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十章:冰凝出嫁(二)毅被注射毒品 第十章:冰凝出嫁(二)毅被注射毒品

如水莲子 收藏 0 1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在教堂内,婚礼已经准备就序,只等新娘到场,可毅等了很久也没有见到泉和冰凝兄妹,而参加婚礼的人开始议论起来。毅很着急。主持人问了他,他只好说再等等。



小龙走了过来,告诉他,“没有他们的消息。”



毅也不管别的,转身离开教堂。



毅气冲冲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小龙跟在他后边。边跑边喊他。毅不理会,只顾自己走着。他太生气了,这对兄妹太让他丢面子了,他觉得自己有被欺骗的感觉,他没有想到他的好朋友会让他在众人面前丢这么大的脸,这让他太失望了,他觉得他对泉和冰凝兄妹已经够好了,为了他们,还和自己的舅舅断了关系,可他们却这样,这怎么不让他伤心呢?他最看中这段感情,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绝交算了。



他正在想着,突然,一件什么东西向他袭来,他下意识地闪躲开了,还喊了一声:“小龙,小心。”



只见几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围了过来。毅问了声:“什么人?”来人不说话,却与他打斗起来,他只好接招,来人被打跑。他回头看,小龙也和一群人在打斗着。



毅冲过去,几个回合给小龙解了围。这时,他们才发现那件袭击他们的东西是一包石灰,两人很愤怒。



“毅哥,他们是什么人呀,干吗袭击我们。”小龙问。



毅突然想起什么,对小龙说了声:“不好,快回家。”便拼命地往回家的方向跑去。



小龙也明白过来,追上毅。



两人回到家里,发现大门都没有关。他们相对望了一眼。两人边喊边找着,小龙发现地上的血迹,毅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们顺着地上的血迹找着。



毅跑上楼。推开泉的寝室,没有看见泉。又推开冰凝的寝室。只见床上放着冰凝的婚纱,冰凝不知去向。毅抓住婚纱喊着冰凝。双手攥紧婚纱。



小龙在楼下喊着,“毅哥,泉哥找到了。”毅扔下婚纱,向楼下冲去,毅来到客厅,看看没有泉,小龙在厨房向他招手,他走过去,扶着泉从厨房中走出来,将他扶到沙发上。



“小龙,你在哪里找到的?”



小龙告诉他,“在碗柜后边,身上绑着绳子。”



毅气愤地说了一句,“这帮畜生。”他轻轻摇着泉,喊着。小龙也摇着他的手,喊着他。



陈雪等几个女孩走进来,她们发现泉躺在沙发上,不知出了什么事,都很惊奇。



泉醒来了,“毅,快去救冰凝,警备司令的手下把冰凝带走了,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冰凝。”



“别说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兄妹。”毅看到泉又被毒打,心里很难受,知道冰凝被抢走,更是气愤,他安顿好泉,让小龙和陈雪等照顾他,就去找冰凝。



夜晚,毅来到大上海歌舞厅,此时,舞会早已经开始,乐队演奏着流行音乐,一歌女正在台上唱着歌,她不停地向观众抛媚眼。



冰凝与警备司令在一起跳舞。她的神情忧郁,和整个环境不谐调。



毅看着冰凝,想冲过去,但他又克制了心情,毅痛苦的低下头,喝着酒。看到自己的妻子被迫与霸占她的人在一起,他却不能解救,他感到十分无奈和痛苦。



歌舞厅散场了,客人们纷纷离去,歌女们也与一些达官贵人一同出门。她们坐上了豪华车离开歌舞厅。警备司令也带着冰凝走出来。他为冰凝披大衣,冰凝任他摆布着。



毅转过头,不想看这一幕。



司机打开轿车的后盖,放上东西,趁司机不注意,毅钻进后边。司机关上后盖,走到前面,为冰凝和警备司令打开车门。警备司令将冰凝推上车,然后自己也上车。司机上车,发动轿车。



轿车开进官邸,警备司令带着冰凝下了车,进了官邸。司机将车开进车库。他并不知道,毅也跟着进来了。



第二天,司机打开车库门,走进去。突然,毅冲出来,点了司机的穴道,司机昏过去了。毅从他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坐上车,将车开了出来。



毅掏出墨镜戴上。下了车。警备司令带着冰凝走下楼,来到轿车边。毅为他们开车门,警备司令没有发觉,携着冰凝上了车,然后,他也上车坐在冰凝旁边。警备司令叫他开车去东方大厦。



毅发动汽车将车开出官邸。汽车并没有向东方大厦开去,而是驶向郊外。



“你怎么开的车,错了,错了,快停车。”警备司令喊到。



毅不理会,继续开着。冰凝也很愕然。



警备司令似乎发现什么,便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汽车很快开出上海市区,停在芦苇荡边。



司令呵斥着:“你是怎么开车的,我说过到这里来吗?”



