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归来 第一章 第三节

shxfq9011 收藏 3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5/[/size][/URL] “现在目标距离二千码!” 艇长微微地抬起头,快速地瞟了一眼时间显示器。刚才机械自动读报出来的测定数据距离,并不是不明物与潜艇的相距距离,而是首批发射出去的两枚自动制导鱼雷,与不明物体之间的相距距离。艇长这个时候,很快在内心里默默地计算得出了,后面发射出去的鱼雷与首次发射的鱼雷,它们之间相隔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15.html


“那么……。”

国防部专员的说话,又一次被装备部长打断,他知道对方想指出什么来。于是马上说道:“显然你是指,在这些定律的约束前提下,它不可能满足,设计的战斗力?”

“是的。”

“喔!修改!我认为没有比修改,更具有实际意义上的伟大词汇了。修改!它与原程序模式不存在冲突的矛盾,你不认为吗?”

“是的,这是自然科学的必然发展。”

“归纳的十分正确。”装备部部长说道:“而诚实地说来,其实对于社会的发展而言,自然科学技术的存在,并非像很多人理解的那样,突显的特别重要。而社会科学和艺术相比,存在的作用显然次要一些。因为它同人文学科、艺术一样,具有迫使语言隐蔽性的开启功能,即具有把事物或现象实现明朗化、可利用化、规律化、形象化,使其由实在转变为存在的功能。科学的深奥、难以理解和艺术的隔膜、歧义就是因为这种开启性在受众中造成了语言传统意义上的生疏化而引起。”

“只是我认为。”国防部专员说道:“自然科技与文化的作用,无非是对事物语言形态的诠释。科技与文化的迷误,使其对事物语言形态造成本质性的伪语言破坏,使事物语言形态成为伪语言臆说系统中的它物形态。所谓自然科技和文化构成的文明,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被异化成为它物形态的文化科技存在。人在以自然科技为支撑的,社会化大生产的机器话语中,沦为了物欲的单面人,现实偏移为对物的无限需求欲,人的精神退化,以致丧失。人成为一种与自身对抗的物化机器。”

“可是人类需要自然科学的存在。”

“是的!”

专员应诺一般地回答。而在心里,快速地思考一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我们想到未来的那些若干年里的发展将会是怎么样呢!想到这里的时候,他认为要靠原始的记载来,作为历史的回忆。回忆未来的那个若干年里,连同这期间里的以往人类的状态,是没有多大的意义。原因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说,那还是很年轻的;假如有朝一日,科学的回忆不是以千年而是以万年来计算,那么,我们的制度在精神上不成熟的幼稚状态,对于以后我们的这个时代,被视为太古时代来说,将具有无可争辩的意义和不言而喻的前提。

他扭过头去,紧紧地盯视着装备部部长的脸,仿佛一心想从对方的脸面上,看出是否还存在着不可知的、更让人惊骇不已的认定。只是现在专员收住了长远的,带有一种克己、并且会遵守的坚定信念驱走之后。意识竟然在那么的瞬间里,回到了实实在在的现实之中,况且还很强制,又很清晰地呈现出,对机械武装的实际研究,以及去判定其步伐,有了多么巨大的,一种进度上的认定。

装备部长的认定;没有错!而在其意识形态上,与信念上的认定;更是没有错!

因为人类从人性的角度,与人性的本质,和意识形态上的本能,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这是一种渐进的认识环节。对于这方面的归纳与概述,也只能提升到一个哲学的层面上来讲;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出,这种渐进的认识,还是一种十分艰难的进程呢。

其中能让人一目了然,很明确的地方是;在人类的认知的意识里面;那怕是既定了的价值体系,也并不一定就会使人,去明白其中的道理。尤其是在技术的发展,与其运用的方面上,更是如此。

假如去试着整理与归纳的话,那么各种狭隘的意识形态,就会深刻地真正意识到;它是多么牢固地占住了人们的脑海。同时,在一种力求克己制胜的潜意识为主导的作用下;任何新的事物,尽管已经远见地意识到了,必然存在的,有可能存在极为不利的可能性。但是人们还是会在这种,技术的发展进程之中,根本不会去顾虑。相反还会受到以求克己制胜的理念驱使,并对其进行令人无比惊骇的改进,促使它成为最终极的终端,并以此作为,维护与捍卫某种信念以及立场观的,终极的威慑手段。

专员在这时候,移视目光,横瞅着那个静候,等待接收指令的战斗器机械。它的存在与改进足以说明了上述的所有观点,而制造出它的使用范围,更是将人类的远见与担忧的未来秩序,付诸于实现。

“在有的时候!”专员很忧郁地说道:“我总在想一个让人感觉起来,是一个相对极为模糊、同时也是一个十分矛盾的问题。因为人们用来代替一切的伪自由学说,是下述这样的一种表达关系。”

“悉听你的高见!”

