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十章:冰凝出嫁(一)冰凝再度入虎口 第十章:冰凝出嫁(一)冰凝再度入虎口

如水莲子 收藏 0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泉的病好后,依然回到报社上班,他走进报社办公室向大家问好,大家看着他都有些不自然。社长走过来,让他到社长办公室来一下。泉站起来,跟着社长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中的人都同情的看着泉。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被报社辞退了,大家都为他争取过,可是老板却不同意。 在社长办公室,泉知道自己被辞退了,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泉的病好后,依然回到报社上班,他走进报社办公室向大家问好,大家看着他都有些不自然。社长走过来,让他到社长办公室来一下。泉站起来,跟着社长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中的人都同情的看着泉。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被报社辞退了,大家都为他争取过,可是老板却不同意。



在社长办公室,泉知道自己被辞退了,惊奇地问,“为什么要辞退我?”



“我们也知道你的事,也很同情你,可是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报社是中立的,不能用一个有通共嫌疑的人。”



“我是冤枉的,我没有通共,这是警备司令为了霸占我妹妹才让警察局抓我的。”泉委屈地说。



可社长告诉他:“我们也爱莫能助,因为有人打了招呼。”



“谁,是警备司令?还是毅的舅舅。”



“你别问了。还问你在报纸上发过一张日本兵抢老百姓东西的照片吧。”



“是我拍的,我看不过意了,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这样的。”



社长埋怨到,“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们的报纸是中立的,《申报》都不敢发的东西,你还敢发。”



泉知道自己被辞退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他向社长道谢,“社长,感谢你的器重,我走了。”



他向社长鞠了个躬,离开办公室。



他来到办公室向同事告别,感谢大家过去对他的关照,大家同情地看着泉,与他握手。泉让大家保重。大家也让他也保重。泉离开办公室,他的工作再一次失去了。



泉在家中弹钢琴,他的目光更加忧郁。毅走过去,毅知道他被报社辞退的消息,便安慰他,“我已经知道你的事了,没什么,工作还可以再找,你放宽心?不要着急,我可以帮你找工作,再说,就算找不到工作,可还有我呀。”



“我怎么能依靠着你在家吃闲饭呢?那我成什么啦。”



毅安慰他,“工作要慢慢来。”



“我想离开上海去找冰儿。”



毅问:“你知道冰儿在哪里吗?怎么找?”



“就算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她。”



“那好吧,我也不拦你,不过,你总得等冰凝嫁给我后再去找冰儿吧。”



泉点头同意了,“我就只有这个妹妹,再怎么着,也要等妹妹出嫁再走呀。”



毅告诉他,“我决定就这段时间娶冰凝过门。”



“谢谢你。”泉很感谢毅。



“冰凝是我生命中的女孩,能娶到她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福份。”



“毅,你不要把我被报社辞退的事告诉冰凝和小龙,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毅答应了。



冰凝并不知道哥哥被报社辞退的事,还沉浸在与毅的恋爱幸福中,毅答应娶她过门了,她高兴得眼角眉梢都是笑,整天都哼着歌。泉见妹妹如此幸福,不忍心破坏她的心境,更不敢告诉她自己的事,还对妹妹打趣,见她手指上戴上了结婚戒指,便故意问她,结婚戒指都戴上了。冰凝很害羞。



见到妹妹快出嫁了,泉觉得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昨天,他们兄妹俩才到上海,妹妹还是一个只知道撒娇的女孩,他真有些舍不得妹妹出嫁了,毅说得对,自己的妹妹很快成了别人的妻子,真有些残酷,不过,他还是庆幸,妹妹遇到了一个好男人,毅是那么珍惜冰凝,那么爱她,就算她已经失身,可对她还是不离不弃。本来,他让毅简单举行和冰凝的结婚仪式,可毅不同意,他非要很隆重地娶冰凝过门,还要在教堂为冰凝举行结婚仪式,他不能委屈了冰凝,让她悄悄嫁过来,他要让他爱着的女人风风光光地出嫁。泉觉得没有枉交毅这个朋友。