毅没有说话,他打开驾驶室的门,跳下车,关上门,走到冰凝他们坐的位置。毅打开车门让冰凝先下车。冰凝认出来了,那司机是毅,她惊奇得差点叫出来。冰凝下了车。



司令问:“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毅从车上拉下司令,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将他打倒在地,接着雨点般的拳头打在司令身上。



“你是谁呀,他妈的敢打我。”



“我他妈打的就是你。”毅挥拳打向司令,司令痛得叫喊起来。“哼,你这个恶魔,居然敢抢我的新娘,还打伤我的大哥,我要你加倍偿还。”



司令知道是谁了,他喊起来。



“我让你知道我是谁?”



毅踩在司令的身上,拳打脚踢着,将他打得鼻青脸肿,突然在他身后钻出一个人。



冰凝发现了,下意识地喊了声:“毅,小心。”



毅回头,被那人用枪托打在头上,他昏过去。



“毅” 冰凝跑过去扶起毅。



司令将她拖了起来。给了她一个耳光,“臭女人,居然敢和这小子一起算计我。”然后在毅身上踢了几脚。


他的手下把昏迷中的毅拖到车里。



司令带着冰凝回到他的官邸狠狠地毒打了冰凝,冰凝嘴角流血躺在地上,她抬起头,愤怒地望着司令。



司令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拖起来,“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臭婊子,告诉你,你是我的女人,如果再有二心,老子让你的野男人和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哥哥到黄浦江喂鱼去。”



冰凝闭上眼睛。



警备司令抓住冰凝,“对了,你今天不是要结婚吗?你不是还买了漂亮的婚纱吗?为什么不穿上,为什么不穿给我看。”



冰凝没有说话,冷冰冰地看着司令。



“你他妈的,别做出半死不活的样子,你不是想他吗?要见他吗?我就要你见他,告诉他,让他死了这份心吧。”



他狠狠地一推,将冰凝扔在地上。



冰凝来到监牢,看到毅被折磨得伤痕累累,她的心都碎了,她知道,毅是为了她,可是她却不得不和毅分手。



“冰凝。”毅见到冰凝格外高兴,他站起来,扑到门边,向冰凝伸出手来。



“毅,忘了我吧,我不值得你爱,我已经让我哥哥告诉你了。”冰凝痛苦地说着。



毅没有想到冰凝见他是为了和他分手,他的心碎了,他发出绝望的叫声:“不!”冰凝望了毅一眼,伤心地离去。 毅喊着:“冰凝,你别走呀,别走?”可冰凝还是离去。



毅望着冰凝远去的背影发出悲伤的哭泣声。冰凝离开他后,一个医生走进来,他手里拿着针筒,后面还跟着几个人。



毅惊奇地问:“你们干什么?”



医生递了个眼色,手下人会意地按住毅,医生将针刺进他的胳膊。毅惨叫着,他被注射了毒品。



毅失踪后,泉和小龙心急如焚,小龙每天都外出打听消息,可什么也没有打听到。泉的伤好了,他很想出去找毅,可小龙不让他去。他想,毅一定是被人绑架了,而绑架毅的人,极有可能是当初绑架他的那伙人。他想到了毅的舅舅,决定去找他,尽管毅的舅舅恨他们,但总不会连自己的外甥都不管了吧。



当天晚上,天下着大雨,两人冒着雨到毅的舅舅家去打听,他们到了毅的舅舅家,敲门,出来一位下人,他让他们等着他去通报。雨很大,风吹他们举着的伞,泉奋力地撑着,怕风把雨伞吹跑,雨打在他们身上,泉把伞往小龙头上移着,为小龙遮雨。小龙推让着,可泉硬把伞移到小龙头上,给小龙挡雨,让来让去,两人都打湿了。一会儿,下人走来告诉他们。“老板说了,他没有外甥,也不想见你们,让你们快走。”



小龙想说什么,泉拉住了他,将他带走了,他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毅的舅舅不想见他们,也不想管毅,只有依靠他们自己了。



第二天,泉到报社,找到了李浩然,李浩然让他放心,他们一定帮他打听毅的下落,还问他想回报社吗?泉自然想回报社,可不知道老板的态度,李浩然说他们向老板争取,让泉早日回报社工作。泉很感激他们。



毅在狱中受到非人的折磨,他被打得遍体鳞伤,还被注射毒品,他染上了毒瘾,过了好几天,才被放了出来。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大门。泉带着小龙在门口接他。



远处一辆轿车中,他的舅舅冷漠地看着这一切。他挥挥手,让司机开车,司机发动汽车。汽车绝尘而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