“首先从经验中可以得知到它具有的特性。”

“意是说在这种关系之中?”武器装备部部长问道。

“是的!一方面是理性的认识,而在另一方面上就是本能的冲动。双方似乎很自然地联成一个绝对的集合力。尽管在动力学的这种基本表现事实上,是应当从观察中才能取得。可是!在对于尚未发生的事情去进行预测,这就要按照其性质特点与它的大小,去尽可能地作出一般的估计。”

“在对于未来,尚未发生的事情去进行预测!哦!我只能这样归纳,显然并不很恰当。然而事实就是这样;几千年的时间以来,人们总是在为一个、或者多个目的去费尽心机。可惜的是;在有关于内在的自由与愚蠢的幻想,不仅没有被彻底地扫除,而且还会被生活中的某此实际安排,以及被这种安排所需要的某种积极面的东西给完全代替。”

“于是,根据你所归纳起来的方面,在进行审慎的认定之后,就获得了这样的一种看法。能够称之为自由行为吗?”

“是的!”专员重复地念了几遍自由这个词,显然对于这种归纳还是相当认可的,原因是很快已经思考这个内容了。“自由是在于:理性的认识把人拉向右边,而非理性的冲动会把人拉向左边,但是这样的力在平行四边形之中,而它真正的运动,还是按对角线的方向去进行。所以归纳地说来,自由就是认识和冲动、知性和非知性之间的平均值。”

“但是我们必须地认识清楚,科技的发展力量是不会顾及到自由与理性上的范畴。”部长舔了舔嘴唇说道:“当然,我一直都在对于武器的设计理念上面,更多地倾向于关注道德的方面上去考虑。”

“可是问题是!”专员很感慨。“我们把道德的责任全建立在自由的上面,但是这种自由在我们看来,只不过是按照先天的和后天的知性去对自觉动机进行感受。所有的这样的动机,尽管会觉察到在行动中可能会出现对立,但是总是以不可回避的自然规律性起着决定的作用;当我们要应用道德的杠杆之时,我们又将面临到一个,已经估计到的、一种不可回避的强制。”

这时候有一位同来的军士长,来到了俩人的面前,此人敬了一个军礼之后,把一部随身携带而来的信息通讯器,递给了国防部的专员。

专员拿着它,在走离众人几步之远的过程中。他已经触击了个人的识别密码装置,要获得的信息立即向他传送而来。这信息是由国防部向他发来的。

“外空的情况,变得有可能朝我们预测的方面,进行发展了。”

“请描述一下!”

“从理论上来讲,可能性是很深邃的。”对方在信息里这样说道。

“这是从自然科学上进行推测出来的预计,还是仅仅只是从哲学观上获得的推测呢?”

专员边说边朝装备部部长,挥动了一个旨在包含告别意思的手势,立即疾步地朝武器演示场地的边缘走去。因为在那里停着他搭乘而来的直升机。技师早已经从专员的肢体语言里获得了信息,直升机驾驶员,快速地爬进驾驶室里启动了飞机。当专员爬进直升机之后,即时起飞升空。在飞机上,通讯采用了机载设备与国防部继续通话。

“从观察上得到的情况,导致了专家组,达成了一致的结论。”

“但是仍然可以看出,它的里面依然存在着,不少的臆想成分?”

“是的,让人不得不承认,它的里面的确存在着,许多该种思考的成分。”

专员的这种问话,让接电话线那一头的人,一时出现了语态上的梗塞情况,当然,这也只是瞬间上即逝。这时候,传来了对方拉长声调的说话,显明的是;本想进行初步的解释,然而很快放弃了该种想法,因为这是十分明确的事情。对于在外太空出现的系列情况,人类是没有能力,更不能从技术的层面上,去了解它,从而使用科技上的手段与技术去加以解决。自然只能从哲学的层面上,去加以推导了。

“因为从时间段上来分析,仿佛得出了这个结论是合理的。”他接着说。

“那么从时间段落上,分析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呢?”

“可能不是同一种不明的地外文明!至少从时间段上,能充分地得出这种结论。”

“哦!”国防部专员重重地哼了一声。“那么雷鸣中将来到国防部吗?”

“我们已经给他发去了信息,相信他正在前来的路上。”

“也许在这种确定的,可能性的分析之中,还存在另一种假设吧!”