他也想起了冰儿,对冰儿的思念更深了。他决定,等冰凝出嫁,便离开上海去找冰儿,他一定要找到她,向她表达自己的思念与爱情,告诉冰儿这不是拍戏,这是真的。



第二天一大早,泉和毅带着冰凝和小龙来到婚纱店,店中各种美丽的婚纱让他们眼睛都直了,女人更是经不住婚纱的诱惑,虽然冰凝一在让毅不要破费,可看到这些婚纱,她也动心了,她一件一件地试穿婚纱。泉和毅在一边看着,分享着她的快乐心情。



“冰凝姐姐就像仙女一样。”小龙说。



冰凝嘴里说去,心里却美滋滋地。



冰凝选好了一套婚纱,毅给了钱,几个人离开婚纱店。



后边有几个人跟着他们,但他们没有发觉。



他们又到上海最大的首饰店为冰凝挑选首饰。老板向他们推荐了几款上海最流行的首饰,毅让冰凝挑选,冰凝不愿意让毅再破费,可毅却硬挑选了一条昂贵的项链。泉觉得过意不去,争着付钱,可被毅挡住了,毅让他找到冰儿后,买给冰儿。这让冰凝有些不安。



结婚前一天,毅上班去了,冰凝坐在沙发上看书。突然,电话铃响起。冰凝接过电话,她的脸色大变。冰凝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发呆。



“谁的电话?”泉走出来问



冰凝回过神,说:“是歌舞厅老板的。”



“那老板在电话中说什么?”



“老板让我今天晚上去唱歌。”



泉一听就很生气,“明天你就要做新娘了,老板怎么不放过你?太过份了。再说,你不是没有和他签合同了么,别去。”



“哥哥,是我们的一个姐妹病了,实在没有办法。老板要我看在过去的份上救场。对了,这事,不要告诉毅哥。”



“你打电话给老板,今天晚上别去。你又不是他大上海歌舞厅的人。”



“哥,我只唱两首,很快就可以回家的。我想唱歌了,想在出嫁前再做一次歌手,行吗?”



“当然不行,我不明白,你就要嫁人了,还去那样的场合干吗?再说,那警备司令对你是不会善罢休的,他会伤害你的。妹妹,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我不去了。”



冰凝见说服不了哥哥,便答应他不去了,说完,她匆匆地上了楼。



那天早上,毅带着小龙先去了教堂,他还有些事情要做。



泉与冰凝在家,他们在等待着冰凝的同学。冰凝在医学院的同学知道冰凝要出嫁了,都很高兴,陈雪等女生主动来给冰凝当伴娘。



等毅和小龙离去,泉便上楼去看妹妹,他总觉得冰凝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泉走到卧室门口敲门。



冰凝打开门问:“哥,有事吗?”



泉见妹妹还没有打扮,脸上没有做新娘的喜悦,很忧郁,便问她,“怎么啦,今天可是你做新娘的大喜日子,别愁眉苦脸好吗?要不,别人还以为你不肯出嫁呢?”



冰凝不敢对哥哥说出实情,沉默着。



泉以为她是怕毅瞧不起她,便说:“你是不是担心毅不喜欢你,你放心,其实毅是真心爱你的,他知道你的事情,如果嫌弃你,他就不会娶你了,我相信他是真心的,你还不放心地出嫁么?”



冰凝当然不是为这事着急的,她怕哥哥担心,“哥,你下去等我,我很快就下楼,等陈雪她们来了就去教堂。”



泉在客厅边看书边等待冰凝。一会儿,冰凝在医学院读书时的几个同学来了,她们都抱着鲜花,笑容满面地。



“泉哥,冰凝姐姐在楼上吗?”陈雪问。



“是陈雪呀,她在楼上,你们去吧。”泉对陈雪说,只是他不好说出冰凝此时心情不好。



女孩们便往楼上跑去。泉微笑着,看着女孩们上楼。



女孩们跑到冰凝卧室门口,一边叫着冰凝,一边敲门。冰凝打开门,只见陈雪等女孩捧着鲜花,笑盈盈地站在门口。陈雪哼起《婚礼进行曲》走进冰凝的卧室,还说了一句:“祝我们的公主找到心中的白马王子。”



“你们,来啦。”冰凝不知说什么好,她非常高兴这些同学还记得她,还专门为她祝贺新婚,可谁又知道,此时,冰凝的内心是多么痛苦,可她不愿意让她的同学担心。



“怎么?不欢迎呀,看你这样子,要嫁给白马王子了,怎么没有高兴的样子呢?我们全班的同学都到教堂等你了,你是我们的公主呀。我们给你当伴娘,怎么样?够意思吧。”



