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二部 第二十六章 死月照林

天地1沙鸥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郝松林不知道,就在他要去的临海村外,村西年久失修旧场坝边上一根枯死的柳树桩边,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个男人此时正担忧地看着在云间隐没的月轮,两条又黑又粗的眉毛紧紧蹙在一起,防佛拧成了一条绳子。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中等身材,肩膀宽阔,手长过膝,身着一件青布汗衫和一条同色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黄绿色解放胶鞋。一副庄稼汉子打扮。


“师傅,怎么了?”傍边一个身着廉价西装,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小心翼翼地问青衫男人。这个年轻人不明白为什么青衫人一看到天上的月亮,就神情突变,并且,青衫人那张常年在炉火旁被烤成古铜色的脸上甚至流露出一丝恐惧。年轻人跟着青衫人学打铁手艺三年来,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见恐惧。


青衫人脸上流露的恐惧很快就感染到年轻人,他,也觉得恐惧起来。


这个青衫人就是郝松林今晚到临海村要找的人,正是他帮郝松林打造了需要的特殊工具,青衫人是临海村方圆几十里一个有名的铁匠。那个年轻人是他的学徒。


“师傅,到底怎么了?”年轻人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麟娃,你看今晚的月亮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叫麟娃的年轻人顺着青衫人目光看去,只见高天上一片片块状乌云像河流中的波浪一层层淌过,一轮皓月穿行云中,时隐时现。


“没什么不同啊!”叫麟娃的年轻人奇怪地瞅了瞅天上,又奇怪地瞧了瞧青衫人说。


“你仔细看,月亮的边上,看出有什么不一样了吗?”


“好象什么也没有啊?”麟娃抬着头,过了片刻说道,“嗯,师傅,我看到了,好像有一圈红晕围着月亮。”


“算你还有点眼力劲。”青衫男人说,“月为太阴,为纯为清,而月亮边缘有红色环绕则是阴为邪侵之兆,清为浊污之象,主大凶,主血光之灾。有这圈红晕的月晕,通常被称为红月,预示明日有风,那种红色近于品红,而今晚的红是紫红,这种晕色就不叫红月,而叫死月了......”


“死月?”陡然听到这个可怕的字眼,麟娃心里一颤,他本来就很小的声音刚出嘴边,被风一吹,几乎就听不到了。


又听青衫人说出一句更为可怕的话:“难道今晚要死人?”


青衫人说这番话的时候,村庄边的树丛在风中发出沙沙响声。似乎,黑暗中隐藏着什么东西。


“师......师傅”麟娃是个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本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但此时竟然喉咙发紧,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今晚我必须到西阴峡看看!”青衫人脸色凝重。


“千万不能去,今天是阴历十五啊,师傅。”


“就是今天,阴气最重的时候才可能遇到那种东西!”


天气并不冷,但年轻人却打了个寒战,把一双手紧紧地环抱起来。


“月圆之夜,西阴鬼现。黑雾化魂,镜中影显!”突然,一个人从黑暗中钻出来,嘴里念着四句古里古怪,诗不像诗,偈不像偈的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