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院长好写"性爱日记"被捕时身揣安全套

核心提示:刘松涛被捕时是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在不少人眼里,他大胆创新、锐意改革,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然而他背地里却大搞权钱交易,受贿达130多万;生活作风极其腐化,并有写“性爱日记”的嗜好。被逮捕时,他刚寻欢作乐出来,竟被搜出安全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案发前春风得意的刘松涛 (资料图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讲台上的刘松涛,在不少人眼里他曾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资料图片)


重庆商报1月8日报道 重庆市检院昨日向媒体公布了市第三人民医院原院长刘松涛受贿案侦破过程。7年前,我市面向全国公招引进高层医务管理人员,时年40岁的刘松涛,作为高素质医疗人才被引进重庆,担任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在不少人眼里,刘松涛大胆创新、锐意改革,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然而,在“改革院长”的光环下,他背地里却大搞权钱交易,收受贿赂达130多万元,在生活作风方面,他极其腐化,并有写“性爱日记”的嗜好。他被逮捕时,刚寻欢作乐出来,检方从他身上竟搜出一个刚用过的安全套。


昨日,市检院向媒体公布了刘松涛受贿案侦破过程,揭开了这位“改革院长”的面纱,他腐化的真实面目显露了出来……


神秘邮件举报他受贿


2006年初的一天,市检院案件网络举报系统收到一封署名为“正义”的电子邮件,“正义”在信里说:“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刘松涛以改革之名,违规开展对外医疗合作,收取合作方支付的款项,并在医疗设备采购中收取巨额贿赂。”


邮件很快引起检方重视,经查,刘松涛,时年45岁,硕士研究生,四川新津人。2000年底,此人作为我市面向全国公开招考的高层医务管理人员,开始担任市第三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三院”)院长,先后任市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医药业商会副会长。


经过5个多月的侦查取证,侦查员用近千份各类证据锁定了刘松涛的犯罪行为。该案后来被最高检察院列为去年全国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十大挂牌督办案之一。


日记中有嫖宿幼女记录


检方说,刘松涛自诩为“有情人”,称有很多女人喜欢他,他也没办法。侦查人员分析称,刘之所以很有“女人缘”,除了刘本人能言善辩,更重要的还是他院长的权力与地位。


据悉,刘松涛有记日记的习惯,几乎每天都写,但内容并非记录对家人的思念,也不是对工作的总结与回顾,而是如何在外面吃喝玩乐,最多的是与不同女人来往的经过,他还将女人们发来的“亲密”短信抄录在日记中。


以下是他的两则日记的大意:


“今天,我打电话给X,约好在YY吃饭,还没到下班时间,我开着车去接她。晚餐的味道很好,我们慢慢的享受着这人间的美味。饭后,我们去了她家,在床上,我们的情绪很好,都很投入……”


“今天在办公室呆着真是无聊,后来我给Z打电话,约她晚上一起玩,我们共进晚餐之后,便……”


在刘松涛的日记里,像这样的内容随处可见,侦查人员在他的日记中还发现了刘出差时嫖宿幼女的记录。


被逮捕时身上搜出安全套


据检方介绍,在检察机关对刘松涛依法逮捕前的一小时,他还去了一住宅小区找女人寻欢作乐。刘被抓捕后,侦查员还从其身上搜查出一个刚刚用过的安全套。


看守所耍横称要捍卫“改革成果”


去年1月26日,刘松涛被逮捕。到案后,刘松涛拒不承认犯罪事实。


行贿者换手机卡避侦查



检方在调查中发现:2004年6月,三院通过某医药公司的甘某所购买的两台大型医疗设备,合同价为890万,而同期市场价为700万左右,两者相差近两百万元。


然而,侦查人员欲找甘调查时,“嗅”到风声的甘已潜藏到成都。为避开侦查员视线,甘还买了十多张手机卡,变换着号码与外界联系。后来,在警方配合下,侦查员终于找到甘在成都暂住地,经过耐心说服,甘承认了在三院购买仪器时,她送了50万元给刘松涛。


看守所写遗书装死



据侦查人员称,刘松涛在受贿时就作好反侦查准备,他们在搜查刘住处时,就发现了有许多法学专家讲授的反贪污贿赂侦查技能录像带。就在侦查员对刘进行外围侦查取证时,身在看守所的刘松涛也没“闲”着,他耍横、写遗书装死,还称要用鲜血来捍卫“改革成果”。


但在大量事实面前,刘松涛最终交代了犯罪事实。


本月2日,市五中院以受贿罪依法判处刘松涛刑期12年,处没收财产10万元,对其犯罪所得赃款131.195万元及其收益予以追缴。


本版稿件由记者 徐勤 实习生 郁海川 王曦 李晓燕采写


新闻背景


“三招”捞钱 受贿131万



检方查明,刘松涛自担任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以来,收受贿赂达131.195万元。侦查人员通过调查发现,他捞钱手段有“三招”。


第一招:假拓展业务范围 大肆敛财



2003年底,刘松涛与副院长黄某商量,将一合作项目交由某医药经营公司业务员戴某运作,并在刘的直接关照下,戴成功接手。


据查,在戴与三院合作的两年里,戴从该项目获纯利48万元左右。为表示对刘的感谢,2006年初,戴送给刘“感谢费”16.5万元。


第二招:借采购医疗设备 收受贿赂



2003年下半年到2004年上半年,三院欲购买多功能数字化X光机系统和心血管造影X光机系统。某医药公司经理甘某得知后,参与了投标。甘还找到刘松涛让其“关照”,并承诺事成后感谢刘。随后,甘的医药公司“顺利”中标,其中标价为890万元,高出同期市场价近200万元,甘从中获利上百万元。


第三招:利用工程建设 张口索要



2002年底,三院准备启动一项工程,几家公司纷纷找上门来。某医疗净化工程公司驻重庆办事处主任曾某用信封装了三万元,送到刘的办公室,但被退回。刘说:“现在为这事来找我的公司很多,一般都给我三四个点子。”为中标,曾答应按刘说的办。随后,曾某所在公司以高出其它公司100多万价格中标。曾送给了刘现金10万元。


新闻纵深


监督缺位滋生腐败


“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老生常谈的一句话在今天依然被无数的案例和事实证明着。


检方查明,刘松涛极力推行的对外医疗合作没有相应的制度与程序设计,全凭刘一句话,就可以和其它机构甚至个人合作。外界看到的是三院业务的迅速扩张,但这些并没有给三院带来什么利润。


回顾刘松涛的前半生,从其父亲写给检方的信可看出,他一直在发奋读书,是个好孩子、好学生。他当过知青,经历过艰苦生活的锻炼,后来陆续进行了深造,并取得硕士研究生学历。2000年底,我市面向全国公开招考高素质人才,刘松涛被选中,并担任三院院长。


应该说,这是刘松涛不断努力所取得的成绩。但最终,远离家人的刘松涛,没有家庭的约束,单位的监督也软弱无力,处于“真空”地带的他没能管住自己,从而一步步走向毁灭。


检方称,从刘松涛受贿案可看出,如何制定一个行业、一个单位的“游戏规则”和规章制度,如何更好的对“一把手”进行制约,尤其是决策程序上的监督与约束,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监督不能再缺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