陈雪没有想到冰凝会是这样一种表情。再看看冰凝的房间,陈雪更加意外了,“哟,今天你怎么哪,屋里乱七八糟的,你连头都没有梳,婚纱也没有穿,这是怎么啦。”



冰凝颓然地坐在床边,其他同学互相望了望。



“你怎么啦?是你叫我们来给你当伴娘的,今天你这样子真奇怪。”陈雪问。



“不,我是没有想到你们会真的来给我当伴娘,来参加我的婚礼,我才读半年就退学了,可你们还记得我。”冰凝的声音哽咽了。



陈雪搂着冰凝,“瞧你,你是我们的冰凝姐呀,当初你退学是没有办法的,我们都同情你,在我们心中你是我们的好同学,好姐姐呀。好了,好了,别伤感了,就要当新娘了,快穿好婚纱,我们给你打扮打扮,你是最美丽的新娘呀。”



另一女生接嘴,“新郎也不错呀,好英俊呀。”



陈雪顶了一句,“还是没有泉哥英俊。”



“我就知道你喜欢冰凝姐的哥哥,冰凝姐,陈雪在暗恋你哥哥呀。”女生笑起来,其他女生也笑了。



“讨厌,人家泉哥和冰儿姐姐才是一对。”陈雪的脸红了,“冰凝姐,别听她胡说。”



女孩们想借说笑让冰凝开心,可是,冰凝并没有露出高兴的神情。



陈雪奇怪地问:“冰凝姐,你怎么啦。”



冰凝想了想,她决定把她的同学支走,因为她怕警备司令的人来了,会伤害她们,便说:“没什么,我自己来穿婚纱。对了,我忘记买新的口红了,你们去给我买一只。”



陈雪说:“这儿有口红呀。”



“我不喜欢这些口红,你们到鸿泰百货商店去给我买那只从美国进口的口红,然后你们去教堂等我吧。”


陈雪和女生不解“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你们快去吧。”



陈雪她们只好走出冰凝的寝室。



在客厅,泉见几个女孩下楼,便问:“你们怎么下来了,冰凝呢?”



“泉哥,冰凝姐没有口红了,我们去给她买,还要买绢花。”陈雪说。



泉有些奇怪,“她怎么昨天不说,今天才让你们给她买。”



一女生对泉说,“泉哥,冰凝姐有些不高兴,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们。”



陈雪制止女生说下去,对泉说“泉哥,冰凝姐不知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你去劝劝她吧。”陈雪总是善解人意,她知道冰凝不会这样无缘无故地对待同学,肯定有什么事,她也想到是不是毅并不喜欢冰凝,可她不好对泉说明白。



泉点头说:“好吧。我这妹妹就是这样,都怪我把她宠坏了,希望你们不要在意。”



“没什么,我们去给她买口红。 ”陈雪说了一句,说完,和女孩们离去。



泉上了楼,走到冰凝寝室边,推开门。只见冰凝坐在梳妆台边,半天没有动。泉有些生气,“你怎么不早做准备,现在才让她们去给你买口红。”他走到冰凝的梳妆台前,看了看桌上的口红。说:“这口红挺好呀,你到底是怎么了?”



冰凝没有说话。慢慢梳着头。



“你说话呀,到底是怎么了?自从昨天你接了电话后,就这样,你要是真不想嫁,那就跟毅说清楚,人家还在那边等着哪。而且,你还得罪你的同学,她们赶老远的路给你当伴娘,可你。对了,这么一大天了,你头没有梳,婚纱也没有穿,你在磨蹭什么呀。”泉有些着急了,他预感到妹妹有事瞒着他。



“哥,你走吧。你去教堂告诉毅,我不想和他结婚了。”冰凝想了想,便这样告诉泉。



“为什么?”泉问。



“你别问了,好吗?”



“你这是干什么?人家毅在教堂等着我们哪,你这样,让他怎么想?他对你也够好了吧,可你呢?你不和他结婚,那想怎么样?”