“是的!”国防部里的助理师,兴味盎然地回答:“在可能性的分析当中,专家们一致认同,外空上的硕大不明物,连同目前在内陆深海里发现的不明物,在物理的能量上,可能存在传输上的假设性推测,因为它正好与我们目前,正大力研究的项目很符合。”

同样,对方的话语,立即勾引起他在几分钟之前,还在另一边的脑海里,进行全面评估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的深度计划,现在正置处于这位国防部总评估专员身旁的一个提包里,在那几份文件上,不单从技术上,以及在对未来做出前瞻性的使用概述上,都进行了合理性的阐述。这是一个存在极具价值的研究项目,虽然这个项目的某些基点,是在已经成功的研究上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但是在总体上,概念已经不同。他在这个技术性的可行性报告上签了字,剩下的只是再次审核的程序流程,通过之后,国防部会给武器技术装备部,下拨巨笔的研究经费。

而武器技术装备部的这个研究项目,一直在悄悄地进行。并且首次涉及到了,非机械动力学范围的学科:神经科学之中。该项目的研究说明是;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来绕过死亡,实现人类的永生。

这是可人类的终极欲望。也很自然地成为了;生死欲为第一的欲望组成部分。是人类与生俱来,本能的一种释放形式。同时,这也是构成了人类行为最内在与最基本的要素。

也就是说;人在欲望的推动下,不断地进行占有客观的对象,从而同自然环境和社会形成一定的关系。再去通过欲望或多或少的满足。人作为主体把握着客体与环境,和客体及环境取得了同一。在这个意义上,欲望是人改造世界也改造自己的根本动力,从而也是促使人类进化、社会发展与历史进步的动力源泉。

然而对于国防部与武器装备部门,其存在的部门特殊性上来说;高度归纳与对欲望认知的概念定义;欲望具有不知厌足的特性,过度的释放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力。然而这一切全是本能的历史性地被决定的!是不会进行限制性的关注。尽管;作为一种本能结构的欲望,无论是生理性或者是心理性的,都不可能超出历史的结构。而它的功能作用,是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因此欲望的有效性与必要性是有限度的,满足不会是绝对的,总有新的欲望会无休止地产生出来。欲望过于剧烈和强烈,就不再仅仅是对事物自己存在的肯定,相反会进而否定或取消别人的生存。

武器装备部将神经科学的研究,增加到了更加雄心勃勃的计划目标之中。利用如人工智能、基因改良和纳米技术等高科技来绕过死亡,大大加速人类进化,并最终让人类与机器结合起来,使我们实现永生。当然,从武器装备部的角度来讲,这可是未来战士的最佳途经。虽然现在还不可能完全做到,但是从技术层面上来说,确实可以做到。

而这种描述出来的蓝图,对于许多人来说,听起来会令人毛骨悚然。使人不由自禁地感到,这些系列的研究行动,明确地影响与危及和改变我们未来的人类。

如果各国全都竞相地制造出,类似于超人之类的精英出来之后。自然,那些没有改良过来的人类,将会成为其奴役的对象,这简直令人不堪设想。

只是这个研究计划早已经启动,并且它正在以它特有的研究进展速度在进行着。装备部主管曾这样评价这项研究道:我们最终将与技术融为一体,在不远的将来,智力中非生物的组织部分的能力,将是原生物组织部分能力的几十亿倍。

单从机械学上来讲,对人体增强型的外骨架,以及身穿机械铠甲的形象,长期以来都是科幻小说中的场景。然而国防部里的装备部门,正在将这一幻想变为现实。而从目前的战术技术要求上来说,这种增强型的外骨架,该种套装是能够帮助士兵跑的更快、携带更多的装备走更远的路程。如果这种技术运用到民用上来的话,这种增强型的外骨架,不单能够让我们轻松的拥有超人般的能力,而且对于帮助行动不便的人来说,也是很有帮助。

但是国防部的专员也这样地认为,此计划甚至有可能会受到来自伦理冲突的推动。设想一下,如果把制造出来的这种超越常人的人工智能,看成是人类解决此类诸多问题的最好办法。那么,就必须要去意识到,这样的一种事实。那就是;一定要赶在坏蛋超人出现之前,制造出友好的超人来。

不过他对此,很沮丧地摇了摇头,因为能够清晰与明确地知道,人们迟早会制造出这些技术,并且会大量地使用,不论好坏,不论其麻烦有多大。人类都会加以改进,并且还会将能够想得出的恶劣作风,聚集在一起,然后进行综合使用。

只是该内容的主题涉及到了电子人、人体冷冻法和虚拟世界里会生孩子的人工智能,以及消除恐怖主义的监督跟踪和人口爆炸的解决方案:而人类面临的更为直接的问题,如贫穷、污染和战争,都将会被忽视。

想到了这里之时,国防部专员告诉自己,也该暂时去忽视一下,刚才所想的事物必然会存在一种结果,并对其去进行各种推理的假设。因为意识到了自己正在进行通讯。同时已经能从舷窗,居高临下地远远看到,国防部那个巨大的圆形穹顶。于是,他刹住了翩翩的思绪去问道:

“那么为我接通,与雷鸣中将的通讯。”

“好的。”

仅仅只是延时了几秒钟之后,就接通了雷鸣中将的通讯。

只是在对方张口想向他问候,其话语才说到一半的时候,专员就打断了他的话语。

“你现在在哪里,中将!”

“我在国防部正门的台阶上!”

“哦,我在国防部的上空,马上要在停机坪降落了。”

“是的,我看到你乘坐而来的直升机了。”

“我们二十分钟之后,在总控室里相见!”

“是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