的拳头,有一次还把毅打倒了,毅倒在地上愣了半天,他没有想到,泉居然能把他打倒,连小龙也很意外,泉伸出手来拉毅,毅挡开他的手,自己爬了起来。



晚上,泉躺在床上,毅在给他按摩。看着他身上被打青了,毅有些佩服,也有些心疼,小龙也劝他不要练得太累,可泉却不愿意总是一幅文弱书生样,老是受人欺负,他要强壮起来。



渐渐地,泉的身体更加结实了,他的拳头也有力,身体也更灵活,人也变黑了。再也不是刚来上海时的文弱样,他还学会了开车,能独自开车满上海跑。



可是,他的内心依然忧郁。毅知道他是在想妹妹,其实,他也更加思念冰儿,不知冰儿在什么地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