“哥,你出去,你走呀,你们别管我。”冰凝趴在梳妆台上哭起来。



“怎么了,冰凝,我的好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哥哥,啊。”冰凝哭着。



泉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抱着妹妹的肩头。“是不是毅欺骗了我们,他是不是不想娶你。或者。”



冰凝站起来,扑到泉的怀里。“这不怪毅,不是他的事。”



“那是他的舅舅。”泉想到一定是毅的舅舅打电话不让冰凝嫁给毅。



“哥,你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你走吧,你离开这儿,你到教堂去告诉毅,你们离开上海吧。”



这时,门外传来砸门声,同时,还有粗暴的喝声。



“哥!他们来了。”冰凝吓得脸色大变。



“别怕,有我在,你就在这里,不要出去,我去看看。”泉抱了一下妹妹,放开她。他走出妹妹的卧室,关好门,走下楼。



泉走向大门边。他问了一声“谁?”门被撞开,只见外边闯进一伙穿着拷绸衫衣服的男人。为首的男人四处看了看,问泉,“你妹子呢?”



“你们是什么人,找她干吗?” 泉警惕的问。



为首的男人说:“我们司令邀请她,快,把你妹子叫出来陪我们司令?”



“原来给我妹妹打电话的是你们,是你们威胁她。”泉终于明白冰凝为什么这样反常了。



“说什么呀,我们司令想见你的妹子了,你叫她下来,我们是来接她的。”那男人说到。



“对不起,我妹妹今天结婚,她哪儿也不去。”泉愤怒地说。



“结婚,我看你们是头脑发昏吧,她是我们司令的女人,谁还有这样大的胆子娶她。”男人轻蔑地说。



“你们给我出去,我告诉你们,别以为你们的司令用暴力手段夺走我妹妹的贞操,就能逼迫我们就范,这办不倒。我妹妹喜欢嫁给谁,可由不得你们。”泉喊了起来。



“由不得我们,哼。”为首的男人给他手下递一个眼色,几个人冲上楼。



泉跑过去,挡住他们,大喝:“谁敢动我妹妹,我给他拼了。”



为首的男人当场给泉一拳头,打得他倒在地上,他爬起来,他们围住他拳打脚踢,将他打得口吐鲜血。为首的男人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提起来。“臭小子,你还给我玩硬的,也不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来呀,来拼呀。”泉想挣脱那男人,可却没有力气。



从楼上传来冰凝的声音,“住手。”在楼上,她听到楼下的声音,不顾哥哥刚才说的话,走出寝室,在楼梯处,她就看见那一帮人在毒打着泉,她喊了一声,冲下楼。“放开他,我给你们一起走。”



为首的放开泉。泉倒在地上,他奋力想站起来,可身上的疼痛又使他坐了下去。“妹妹,你不能去。”



冰凝蹲下身,将泉扶起来,扶到沙发上坐下对他说:“哥,让我走吧,他们昨天就打电话来了,我是逃不过他们的魔掌的。”



“妹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泉忍着痛,心疼地对妹妹说。



“告诉你们又有什么用呢?我不想你和毅为我拼命。”冰凝看着哥哥,难过极了,她想早知这样,昨天就不要听哥哥的劝,晚上去大上海歌舞厅好了,免得哥哥挨打,打在哥哥身,痛在她的心上呀,哥哥的病才好不久,受不了这样的拳打脚踢呀。



“不,我不能让你去。我要送你去教堂,把你交给毅呀。”泉更难过,要是他昨天多想一下妹妹接到电话后的反应,和毅商量着,他们一同离开上海,也许会好些,他没有想到警备司令还是没有放过冰凝呀,此时,他打定主意,他要保护好妹妹,再不让她受到侵害。



冰凝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她却不愿意让哥哥受苦,“哥,你保护不了我的,我不去,他们会打死你的。”



“就算打死我,我也不要你去。”



“哥,别这样,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死了,我还怎么活?我们家就你一条根呀。”



“你说什么呀,你不也是我们家的血脉么?现在,就我们兄妹相依为命了。”



“我说的是真的,哥,告诉毅,要他忘了我,再找一个好姑娘。我走了。”冰凝放开泉,冲出门。



泉站起来,冲到过去,却被那伙人挡住。



“你们这些强盗,我给你们拼了。”泉扑到为首的男人面前,为首的男人抓住他,当胸几拳将他打晕过去。然后丢开他,骂了一句,“他妈的,把这个家伙装进麻袋,扔到黄浦江喂鱼。”



他的手下说:“司令只是让我们把他的妹子带走,也别弄出人命了吧。”为首的男人叫手下将昏迷中的泉绑了起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